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一qq

      “人是你杀的吧!”李海洋镇定的说。

      “老李,这可不能乱说,一条人命的事,我兄弟可承担不起。”刘小渡说。

      “你们是在撒谎!”李海洋疯了一般,埒“你们都是骗子,都一样,全世界都是骗子。”

      刘小渡平静地坐着,许治问:“既然你要说的,要问的都没了,那我们能走了吗?”

      堸这时候那位假装警察的年轻人打开了门,三个人都是惊慌的섨向门那里看去,发现是他,三人都松眓了口气。

      许治跟刘小渡一起站起来,“时间也不早了,孩子一个人在家,我们也不放心,就先走了䊅。”

      罿李海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刚好,我跟你们介绍一下ఎ,这也是我干儿子,陆常。”他慢慢地走到陆常身边,“我这干儿子特别优秀,而且很听话。”

      ~ 许治跟刘小渡都有些着急,“是不错,一看就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澳。”刘小渡说,“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两人菽一前一后往前走去,快要走到门口时,忽然身体悳一顿,两人的腰部都被手枪顶着,刘小渡惊恐的看向陆常,许治惊恐的看向李海洋,下一秒两个人就都倒在了地上。

      톿陆常跟李海洋往他们ֆ的后脑勺一敲,两人就晕倒在地上了,劘李海洋蹲下搜了搜他们全身,摸出了两块手机ﺯ,放㶽在了桌子上。

      接下来陆常跟李海洋两人一㙤人᭄一个,拖着刘小渡和许治各关在了一间房里。

      许志伯此时孤身一人,这一晚先是被一个黑衣人追,后是被一发子弹追,他作为一个平凡大学生的生活对他来说未免太过刺激了。

      튣“不过,我爸,干爸现在怎么样了?”许志伯嘟囔着,走在一条寂静的巷子里,这条巷子不算黑,懸头顶的铁丝上挂了很多小灯,红的黄的绿的各种颜色的都有。

      他有时候想不明白,这鑃个城市里的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灯,也不明白这个城ٷ市为何被分为ﳬ了两部分,一半是现代技术姾发展的产物,另一半仿佛一个被遗忘的废弃场,可是不论是哪一半,白天晚上都有灯ྩ光。

      他抬头看了一眼夜空,还是没有星星,月亮模模糊糊的时隐时现,启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好喜欢叹气灛了,而且就算白了天,那太阳的光依然是模模糊糊的,似乎被霾给遮住了,这就是大家喜欢点灯的原因吗?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吗?他边走边想,蚴如果一直以来天上的东西都是这样,那他在期待什么呢?他好好想了想,发现自己没什么可想的。

      而且他还有点害怕,怕再冒出来什么东西问他要什么活水,他捏了捏口袋里的那东西,还在,稍稍的松了口气,诒这个东西到底有什栏么用,为什么今天晚上就有两个人来夺,他都不知道,他只是想把它放在自己的那个木头箱子里,里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来看这个东西是十分重要了,他更加开心了,不管这东西有什么用处,或者能惹来什么杀身之祸,他都ﻘ已经下定了㾃决心,ꘈ这东西谁都不能给。

      䔹他一直走到了天明,回家的话太远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早上八点还有一节课,他必须得去上课,早饭也没吃,便拦了辆出租车,往学校驶去。

      “大哥,还↱有多久啊!”许志伯有些饿了。

      “这才走了一半,你不知道啊!”

      “我也第一次走这条路。”

      “得从那边到那边。”司机大哥往两边点了下头。

      许志伯便明白了,司机大哥所说的那边到那边,是从这ᔷ个城市的边缘到另一个边缘。

      “师傅你开快点呗,跨我得赶着去上课。”

      司机大哥没说话⹟,也没见**Ꞹ******뭽傅,到学校得多δ少钱啊!”许志伯看郒着前面计钱表上的数字快要冲破슫自돎己的承担范围了。

      “现在是?”司机大哥稍稍瞥了一眼往那表上瞥了一眼,“那就加倍呗。”

      许志伯想了想自己䤏口袋里还有多少钱,好像是只有几块,是昨天槫晚上准备今天要吃早饭的钱。

      “怎么?钱不够了?”司机大哥似乎觉察到䀋了什么횩。

      “没,没,大哥,你放心大胆的开。”许志伯说,“绝对少不了你䪣的钱。”

      司机大哥听了这句话,似乎¬放心了,就一下加了速,接着超了前面好毊几辆车。

      稠 许志伯口袋里的钱还不够出租车䫪的起步价,但还是得去学校的,原因倒不是学校的事,而是他的家就在学校的附近,他现在没有方位,不知道怎样回家,打个出租车到了芚学校不就到了ޠ家了嘛?他是这样想的,总觉得不能不回家,而且在絆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令他感到特别害怕,惶恐。

      他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大致意思是他没钱了,让这个收短信的人等在门口拿钱救他,不一会他的手机响了헐,他打开短信,上面写的是,“多少钱。”

      许志伯看了一眼前面的计钱表,摁了个“1㯦20”在手机小小的手机屏幕上,特别小心的摁了下“发ꨗ送”。

      不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一下,短信写的是,“你别来了。”

      쌰 许志伯急匆匆地摁着手机键盘,快速的打出,“是不是兄弟,江湖救急,我又不㩴是不还你,我怎么把你当兄弟的,你个忘چ恩负义的。”打完以后,又删了后面几个字,把“你个忘恩负义的”换成了“求你了。” 㦀

      他正预备着点发送,又来了一条短信,“那你快点,我在门口那里等着,七点五十之前能不能来,过了七点五十,我就走,还有,别回复了,短信一条一毛。”

      许志伯螚开心了起来,把手机一把揣进了口袋里,没再去看前面不断增加的数字。

      等许志伯到学校门口时是七点半了,一个头上戴着黑色鸭舌帽,背影略有些猥琐的뼭人濫,不停地跺着脚,许志伯在车将܂要停下时,认出了是谁,他拉下큁窗子喊:“张洋,张洋。”

      那个叫张洋的人回了个头,车随㸶即停下了,许志伯摇着手让他过来,张洋小跑鶉着过来。

      “大哥,他付钱。”许粅志伯给司机大哥指着张洋,许志伯推开门下了车,张洋跑到他面前抽了两下鼻子说:“必筥须㙅得还我啊!”

      “那肯定的,你还信不过我?”许志蕥伯给他让了个地,“给钱吧!”

      儒 张洋半个身子从车窗探进了车里,“师傅,多少钱!”

      뾇 “两百零三,给两百吧。”

      “两百!”张洋봶半个身子从车里立马蹿了出来,回头一看,许志伯已经进了校门,遥遥的往핒前跑,张洋大喊:“许志伯,你大爷!”聯

      张洋只好把皱皱巴巴团起来的两张红票,递给了司机,原本能够找回来的八十块钱也随着出반租车消失蠪了。

      他们上完一节课后,一整天就没ɐ课了,张洋缠着许志伯,要他还钱,并且要跟他回家,今天댟一定要许志伯把钱还给他。

      许志伯的钱是他的三个爸给的,所以他是不缺钱的,平时也是大手大脚的话,但是昨天刚好只剩下了几块,他还没顾上问슚他的爸爸们要,他的三个爸就被带走了。

      “我爸不一定在家。”许志伯说。

      “三个爸一个爸都没在?你别骗我。”

      “真不在,不然你就跟我回家。”许志伯说,“我翻翻,应该能凑齐两꩞百。”

      “说好了,你还得芖请我吃饭。” 匋

      许志伯想到还要去看爷爷,就没再同他打嘴炮,“好,好。”饨

      芬 回到家后,许志伯喊了几声爸,没人回应,心中有些失落,他让张洋在沙发坐一会,自己去三个屋都翻了翻,最后翻出了二百多好多的钱,尤其是他的亲爸屋里,翻出了好几千,他的亲匠爸许坚还不会去银行存钱,只好㡕压在了枕头底下,也被许志伯揣在了口袋里。

      “给你。”许志伯递给他,“走吧。”

      张洋接过来,“不是刚回来,不打把游戏了?”他指了指电视。

      “我还有事,快,快,走了,走了。”

      张洋无奈的向许ᖟ志伯走去说:“别忘了请我吃饭啊!”

      “还有,他们几个想去那半片玩玩,你去不去?”张洋问。

      “去哪儿?”

      일“废弃场那里呀!”

      ҃ 许志伯明ĩ白了是睭哪里,那一片没什么人住,有许多废弃的建筑,整个一片都是铁锈色一样,所以大家都叫那地为废弃场઴。

      “去那干啥?”

      졃“你不好奇?”张洋两只眼睛亮起来,“那地方那么破,一听就很有鬼屋的感觉,这袱要是晚上去,多刺激。”

      쩊 许志伯没有兴셙趣,拒绝了,张洋也没再劝他,两人便分开走了。

      许志伯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跑的很爽快,现在去爷爷家的话要不要也跑了去,这可比乘公交车或者出租车快࿮多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坐上了公交车,他做事总是会刻意低调的。

      过了一晚上,被打晕的许治和刘小渡都醒了,两人各自在不同的房间,李海洋守着许治,陆常守着刘小渡。

      Ȁ房间里的窗子被安上了防盗窗,而且好像被什么钢板给盖上了,即使在白天,要是不开灯的话,关上门什么也看不见,可以簀看出来㐿,这里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而且手也被拷了起来Β。

      许治睁开眼睛,发现李海洋正直直的盯着自鉘己,他心里有些发怵,看了看周围问:“刘小渡呢!”

      “在那屋。”李海洋平静地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