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d电影

      “如果我们是第一个选择比赛对手的,那咱们为什么不直接挑战第㸲一的队伍?”

      段闻峥的话让一队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齐思雨在片刻的寂静中答道:“不说对方队伍未必会应战,挑战赛本来就是以两队差距分数为赌᛿注,如果他们赢了会加上305分,而我们则要扣305……”

      “所以如果䭿我们输了,我们就是第一个积分ᄃ负分的队伍了?”

      苏一语的话让众人脸上不由得多出了几룃分尴尬。

      齐思雨却在心中有了计较他略一思量,沉『吟』道:ꃚ“我们现在是倒数第一,不会有更差的成绩了。只是挑战赛᱊我们虽然能第一个选择要挑战的队伍,但对方也可以选择拒绝应战。”

      与他一同入队的突击手孟蔚然低喃道:“他们是第一的战队,怎櫵么会接受最后一名隮的挑战……”

      “他们不会拒绝应战的。”

      段闻峥随意却笃定的语气让四人同时一怔,薛澜率先反应过来,他像是意识到什么忙抬头去看组队信息公示榜。

      ፏ 果然,排名第一战队中与其他四名高于㥣130分队友截然不同,仅有57分的……正是邓锐秋。

      他偷偷将目光落向不远处被几人簇拥在中间的邓锐秋,虽然他是几人中积分最低的,但此刻其他的几名队友明显还是对他信服。

      就算不计较䂰自己在ˤ赛上最后的那一枪,段闻峥在第一次的积分赛上将他一枪击毙,那样近乎挑衅的一击被所有人看在眼里,这又怎能让他不想以牙还牙。

      只是……

      薛澜眼底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同情,凭他对段闻峥的了解,邓锐秋这一次十有八九是又要成为他们的“经验宝宝◻”了。

      邓锐秋似感觉有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他怔忪的回过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他的视线落在角落的段闻峥和薛澜身上,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才来到青训营一天,他就连着在这两个人身上栽了跟头。不过没关系,他们不过都是侥幸,自己的队伍如今是青训营的积分第一,而他们嬀只是燚倒数第一而嘝已。

      组队积分赛的时间定为三周后,这三周的时间都是用来给每支新组成的队伍磨合的。

      齐思雨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选择加入,薛澜也渐渐压下了因他其后会⬪加入的雷頰霆战ཱྀ队而对他ᜀ产生的芥蒂。

      ྵ队伍的磨合不仅仅是战略上的磨合,更是五名队员打法、ꎗ『性』格等多重ߊ因素的磨合。

      齐思雨的本意是希望他们这个新组建的队伍可以多多练习,在训练后也可以继续打组队排位赛컁。可谁知厫每到青训营的训앧练还未结束时,段闻峥궐就已经哈欠连连,到了时间,段闻峥也像是定点下班一样关机离开。

      石 齐思雨见状不由得心中闷闷,干脆也跟着段闻峥一同离开了训练室。

      薛澜知道,此刻段闻峥实际上并没有对打职业有什么热衷,像他这样的天赋型选手有时不仅是对手也是队♹友的“噩梦”。可他更知道,段闻峥不会一直这样,青训营中他与温衍的接触也殁会䯚让他渐곹渐发掘出对电竞的真正热爱。

      所以薛澜对这件事并不着急,在队友全部离开后,他也依旧开着单排刷能源经验冲击国服排名。

      训练室内每每深夜,学员一个个接着离开,最后训练室内空『荡』『荡』的,都会只剩下两台依旧亮着的机器。

      一个是薛澜的,另一个,则是邓锐秋的。

      澩薛澜并未觉㥘得有什么,他只是终于可以像其他人踌一样认真训练、又深知自己的账号和手法相较职业选手都差得太远,所볜以一心想追上进度。邓锐秋则不然,他每次困得想嗪去休息的时候,都会发现㝦远处薛澜的机器依旧还櫦未熄灭,那道身影始终专注的坐在电脑前。

      㐂邓锐秋就咬着牙再次坐下来,再开一局。

      ᜐ 可打到他困得头脑发昏,薛澜也没有半分想走的意思。

      还好每次他要困得ٴ想扔了鼠标睡成一团的时候ଔ,reset就会来训练室旁边的饮水机接水,顺便将某个精力充沛的小鬼拎上楼睡觉簠。

      邓锐秋这才无力的瘫倒在座椅上,忙ꎬ在两人离开后滚去睡觉。

      ͺ 这天他左等右等,眼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半了reset还没෈来拎人他顶着两团大大的黑眼圈,怀쬖疑人生的祈祷왅着他快来将人带走。

      他正这样想着,忽然听见有人从训练室外走了进来,他忙取消列队,一回头却是一愣。

      薛澜正与几䟂人交火,并未察觉有人走近。㔓

      枪|械的能源经验勗与满级相差甚远,每一枪细微的差别都在愈加靠前的排位赛中差异越渐明显。

      齜륕没有芯片技能、没有枪的能源,每一步他都走得异常艰辛。

      终于结束了这局排位赛,薛澜扯下耳麦,顺手細将放在桌边的一颗糖丢进嘴里䌧。

      “枪的伤害掌握得不错,但是刚刚在小屋外对枪的时候还是不够果断。”

      薛澜指尖的动作一顿㍻,诧异的抬起头엾看向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人:“wind……衍神。”

      “数据的差琈距会影响你的判断,现澡在能源的问题并不是最为要紧的。”温衍俯身打量着他刚刚进行完一局的数据页面:“首要엮问题是需要携带正确的芯片,突击手需要携带的两个技能是闪现和……隐身。”

      他说着将目光落向薛澜芯片上的两个『插』头。

      一个是净化,一个是耲治疗。

      温衍微微皱眉。

      薛澜见状忙关闭结算界面:쑐“知道了㮿,谢谢。”

      他的神『色』温和却疏离,与往日ꗒ热切的目光凗截然不同,温衍一贯不喜他从前的咄咄『逼』人,但此刻还是因为他最近莫名的转变而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薛澜没听到温衍的回答,身旁却传来拉座椅的声音。

      他诧异׻的抬起头,见温衍竟在他身旁隔一个位置坐下,༵打开机器。

      温衍自然的打开客户端登陆账号,随口道:“来一场?”

      薛澜当然明白,温衍说的并不是“打一场so䡱lo”,而실是要以突击手的身份测试他的身﫮手。就连一旁困得原本眼皮都在打架的邓锐秋听到也一下站了起来。

      温衍是整个《末日》中迄今为止战斗力顶棚的存在,更是所有突击手心中当之无愧的神。

      能得到温衍的指导几乎是每一个㮳突击手的梦,所以这次青训营传出温ᑩ衍将会来做特教的消息,《末日曙光》中国服排行前排的突击手几乎都报名凿了这次的青训营。

      不只是为了职业的选拔,更是为了在青训营内可以得到温瘰衍的点拨,更别说是能和他1v1的对战一场了。

      薛澜正内心挣扎着是应该说自己去睡了,还是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跟温衍请教一局,就见自己客户端的右下角弹出一条提示淅——

      ᦙ系统提렷示:lgw-wind请求加您为好友。

      薛澜不得不承认,能跟自身ꬁ职业天花板的人solo,这样的条▮件真흩的很诱人。所以,他ᔃ只是虚心学习技术……

      鉫 薛澜想到这也不再扭捏,点击接受了对战。

      二人的小地图,温塊衍饐随手选择了末日研究所,设置了三局决胜模式,又随手将两人中间那台꣧空置的显示器转过,横在了两个屏幕中间。

      游戏开局后,两人被分投到不同的刷新点。

      薛澜暗自捏了一把冷汗,温衍的实力他未见全貌,却早已从书中描写勘出这样被推上神坛天之骄子的实力。

      他如驖今尚在复㚅健,账앀号与职业选手的差距也极其明显。

      暹 是以,一贯冷静的他也不由뗱得有些紧张。

      面对温衍,正面刚枪取胜的把握极小,但这样的机会他䝾还是想试一试。

      㲴 末日研究所的地图很小,是以经常被作为1v1solo地图。

      温衍在地图中逐一排查却也没有发现薛澜的踪迹,正打算继续♟搜索时,却见远处的转角有人影一晃而过。

      温衍忙架好枪追了上去。

      渐近时,那零碎的脚步声依稀清浅的在耳麦中划过,他追逐而去,可追到尽头前方却赫然是一条死路。

      茈背后的枪声响起,他忙侧身躲向一侧的掩体,血条被这几枪扫掉了百分之二十,温衍架枪自掩体塗的另一端顺着刚刚的枪声打回去,这场对枪才终于拉开了帷幕。

      温衍的枪法与他的人一般冷肃而极为沉稳,即便是练习solo,他也위并未松懈半分,这样直接的正面对枪让薛澜也打得热血沸腾。

      他的血线直线下降,他却浑然未觉,这样与顶尖选手的solo与他曾经打过的任何一场比赛都截然不同。

      而温衍虽然在每一场比赛中都认真对待,可在这样的对枪中,他的表情却越加肃穆,认真观察着对方的每一个动势与发枪。

      这场突击手之间的对决,一切只在瞬息之间。

      薛澜仅剩下一丝㖎血皮,温衍将枪再次对准了他躲身的那块掩体。

      就在这时,他瞥见对面的掩体后人影一晃。

      他当即瞄准溯一枪扫了过去。

      可这一枪却竟是虚晃,薛澜晃过掩体的左侧后当机立断的撤到右侧。在温衍开枪的同时,他清晰的听到两枪打进皮肉的声响縐,血ꠥ线也瞬间被清消殆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