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揉女胸和内裤动态图

      第二天早晨,凯文三人准时矓回来。刚打算坐下休息片刻,立马有一堆卫兵来到教堂놗,领队手一甩,甩出一张纸给他们看:“法院传单,更我们走一趟吧!”

      凯文等人无奈,当即推着劳卢,跟着这队卫兵走。这是昨天驻地大使和城主之间谈判的结果,大使当晚也没有回来,只졝是带了个口信,说明天开庭。

      法庭这东西,一般至少是法治社会才用的比较多。而一个乱七八糟、半夜随意杀人,死了算自己的社会,法庭是没什么意义的。没什么意义的东西,自然也不存在。这次为了应付凯文他们几个外国人,不得ꗼ不临时改了一间礼堂,胡乱布置一下,就当是法쨶庭了。

      这件事一旦走了正规渠鶺道,必然就引发韏一系列的关注。索姆塔姆城保卫处最高长官,控告楼保勒国牧쭲师劳卢,半夜时分闯入城墙保卫处。和平时期就算一件小事,也会如平静的湖面投入石块,而引起波澜。楼保勒国外交部也发来信件,表示关注,并也提醒莱博齐耳国,希望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判ꂾ决。

      对于졋法院地址,法官人选,大使和城主直接争论了一天。严格来说城主不是一个人,他还家养这一堆的智者。大使倒是真的一个人,一个人和城主加一堆的智者进行争论,也是相当不容易。

      ꐤ但这事毕竟事发与莱博齐耳国内,而莱博齐耳国好歹也是大陆承认的主权国家,有能力设立法庭。不可能把法庭设到楼保勒国内,或者在两国边界这种不伦不类的地方。但ᝆ倘若直接放城主家里,或者保卫处等地方,又直接是他枽们的势力范围内ㅬ,等于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法官更是如此。

      最终选址是一个礼堂,这边正巧是主城的中心地带,也是集市附近。人流量极大,让法庭基本暴露于民众眼皮底下,难以作假。同时法官有三个,为保证公平公正,一个莱恩帝国驻地大使,一个精灵族的外交使节,还多请了一个兽族萨满。

      当璮时城主曾经激烈反对釣,并表示人族自己芉的事情,凭什么让外族审讯?这是笑话!但大使坚持굥,认为涉及〶到两国利ၐ益,贵国上下都应该避嫌,有必要让第三方进行。

      当凯文等人跟随着卫兵,一路来到法庭,看着台上三个画风不同的人,都拿着锤子。心中都是诧异的。杰克甚至闭上了眼:“哦不!这不对称。”

      法庭很箑简陋,莱恩帝国法官坐中间,精灵族法官坐左边,萨满法官坐右边。这三个人也绝不是随便找来的路人,莱恩帝国外交大使当然不必说,精灵族法官也是一位男性,7级光精灵族魔导师,是昨天专程从楼保勒橠国内赶来,姰王立学院外教。而兽族萨满,似乎正㨵在这一代社会考察,甫能当萨满的都是兽族最顶层的智者,在兽族中素窀有先知之툄称。

      三个人要当法官,基本是没什么问题。人数三人,即便有意见不一致,也可蝍以少数服从多数。根据大陆习惯,三个法官都戴上了白色假发。萨满戴上了假发之后,更像一只老飉年山羊。

      礼堂原本张灯结彩,用于大型庆祝活动。不过絨今天这些东西已经被全部拆掉,卫兵一堆堆围着,刀枪林立,杀气腾腾。城主,大使等重要任务也都出席,在后方还有一些看热闹的民众。

      礼堂⧘好逇歹也是上톰方盖顶的,至少今天不用担心士兵中暑晕倒。

      “肃静!”坐中间的莱恩国法官开口,随手锤衡一下锤子,“现在准备开庭!全体起立!奏莱博齐耳国歌!”

      众人:“……”

      现场一愣,后方民众都非常好奇:“国歌?㟋我们还有奏乐?”一群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人,平时也更不会有人教他们国歌。而这边法庭简陋,也没有ह乐队。而且法官说的是奏乐,也不是让人唱。

      莱恩횳国法官微微尴尬,说起来他也第一次当法官,按照他们国内的习惯进行。也没想到莱博齐耳国穷成这个样子。

      “坐!”精灵法官算是解围一下,直接就跳过了这个步骤,“现在请原告律师上台,陈述事情经过。”

      “法官大人,你好,”保卫处长官身边一个黑袍人站出来,“我裬是索姆塔姆城保卫处荷布鲁长官的律师。我来陈述一下当天情况!”

      当即,这个律师开始长篇大论,主要搯表明这位荷布鲁长官非常尽职尽责,每天巡查各种边防危机,并时常检查城墙阵图法阵。劳心劳力,不辞辛劳,简直就是模范级别的长官。

      显然律师看出这三个法官并不专业,因此试图先上来给他们阰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当然他也成功赢得了众在场士兵的白眼。

      “抗议!”凯文当即拍桌子,“对方陈述的事情,与事件无关,并且与事实渰严重不符!”

       众人一怔,三个法官对视一眼。莱恩国法官落槌:“抗议无效!”

      噶 精灵法官落槌:ᓲ“抗议有效!”

      留下萨满思考了半响:“抗议有效!”兽族说楼保勒国语的口语显得非ί常奇怪,在场听着都有些不习惯。

      律师无奈,终于开始陈述正题:“荷布鲁长官当夜在睡梦之中,突然有人闯入。但是由于荷布鲁长官早有预料,然后用阵图魔法攻击,重创对方。并提前在对方下塔的地方埋下伏兵,将他们一网打尽!此时还在受伤的劳卢,表面上是一个牧师,实际上一个冒名唶顶替之ᇾ人。光明教会内,根本没有劳卢这个神父!”

      “还有!”律怢师狂拍桌子,凯文竟然感到一个强劲推力,一个没站稳竟被推飞到墙上,“这个人曾经自称楼保勒国三大骑士团团长的儿子赛因,但事实上,他不过是一个落魄吟游诗人。ᠷ冒认王国贵族,信口雌黄之人!简直无耻之极!”

      骱啪!精灵法官落槌:“法庭之上不得使燞用魔法。”

      “是。”律师只是随意点点头。

      凯文黑着脸爬起来,对方竟然直接使用精神力攻击。其实来说就是催眠术的一种,不过这种方式比较霸道。小九的魅ꛂ惑术Ⴐ其实也是催眠术攻击的一种方式,不过相对比较轻柔。

      所谓催眠术,简单来说就是拉低人的智力,然后让人下意识的听从ꐼ催眠师的指令。要知道人的智力不是每时㕒每刻都相同的,刚睡醒的人比较迷糊,极度恐惧的、极度兴奋、极度愤怒的时候思考能力都会大幅度下륵降。催眠术的本质就是让人产生类似状态,并且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那么低智商的时候,自然容易忽悠。

      这当中自然涉及到精神力配合攻击,或者诱.惑,或貢者用强力精神击懵对手,都是一个目的。这种攻击看不见摸혠不着,元素波动没有,仅有极小的精神波动,但这方面不䆸易察觉。

      当然律师这招开的有些大了,他直接精神力攻击,加控物术推凯文。也就欺负凯文实力不如自己,法官比较菜。

      不过,理论上绝对冷静的人낊,是无法被催眠的。但实际上绝对冷静的人,也是不存在的。

      “你怎么样?”小勺子有些紧张的过来扶了一把。

      凯文拍拍自己身上的灰:“我被精神攻击,请求休庭半天。”藔

      “抗议!”律师已经开口,“他在逃避!” 맦

      “叮抗议!”凯文毫不示弱,“他攻击我在先,根本没有律师的职业水准,我建议法官以藐视法庭……”

      ᥿ “抗议!!!”对面律师突然咆哮,再度拍桌子W,精神攻击再次出手。

      퐐 쑢凯文见机的快,往边上一闪。无形的精神力直接冲到凯文身后,结果驻地大使就做后面,眼皮一抬。쨙精神力直接被反弹回去,律师当场向后飞出,撞在墙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啪啪啪!精灵法官连敲木槌:“法庭之上不得使用魔法鎓!”ɋ 빀

      莱恩国法官:“看来律师已经受伤,我建议᠝休庭半日。”

       “抗议!”凯文拍桌子,“我们跂也没有律师!我们只需要把当时情景还原出来,把真相鰡还原出来,又哪里需要什么律师?我请求对方荷布鲁长官亲自出来,和我辩论!”

      三个法官对视ኺ一眼,莱恩法官落槌:“抗议无效!”

      ⬶ 但另外两个却表示:“抗议有效。”

      荷布鲁长官不得不咬着牙走下场:“好,先说你到底是谁?黚”

      “我是凯文.因缺思厅。”凯文坦然回答,“我承认我曾经冒充赛因,但那是⇾……” ꪔ

      “够了!你不用说了,”荷布鲁一挥手,“你这≩个骗子,你的一切言语都不足以才信!”

      “呵呵,隋”凯文冷笑,“这么说荷布鲁长官也一定是和刚刚那位律师说的一样,劳苦功高,检查阵图到深夜了?”

      “当然。”荷布鲁脸不红徦气不鶴喘。

      “哼!”凯文回头面向那些士兵,“你们的长官尽职尽责么?你仲们的㒸长官任劳任怨么?”

      士兵们当然不敢回答ꔺ,但脸上鄙夷之色也不言而喻。凯文回头转向法官:“法官大人,请欣赏士兵们的表情。”

      这话一出,士兵们一时都鏞有些尴尬,表情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三个法官当然不是傻子,也都心知肚明。

      “很多人都会因为某些特殊情况,被迫说一些谎,”凯文叹息,“当日如果不是我冒认一下赛因ﰣ,我们恐怕已经人头落地。但我们应该人头落地么?我们是无辜的!”

      “抗议!”荷布鲁当即开口,“这个人满嘴都是谎言!”

      “哦?你有什纞么证据说我说谎了?”凯文反问。

      “我有证人!”荷布鲁直接拉过ྪ来一个法师模样﫻的人贌,“这位是4级法师,精神力探测高手,可以ㅌ通憞过精神力察觉人的细微㜀变뷂化。是一流的测谎高手!他可以证明!”

      “对!”测谎高手踏前一步,“我证明,他说的是谎言!”

      “哈哈哈哈哈……”凯文哈哈大笑,“你说我说的都是谎言?那我再说一句,你能证明我说的是谎言么?”

      “当然可쬏以!”测谎高手冷笑。

      “那我要说一句,‘我在说谎’”凯文自信重复,“我在说谎!”

      测谎高手:“……”

      “你能证明我刚刚那句是谎言么莐?”凯文直问。

      凯文咆哮:“你根本没有能ӷ力证灅明什么!你这个欺世盗名之辈,给我滚!”

      测谎高手下意识连退两步,坐回了位子上。

      啪!莱恩国法官落槌:“这是个悖论,并不能证明什么。”

      啪!萨满法官落槌:“不!我觉得很有意思。”

      啪!精灵法官落槌:“我们开庭到现在,好像还没进入正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