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泉是否己死亡

      没有打电话给那个宝马司机,陆绪选딕择自己打的。浅水湾这边虽然车不多,但是因ࢎ为是市中心通往Ṁ赤柱市场的必经之路,打个的还是不难的。

      ꋻ 上车报上地名后,司机师傅立马兴꿑致勃勃的和陆绪推荐着兰御街的特色嗝酒吧,想来这位师傅不是和这些酒吧谈好了提成,就是他自己也是酒吧的熟客。

      陆绪笑而不语,偶尔插几句话,前面开车的唦司机с倒也十分能侃侃而谈。

      兰御街位于靴香港中环区,是由数条街道组成的一个以酒吧、夜场为娱乐场骚所出名的中高档消费区。用石卵铺设的小路,洋溢欧陆情调,两旁酒吧、餐厅林立,深受年轻鹃一代、外哚籍人士及游客的欢迎,是港岛的特ዘ色旅游景点之一。

      10点还差几分,陆䦞绪便已经到了何明辉说的那间酒吧---SOCO!

      说是酒吧,其实更像夜店䅞,还未及门前,陆绪依然听到了里面传来DJ的的打碟声。

      ‘不知道何明辉来没来’陆绪갍刚刚想着,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正是何明辉的电话。

      “绪仔,到了没有啊?”

      “到了,在门口。”陆绪앪看着门口站着的两个黑衣保安回到。

      “那就进来啊,报我的名字就会有人带你进来的,记得给小费啊。” 脘

      挂了电话,收好手机,走进门,门后有2个服务员,站在两边恭迎这客人。

      “何明辉,何少”陆绪翻手拿出一张百元的港钞,递给站在门后的服务员。

      “好的,先生,请和我来。”看了一眼陆绪手上的百达翡丽,服务员朝陆绪抛了个媚眼,然后接过小费,扭着腰向前走着。旗袍岔到腰间,随着猫步的交错若쁷隐若现的。

      酒吧包厢内,看到陆绪进来,何明辉看了一下手表,指着自己刚刚倒好的三杯酒对着陆绪喊道:“怎么才来啊,等你好久了,绪仔,先自罚三杯啊。”

      包厢的两次有两个大窗户,装的是单向玻璃,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即保护了隐私有꓀能看大厅里的热闹。

      看了一下手表,才9点59分,陆绪回道:“没迟到吧,才59分啊,你手表是不是有问둁题啊。”

      “靠,百达翡丽了不起,当心今晚被妞围住回不去啊。䅇”何明辉笑着递给了陆绪一杯酒,不是他手表有问题而是何ﲊ明辉想灌倒陆绪。

      何明辉羡慕的看着陆绪手上的百达翡丽星盘超䀔级复杂系列手表,说实话他也想搞一个。但是他家里从政,没办法这么高调,在澳岛他连一辆100多万的车都不能开,更别说将近300万的手表了。

      “XO不加料,今晚不是想搞我吧。”

      三杯酒不喝,一杯酒是逃不掉的酆。晃了晃酒⎅杯,陆绪忍不住笑骂何明辉一声,然后也没等何明辉回话一口饮下。

      XO是eXtra Ol䙴d的简称,在白兰地中表示“特陈”的意思,代表顶级的最上乘的白兰地。不加料就是指纯酒不加其他的饮料来冲淡酒精,白兰地的酒精度在30-40度左右,也算是高度烈酒了,一般在酒吧很少这么直接喝。

      ㇟何明辉倒也是个妙人,又给陆绪倒满,直接道:“别用这个搞字啊,我取向正常,白天被你这么玩,晚上我也要找回来面子啊。”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杨兆其,英成的太子;这一位是邓伟杰邓SIR,㧯老爹是警队的。”何明辉给陆绪介绍着包厢里的쩢另外两个人,看起来年纪倒也和何明辉差不多。

      邓SIR,戭那就是条子,哦,不,是警察咯,陆绪心里了然。

      “陆绪,内地的。”陆䠡绪笑着伸出手和两人握了握手。

      何明辉转让给了自己英成的股份,让英成的人来认识一下自己倒也没错。而这个邓伟杰何明辉说他老子是警察,想来职位不会低。

      人都到齐了,何明辉叫来了妈咪,熟练的⹹和酒吧的妈咪说了几句后,何明辉又回身坐下。

      没过多久,刚刚那个妈咪就带着一群穿着性感暴露的姑娘,鱼龙而入,在他们面前站成一排。

      “绪仔,你第一次来港,你䞪先挑啊。”何明辉把首先挑小妹的权利交给了陆绪。

      訑 这样的排场让陆绪有点尴尬,有种挑选货物的感觉。

      Ꮘ 看着陆绪久久没有说话,何明辉以为陆绪是不满意这群小妹。也难怪,不说李文珊,就是何明辉白天叫的MODEL都比这些小妹强。这些也只是酒吧陪酒的小妹핣而已,要是长得很漂亮还用得着来陪酒么,这群人里何明辉自己都没有뭜看到中意的。

      可惜了刚刚吃饭的三个MODEL,何明辉因为怕自己按捺不住,被自己赶了回去,不然带过来也比这些小妹艻好。

      “换一批,换些好看的来啊,这几个货色不彿怕砸你们SOCO的招牌么。”也不是所有的小妹都一般,这里偶尔会有港大出来兼职的小妹,条件还是不错的跉。何明辉呼喝着妈咪,뀷打算换一批看看自己运气뷷好不好。

      “好的╰,好的,何少,我再去挑几个来,保证你满⦌意额。”妈咪笑舔着脸回着鬂,又带着这群姑娘出了去。

      这会过了一会,正当何明辉有点좝不耐烦的时候,妈咪才进来带舣着6个姑娘进来。

      ㈱ “靠,这么ꨀ慢,数量还这么少,你们SOCO是不是没人了啊,要不要我给你介绍点。”看着只有6个人进来,何明辉不满的说着。

      “何少啊,这几个可是我们这里的镇店鯁之宝啊䚪,都是港大出来兼职的,一般人我不会带出来的啊。”妈咪拍了拍一个姑娘的屁股,笑着对何明辉解释道。

      “港大?我路边随便拉个人说是哈佛的你信不信啊。”何明辉嘴上㗣说的很不满,但是表情却缓和了下来,兰御街离港大不远,偶尔有港大出来兼职的学生很正常。仔细看了看,这6个姑娘的찖质量确实要比刚孢刚的那一群要好很多㳷。

      “绪仔,快选啊。”何明辉催促着陆绪,他已经看中了一个姑娘。

      “那就她吧。”扫了一遍,陆绪点了一下最后面的那个ꎦ姑ꐢ娘,身高171,体ଈ重大ピ概在102左右,长相能打7分往上。陆绪之所以会选她,不是因为⼔这姑娘漂亮,而是这个姑娘气质比较文静,脸上只画了一丝淡妆,近乎素颜看上去没那么反感。

      陆绪选了后,杨兆其和邓伟杰也选了一个姑娘,最后才是何明辉。作为发起人他需要客气一点,这一客气就让原本他看中的那个姑娘被邓伟杰先选走了。

      何明辉原本看中的这个姑娘是詞6个人里面打扮的最靓,最美艳动人的␅那个,可惜难得出来一次的邓伟杰第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女的。

      最퍥后剩下3个,何明辉也懒得选,直接让三人都留了下来,然后让那个妈輁咪再去拿几瓶轩尼诗过来。

      何明辉搂着一个,然后对着剩쮦下的2个说道:“你们啊♄,好好的照顾我们的陆少,知道了吗,陆绪年少多金,精力也很足,你们伺候的好,肯定能满足你们的。”

      ઍ何明辉说的贱ƪ贱的,在场꺟的人都是老司机了,立马就听出来何明辉潜藏的那层意思。

      ⬛那两个姑娘,甜甜的应了声,然后把刚刚陆绪选的那个姑娘挤开,直接朝陆绪贴了上来。

      陆绪苦笑的看着两个在他边上的两个姑娘,一个给他倒酒,一个抱着他的ꆙ手臂,用丰硕柔软按摩着陆绪的股二头肌。

      艳遇陆绪不拒绝풝,但是这种‘艳遇’陆绪心里十分抗拒⧿,鬼知道你们干不干净。

      陆绪点的那个姑娘,默默的坐在边上一言不发,和酒吧的气氛都有点格格不入,却是让陆绪格外的关注了一下。

      “陆少喝么쬗”一个小姐拿着一杯酒递向陆绪,瑭嗲声嗲ᷗ气的贴着陆绪的手说着。

      殞何明鉸辉刚刚在一个小姐的伺候下喝了一杯酒,看往陆绪这边,大声说道:“绪仔啊,小姐敬的第一杯酒不能不喝啊,这是港岛的规矩啊。”

      何明辉说的这个规矩其实是港岛道上的规矩,陪酒女䲐这行业也算是行业里的弱势群体,以前黑道上的∢混混经常对陪酒小姐不客气。

      后来黑道上出了一个湾仔13姐,当时统一了整个湾仔的陪酒小姐行辿业,㝤定下了这个规矩。来消费的틹客人要是满意那就乖乖的把第一杯酒喝了,那么这个生意大家都好好做;要是్不满意那就别喝,陪酒小姐也就心里就有数了,不想陪的可以换一个人陪,这钱自己还想赚的,那么伺候的时候小心一点。

      不过这规矩在港岛回归后渐渐就没了,国家扫黑打击黑社会比较厉害,闹事的人少了很多,现在这个规矩形同虚设。

      3个小姐,那就是3馠杯酒,其实每一杯就陆绪不用全部喝完,喝一口意思一下也就够了。

      시 “陆少,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多多关照哈。”杨兆其拿起一杯酒遥敬陆绪。

      ᖈ 酒吧场合不太合适,杨兆其没提陆绪入股英成的事,只是模糊的说了一下。

      ﯐“客气了,杨少,以后要是有好的投资还请关照一下。”陆绪回敬了杨兆其一杯酒。他说的好的投资,意思就是指影视作品,想来杨兆其能理解,毕竟英成的营业范围就是制ﻃ作发行电影、电视剧的。

      在酒精的催化下,几人渐渐相熟,聊天也开了很多。主要是杨兆其和何明辉两人说的多,邓伟杰没有太多话礪,也没喝太多酒。

      “陆少,在内地,有玩过射击么?”趁着杨兆其和何明辉两人和陪酒小姐玩的开心,邓伟杰端着一杯酒走过来,坐在陆绪旁㘯边问。

      陆绪笑着回道:“邓SIE想必是警队里的射击高手吧,内地枪械管理严格,不牋像港岛一样有枪会可以随时去练枪。”

      上次范强绑架张朝那次,陆绪抢过了范强的五四手枪打过几发子弹,对于枪械倒也不能说是完全的၈小白。只是男人哪个不爱玩枪呢,邓伟杰这么一说,陆绪倒是起了去港岛枪ᴃ会好好玩一玩的心思。

      “一般,一般,陆少要是有时间,我下次带你去枪会玩玩啊。”邓伟杰端起酒杯朝陆绪笑着랕说道,警队射击场有规定不能随茞便带外人进去,所以要带푿陆绪去玩枪只能去枪会。 ለ

      没事献殷勤,陆绪看出了邓伟杰另有所图,自己现在最让人垂涎的就是几十亿的身家。邓伟杰作为港岛本地人,老爹涝又是警队的高层,其他事必然不需要自己帮忙,那必然酿就是钱的问题了。

      只要是钱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拿뢚起酒杯和邓伟杰碰了一下,陆绪欣然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