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巴夫2018中文字幕

      第62章蛊惑人心的恶魔

      大富豪迪厅,和对面生意兴隆的百乐游戏城不一样,经过上次那件事情闹得,大家显然有些心绪不宁。

      店里的生意倒是很不错,每天晚上都会有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味道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前台的阿玮手里拿着一根笔,面前是一份成人大学的教材,但他却没什么心情做题,脑子里想的都是今天早晨换了发型的菠萝哥。

      看了眼旁边的日历-丁卯月-丙申日。

      忌:安门,作灶,理发,栽种,造庙。

      阿玮摇了摇头,感觉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临近中午,菠萝仔的小弟从自己这里拿了五百块钱,说是给大家买外卖,以前这些小弟们都会问阿玮今天中午想吃什么,但最近?

      阿玮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总之就是感觉很累。

      “铃铃铃~”

      伴随着清脆的门铃声,外面传来了一阵开门的声音。

      阿玮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挤出一抹标准式微笑,只不过当看清对方的那一刻,他不由的楞了一下,下意识喊道:

      “陈先生你来了?”

      一身天蓝色的西装,模特般完美的身形配合那双锐利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充满进攻性,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但眼前这身蓝色西装,却给阿玮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所以在看到这身蓝色西装的那一刻?

      哪怕今天陈长青戴了一副极具欺骗性的金丝眼镜,阿玮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陈长青点了点头,他给了对方一个我很欣赏你的眼神:

      “我记得你,你叫阿玮,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包房,再来三杯水。”

      阿玮点了点头,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多了几分询问:

      “需要给您换一杯牛奶吗?”

      打量着眼前的阿玮,联想到上次对方的表现,陈长青不由起了惜才之心:

      “你人不错,有兴趣可以来对面看看。”

      阿玮脸上多了几分迟疑,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表示:“我需要考虑一下。”

      虽然对方拒绝了自己,但陈长青并没有感到失望。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人才虽然很重要,但能发现人才的人更重要。

      所以他也没有多说,只是摆摆手:

      “嗯,去吧,告诉我他不喜欢等人。”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陈长青和三叔来到了一间包厢,陈长青给三叔递了一根烟,不过却被他拒绝。

      不抽烟,不喝酒,平日里沉默寡言,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口琴。

      如果不是生在倪家,三叔应该会选择另一条人生道路。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房间的门被打开,走进来的却不是菠萝仔,而是一名端着一杯牛奶和两杯白开水的服务员。

      不过陈长青并没有等太久,几乎就是前脚前后。

      将头发剃掉,带着一顶帽子的菠萝仔走了进来。

      开门的第一眼,菠萝仔就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三叔,这让他眼里不由闪过一抹惊诧,下意识恭敬的说道:

      “三叔,您怎么来了。”

      三叔在香江的辈分极高,和倪坤是一个级别的。

      虽然从不掌权,但却没人敢轻视他。

      因为倪家所有的“脏活”都是三叔做的,如果说倪永孝是倪家最毒的那条毒蛇,那眼前的这位三叔就是倪家最锋利的那把刀!

      不过三叔却没有理会菠萝仔,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对方一眼。

      这让菠萝仔眼里闪过一抹尴尬,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赶紧对旁边沙发上坐着的陈长青说道:

      “陈先生,你怎么来了?”

      吸了口烟,金丝眼镜框下的陈长青,嘴角带着一抹友善的笑容,他就好像亲切的朋友: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想得怎么样了?”

      菠萝仔脸色一僵,他咬着嘴唇,眼神里闪烁着纠结:

      “陈先生,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上次见面陈长青跟菠萝仔说的那番话,他事后想了很久。

      菠萝仔虽然不聪明,但也不是傻子。

      陈长青话说得很透,菠萝仔自然明白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但恰恰是因为知道,所以菠萝仔才不敢去找陈长青。

      毕竟他老大是甘地,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反水,江湖人怎么看他不在乎,但甘地一定会砍死他!

      菠萝仔不想被甘地砍死,他也不知道陈长青这边究竟想要做什么,所以就只能硬拖着,但没成想甘地那边还没催,陈长青却已经主动找了过来。

      而看着菠萝仔那一脸纠结的模样,陈长青笑着推了推金丝眼镜,他招了招手:“我这人比较斯文,喜欢跟人讲道理,你过来。”

      菠萝仔咬着嘴唇,神色迟疑的他,最终还是在陈长青旁边坐了下来,但不知道是因为惧怕,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拘谨:

      “陈先生,你的意思是?”

      陈长青笑着拍了拍菠萝仔的肩膀,将桌面上的那份文件递了过去:“我这里有一份文件,好好看一看,一会我让三叔陪你去警察局自首。”

      菠萝仔身体僵住,他脸上浮现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能看出他这是在强颜欢笑,但随着牛皮纸袋打开,看到里面文件的那一刻,菠萝仔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陈先生,求你放过我吧,甘地是我老大。”

      牛皮纸袋里面的文件不是很厚,也就二三十页,但里面的内容?

      菠萝仔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但却看懂了这是以自己为第一视角写的犯罪证据。

      结合之前陈长青说的那句自首,菠萝仔吓的胆都快破了!

      但陈长青却很淡然,他喝了一口牛奶,微笑着拍了拍菠萝仔的肩膀,他就好像你的一位知心朋友,在最需要的时候给你建议:

      “要不这样,今天晚上让三叔帮你安排一场车祸,到时候我会通知警方过来,虽然你犯了罪,但良心未泯,知道悔悟,我会帮你申请好市民奖。”

      看着眼前笑容亲切的陈长青,菠萝仔不由身体发寒,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明明对方脸上的表情和善亲切,但菠萝仔却感觉比之前陈长青暴怒的模样更吓人,让他心中莫名的感觉一阵寒意。

      而看着陈长青的眼睛,特别是金丝眼镜后面双眸闪烁着的冷漠。

      脸色已经被吓的苍白的菠萝仔,僵硬的挤出一抹笑容:

      “陈先生,您就别开我玩笑了,我……”

      陈长青摇了摇头,他推了推眼睛,将牛奶杯放在桌子上:“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说着他扭头看向旁边的三叔,语气平淡的表示:

      “三叔,麻烦你准备一下,晚上让他死的真一点。”

      三叔点了点头,他的性格不善言辞,所以在这种时候也不会说什么。

      但三叔不知道的是,恰恰是因为他沉默寡言的性格,所以香江所有人都不会在这种时候怀疑三叔的决心,这其中也就包括菠萝仔。

      倪家的三叔,一位人狠话不多的狠人。

      如果这句话是陈长青说的,菠萝仔心中或许会有侥幸心理,但如果他这句话是对三叔说的?

      几乎下意识的,菠萝仔面色惊恐的喊道:

      “等等。”

      三叔停了下来,他并没有看向菠萝仔,而是看向陈长青,目光中带着询问。

      而看着身体紧绷,瞳孔收缩的菠萝仔,陈长青推了推金丝眼镜:

      “想明白了?”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冒出,因为今天刚刚剪了头发,菠萝仔能清晰的感受到汗水顺着自己的头皮滑落。

      看着面前一身儒雅气质的陈长青,菠萝仔嘴里充斥着苦涩:

      “陈先生,我不想死。”

      陈长青笑了,他友善的拍了拍菠萝仔的肩膀,甚至将跪在地上的菠萝仔扶了起来,口语清晰,不急不缓的说道:

      “香江是没有死刑的,警方,倪家,包括其他那几个大佬,你觉得他们会在意你这样一个小喽啰吗?”

      菠萝仔摇摇头,他惨笑了一声:

      “甘地会杀了我的。”

      陈长青嘴角翘起,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之前菠萝仔喊甘地是老大,而现在他是直接喊甘地的名字,这说明他内心已经开始动摇,所以陈长青决定帮菠萝仔一把:

      “没错,但只要甘地死了,你觉得还会有人要杀你吗?”

      “陈先生,你也说过香江是没有死刑的。”

      菠萝仔咬着嘴唇,他的眼神闪烁着绝望,但陈长青却注意到里面闪烁着的迟疑,这让他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

      他拍了拍菠萝仔的肩膀,平淡的语气就好像一个蛊惑人心的恶魔:

      “你觉得进监狱之后,甘地还能活下来吗?”

      “其实相比较我,你才是最需要甘地死的人,不是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