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外激情视频

      堂主没把他放在眼里,上来就是一记又一记蛮不讲理的冲拳ӣ。

      快刀斩乱麻的攻击,应接不暇,仿佛势要凭借过人的力量结束比试。

      ⑂冥冥之中,堂主似乎十分之焦急,好像每和这个小孩耗多那么一个片刻的时候,自己的面子就会损失那么一分色彩。

      驧 这一类常年混迹于江湖的人物,向来习惯于把自己的脸皮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如果当众把他的颜面彻底地羞辱干净,詆程度不亚于给把刀他,让他剖腹自杀。

      而堂主虽然嘴上面说是㱱只要吉米的手指,但从这些暴戾的攻击来看,堂主想要收取的可不像是仅仅只在于他的手指。

      鷾吉米怔怔地暱望着那一记记好像狗熊飞扑般的拳头,内心却忍不住失望透顶。

      쮛 这头笨拙的狗熊还是太慢了,慢到他甚至可웼以闭上眼睛,ⶢ仅凭拳Ꝼ头摩擦空气的响声就能判断出他的攻击ꖨ线路…

      那玩意儿就跟堂主的脑子差不多,委实是不怎么灵活。 ꞩ

      笨得甚至让他开始有点儿生气了,觉得这家伙是在浪费他的生命。

      넌 堂主在飞身而来的同时,亦在大喊着,“黄口小儿,ꓬ只会躲算什么好汉英雄,可⧚敢像个男人一样,接我一拳?!”

      这一次,吉米还是愣愣地看着这个脾气暴躁的男人,没有在闪身躲避,而是端正地站在堂主攻击的地方。

      䶽在那擦ਾ枪走ᕀ火般的缝隙间,他竖起了一根手指,仿佛一条뻑木桩般正对男人的ﰽ拳头。

      ꡔ他似乎是想要用一根手指接下男人琺的一整个拳头。

      霎时焟间,满堂惊呼。

      场上场下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疯了,包括正在进攻的堂主在内,都觉得他这是放弃了抵抗,提前熟悉一下断缺手指的滋味。

      那两个在后巷里头犹豫再三之后,急急忙忙赶进来的男女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女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男人则握鐓着拳头颤抖。

      毫无疑问,他们큞都以为这个小孩要完了,这并非不是对他没有Ḻ信心,可面햫对如此情形,实在是乐观不起来。

      先不说两者的体型相差过大。

      而最令他难以理解的是...

      那个小孩竟然狂妄到用一根手指去应对一个成年男人的全力一鯗击。우

       他不知道这个小孩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如他不明白这个小孩为什么敢进来跟这些穷凶极恶的混蛋们叫板。

      其实,这小孩完完全全可以置身于事外,抛下他和他的妹儿不㙻管,撒腿就跑,不掺和这滩浑水的。 Ɱ

      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参入进来了,而且还冲㦠到鋝了第一线。

      这让男人很是难过,很是不堪。

      觉得自己能活了一大把年纪,混成这么一鱤个熊쀎样,也是活㼜该。

      他连一个小破孩都不如,他连带着自己妹儿远走高飞的勇气都不曾有过。

      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自私得要死,自大得要死。

      ཭ 总以为自己呕心沥血地做那么多的事都是为了妹儿好,其实不然...

      他就是个王八ꀀ蛋,他做这些那些,更多的...

      鹠不还是冀图自己感动自己而已。 뱰

      其实,他口口声声说的那些所谓的爱,并没有他所想的那样伟大。

      䍜 ˧.鱃...

      但令人大跌绱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堂嘆主的拳头与小孩的手指相碰的那一个瞬间,小孩的手指并没有出现如人们想象中的那种近乎是推枯拉朽般的断折。

      它不仅是平静,而且是理所应当地接下了堂ᓣ主的拳头,随后微微曲折,輧像是弹射一颗木珠般,弹走了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蟎。

      れ 涌动着血流的毛嫗细血管被这一点⎾而过的攻击所挤破,以至于软组织遭受损伤,继而出现积囚血肿大,骨骼迸裂的情况。

      即便是没能真实地看到,堂主也能察觉得到一条条如蛇般的裂缝爬满了他的指骨諆,樏关节错位,手掌剧痛难耐。

      难以再度握拳訦。

      他后退了很远的距离,不可置信地盯着这个人畜无害的男孩,心中发怵,不知不觉间竟已蒙上了一层无法驱¬除的阴影。

      这是...人能干的事么?

      “꠿这孩子誚...是魔ො法师么?”芁有人在舞池之外给出了自己的推测。

      “不像吧,年纪这么小就是麇魔法师了,除非他是大祭司的私ᵇ生子吧,怎么可能。”有人显然是不太愿意相信的。

      “怎么就没可能了,魔法师培训班,没听过么,”有人逮到了ഷ机会,立马反驳,“只要钱给到位了,甭管你多少岁,人家都有办法把你送到圣地去。”

      “名额有限啊,我可是叫这把老骨头都给挤变形了,才给熀我家几个孩子报上的名,过不了多久,他们可就是魔法䋴师了。”

      “到时候,再回来,那可大不一样,就是衣锦还乡了㵒啊。”

      “这么大的好事᧛儿,不得摆几桌啊?”有人揶揄地说。

      륄“行,没问题,你给我等着的,”先前说话的那人拍拍胸脯,打满包票地说,“只要等他们学成归来,倆那大魔法师᩵的袍뤺子哗哗往身上一披,别说摆那几桌,就算是把整座酒楼都给你包圆了,也不成问题。”

      ࿬ 就在他们还在扯犊子的时候,씗舞池上的战斗再一次爆发了。

      堂主在知道自己敌不过这姏个小孩的情况下,竟然又一次主动地发起了攻击。

      但他此时似乎㞁已经放平了心态,不再着急ક于快速딋结束这场比试。

      他在飞速地靎快跑,一次次发出点到即止的佯攻,那只受伤的拳头几乎十次檴之中有짡九次都是抵达了少年的面兓前,却又忽然间刹住了攻势。

      收拳归拢﷒,韮恢复重心。

      蓄满了力度之后,再次出击。

      他的拳速越来越快,牢意图莫名,可真正进攻的频率ե却低得难以估计。

      咸 什ރ么时候出拳,什么时候收掌,什么时候稳步,什么时孞候架打,是否有利,是否有弊垰,他都不会在意,全凭直觉。 ㉬

      此时此刻,他仿佛化身成为了一፸位虔诚礉的信徒,把自己的命运全然托付给了上帝.곯.. 櫇  可这个缺德的小孩却硬是不再还手,他仍然闭着眼睛,双手负于身殗后,脚步时而飘浮,时而稳扎鰅。

      他的脊骨仿佛橡皮一Ꚏ样颇具弹性,每当迅烈的风啸声抵临他的耳际,他就会立刻做出最为正确的判定。 䰡

      这样下去完全不是办法。

      除非堂主的拳头能冲得比声音还要快,在这个混蛋捕捉到声音的信号之前,一下砸到他的脸上,才有嵚可能找到破局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