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上司侵犯我视频

      “道门是禁止妖修进入的,你不知道?”

      陈观刚过棂星门,就听到有人大喊,他循声望去,只见一长须老道温站在石阶쩗上,双手负在身后,一脸傲然的看着列他。

      ☙他打量着眼前的老者齲,在脑海里ʿ快速闪≫过许多人物,最终猜想应该是周元泽的舅父,茅山顾弘明来报仇了。

      “你姓顾?”陈观将手放在天光剑上,反问道。

      对方愣モ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小道士还敢对他发问,而且萰是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ﵷ题。

      他直接从石阶上跳下,连声道:“什么姓顾,뎛顾什么,贫道姓什么和教你做事有关系吗?”

      陈观见他这么说盰,料想应当不是ᡞ茅山来人,但他仍不敢掉以轻心,始终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那뱾你为何要阻挡我带狗进山?谁说这只狗是妖修?它就是一条凡俗土狗,根本没入修行!”陈观反驳道。椫

      老道穪士见他振振有词,反倒是来了火气,正要骂魕他的时候,忽然看见远处有一个人跑了过来㔉。

      来人身形不高,速度却挺快,不多时便到了近前。

      这人陈观认识,周弘衍的师弟,孟弘殷。

      见他到来,陈观更是好奇,只听他说道:“司马道友?我还以为你走了呢,刚才路过,听到这边有人说话,就过来看看...”话没说完,他忽然看到旁边站着陈观和一条狗,顿时有些尴尬,娈一脸复杂둃的表情涌出。

      不㨃过他好歹也是五六十岁的人了,立马就换了张脸,挤出笑容道:

      “噢,原来是陈道友......不知你们在这里说什么,能否说出来听听?”

      껂陈观便将刚才之事一五一十地道出,孟浳弘殷听ᮜ后癩有些不可思议,一脸讶异地望向对面的老道士,“呃,这个,我们青阳宗这边的确没有这个规矩,我自己也在后山养了些灵鹿,当真Ἃ是算絛不得什읇么,或许是㷏司马道友误会了...”

      长须老道冷哼一声,却是说秪道:“哼,我们白云观是不许人糭豢养灵妖的,河北、山西、辽东的道门都不行,我쪩就没听说过天下十三道哪个地方可以,就你们江西特殊?”

      说着,他就作势要将法剑拔出,恐吓陈观。 罪

      孟弘殷性格不算强势,但也没想到对方这么强词夺理,他一个河北道士云游四海,来到青阳宗借宿,住了两天说是要走,去江东,没想到临走还能整出这事......

      而且Օ什么事都让给陈观遇上,孟老道一脸黑线。

      陈观上前一步,凛声道ᖢ:“你们河北道什么规矩我不管,但我告诉你,这里鲃是枙江南西道,是青阳宗,不是你白云观,你的臭脾气收一收,别在堂这摆谱!”

      说着,陈观身后负着的天光剑开始散发出点点红光ࠎ,随着陈观的声音越来越大,红光也渐渐凝읰成实质。

      孟弘殷见他发怒,想起前几日他的逆天本领,顿时站在陈观身旁,摇头晃脑起来,此时此刻,他也体会刮到了那日冯胖子的狗仗人势,也跟着说道:

      “司马玄一,你过分了!我青阳宗办事与你何干?装什么!”

      见他二人气势汹汹,威势十足,自己又是客⩿场作战,气场顿时萎了下来,嘀咕道:

      ⑘ “ᝲ算了,老道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只是得提醒你,妖怪终究是妖怪,别靠得太近,早晚它们会害了人命......”

      随着说话声越来越小,老道士的背影也越来越远不,最终㋊出了棂星门,下了山。

      见他离去,孟䥣弘殷便将此人的来历向陈观和盘托出,此人名唤司马玄一,是河北白云观的道士,他的儿子就是死于妖修手中,十分凄惨。所以他的性格从此变得偏执极端,嶗异常暴躁,见到成了精的飞ሧ禽走兽便要赶尽杀绝,声称决不能让它们继续修嬷炼,荇不然会酿成大Ⱏ祸。

      陈观点了点头,这个老道士终究兗是个苦命人,罢了罢了,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他也杀过不少妖兽,一部分是为了果腹,一部分是为了把它们的皮毛拿去换钱。

      ⑝ 妖兽是妖修之中的最底层,它们还处于懵懂无知只依赖本性狩猎的阶段,未开灵智,性子也更暴戾,容易袭击人,对于修士綴来说不算棘手,甚至练过的普通人也能擒下;

      而当妖兽进一步修炼ᕦ,开了灵智,成为椦灵妖的时候,这一阶段就具备初级智慧,能说几个简单的人类词汇,听懂部分人言,修为相当于金丹之下;

      灵妖再痴往上,则是地妖,地妖与人类在语言交流上已经没有障碍,它的部分肢体可以化作人形,智慧得到提升,修为也与日㼨俱增,大致相当于修士的金횽丹-神识境区间,道门的玄师和大玄师箓职;

      地妖之上则是大妖,大䍟妖常被称之为“化形大妖”,说的就是它们已经能够完全化为人形,但一天只能维持几个时辰,是地妖的进阶版,对应的是元婴-元神境,也就是道门的炼师和紤大炼师箓职;

      而在大妖之上则是天妖,这时候已经不能用它们来指代了,而是要用“他们”。顾名思义,天妖已经和人类无异ꔕ,只不过多了一层妖修的身份,他们作为妖界的天花板,是最能够触摸天道规则的妖修,所以不会去主动诛杀人类,也不会做违背天道之事。

      天妖相当于修士中的炼븈虚-合道,所对应的也庣就是道门的天师箓职。

      陈观忽然想到,陆修静所化作的曲阳前辈应዇该是天妖级别吧?

      ...

      当陈观带着阿黄回到房中时,大师兄正左手抱着书右手拿着鸡腿从院子里走进来,青阳宗浩如烟海的藏书量着实是让他这个书呆子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得不说,孟老道作为执事长老,在衣食住行上的安排还是十分妥帖的,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院子ꪛ里种着梅兰竹菊,中间还留有一块空地,大抵꿛是留给他养狗的,陈观心想。

      冯处৥默见阿黄回来,直接把书丢到桌上,舍不≒得吃的鸡腿也塞进狗ᢣ嘴里,一边撸着它的狗头一边说道:“这两天你去哪了,可把我吓得够呛,就留我一个人在宗门,我还担心了好久呢...”

      fl陈观刚想说他有天光剑和真灵位业图,哪里曰需要担心,但是话未出口,他忽然想到大师兄应该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担心有人要害他的性命.....聋.

      “你放心好了,我铀之뚪前就和周元鸿说过,我和他们之间没有仇,也没有恨,不会报复,更不会滥杀。但如果有人对我们师兄弟起了觊觎之心,那就休怪我刀剑无情了。”

      周元鸿尽管年纪不大,但他在青阳宗的地位很高,想来应是把这些话传给那些道士们听了。

      听他这么说,大师兄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从怀里掏出一根油汪汪的大鸡腿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唔...你还不知道吧,빡周弘微곊,就是那个周元鸿他爹,周老二,昨天闭关了...害,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才刚入金丹没多久,就说什么‘近有感悟,将要破境’,直接就钻进后山闭关修꾎行去了...还特意在里面上了一道石门千斤锁......”

      “而且䂆听说周元鸿怎么劝都没用.....厵.”冯处默嘬了嘬骨头,意犹未尽道。

      “周老二闭关是假,没脸见他大哥才是真。”陈观思忖道。

      先前胜玉上了他的身,以他之口让陈观和冯处默进了道门,还给陈观安排上护法长老的职司䮓...这些话和他先㮳前的一贯立场完全违背,可他儿子却没有反对,直接促成此事,怎能不令他恼怒?

      可他更怕大哥周밣弘衍的滔天怒火,倘若周老大的伤恢复过来셬,定是要先找他的麻烦,思来想去之下,周弘微只好㙿以闭关为借口庇,他现在没有别的希望,只希望在闭关惙期间能听到穕关于他大哥伤情恶化的好消息。

      ﶱ 这周家놼兄弟弪,当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

      “对了,周元泽死了,周弘衍疯了的消息应该传遍池州吧?这两天有没有人过来吊唁?”陈观不经意地问了句骕,实际上他想说的是有没有人过来寻仇.饴.....

      鼾 大师兄想了想,摆摆手道:

      “这倒没有,先不说周元泽生前交的都是些틴狐朋狗友,就是恨你,也ᕘ只敢嘴上说说,那些人最会见风텎使븺舵了...连他爹周弘衍这种炼师箓职的修士都被打成猪头,他们又怎么纝敢上门复仇?”

      “不过...”ᆥ

      ⾭ “不过什么?”

      “不过今天早上来了一个人,听说你不在,他就走了,ﮭ说是过几天再来拜访。”

      “这人我认识吗?”

      “哈哈,何止认识,晏你小子巴不得和他进一步交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