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 韩剧百度影音

      奥尔克兰皇宫,警署部中心。

      “喂喂,看着点,这些资料可不能有一点疏漏!一个不好,丢的可就是我们警探和一个村庄的命啊!”一名身着晶蓝盔甲的中年人苦口婆心的对着眼前的警探道,他背后,则是一名腰挂银弩,身着青色重铠的魁梧身影,两手环抱于胸,大马金刀的站在这名中年蓝铠骑士前,虎目微闭,一副闭目养神,运筹帷幄的将领态势。

      诺大的一间警署办公室,充斥着来去匆匆的蓝色身影,他脸上的忧色愈发凝重。

      警探们一个个忙的不可开交,他们也不知道,署长今天怎么会这么着急。

      奥尔克兰的警探等级,跟幻师修为密不可分。

      幻师分为幻灵师和幻武师,奥尔克兰的幻界警探因此分为幻界术师和幻界骑士。

      幻武师战力超群,幻界骑士也因此威名赫赫。幻界骑士人人都能身着由帝国皇室幻灵师定制的骑士盔甲,配备指定的幻界术师为其提供幻能供给与装备支持。

      幻骑盔甲是价值连城的战衣,同时也是幻界骑士等级的标志。

      幻界骑士的盔甲由低到高,为白、蓝、青、紫、金、银、红,各个级别的盔甲材质、功能设计都有繁多的划分标准。

      白衣骑士大多由刚刚加入奥尔克兰警署的初级幻武师担任,只配有贴身的纯白软甲,合金长剑。白衣骑士只负责各个地域中较小的民事纠纷及初步的实地探查。而白衣骑士以上的幻界骑士,便能同时享有贴身轻铠,军事重铠,刀枪剑弩任其搭配使用。

      白衣骑士的顶头上司,蓝铠骑士,负责整理和划定白衣骑士实地调查的案件,判定相关案件的危险等级和相应的警力部署。

      若是级别较低的案件,蓝铠骑士这边自己派些人就能帮助白衣骑士完成,既能给自己积累功勋,又能为那些青铠骑士老大哥们省事。

      不是遭遇十分棘手的案件,骑士们是不会向上级请愿的,作为骄傲的幻界骑士,向自己的偶像求助,绝不是一件美事。

      而此刻,蓝铠骑士竟是如此的来去匆匆,青铠骑士看着面前的蓝铠骑士面色如此凝重,又瞅了一眼那些手上堆积如山的文案,不由的开始心生疑惑。

      难道还真出了什么大事?

      这还真不是青铠骑士反应迟钝,而是自三千年前的那场四大势力大战之后,青铠骑士以上的幻界骑士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手了。奥尔克兰大帝治国有方,除了那些完全能由白衣骑士解决的民事纠纷,剩下的都是蓝铠与白衣联合就能瓦解的少数中下等武装组织。

      看来,奥尔克兰的这份持续了三千年的安宁,终于被打破了。

      “咳咳!“办公室十余名蓝铠骑士一齐放下手中那如山的文案,恭敬的注视眼前的青铠骑士。

      青铠骑士也确实是有些沉不住气了,虽说他渴望战斗,但也绝不希望奥尔克兰因此不再安宁。他朝着一名四十余岁的蓝铠骑士挥了挥手,示意自己需要了解情况。

      蓝铠中年人先是右手扶住腰间的合金长剑,左腿缓缓跪地,左手又放在右臂最上端的关节上,恭敬道:“尊敬的约翰·伯依德侯爵,荣耀的青铠骑士大人,我叫雷多·葛兰多,现如今的蓝铠骑士骑士长,蓝铠警署署长,今天请您出手,是因为蓝铠遇到了无法解决的特案。”在约翰的示意下,雷多站起身,将身边整理好的文案中最上面的一份,双手呈递给约翰。

      约翰微微皱眉,这么厚的文案,雷多直接挑重要的讲不就行了,自己还需要一点点看嘛?

      一抬眼,只见雷多在没有经过约翰同意的情况下,招手将众位蓝铠骑士让出办公室,只留下自己和副官。约翰现在到没时间想这些,打开缠绕好的牛皮纸袋,抽出其中一张,就开始研究。

      三人,就这样静默在诺大的办公室,按理说,这么厚的文案,约翰要是细看,怕是半个时辰都看不完。

      然而,雷多很清楚,约翰是不会看完的,不是出于对约翰的判断,而是那其中的内容,实在是……想到这,雷多愁云密布的脸上就一阵惨白,一股恶寒涌上心头。

      那种感觉,天下竟有这么个祸害人的东西!

      果然,才看了两页纸,约翰就放下文案,调理下自己的气息,压制自己不再回忆刚才文案上实地考察之后留下的幻像记录,缓缓开口,道:“这件事,辛苦你们了,任务结束后,上面,会论功行赏的。”

      然而,雷多和副官脸上却一丝喜色不见,悲意竟是更重了。

      这句话,要是自己那些部下能听到,一定会开心的昏过去吧,想到这,雷多嘴角竟是勾起一丝微笑。

      他在回忆,回忆自己那些个还不到二十岁的臭小子们,每次出任务,自己都笑骂道:“臭小子们,给老子活着回来,不然我是要去找你们算账滴!”

      这哪里是找什么臭小子算账,而是找那些杀人者算账!

      如果只是雷多个人,哪管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他早就杀到那什么村庄去报仇了,可是,他不仅是蓝铠的长官,他更是一名荣耀的幻界骑士,不得不压制住冲动和悲恸,向面前的约翰一五一十的汇报情况。

      他回忆着出任务的当天,描述着当时的细节,即使是那些血淋淋的场面,他也忍住恶心讲了出来。

      作为警探,不能因为个人情绪就疏忽案件上的任何细节,陈述出事实,是每个警探必备的素质。

      记得他刚刚接触现场那血色的场面时,他呕吐了一整天……

      约翰此时也是对雷多有了一份倾佩,强忍着恶寒,分析案件中的细节。

      时不时与雷多交流自己的判断,一个下午的时间转瞬即逝。

      夜的幕布,悄然而至……

      交流了如此之多,约翰的内心已经有了确定的方向,决定把这件事转到上级,对那个“东西”,自己一个青铠骑士,还真就是去找死。

      观察一下雷多,约翰还是担心雷多情绪不稳定,问道:“你们现在的措施是什么?”

      雷多平复下心情,恭敬的回答:“我们深知自己实力远远不敌,只是派出警探在村庄外围布局,观察情况,对他们那个村长也只是命令做好幻师选拔官的接待工作和准备好参加幻师选拔的人选。”

      约翰眉毛一抬,这个办法真是恰到好处,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还能让警探顺利进入村庄查探。

      唉,蓝铠这次损失这么多精英,奥尔克兰的安宁,可能真的要结束了。

      看了眼雷多,约翰又对雷多如此冷静的状态暗暗赞叹。失去这么多战友,要是换了自己,真的能够克制住吗?

      想到这,就道:“这次的选拔官,就由我亲自担任,我需要一套蓝铠骑士盔甲。”约翰郑重的看着副官和雷多。

      雷多先是一震,很快就表示了同意。有青铠骑士作为这个介入人员,把握自然是更大。

      正准备说些感激的话,约翰已经出了办公室,雷厉风行,是幻界骑士的共性。

      雷多也没有去假客套,拿起刚才的文案,看着文案上幻能记录的幻象,幻想中那血淋淋的场面里,站着一名黑裙少女,白人面孔,白皙高挺的鼻梁之上,是一双骇人的血瞳,充满危机,却又带有天然的魅惑。

      抬起轻盈的步子,锋利的高跟鞋溅起深红的鲜血,踩着一堆蓝铠骑士盔甲,走向黑色的夜幕。

      雷多的拳头嘎吱作响,咬牙切齿的望着幻象中远去的背影。

      吸血,女鬼吗?

      想起刚才约翰给的判断,雷多再次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夜晚,圣杰克斯村,村长费尔南多斯家中。

      罗布在闻到饭菜的香味后醒了,和鲁斯收拾好桌子,准备开始这场丰盛的晚宴。

      罗布和鲁斯可以算是想开了,这俩一个八岁,一个刚满七岁,怕是连娶和嫁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呢,想也知道是吉尔这小丫头把刚刚听来的词用来跟基德玩了。罗布笑笑,就把两个小家伙抱在凳子上,吉尔看到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先前脸上的羞红暂时被此时对食物的“贪婪”取代,拿起餐具就大吃特吃。

      鲁斯和罗布看着小丫头吃的开心,什么也没说,跟着一起开心。

      圣杰克斯村,是家,没有什么非得遵循的生硬礼仪。鲁斯只看到孙女吃的开心,自己同样高兴。

      基德看吉尔开始了,犹豫了一下,还是住了嘴,看着两位爷爷和鲁斯的夫人已经用餐,也开始享受起美食。

      基德还是像往日那样沉稳,慢条斯理,显得很有礼貌。

      倒不是他刻意做什么样子,饭桌上他该笑也放声大笑,该举杯子也大方举杯。只是爷爷的教导他都记在心里,每次吃饭习惯了,就成了常态。

      举手投足间,有那么几分贵族身上的优雅,却又不失去饭桌上对众人的亲和力。

      基德一边咀嚼着色香味俱全的餐品,一边琢磨着饭后要怎么再把娶吉尔这事提一遍。好在这俩老头已经在酒桌上喝大了,两人搂着对方的肩膀,跟亲兄弟没啥差别。

      鲁斯一喝大就开始吹嘘自己的生意经,越说越起劲,最后竟是吹要把生意做到全城第一。

      罗布只是笑笑,不说话。他虽然有点嘲笑鲁斯的“牛气”,但听到说他要给自己祖孙俩和村民们换上大房子,心里也是很感动。

      眼看鲁斯喝的差不多了,罗布就准备撤酒桌,今天他很开心,喝酒喝得很过瘾。只是,他明天还要带基德离开,所以他始终告诫自己留点量。

      毕竟,那些“东西”还是不能让基德遇见,至少现在不能。

      咬咬牙,内疚的看了眼基德,就收拾好酒桌,牵着基德离开。

      吉尔这时候着急了,看向基德,基德只是向吉尔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反悔。

      吉尔看到基德还记得,心里就有了几分窃喜。看着基德从大门离开,直到看不见背影,才慢慢回到房间里。

      基德看着爷爷一语不发,就感觉奇怪,刚才爷爷喝酒明明很开心的,怎么现在情绪有点不对。

      罗布的情绪当然不对了,他带基德离开虽然是为了基德好,可这也不能改变自己剥夺了基德本人做决定的权利啊!

      想起自己曾经对基德到村口时那次怒斥,罗布就愈发愧疚,基德只是一个孩子,想出去看看有什么呢?自己什么都不告诉他,真的对吗?

      基德本来是计划等跟爷爷出来就说娶吉尔的,可是看到此时爷爷情绪上低落,他就闭了嘴。

      基德可不是反悔不说,而是根据他对罗布的了解,现在说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还得惹爷爷生气。

      嗯,明天等爷爷正常了再说!

      进入破旧的房屋,基德去厨房打好水,开始擦洗身体。

      基德动作不慢但也不马虎,把身上都擦洗的干干净净。

      该洗头了,再换一盆水,对着模糊的铜镜开始了梳洗。

      头发长短刚好,黑色长发刚刚漫过眉毛。抽出干毛巾,把头发擦干,两只小手拨了拨前面的头发,让自己能看的清。

      模糊的铜镜映着自己的面颊,基德缓缓靠近,看着自己的面庞,心中涌现出疑惑:“自己的鼻梁似乎不像爷爷和鲁斯爷爷他们那么挺拔唉,而且,村庄里的人眼睛都是蓝色的,头发是金色的,而自己……”

      看了看镜中自己那纯黑的眸子,漆黑中,藏着些什么,此时,自己的衣服还没穿上,镜中,基德的皮肤虽然不是黝黑的,但却没有周围人那么白皙。

      基德记得以前自己问过爷爷,爷爷只是说:“为什么要跟别人长的一样?”可基德如今已经八岁了,又比普通的小孩懂事一些,他感觉,自己的相貌在圣杰克斯村是那么显眼,虽说他没有遭受到什么异样的眼光,但看着和自己亲近的人都跟自己有差别,基德还是有点说不出的失落。

      穿上衣服,基德就准备去休息,看到爷爷此时还躺在躺椅上,基德叹了口气,转身去拿毯子。

      自己要是能快点长大就好了,到时候一定能把爷爷背起来,让爷爷在床上睡,也会舒服一些。

      罗布每次喝完酒就自己靠在躺椅上休息,他不想自己身上的酒气沾在基德身上。

      基德轻轻的靠近罗布,缓缓的把毯子给罗布盖上,蹑手蹑脚的返回床边,看了一眼还在休息的爷爷,心想娶吉尔的事看来得明天才能说了。

      熄灯,基德双手放在肚子上,平躺在床,闭目。

      进入梦乡前,他还要对当天的事好好回忆一下,害怕自己哪里没做好。

      自己弄坏了吉尔的项链,那项链是从大城市买的,自己赔不起,吉尔说让他娶自己还债,自己问“娶”是什么意思,吉尔就说两人必须一直生活在一起,基德觉得吉尔人很好,自己也很喜欢和吉尔说话,就郑重的答应了。

      自己的眼睛,头发,肤色都跟大家不一样,爷爷说做自己就好,可是,我好害怕自己在大家面前引来奇怪的注视。

      基德自小在圣杰克斯村长大,村庄的村民他都当成自己的家人,所以他有些害怕自己的与众不同,因为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跟他们不一样,不能一直在圣杰克斯村生活。不安,失落瞬间就涌上心头。

      夜的黑加深了村庄的寂静,

      基德渐渐进入了梦乡……

      “嗯?这是哪里呀?”基德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森林中了,不大的雨滴飘洒而下,让基德有些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基德从小在圣杰克斯村长大,现在看到不一样的景物,心里自然是充满好奇的,看着那茂密的树林子,他就想要一探究竟。

      腿刚一抬,突然想起爷爷那次怒斥,他慌的立刻放下脚步,准备放弃这个念头。

      树林发出“撒撒”的声音,吸引这个对外界心存向往的男孩。

      基德一步三回头,一走一停,看着不远的神秘森林,抿抿嘴唇。

      可是,这个,我应该是在做梦吧,所以,我还睡在家里,没有出圣杰克斯村。基德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片树林对自己吸引会那么大,换了之前,自己肯定是想也不想,坚决不去的。

      看看四周,圣杰克斯村早就不知道在哪了,空无一人的周围,显得有些孤寂。

      要不,找找看,基德只是刚有这个念头,他的腿就“听话”的动了。基德,就顺着那片神秘的森林,越走越深。

      …………

      森林深处,一道曼妙的身影在密林间亭亭玉立。身着黑色纱裙的少女微微抬头,白皙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张樱桃红唇,红的有些耀眼,细看之下,唇上似乎还沾着一些淡淡的不均匀的红点,雨丝飘洒在精致的五官之上,那淡淡的红点在雨水的作用下更淡了,少女耸动了一下玉鼻,嘴上渐渐勾起一道奇异的笑容。

      “你,来了?”朱唇轻启,声音如黄鹂鸟般婉转动听,细听,有一种神秘的魅惑。

      寂静的森林好似只她一人,周围空无一物,这句话似乎显得没头没尾。

      少女还是没动,再轻耸了一下自己的玉鼻,美眸仍然闭合,脸上那奇异的笑容更盛几分,纤细白皙的双腿灵活一转,身体就侧向了一个方向,似乎是少女专门调整的。先前微抬的面庞稍稍低下,深黑的秀发披散在双肩随风飘舞。

      缓缓睁开双眸,周围的一切亮了一下,周围的枯木都猛地一颤,枯黄的黄叶缓缓飘落开,躲避这名神秘危险的“人”类。

      少女骇人的血色双瞳闪过一丝深红的光芒,贪婪的注视着前方的密林。

      像等待猎物的狩猎者一样,等待着某件东西的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