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么直播公司怎么样

      哈哈。你俩终于醒了,睡得还好吗?”黄有财冷森森笑道。

      梁雪梅立即认出了黄有财,便惊恐道:“黄总,我和建军之前那么帮您,您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

      黄有财把眼睛一横道:“我知道小左对我很忠心,否则就不会派老张暗中照顾你们了。实话告诉你吧,老张是我亲信,我派他一方面是监视你和左建军是否能把固州的工程管好。当然,我当时实在没办法了,才把整个工地丢给了你们,就当死马当活马医了。可没想到,小左居然把工程完成了。但是,我的窟窿太大了,实在填不过来那么多的坑,所以才不得已躲藏起来了。但我也没亏待你们呀。我让老张暗中保护你们,并给了你们一万元钱。小左能加入胜通公司出国,也是我让老张给办下来的。可你为什么还要找人查我?”

      梁雪梅糊涂了:“我们根本没收到他一分钱呀。”

      黄有财的眼神一翻:“我明明让老张劝你们躲起来,并捎给你们那几个月的幸苦费。我黄有财是坑了许多人,但是忠心为我办事的人,我还是讲这份义气的。”

      “不。老张是劝我们躲起来,他还陪建军找了你一天,可从未给过我俩一分钱!”

      黄有财看雪梅的表情不像是说谎,心里立即明白了老张独吞了他给老张和左建军的报酬,顿时气得牙龈直咬。但他还是无法容忍梁雪梅派人调查他。现在已经发展到这份上了,他黄有财成了众矢之的不要紧,但一定要保住唐总等一干人。只有他们安全了,才能确保自己无事,才能让自己安全出国。

      他一想到这些,就对着大哥大里喊道:“你听到了吗?她没有事情,但是你要晚来一分钟,她会死得很难看!”

      黄有财跟梁雪梅的对话,都通过电波传到了刘成凯的耳里,但他同时也在关心方春梅,便问道:“还有一名女警察呢,我要听到她的声音。”

      刘成凯的话也被梁雪梅和方春梅听到了,黄有德同样按了‘免提’。

      她俩一听到刘凯的声音,同时大喜,梁雪梅首先大叫道:“刘大哥,您在哪?我们照片藏在椅子坐垫下了,您快去找出来交给警方。”

      刘凯一听,深怕她这句话引来杀身之祸,便赶紧回答道:“我已经拿到照片了,正在去那里救你们,我不想交给警方,我要用它们换你和春梅的命,她怎么样了?”

      方春梅在旁也听得明白,冲着大哥大高声喊道:“刘大哥,你千万别过来!他们不会讲信誉的。你手里如果真有掌握他们罪证的话,那就交给我们警方吧。你现在快去,我们局里今天下午···”

      她刚说道这里,黄有财立即捂住了大哥大的话筒,并对那些杀手喊道:“快堵住她的嘴!”

      立即有一个杀手抱住了方春梅,并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黄有财很清楚,这名女警察一定知道现在的警察都被召集到市里礼堂开会去了。她想告诉刘成凯立即去市里礼堂报警。所以,他就立即打断了女警察的讲话。

      梁雪梅眼见方春梅要受欺负,就立即冲上去帮忙,但她也被另一个杀手拧住了胳膊。

      “你们放开我!刘大哥···”

      梁雪梅大喊大叫,知道现在她和春梅无力保护自己,只有刘大哥出现,她俩才可能转危为安。

      “黄有财,你们要对她们做什么?”刘成凯听到大哥大那边情况不对,立即质问道。

      黄有财赶紧离开了几步,并淡淡地回答道:“你已经听到她们声音了,但如果你不及时过来,那咱们大家就鱼死网破了。就算你把那些照片交给了警方,警方也不会在这短短时间赶到。而这两个可爱的女孩就要下地狱了!”

      “你们不要胡来!我正在去那里的路上。如果我到了那里,看不到她俩平安的话,就不会下车的,立即用手里的大哥大报警!”

      “那好吧。我们一言为定。”

      黄有财把大哥大交给一个杀手,让他监听刘成凯的动向,自己则跟杀手头布置起对付刘成凯的办法。

      那个杀手拿着大哥大,与黄有财和杀手头保持了一定距离,便于他们商量。

      那个杀手头此时有些紧张了,不安地问黄有财道:“黄老板,现在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我们连警察都抓来了,您就能确信警方不会赶来吗?”

      黄有财颇有自信道:“您放心,我给那小子已经不到十五分钟时间了,他恐怕没有时间报警了。而且我们一直在监听他呢。他是耍不出什么鬼花招的。就算退一步讲,他就是去公安局报案,警察也不会立即赶到。因为差不多德江市区所有的警察都去礼堂开会了,而会场上也有我们的人。如果他听到报警,我们也会第一时间能够撤离的。”

      杀手头还是有些不安道:“话是这么说,可我今天的眼皮怎么跳的这样厉害。咱们还是别冒这个险了。”

      黄有财叹了一口气道:“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您们吃的就是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饭。如果不经历风险,哪有巨额回报呢?再说,我们这么做本来就是一场赌博,不过我们的赌博筹码要大得多。我们只要集中所有力量解决掉那小子,再拿到那些照片,我们就算赢了。到时我出国,您们拿钱,各有所获呀!”

      “可我们见识了那小子的厉害,怎么能把他一击致命呢?”

      黄有财看了看不远处的两个女人质:“我还真怕您手下人拿不住他。但只要我们手里有这两个女孩,那他就会投鼠忌器的。这次再来,决不会有上一次那样的运气了。”

      杀手头点了点头,却又担心道:“我们的大哥大还在他的手里,就算把他逼来了,他也有立即报警的机会呀!”

      黄有财点点头道:“那就需要我们好好设计一下了···”

      再说刘成凯听完梁雪梅和方春梅的声音后,便加大油门驶向德江公安分局。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怀里取出那些照片,把黄有财跟唐总那张照片单独拿出来,放在了方向盘前面的台上。他又拿起了铅笔,迅速写了两行字···

      他心里更清楚,这是一场关乎春梅和雪梅等好些人的命运赌博。如果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这时车距离德江公安分局很近了。刘成凯向前一看,门口正好停靠一辆警车,而小张正在车门口向这边张望着。

      原来小张已经跟方春梅讲好,下午共同去市里礼堂的。可其他的干警都乘不同的车辆出发了,可方春梅还没有来,他只好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开会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方春梅还不见踪影。小张不时看看手表,显得很焦急,有心去她家亲自去接,又怕她不高兴,可时间过这么久了,春梅为什么还不来呢?

      小张对方春梅有一种非同寻常的关心。他看不到她来,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个时候,刘成凯开车来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