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莎个人资料简介

      王红兵竭力的调整着呼吸,可是效果却很是轻微,人还是不由自主的急促而又粗重的喘息起来,浑身也在快速的出汗。

      之前帮助同学们又背枪又拿水的,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

      尤其是他背上的这个河北姑娘,一点南方女孩的娇小都没有,比他们东北很多姑娘更像东北姑娘的,长的高高大大的,就他估计这叶璐起码得一百一十五斤上下,赶上去年家里杀的半头猪的重量了。

      一直坚持走了三四百米后,王红兵感觉两个腿就跟灌了四十斤铅水一般,每迈一步都格外的费力,身板也趴伏了下去。

      跟在一旁的王彩玲见状急忙道:“快点换人,换人。”

      赵楠咬了咬牙,顶了上去道:“给我。”

      叶璐刚趴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身形嗖的就矮了一截,压的他更是不由自主的吭哧了一声。

      赵楠深呼了一口气,奋力的迈腿前行,心里却恨的不由暗骂:这妞怎么这么沉啊,猪么?吃这么肥,也不知道减肥。

      心里非议着,脚上却没耽误,背着人快速的向前走去,可是没走到七十米,就撑不住了,又换成了蒙古大汉唐文博,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戴着眼镜,一脸连毛胡子,长的忽胖熊腰的哥们,居然是个虚胖的货,不到五十米就差点趴在地上,幸好在两旁扶着的人拽住了他。

      “哎呀,小心点啊,背不动别硬撑着,早点换人。”王彩玲焦急的道。

      可是让人急的崩溃的是,四个人轮班背,都没有走出去三百米,便一个个累的要吐血。

      之前的拉练消耗了他们太多的体力。

      无奈,王红兵只能再次顶上去。

      “红兵,你能撑住么?”赵楠气喘着道。

      王红兵喘着粗气重重的点了下动,一摸脸上的汗,继续脚步沉重的往前走去。

      沿途。

      王彩玲见几人体力严重透支,心里很是着急,她对着路过的学生队伍一个个的央求着:“同学们帮帮忙,救救人,帮帮忙背背人......”

      可是同样累的要死的学生们,没有一个站出来的,不是他们不想帮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么一个高大的女生,别说这时候背,就算是没军训之前,体力充沛的情况下背个百十来米的都能把人累死。

      ......

      第三次轮换之后,赵楠哮喘一般的说道:“红,红兵,只能靠靠你了,我实在是真背不动她了,太,太沉了。”

      “加油,兵哥,就快到了,车就在前边了,我,我实在走不动了。”唐文博和韩博相继瘫坐在路边上。

      满头大汗,浑身湿透的王红兵却好似没有听到二人的话,一对抿起的双眼好似丢魂一般直勾勾的望着前方。

      “我~得坚持,我~行的,我可以的......”

      他一遍遍的在心里自我催眠。

      可是身体的极限反应却一遍又一遍的刺激着他大脑,让他的双眼变的有些模糊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

      一阵发动机的嗡鸣声和轮胎碾压碎石路面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白色的医疗车终于出现在视线里,这一刻,两旁的树木和行走的学生队伍全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眼里只有远处那辆车。

      导员王彩玲和一旁学生们的行进和说话的声音也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嗡嗡的声音。

      “近了,近了......再,坚持,坚持......”

      叶璐迷迷糊糊的将眼睛睁开半条缝,模糊的视线里是一张湿漉漉的黑脸和黑耳朵。

      这时,停在岔路口上的医疗车上呼啦啦的下来六人人,抬着一个担架,背着个药箱子向着这边快速的跑了过来,来到王红兵身前后,三个白大褂人员上前去接王红兵后背上的叶璐。

      “快,快救救这孩子,快,快,快......”累的同样满头大汗的王彩玲急的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

      “快把人放担架上,小刘,赶紧侧心率和体温。”

      “是,主任。”

      “把藿香正气水给她灌下去两个。”

      所有的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担架上的,便是旁边刚走过来的一直学生队伍也全部看着担架上的叶璐。

      人群后瘫坐在地上剧烈喘息的赵楠望着忙活的白大褂们,没事了,总算把人给背过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晃悠的身影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转目看去,就见王红兵整个人晃了一两下后,面部朝地直接栽了下去。

      “老六!”

      一旁行军的学生们也发现了刚才背人的那个学生面部朝地,一头栽倒了下去。

      “不好啦老师,有人晕倒了。”

      “快救人啊,有人晕倒啦。”

      “老师,你学生晕倒了。”

      王彩玲听到喊声回头看去,就见王红兵大头朝下趴下地上一动不动。

      她刚放松了一丝的心,嗖的又提了起来,就好似被一只大手猛的攥住。

      “艾玛啊,这,这咋了这是。”她慌张的跑到王红兵身边,“孩子啊,好孩子啊你咋了啊?你可别吓唬老师啊。”说着,她伸手想要拉起王红兵,但是却根本搬不动。

      赵楠大叫了一声后,也急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

      这边主任见状也赶忙的走过来,给王红兵快速的坐检查。

      很快就得出个结果。

      这个浑身湿透的学生,是中暑、脱力外加脱水症状才引起的晕厥。

      瞧着一身透汗,必须得及时补充盐水,纠正水电解质补充水分,并马上给做物理降温。

      “马上把他外套脱掉,输一瓶生理盐水......”

      王彩玲拉住主任的手满眼担心牵挂的问:“大夫他,他这咋样啊?没事吧?”

      “中暑脱水了,得赶紧送去医院。”

      这时,另一个大夫道:“赶紧给其他几个背人过来的同学灌两个藿香正气水。”

      随行的护士闻声赶忙拿出一个藿香蒸汽水,掏出两个剪开,给了赵楠,随后把药交给了王彩玲,让她去给后边的人发。

      几分钟后,医疗车拉着王红兵和叶璐,顺着岔道来到一个村子,随后沿着水泥路上了省道,随后又从服务区上了高速,直奔西安市里交通大学附属二院。

      路途中,幽幽转醒的叶璐,斜着眼睛望着一旁好似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光着膀子输液的王红兵,原来小胡子身子这么白。

      可是为什么脸这么黑呢?

      真的是好奇怪。

      可是难以言明的头痛恶心感让她现在没有心思去研究这个奇怪的问题。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