芍药txt

      丁成萵道大喜:

      攉“好兄弟!好兄弟!我如今᷁受了些呤伤,亟需恢复,你且将丹蠑药区可治伤的灵药取来几瓶。”

      죘 他这话亦有试探之意,若冉是拒绝或取来了假药,只팄能说明金一仙投靠是假;

      若是取来了真隒药...嘿嘿,等恢复行动,便是彼等丧命之时!

      不料金一仙想也不想,走到丹药区挑拣了几瓶适合恢复伤势的丹药,语气郑重:

      “丁成道,不是我信不过你,你先发个道誓,言明不对我出手,并且会给我找个绝佳的感气灵地,我才能将丹药给你。㷿”

      丁成道看他如此谨慎,心中已消去了大半疑虑,若这小子直接投靠,那才值得怀疑呢。

      “好,我发誓,若我ꦇ对,你叫什么来着?”

      澙 “金一仙。”沈

      嫴“若我对金一仙出手,逃得性命后不帮他ꗉ感气,便叫我上进无路,受尽天劫而死!” ꉑ

      誓言落成,他心中却是一叹:经此一役,我断了三肢,只有寻到能㜰恢复肢体的灵药才有望筑Ŝ基,不过筑基也分高攛下,寻常筑基手段连个天雷都不响一郔下的。

      饌 幁 丁成道也是欺负金一仙一知半解,发的道誓满是漏洞。

      但他不在乎,反正一时半刻之后,除他以ӫ外,整个乘黄院不会剩下一个活人。

      “好즪,我便信你!”

      说罢,金一仙将丹药掷了过去。

      “狗娘养的金一䭲仙!你这叛徒!竟然投靠丁成道!老箿子要杀了你!”

      횦见金一仙将治伤丹药给了丁成道,胡通灵大声叫骂了起来。矍

      金一仙却冷冷一笑:

      “蠢⓺货!你脑子被驴踢了?掌柜的何时真看得傍起我们过?”

      胡通灵闻言一愣,忘了言语,却听他继续骂道:

      “蠢货!想想我感气那日,掌柜的是如何待我的?当真可恨!”ዖ

      胡通灵此时⃷不再反驳,只是哼哼。

      丁成道丝毫不管他们互相叫骂,手中不停地把一颗颗丹药塞进口中飞쌣快炼化。

      过了盏茶功夫,他伤口不再流血,知道暂时保住性命,堂内却传来金一仙声音:

      “丁成道㺹,我看你也走不了路,这里有一件中品飞行法器,你可要用?”

      꿂丁成道闻言大喜,뀝他知道,就算自己伤势全复,可没了双腿,行动力连金一仙也不如,若有一件飞行法ӥ器,逃跑便有了极大保障,连忙叫道:

      餺 “快㕟拿来我看看!”쫍

      “这可是乘黄ᐠ院唯一适合炼气修士使用的飞行法器,价值不懆少灵石。”

      金一狤仙转向法器区,边走边介绍,忽然惊叫一声:

      “哎呀,不好!”

      丁成道把逃跑希望都放在这飞行法器上,就怕出个好歹,喝道:

      “如何不好?你且说个明白!”

      金一꧌仙捏着一枚纳戒出来,苦着脸道:皫

      “这飞行歝法器放在专属的纳戒内,你没有神念和神识,打不开的!”

      丁成道陡然䁭一滞,元气运转几乎走火入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咬着牙道: ˿

      “的确可惜了!不过我有宝贝能助我迅3速进阶炼气圆满,你先拿来鎾再说!”

      金一仙闻言一愣,随即露出微笑:

      “竟有如此弝宝贝?好!”

      銇说着,将纳戒抛了过去,丁成道连忙接住,不由心中大定,有了此物,才可以说进退无忧。

      一念及此,他望向血幡,心中喃喃:《引源术》终究要用在这上面!

      ླྀ 不再多想,他一手按在血幡上䍰,将血幡法器本源丝丝引出,注入绛宫之内。

      ...

      十万里外的莽莽林原之中,矗立着一座占地万褊顷的石城,石城城墙高达数∆百丈,外侧血迹斑驳,夹杂着无数爪痕牙印。

      石城内一座碉楼地下的密室中,一个样貌二十余岁的青年正在闭目修炼。

      他的下半身浸在满是鲜血的ᣭ池子里㨌,池子边缘放满了灵石,灵气浓郁到化为雾霭之形。

      㩎如果有高阶修ᖧ士在旁,便知道此人正在准备结丹!

      蓦然间,一丝剧痛从神庭抓传来,쁈青年身旁灵气如沸,鲜血飞溅,布满密室墙壁➆。㋥

      “啊!”

      一声长长惨呼,青年口中鲜血儑狂喷不止,满头黑发瞬ⶰ间泛起了白丝,不过数息,就变成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

      “是谁!是谁毁我本命渱血幡!”

      他仰天长啸。

      ...

      丁成道此刻ꢦ心윣中狂삕喜,他发现这《引源术》非常霸道,能生生从血嶑幡中抽出本源,破开了十余年不曾寸进的修为瓶颈。

      他不禁想,祄若有足够ꊱ的法器、灵器、道器,乃至仙器供自己抽取本源,岂不是能立地成仙?

      一时间,他万分感谢起那个幕后黑手来,有了《引源术》,他觉得他将无敌于天下!

      这时,丁成道的神庭内逐渐泛起毫光,那是即将诞生神念的征兆! 溇

      他此时全部心神都在耦这方寸之间,根本没注鸻意到金璳一仙正无比专注地望着他。

      金一仙在等,等丁成道诞生神念的那一刻。

      ⾿

      쒘因为他有过一次诞生神念的经历,甚至ꌲ比丁成道还要早六짵年! 뤑

      他甚至敢说,炼气圆满以下,没有人比他更熟悉神念!

      诞生神念,意味着修士神魂觉醒,神魂是什三么?神魂是修士身上最精密的东西ч。

      킮神魂强大者뇳,一念可杀人!

      但神魂觉醒之初却极鶸其脆弱,金一仙看过一部修真៺书简,说一个炼气后期的徒弟在突匕破炼气圆满的那一刻,他的筑基师父高兴之余,瞵忍不住用神识轻轻一扫,结果,徒弟的神魂遭到重创,立刻七窍流血而死,他师父悔恨交加,留下了警示,郁郁而终。

      这时,丁成道双眼紧闭㧕,呼吸如丝,؋这是每个修士诞生神念的必要经历。Ꮃ

      他是成年人,又是炼气后期,忍受痛苦的能力要高ꓚ于金一仙,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到盏茶时间,他罎只觉神庭毫光大放,一股洞彻之意袭过脑海,不由眉头一松,微露笑意。

      刚想有所动作,恶风扑面而来,他慌忙睁眼,只见金一仙拥着乙木盾重重撞在自己身上。

      他心中暗笑:原来是想퍪等我突破,暗算于我,蝼蚁凡胎,不知我有元气护身,쎹就算不用法术,你又耐我何?䟏

      二人身体一撞,四猐目相对,丁成道就知道金一仙徒劳无功,眼中땈露出嘲意。

      不ᤱ料金一仙似拼命一般,眼对眼,额对额,一头撞在他额上。

      㽮霎那间韗,一股针刺般的神念直冲丁成道神庭,刚觉醒的神魂突遭冲물击,犹如被扎破的羊皮筏子,“呲咻”一下瘪了㖏下去。

      他只吭了一声,便软软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七邸窍中渗出血来,眨眼间便身死道消。

      金一仙眼冒金星,因为没有遭到反击,他倒圄没受什么伤,就是感觉像一头撞在了一堵墙上。

      晕晕乎乎,晃晃悠悠,走到胡通灵ꆿ身边,一跤坐倒,哈哈大笑:

      “小爷杀了个修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