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dj视频免费观看

      第二天,凝丹殿。富贵起了个大早,他赶来的时候,凝丹殿还没开门。刚等了有㹾一炷香鴗的功夫,冯宇自天空落下。

      气 冯宇见富贵早早赶来凝丹殿,满意的点᫚了点头。冯宇打开殿门,右手一翻拿出一个空白玉简,刻下今日的任䨠务后就招呼富贵下山。隴

      冯宇的御空飞行之术极为高深,仅仅半柱香的功夫就到了青云镇。就这,还是照顾了富贵,要不是怕他身体吃不消⬷,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搞定。

      这御空飞行的方法有许ᶀ多种,比뺎如御风诀、御剑术、驭物术、御空郆符箓等等,但无一例外⩷都是灵力消耗极嶻为迅速。不是富贵不想学御空飞行,而他现在筑基初䄎期的修为支持不了多久。

      他的《无极剑法》里就记录的有御剑飞行,騭他的金雕也能䊲飞,前者是灵力不够,后者是体型不够。不过要是不计灵力消耗的话,富贵仅两条腿也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富贵,一会到了里面要记得多观察、少说话。里面的丹修都是你的前辈,他们大多有一些古怪的习惯,脾气ֺ也不小,勿要惹人不喜。”冯宇用灵力向富贵传声道。

      富贵前些日䔰子逛的是青云镇最外层,低阶修士较多的商괴业街一퓅带。那里尽管繁华,冇但相对来说也比较杂霧乱,鱼龙混杂的,不安全。因此有几分实力的修士一般都到青云镇中心来采买、办事和交际。

      这里的修阸士虽然修为、实◹力都很高,但无一人胆敢在此造次。因为青云镇初具规模的时候,就由青云派、玉符门、张家堡三家负责治安管理。

      虽然一开始有些小插曲,቟但在三家委派的长老管理之下,青云镇的治安、ꗨ商业等方面逐步变得完善、稳定。各家店铺也都明竮白有管理者的好킟处,自然不会排斥三巨头的到来。每年管灡理所Ⲍ得的经费,三家各取两层,剩余用于青云镇的建设뵷。

      青云銁镇的日常管理由三家所派的执法弟子来接管,大的事务和纠纷由三位长老出面解决。三足鼎立ꥯ,这些年来倒没传出过中饱私囊的丑闻。

      跟在冯宇身后的王富贵傡好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虽然青云派颇有底蕴,但见到这等场景也是好礠奇得紧。可容纳六七人并排走的大街上,没了大声喧哗和店铺的吆喝,更킫多的是挂着闪耀各类光泽的招ῄ牌,不时有修士进进出出。

      偶尔有路过的修士、执法弟子冲冯宇点头、拱手或뽯交谈。毕竟冯宇是金丹修士、大丹师,在青云镇修士里有几分名声也不奇怪。若是日后王富贵也齼达到了这个境界,就是到了青缎风界中心,别的修士也得敬他三分。

      不一会,青云镇丹修协会到了。这协会椚位置虽然有些靠后,但占地面积不小。尽管外部装修看起来不是很豪华,但偶尔飘出的微弱药香令附近的商铺变得索然无味。吠这不是令人精神一阵振的灵丹妙药,而是大把大把的晶石!

      丹修掘协会,是青云镇里与万宝斋嵝、万界拍卖行齐名的势力,财力雄厚,后台强大是他们共同的标志。

      賺 相比较而꧀言,灵植者、器俢协会、符阵协会属于第二梯次的势力,虽然没有第一梯队底蕴深厚,但在各自领域里也是领头羊。这些协会不是某个大门派的组织,而是修士里自发形成௻的半官方半大众性质的馗;最开始是供各类修竘士互相交流学习的组织,发展起ꥂ来之后喹慢慢掌握了一定秣话语权,是修士里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

      脻当然,为了防止他们一家独大,各门派也会自己设立各种组织和培养各类修士,只是没有上面几家的名气大而已。

      就拿冯宇来说,他虽然兼任着青云镇丹修分会的名誉会长,但他还是青云派的长老,更多的是考虑门派而不是协会的利益。

      彁冯宇带着富贵往丹修协涤会里走去,冯宇向刻着法샡阵门上的门上凹陷雤处放入一个玉牌,门上阵法随之激ꇰ活,沿着一道道纹理亮起光芒。졼

      셐大门缓缓打开,玉牌被弹出,冯宇抓起玉牌就进去了,还想研究一下法阵的富贵只得一脸不舍紧跟狟冯宇入内。

      媯“冯会䜏长好!”本来在门口,负责接待修士、丹修老爷␟们的赵柯正在打着瞌睡,见到冯宇进来,就一ᰌ个激灵站起来中䄵气十足的向膿他问好。

      ⹾ 冯宇点了点头,开口问他负责丹修葈认证登记的郝执事在不在协会,得到肯定回答的冯宇就带着富贵径直息走向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途中正在休息和交谈䖚的丹修们,没了见到普通修士的傲气,纷纷向冯宇问好。因为冯宇是青云镇ꍉ唯一的大丹师,偶尔也会在这里讲一些炼丹知识,这里面的修士可以说都是他的“学生”。

      笃笃笃,冯宇쒩敲响了登记处的房门。

      “郝执事,我뺝可进来了!”冯敲门说道。

      在房间内边看玉简边流口水的郝仁一听见动静,浑身一颤赶紧把玉简塞进桌子里面,摆出一副鏄我是正经人的表情。装模作样的端起早就凉透了的茶水喝了一小口,然后对蟨进来的冯宇打ԁ声招呼让他坐下。

      墭 冯宇故意抽抽鼻子,一本正经的说了句:蒽怎么有股ꬫ石楠花的味道。

      对面的郝仁莺尴尬的一批,差点被冯宇说㞉的一口茶给呛死,赶紧转移话题的问冯宇找他办什牻么事。

      冯宇挑了挑眉,说来给弟子办理丹修登记,然后将装柈着富贵炼制的丹药阵的︓瓷瓶放᷊在郝仁的面前。郝仁将几粒一品丹药倒在手心,眯着眼睛左右看了看,又放到鼻尖嗅了嗅。

      “啧,据我观察,这丹丸确实是初S学者炼制。这小子天赋很高,几粒丹药品质都是极品,但仔细观察一下灵药的药力似ᕴ乎有些逸ⴒ散,火力控制的也不够完美,应是用的离火阵炼制的吧?”邴郝仁观察之后,有些动容的说道。

      褤这郝仁虽然有点小爱好,但业务能力很强益,仅仅看了看෱、闻了闻就将丹药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好像富贵炼丹时他在旁边似的,真神了!

      “嗯,不错。这两类丹药是我这徒弟前些日子炼制的。今天来֠找你,是想给他办一个身份玉牌,以后来协会做事也方便횪。鯊”冯宇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语气平嬮淡的说道。

      坐在桌子后面的郝仁,看了看冯宇身后站立的青年而后咽了口口水,有些嫉妒的说了句:怎么好事都让你碰到了。

      郝仁,凝脉后期、三品丹师、青云镇丹修协会执ᛲ事,负责丹修品级判定和登嶉记。虽然他只是三品丹㴡师,但在丹道上浸淫十多年,经验十分丰富,眼쥇光敏锐毒辣,他担任执事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能瞲够骗过他的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