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操模特

      “大忠,我看你啊!回去了还要增强训练。

      昨天晚上还好好好的,今天一病立马就倒了!”

      王王王看着躺在自己旁边虚弱不堪的许忠,慢慢的说到。

      只是许忠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眼睛始终不愿意睁开。

      大概又在浑噩中度过了一个夜晚,王王王喝水时只是小口的压到喉咙里。

      许忠却始终不愿意喝一口血水,直到他渴的没了抵抗的意思时,王王王只得自己喝一小口,强行渡给他。

      第二个夜晚又来临了,虚弱的王王王晃了晃水袋,里面没了一点血水。

      王王王脸上再次浮现了坦然的笑容,心想原来老天还是要他命丧在这戈壁滩上的。

      王王王正叹息自己逃不过天命时,却发现天黑就不再走路的骆驼,现在反常的一直在走,而且比白天走的速度还快一些。

      王王王已经没有力气抬头去看骆驼在干嘛,心里也只是闲着纳闷了一番。

      不知道骆驼走了多久,王王王渐渐的感觉空气的味道有些不对劲,仔细闻了闻,心中大喜,原来是空气中多了很多水汽

      “这是到哪了?是走出沙漠了吗?

      呵呵,这旁边一定有水!看来还是老天眷顾我,不舍得我这还没建功立业的人儿死啊!”王王王此时感觉自己就是上天的宠儿。

      随着骆驼停下脚步,空气的水汽已经很是浓郁,接着就传来骆驼喝水的声音。王王王这才用仅余的力气翻动了笨重的身子下了担架。

      一弯清泉,清泉旁边站立着几棵矮小的树木,像是这水潭好客的主人,默默的看着来访的骆驼大口大口的喝水。

      王王王也是兴奋的爬向水潭,爬到水边时也顾不得清理水面的浮草,将脸没入水面大口的喝着水。

      这么多天了,他终于再次喝水喝到了舒服。

      王王王躺在水池边仰望着天空大笑起来,心中很是舒坦,被上天宠爱的幸福感愈来愈强烈,感觉自己这次真的死不了了。

      稍作休息王王王恢复了一些体力,就跌跌撞撞的去拿水壶取了一些水,拿给依然昏迷在托板上的许忠。

      王王王掰开许忠的嘴小心的灌入一些水。

      许忠也徐徐的做着吞咽的动作,这样往复几次。许忠竟能大口吞咽了,又过了一会许忠睁开了闭了很久的眼睛。

      “大忠你看我们有水了!我们不用死在这荒漠里了哈哈……

      幸亏我没让你杀这骆驼!哈哈……”王王王很是喜悦,大笑着说到。

      许忠有气无力的笑了笑,就又闭上了眼睛。

      王王王明白许忠的虚弱,也不再叫醒他。

      许忠能醒来,王王王也松了口气,喝饱水后,身体也有了充满力量的感觉。

      王王王眼下要解决的问题是吃饱,不过干粮还很多,当初为了不让身体过多的消耗水分,干粮一直都没吃多少。

      现在不用担心了,王王王麻利的拿出干粮吃了些,当然也不忘用水软化一些干粮给许忠吃。

      天已经蒙蒙亮,王王王吃吧喝足后就在水潭的周围转了转。

      他发现周围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不过想起自己两次的大难不死的幸运,嘴角又挂起了无所谓的笑容

      “看来还是要在这水潭边休整一两天,等我和许忠身体都恢复些再上路了。”王王王自己小声嘀咕道。

      沙漠中的天气依然炎热,王王王只得把许忠扶到树荫下,自己也坐在树荫下闭目小憩。

      一个白天过去了,只是天刚刚黑骆驼就有些不安分起来。

      王王王觉得有些古怪,就松开了系在树上的缰绳,而骆驼拉着王王王就要离开水潭。

      王王王不明白为什么,但也没有从新拴住骆驼。

      他把许忠扶到托板上,然后松开骆驼让它按自己的意思走。

      潜意识中,王王王想到,莫非是这骆驼感受到了什么危险了。

      大概走出了几百米,骆驼走到一处高嵩的沙丘上停了下来,它回头望向水潭。

      王王王也回头看水潭,瞬间!王王王就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月光下的水潭边,大的小的细的长的黑影一阵交错,走了一波又来一波。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潭边不再有黑影出现了,但骆驼已经在沙丘上睡着了,王王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躺在了担架上睡了。

      清晨,王王王被一阵叮叮咣咣的嘈杂声吵醒了。王王王正纳闷哪来的铁器碰撞声时,就看见水潭边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队驼商,他们正有说有笑的用容器装水。

      有商队!

      王王王有些喜出望外,但又有些担忧。

      遇到驼商他自然很是高兴,因为说不定能随他们一起返回中原。

      可是又怕遇到的是一队很不友好的人,别说求助了,那些人很有可能会把他们所有东西都抢光,再来个杀人灭口岂不悲哉。

      在这荒漠里杀个把两个人谁会知道啊!

      再说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国家的人,法律道德似乎对这些商人并没有什么约束。

      如果真的决定过去,那就是在赌这群人是否善良了。

      正在纠结时,王王王发现其中一个骆驼的座帐里,稳稳的做着一个女人。

      女人口鼻用黑色面巾遮盖着,只露出眼睛,一身黑纱,穿戴不少金银首饰。

      潜意识中,王王王想到,这女子应该是梁国贵族之女,想来定是梁国大户人家的女儿。

      只是奇怪的是这样出身娇贵的女子,怎么会随驼商到这有着极端环境的沙漠中来了呢?

      王王王认为有这样一个女子在,这队驼商就凶恶不到哪里去,兴许能淘来一些帮助,再不济也能问问怎么才能返回大图的。

      王王王回头看了看因虚弱而持续昏迷的许忠,意味深长道:“大忠,希望我们能够得到上天真正的眷顾吧!”

      王王王赶着骆驼行至水潭五十米处时,就被驼商队伍的带刀哨卫拦住了。

      哨卫用梁语呵斥着王王王,像是提醒他不要靠近。

      王王王并不能听懂他们的话,不过也能想到他们的意思。

      所以他就连说带比划的说明自己是个好人,自己的兄弟病了,看他们能不能帮忙救治。

      一个哨位像是看懂了王王王的意思,上前对许忠一阵查看,又跟旁边的伙伴说了两句梁语,就小步跑到了那梁国贵族女子的帐下说着什么。

      贵族女子一边听着,一边时不时的向王王王看。

      王王王看贵族女子向他这边看,自己便微笑着双手合十做求救的姿态。

      不一会,贵族女子便在下人的帮助下,下了驼帐,径直走向王王王这边。

      轻薄的纱衣,在沙漠烈风的抚捏下描绘出妙曼的轮廓;一处纤细两处翘凸,婀娜有序,莲步轻移,着实让每个看到此景的男人都要垂涎称奇。

      王王王正是血气刚强的年龄,不免一时控制不住就那么一直看着高挑“尤物”慢慢的慢慢的走近他。

      待那梁国女子止身在担架旁边时,那双被烈风吹得眯成缝的眼睛,突然瞄了一下不曾收回目光的王王王。

      王王王这才感觉到失态了,慌忙收回了眼神咽了咽口水,只觉得耳根有了些燥热,满脸尴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