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好人卡番外

      两日时间转瞬即逝,这两日里我们将消息散布的人尽皆知,务䤲必就是要让凶手枠也知道这个消息。

      我们这日是选的午时,也是按照修仙界正正经经的规矩,午时阳气ⷢ最盛,最能将厉鬼清除干净。

      当然我们做的法듬事还是假的,棺材里也并没響有什么尸쭡骨,一切只是引凶手出来的把戏。

      这场法事全程由公孙韫主导,他是第一大派青阳派的弟子,由他来做最合适틶不过。

      但具体他们是怎么做的这场法事我并不清楚,因为这天我压根没去,大白天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变成游尸当然不行,而作为ﰾ普通人的我去了也起不ꊇ到任何作用,所以便是听⑁了他们的话老老实实待在这县令府里。

      跟我一同待在这里的,还有梁大人跟梁诗诗,他们既没有武功又没有修为,去了自然也帮不上忙。

      我们待在府中一直等着消息,可左等右等總却还是没有等来消息,眼看都快⥴到午时了,若是那人还不出现,我们可算是白忙活了。

      ᳚ “有刺䛵客!”正焦急等待着,忽然听到府内的小厮大喊道。

      Ӧ 我心道不妙,这凶手果然狡猾,趁着众人都去了猪肉铺,县令府守卫疏忽时闯入这里,恐怕是想劫持梁大人,以此威胁让我们停止作法。

      㮔“你옼这狗官,自己宴捉不到凶手遄,便拿无辜的人做挡箭牌,这次你又是打算如此吗?”小厮的声音刚止,便见一个身材偏瘦一脸凶性的⒭男子闯了进൘来。

      此人正是那日客栈的小二,他对着梁大人怒目鰙而视。

      他这话里似乎是在怒怼梁大人办错案冤枉了人,难道当年张屠夫并不是那个案子的凶犯。

      뙻 我向梁大人看去,却见他眼里充满无奈与痛苦,此事似乎另有隐情。

      不过这神埦情落在张屠夫儿子的眼里,怕是成了对自己判错案的悔恨,녕只羲见他当即便冲了过쒣来。

      梁诗诗不知何时拿了根木棒,挡在了梁大人面前,那₞人冲过来时被梁诗诗一棒子给击退了。

      똨 我心中疑惑不已,这人看着也并没有多厉害,随便就被一个姑娘家给打退了,那他杀害的那些醉汉又是怎么被他降服的,还有那ၿ足以捏碎骨头的力量又是哪来的。

      这疑问并未叫我困惑多久,那人便用晑行动告诉了我,只见他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人儿。

      他手上操纵了一番,很快一个同人大小的人形傀儡便出现在了这厅堂里。

      我霎时便想明白了那天夜里推我入井的x是什么东西了,原来都是蒛这傀儡做的。 遡

      这傀儡力道먚非比常人,若是梁大人他们碰上这东西,恐怕只能是以卵击꥝石了。

      本不想暴露身份的,毕竟游尸在大多数人眼酔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此刻人命둒关天,䩠由不得我再多加考虑了。

      㮾在那Ԋ傀᜞儡袭来之前,我骤然出手挡在了他们身前,随后抓起那傀儡的脖子便冲⢃出了屋子。

      看着这木头做的傀儡,ᒳ我心想这玩意似乎也不怎么样,那日若不是휌我疏忽了,덽哪能让它打中。

      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木头疙瘩,让那么多无辜的人惨死,我心中的愤慨便难以自抑,于是当即徒手욌将这东西给拆了起来,不过片刻В功夫那神力无比ᰌ的傀鯟儡就成了一堆➋木头渣子。

      靉张屠夫儿子出来看到这一榩幕时惊呆了,他这傀儡虽是木头做的,可也是十分坚硬的塡实木做的,怎会如何不堪一击。

      而眼前这女子明显异于常人的力气跟速度,还有她脖子上的奇怪纹路,都叫他心里发怵,他不由出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句⬞话,而且他们大多都死了,皣你是想束手就擒被我活着抓住,还是想被我杀了作为尸体被抓住⺺呢?”这样的场景我不知经撓历过多少次,我便很是平淡道。

      但没想到的是,这人似乎并不怕死,他坦然直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䥚,但在此之前这狗官是不是也该还我夔爹一个㫎公道!当年我爹一直跟我在一起,根本没有絰时ᘺ间去杀햽那个醉汉,饾你如此误判害得我家破人亡,是不是也该为此付出代价!”

      当年被淘斩首的张屠夫竟然不是凶手,那梁大人为何要这么判案,见惯了官场腐败的我不由得怀疑梁大人是不是收了别人的银子岗,或是上级官员授意他这么做的。 恹 埅 闻言梁大人却是长叹一声,“我确实有错,我当年就应该把侚事情告诉你的,也不ᖽ至于叫你变成了这个样子,害了那么多无辜百姓!”

      撰梁大人将当年之事娓娓道来,原来他当年接到这案子时츽,是查䯼出凶手了的,残忍杀害城中醉汉的正是张屠夫的妻子,罘张屠夫不过是爱护妻子,为績其顶罪罢了。

      而一切的起因源自一场悲剧⬟。

      十年前,张屠夫的儿子忽然病重,为了找到更好的大夫医治儿子,他便带着儿子去了都城寻医问药,独独留下了妻子女儿两人在家。

      丈夫不在家,妻子便㕗独自挑起了猪肉铺的生意,女儿不忍母亲这么劳累,便是常常出来帮忙。

      㵛却不想很少抛头露面的女儿引起了城中一个富商ࡇ的注意,他相中了这含苞待放的小姑娘,三番五次前来挑事,希望张大娘把女儿嫁给他做小妾。

      此人家中妻妾成줾群,女儿嫁过去必然要受苦的,张꫾大娘当然是不同意了,便㋀次次给他轰了出去뒇。

      日子久了富商便是很不耐烦了,某日他借着酒劲偷摸进了她家里,闯入她女儿的房间意图不◾轨뎃,被她发现后她还没来得及赶人,便被富商的仆人茺打晕了。

      等她醒来时,一切都晚了,ᚧ富商夺了她女儿的清白身子,还威胁她们如果不嫁过去,就把她ꉄ女儿未婚失贞的事宣扬实出去。

      她无可奈何只能抱着不断战栗叫喊的女儿痛哭,女人的贞洁何其重要,如果被众人知道了,她女儿的下半辈子还팽怎么活。

      仫 可若是嫁过去,女儿就得嫁濕给一个强暴⥅她的禽兽,女儿的幸福也是全毁샀了,她还没想好对策,只傠能安慰女儿不会有事的。

      可次日她醒来时,却是不见了女儿的身影,她把整个家都翻了个遍,最后在院里的井中发现了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