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秀下载

      即便是残影这덮等已入了“旱境”的武者,想要悄无声息地潜入一座颇多护卫的宅邸,也绝非易事。

      “最重要的是天气,其次才是轻身功夫。”残슶影在“青玄书院”授课时常讲这句。于潜行者而言,最友善洞的天气是“夜雨”,不是微风细雨,也不是****,是介于两者之间的那种。雨太细隐不住声息,太狂暴又扰眠者清梦。不大不小又绵长无尽的梅雨,是潜行者最好的伙伴。

      然而北方的冬天,一䚟季也下不譙得几场雨,残影不能指望运气。她在“风吟客栈”等了三天。

      这一晚,大片乌云遮住残月的微光。残影跃窗而出,沿街避着巡夜的城卫,来到陈府近旁。她自视技高,夜行也不更衣,只腰间那一双纤瘦短刀换了位置,一下一上斜插田于背。背带、刀囊浑然一体,专为潜行特制。

      刺骨的夜风顺着衣领、袖口钻入她轻薄的短衫,更直接噬咬着她赤裸的足踝。高阶的练气者,櫘绝不会蠢到因寒冷而穿上笨重的皮棉衣裤,鞋子更是轻巧到仅可勉强藏羞。

      哪盚怕于文人整日惦念的古礼不合,“火境孫”之上的武者无论男女,是死都不肯以袜裹足的,因为动起手崨来真的会死。脚掌与地面隔一层薄如轻叶的鞋底,已是他们所能忍受的极致。

      陈家場宅邸阔大,院墙内外护卫算得密集,却远未到连绵的䐭地步。趁着星月无光,残影缩身潜到西侧院墙之下,将右耳贴到墙上,凝气细听院内脚步。她的时间不多,若此时院外巡视的“护卫”或巡街的“城卫”走来,她就得退。自远处潜到墙跟的步骤,便要再来一次。

      运气不错,此时外墙可翻。她煝五指运劲吸住墙壁,灵猫般向上爬去。自“大凉帝国”崩坏后,民间已没了禁忌。豪富之家,院墙垒得直似튑城墙般高耸,城主不计较,便无人理会。幸而陈家的院墙只高不厚,墙垛上站不得人,否则这一翻一落,又要增出数倍的艰难。

      ꋘ相较于城内的稀疏零落,陈宅内的灯火稠密许多,虽大都微弱,于残影而言已足够了。陈启画给她的简陋地图已印在脑中,她伏在屋顶之上,凭着远非常人所及的耳力,在一队队巡夜的护卫间飞掠纵跃,不多时已看见“陈丰”所住的⻢正院。

      残影伏在䘰距离正院最능近躽的一处屋脊上쵦,心中暗暗叫苦。正院四周有近十六、七丈的宽阔空地,陈启⼒竟一句未提。院墙四周挂满了硕大的“笼灯”,单以风雅而论,丑陋几近粗鄙。然而对于潜行者来说,空旷和明亮,正是最深最大的恶意。残影不━知这宅邸究竟是与人买的,还是陈家自建,但她确信建这宅邸之人必定是个行家。

      쒍正院四周各有守卫,提灯巡逻的护院也甚密集。自这个世界出现“练气者”以来,“帝宫”毁了,寻常豪富之家的院落,却守得比帝宫还严。

      끰 没有缝隙,没有漏洞。残影决定等。翻外墙,最好的时机是深夜,她可欺护卫迟钝。入正院,最好的时机是白昼,她要等护卫松懈。

      残影就这样在屋脊上趴了一夜。天际泛起微白后,她藏不住了,开始在宅졸院中流窜。日头初升,院中人流渐渐稠密,饶是凭着过人的耳力先知先觉,半日下来也是狼狈不堪。更麻烦的是,她有点想尿尿了。

      一面东躲西藏,一面还要过不多时便绕回“正院”近旁查探。终于在午后日头最暖人最懒的时刻,被她逮到个良机。光天化日之时,正院除正门和后门外,Ŗ院墙下并没无专人值守。只是院中人流熙攘,如此阔大的智空地即便以再妙的轻身功夫疾掠过去,也总会给人瞧见。

      午后这当口,仆妇杂役偷懒小憩,护卫巡逻的脚步也慢下来。眼见两个护惗卫消失在ꎧ转角后,残影提气纵身,像支淡蓝色的羽箭蹿向院墙,只在壁上附耳刹那,听着没有明显响动便飘身翻入墙内,这一把算是赌了。

      竄 白天陈丰不在宅中,残影这下便给人瞧见,也只当家里闹了飞贼,而非刺客,或许这任务还有得补救。

      幸而院内无人。“婢女ੂ仆妇不知是在偏房中歇息,还是这陈老板如青儿姐一般,根本不许下人待在自己院中。”残影心中暗想。

      沿院墙溜到北房檐下。凝气静听,知房中无人,偏窗却推不开,正门也上了铜锁。残影自腰间取出细针,熟练地将铜锁捅开,潜入房内立刻欤翻窗而出,将铜锁扣了,复又跃窗潜回,将自己锁在密室之中,这才长长地嘘一口气,坐在地上靠着墙,闭目歇了片刻。

      没有太多时光可以挥霍,至此一步,只算赌赢了一小半。残影起身,开֫始轻手轻脚地在房中找ᴵ寻能够藏身的所在。书房没有空隙,柜子也是满的。转到卧鑟室,一个如小房子般巨大的“围廊拔步床”撞进眼帘。残影一直不喜欢这东西,觉得压抑、逼仄,“鬼蛾”却蝃极偏爱,说是妙用无穷。

      残影绕着床謷细细观察,发现靠墙一侧,围廊与床架之间的缝隙,勉强可以将自䛛己纤瘦的身子侧着塞进去。除非扒着床栏探头朝下看,否则很难发现这里藏得爫有人。只是这姿势…实在太难受了,就算真气流转周身,能让筋骨、肌肉不僵,可那狭窄、幽闭带来的᧙恐慌与焦躁,却不知能忍多久。

      一切准备妥当,残影靠在窗边闭目等待。听得院内脚步声响,已是傍晚时分。她灵敏地爬至床边,温柔又迅捷地将自己塞入纀“围廊”与“床架”的夹缝之中。

      “混账东西,又是几天见不⯂着人。收他茶庄也不恼,不让看账也不急,这可真是……真是……干他娘的!”

      与陈丰一起入屋的,是个女人:“别气了,老爷,妾给你生一个。”

      陈丰不再说话,粗暴地将女人推倒在床上,残影听见衣服被直接撕裂的声音。不多时,女镒人的呻큔吟渐趋狂浪,似是享受之极。残影也是女人,她知这声音不刵是装出来的。

      “器大活好怀不了。但愿‘云大夫’说话有谱。能行这事的女人,显然不是‘四姨娘’,陈启可千万不能再添个弟弟了。”残쾉影暗暗思忖道。比这更要紧的是,二人谁也没去碰那“妙用无穷”的床栏,她这算是又赌赢了一把。

      頼 果如陈启所言,陈丰怕吵,不留人在枕边过夜。云雨之后,女人说了几句闲话便走了。残影却等了一个줌多时辰,才听见陈丰并不甚响的鼾声。

      “早知这么难睡,我带个迷香好了。”残影如一条幽魂般缓缓짜自缝隙中升起,心中不住暗骂。她当然只是想想,迷香这种下贱东西,用过后余味久久不散,院中护卫也不必是什么大行家,稍见过些世面的,一闻便知。 힜

      残影离开缝隙,蹭到床沿处,伸出右手㫈食指,用自己并不怎么擅长的“丙阴风指”劲力,在陈丰脖颈处轻缓摩挲,使他睡得更沉些。

      残影瞧着陈丰脸孔,方面厚额,剑眉入鬓,与陈启模样全然不同。抛开蓄了胡须使人显略微沧桑一层,单凭容貌绝难看出他年纪较陈启为大。

      这个世界的人,២约莫二十岁初成男女,四十岁左右步入“壮年孨期”,这般形貌可维持至三百岁上下,之后极速衰老,至多二十年内油尽灯枯。因此生出第一缕白发,或松动第一颗牙齿的迹象,被称做“冥神的请柬”。

      残影捏住陈丰双颊打开唇齿,塞入一枚小药丸,跪在床边静等了一柱香的时刻,又往他口中放嗩了一枚大药丸,双手并用含着真气一塞一顺,才艰难地将大药丸也逼入陈丰觰腹中。

      那小药丸中藏的是“睡莲”的粉末,服用者会如死人般昏睡,醒转之后ᄂ,多头痛欲裂。大药丸是用“油蜡”裹了六层“忘忧果膏”的蜡丸,油蜡入腹后溶解缓慢,晨间“睡莲䈳”的药效退散后,第一层“忘忧果膏”的药力刚好续上,以解头、牙之痛。Ǿ

      未来几日,“油腊”会在陈丰腹中一层层化开,待到最内层的“果膏”消化殆尽,牙根也已坏死,不会如何疼痛了。

      这法子是两年前定居“枯荣城”的名医“云大”教给叶玄的,据说最初是由“大凉帝国卢”Ⴖ的刽子手所创。帝国兴盛时法度极严,动辄将获罪之人千刀万剐。凌迟之苦,三日方休。刽子手制了娔这药丸卖给刑犯,可换⇶得重金。

      蜡丸塞入后,残影掀开陈丰上唇,手右“食指”指节抵在门牙黁左侧一颗“切齿”上方的牙龈处滑动。寻到合适的位置后,纤手微抬,使出冷脆劲力,一击震断了牙根。

      而后捏住牙尖,轻轻摇了摇,确知牙体仍被厚实的牙龈紧厎紧抱೅着,心下稍慰㷹。随即跪趴ﰟ在床沿小憩。不敢睡着,却也不急于躲回那狭小的窄缝之中。她知夜间没法悄无声息地潜出去。与昨夜进不来是相同的道理。

      天光微蒙,残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舒适的床沿,缩回“拔步床”的夹缝之中。苦熬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听见陈丰伸ᆚ了个长长的懒腰,口臭中发出极惬意的呻吟。这是“忘忧果膏”开始生效了。陈丰抱着软枕,在暖被中蹭了许久,实在憋得不行,才终于下床掀开便桶小解。

      졎 “干你娘嘞!”刚系上裤带的陈丰,陡然发出炸雷般的惊叫。“干你娘嘞!干你娘嘞!”耳听这失了魂的崨壮汉反反复复叫骂着一句“干你娘嘞!”最后竟边骂边哭着踹开房门走了出去。天寒地冻,连件外衣也没披。

      ꌎ 残影听了第一声骂,险些“噗嗤”笑出声来,后面听他原骂声愈发悲戚,忽又不自禁地生出些许酸涩。

      衣服没披,门也未锁袚。残影依旧缩在夹缝中不敢出来。现在她要解决最后一个难题,怎样人不知鬼不觉地从“陈府”溜出去。

      此时不能动,陈丰踹门而出,随时可能回来。需待他正式出门。但要想飘过正院之外的空地,或许仍需等到午后。今日陈府算得出了大事,运气不好的话,午后也难。此刻的残影,真希望有个能供她祈祷的神。如果代价可以交换,只要不打脸,她宁可挨上一百鞭,也不想再住那恐怖的夹缝了。

      可惜她没有自己的神瀫。陈丰回来了,从里侧掩上了门,不理会外边一群或真或假的关切。独个儿坐㶦在椅上,像个失宠的娇娥般唉声叹气。叹一会儿气,又自言自语地骂一会儿陈启。“忘忧果膏”令他不痛,却没能使他忘忧。

      残影突然想到,陈启此时“失踪”是个聪明的决定。包括陈丰在内,人人都以为他又出去耍了。过得几日回来,惊闻噩耗,痛哭流涕,悔过自新……最难演的几天就฻这么躲了,漂亮!

      陈丰在房内直坐到正午,心绪似稳定了许鐥多。穿戴齐整后对着铜镜照了一会儿,打开㈡房门大步走了出去。开门时,残影又听到一阵熙攘떤。“咔哒“一声落锁后,屋外渐渐静了下来。

      陈丰走后,残影急忙从缝隙中钻了出来,长长吁出一口气,伸了伸腰腿。忽听外边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像是低头躬身行走所发的声息,残影赶忙纵身飘上房梁ᤔ。 

      她猜想陈丰这次不会很快回来,若接下来有人入屋,最有可能是洒扫的仆妇。她昨日第一次钻进夹缝时,里面并无太多灰尘,因此仆妇干活时,那缝隙是不能待的。梁롍上算不得隐秘,在这房中久待的人迟早会瞧见她,不过仆妇干活时多低着头,残影只能寄望于这一点。

      仆妇开锁进屋后,先是转进了右手书房。残影等了一会儿,听见书房中渐有了像是脘“抹布抚过木桌”的响剫动,心道:“这书房昨日我进来时一尘不染,陈丰蓏回来后又没用过,不知有什么可擦。想来这陈府的仆妇已给训得没了心智,全依着规程干活。”

      念及此处,残影轻飘飘自房梁落下,蹑手蹑脚闪出了虚掩的厅门。似陈府这等豪富之家,家主住处的装潢自是极为考究,厚实的木门开阖间,并未发出刺耳的吱呀声。

      到得院中,更不敢松懈。残影闪出木门,急忙缩入뽜假山的阴影处,屏息凝神,侧耳静听。直等了半个多时辰,仆妇洒扫以毕离开正院獥,⽩才敢附耳贴墙,体察院外响动。

      暖阳抚在她侧脸之上,此刻距她昨日翻入义正院,刚好过了十英二个ﵜ时辰。若自볚她离开客栈껄起算,已连续十八个时辰未吃未睡了。残影此时方븎觉饥饿,自怀中摸出两枚拇指肚大小的糖块,放在口中嚼了。

      溜着院墙听了一圈,残影觉出“北房”后院的“西墙”外人声最稀,大着胆子吸壁上墙,探头向外望去。情景与她所猜想得并无二致,人影稀落,却还不足以让她避过所有目光,径直闯过那一大片空旷。她只好继续留在院中,做着潜行者最为擅长的事情:等待。

      믢 残影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叶玄在全无因由的情形下,莫名其妙地冒出句话:“这世上最残忍的两件事,一是希望,一是等待。”也不知是同她说,还是自言自语。

      当时觉得颇有深意,而如今残影确信,叶玄说出那样的话ಞ,定是没在夹缝中等待过。此时这种扒着墙沿,不时探出半个脑袋瞧上一眼的等待,哪里残忍了?

      良久良久,终于被她逮到一个空当。残影一个翻身,៖似猿猴般挂在外墙一侧,没往下溜,双脚幹蹬住墙面,“嗖”地一下将自己射了出去。

      饶是再俊的轻身功夫,也不可能一跃飞掠十七、八丈,眼看距目光可及的那片青砖房尚有八、九丈远时,残影像只灵狐般四足点嚥地,两个起落没入쀎砖房的阴影之中。

      流亡日记-节选(3)

      有个女奴在守夜的时候被蛇咬了,不过没什么大碍,蛇是无毒的。这蠢货一定是睡着了。不可原谅!万一蛇绕过她,咬了我怎么办?

      我命令她脱光衣服,用皮鞭狠狠地抽打。安涅瑟劝我轻些,现在没有可以替换的女奴了。瀔说得有理,可是我的气还没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