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蝴蝶的真实感觉

      鼐 “你本无心插柳,我自知道。”怀仁与我笑道:“撽可柳自成荫,你又怎知道?”

      我瞠目结舌地听他绕口令“…你有何证据,便凭这些经历,那顺治为难쪀你,便是因我之故뷦?…可他빏那许多妃子皇䚒子,还有董䈀鄂妃,귑又怎荺讲?”

      “你以前给我背锞过资料,说皇帝确实与你无任何交集……只是那些妃子…男女有别礼教森严,我并未全然接触过,及至他薨쨦逝,我随老师进宫弥撒,觐见太皇太后∗,对,彼时他的妃子俱已是太톃后᩶太妃,我方知道,这些女子,竟有一个共通懲点:多少㝍总有与你相像之处!”

      “哈?!”

      “那佟佳氏,恰是声音与你똏一般无㫞二,福临便宠幸了她,生下玄烨…”

      “有些女子,哪怕是某个旗主的福晋,与你有些相像,他也临幸……我之前很是疑惑,为엞何满人会与你相像,你詼本是汉人,此番你讲到多尔衮…我才씿明白,你竟是半个满人!” ᦷ 蟺

      福临啊鰡福临,虽然我不该说你,历史上你也有政绩进步之处,可你真是任性,哪里是Ἲ情种皇帝,怀仁嘴中,你便有些䢆荒诞荒淫了……

      “硕董鄂妃,我只见过画像,是最闟酷肖你的女子,据闻性格温婉坚定、甚有才学主张,竟是你的翻版。”

      “原是他皇弟臦的福晋,他便一见钟情⼪,情深似狮海,纳入宫中,封为皇贵妃,统领后宫事,퇈之前的两个皇后竟视为无。”

      “及至孩子出生,他便按照太子礼仪对待……若他태就此圆满、甘心,实际也是江山社稷之福,只可惜,孩子,妃子都先᧎他而去。他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心灰意冷,几度要剃发出家。”

      ؗ

      “他母后自是心痛不准,后来让吴良辅顶替了事……福临是否对你怀了心事?你总不信我,但这些俱是事实妔,我恐怕讲得尚鰙不完整,你︓刚才问我证据,我自会安排你与太皇太后见칿面,到时一问便知。”

      嶇 “……好ℹ吧……勋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望ᵔ着藏书楼的诸多藏书,心绪䈢却是极为不宁。

      Ꝣ“嗯”。

      “那你又是何时开始得⵭知他对我…对我有所谓那种想法的?”

      檙“就是那次你在宫里,他安排你我见面,说是有事请教我鿰,却见閭我如仇릏敌퉞一般,那眼神,少年的眼神不会造假,我自是明白了。”

      ……唉,福临啊福临,你还真是…早熟!

      “那福临他,究竟……因䇼何而亡᚝?”

      “是又⛅一波的天花大流行⾈,我和老师按照你当初的样子,尽力救治,仍是于事无补,彶因先皇帝英年早逝于此疾,老师也向太皇太后建议应从出过天花的皇子,而非生身ꖸ中,选择继任⅄者。”

      “那你后来进京,未曾与福临见过面吗?”

      淦“他这般记恨壯与我,怎会与我见面?但他又极想得知你是怎样地离开,쵛便通过老师询问转述。”

      ꂀ “竟是如此。”我喃喃。

      “因老师在你我离开之事上也助薙了쓤一些力,及至后来㡮,先皇帝也是对他略带迁怒的。”

      ꮁ “彼时,㊺开始有人出来质疑老师的历法,顺治十六年至十七年之间,杨光先撰写了《辟邪论》上、中葕,下三懰篇以及《摘谬十论》、《正国体呈》、《中星说》、《选择议》等多篇文章,又多次裗到礼部,通政使司等衙门状告。”

      “皇帝虽予以驳斥辟谣,但未全然压制,导致此风愈演愈烈。” 頌

      “那杨光先否认地圆说,质问老师,如果浚地球是圆的,那么地球上的人站立,侧面与下方的怎么办?难道象蜾虫爬在墙上那样横立壁行,或倒立悬挂在楼板下?天췁下之水㊇,高向低流,你是否见过海水浮在壁上而輮不下淌?中国人都立在地球上,西洋在滍地球的下方,淹没在水中吗?……”

      “可笑可叹,我辈竟䚬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与他说不清。”

      “那졲杨光ᔾ先、吴明煊等原홼是妄人ㄘ,居然因老师셁历法上写袋明是’依西洋新法’,还上书称老师谋反,说老师题写鴇’依西洋新悔法’,其目的是’借大清之历以张大其西洋᳅,而使天下万国晓然知大清奉西⼋洋之正朔’…实在匪鞗夷所思之至。”

      “不过,先皇帝没有采信这一点,总᷈体而言,福临是有慈悲心的礼佛礼教之人,对老师还是礼遇有加的。对我虽笜然气恼、诸ꮘ多刁难却始终没有举起屠刀。”

      劕  “但畾他,又对杨光先等人的作妖犙举动、팶谬言谬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칻这也为之后老师经历苦难埋下了祸根。”ꋩ

      툄 敮我叹口气,是了,杨光先如跳槐梁小丑一般,始终兴风‧作浪,与老师ᅦ为敌,之后福临过逝,鳌拜主䷉政期间,便发生了康熙历狱,又称汤若望案。

      ⊴若不是我给时光机定的主要任务是接怀仁……论理……荱想到他和老师两个人受到䋔的磨难,我心绞痛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