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购药

      几人看完皇斗战뭸队的成员之后苛,大都有些消沉。

      ⵧ 因为他们的团队组合确实完美。

      一个可以开大的奶妈,一个打输出的战士,一个打控制的蛇女,两个保护的肉,一个切人的刺客,一纳个骚扰的自由人。

      ؚ 而相比之下,辅助方뚻面。

      史莱克墌团队整体魂力低了许多,有着七宝琉ﴨ璃塔的加持可以꜏持平一鼭些。

      但这样的话,整体相比,对方就多了个奶귕妈,并且奶量很足的那愔种。

      说实话,作为蹸一个弓兵,杰森最喜欢对面的阵容溁了。

      有肉,有前排,还有恢复。

      而史莱克七怪这边,感觉没有一个能抗的!

      自己要是一个普通的射襙手,那不是还要自己找位置输出蜌,还要时刻盯着对面的刺客。

      那两个软辅肯定是긨不会给自己扛伤害的。

      还是前面有两个肉要舒服很多,要什么操༳作啊!自己无脑输出就行了。

      掉点血奶妈立马给你奶回来。

      不提杰森蕗脑中的想法。 惔

      旁鹫边渙看着゚的弗兰德听完宁荣荣的解释之后,也觉得有些不妙。 Ύ

      为了自己的学校,为了大斗魂场丰厚的꿊奖励,当即来到杰森旁紋边。

      “这样,为了给大家打个定心剂,这把让他也上场好了!”❟他说着,推了一把杰森。 廰

      大斗魂场的团战可以上五人以上,十人౨以下。

      ⽶并且杰森也곒一直在㾓史莱克七怪团队䮿中,并不出格。

      敖嬯主管鵌闻䶚言,立马眼睛一亮扸。

      这个方案他是双手赞成啊!

      大师当即就想拒绝,但是看着唐三等人瞬间定下心来的表现,忍住了몌将要说出的话。

      确实,杰森也腈是痱属異于史莱克的一员!

      ⵬ 虽然他本人从来没有承认过,但他每次团战都会准时到场,这謤就足⁲够了。

      而这也是㶲弗兰德一直努力想ᖴ要改变的事。

      现在看来,还是有一些进展的。

      “那个,让他也去是不是有些欺负人꿎了!”奥斯卡小声说道。

      “他上去헽只是看着就行了,主要还是做一道保险,这样即使你们败了,还有最后一道防线不是。”弗兰德水晶眼睛下露处睿智的光芒。꽭

      “……在做这个决㨌定之前你是不是要问问我啊!”一直沉默着的杰森突然幽幽的说道。

      “欠款全部清零!”弗兰德一脸肉痛的悄悄说道。

      塳“………歞…”杰森无言,继续盯着他。

      “在加一个星期的陪练!”弗兰德加价时,好像忍受着很大的痛苦

      “成交!”杰森立马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反正有着唐三这个开挂的,自己大概率应该出不了手,这事跟白捡篮的一样。

      而后,唐三又从大师那里拿到了决策权之后,几人围在一起开始讨论起战术傅来了。

      而大师则是跟着敖主管一起走了。

      …䶁………

      索托帊大斗魂场,贵宾休息区。三号贵宾室。

      豪华的房间足有二百平米,巨大的真皮沙发长냞度超过◾了十五米,足以容纳十几个人陞舒服的休息。整个房间内的装修都以金色为主,金色的宫灯,金色的壁纸,还有各种金色的装饰物,无不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㝧

      在巨大的白色真皮沙发面前,摆放着一张水晶茶⟝几。上面有精致的点心和各种饮品提供。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房间的一面墙壁是一整块透明水晶。通过特殊的处理,从这里能够看到外面,而外面却绝对看不到房鄬间内的情况。

      而水渉晶墙外,正是索托大杇斗魂场拥有着最重要地位的中心主斗魂场。此时,房间内只有七个人ᆧ,七个各具特组色的人。看上去都是二十꼖岁出头的样子。 㯽

      坐在沙发正中的,是一名有着黑色长发,身材修长的青年,相貌算不上英俊,脸上的表情很少,似乎脸部肌肉僵硬了一般。

      跟大师有꧞些相像。꘺

      循 飍 身穿蓝色劲装,没有任何装饰。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很简单的感觉。他正靠坐在舒适的沙ꝷ发上闭目养神。

      就是大嘣师的侄子,玉天恒了。

      同样坐셄在沙发上的还有一名女子,靠在蓝衣青年肩膀处,一脸懒散的样子,深紫色的短发看上去英气十足,奇异的是,她却有着一双绿色的眼眸,给人几分诡异的感觉,说不上酻有多么绝色㔚,但却有一种妖异的魅力。此时她正靠在闭目།养神的蓝衣青年肩头玩剤弄着自己染成碧绿色的指甲。

      痁独孤雁!

      在房间的一个阴暗角落里,一名女性站在那里,不仅身着一身黑衣,甚至连脸上都蒙着一层黑纱,身材苗条,一头瀑布般的蓝色长发披散在背后。与头发同色的眼眸中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从她身上,似乎只能感受到孤独和落寞。

      九心海棠叶泠泠!

      毕竟这种쌦武魂的传承方式,确实也是一种悲剧。

      礪峛剩下的桷英俊青年是风铃鸟魂师御风。身穿黑衣的男子是鬼豹魂⬹师奥斯罗。坐在地面上冥想的兄弟二人自然是两名玄武龟魂师。

      㜪 他俎们正在相互交谈着什么,这时,퀜敖主管带着쌧大鼬师跟着一个样貌普通,身着朴素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賔。

      看到来人,七人立马端正姿态站了起来,“老师!”

      秦㥹明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身后的大师,“有个人要找你,说ハ是你的叔叔!”

      “天恒,你还认的我吗?”略显熟悉的声音传到了玉天恒的耳朵里。

      他有些看着大师씈,有些迟疑的说道:“你,你是,叔叔!”

      确认没认错之后,他立马激动的跑到他的面前。

      “叔叔,你这些年去哪了,爸爸,爷爷他们都很想你!”

      …………

      蘠 菼而后,两人就开始叙旧了起来。

      谈论了一会,大师也想到了这ُ次的目的。

      “听说你想要挑战铲屎官,ᄀ是吗?”大师看着他问道。

      “是啊,其实我是没什么兴趣挑战ඟ那个铲屎官的,只是蜛有人要求,我想着也就上去打一场就行了,反正也没什么。”虽然铲屎官的名号在索托大斗魂场传的很神,但他却并不在意。

      “是这样的,铲屎官先生接受你的魂斗,但是要进行死斗魂!”敖主管在后面终于能插上话了娵。

      扩 “什么?”玉天恒七人都惊讶的看向敖主管,怀疑自己睍听错了。

      大师在旁边沉声Ⳛ再次重㣩复了一遍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