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苹果下载官方下载

      明月高悬。

      应 月光似流银泻地,温柔而轻盈地洒落。 힞

      窗前映照月光的小小身影,竟也显得分外䁄寂寥。月是中秋分外明ﶰ,人在此时,也不免受月光Ꝡ温柔的影响,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封亦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感性之人,此时明月皎皎,孤影照月,他也不禁思念起往昔来。

      月光下,身影很小,也很瘦削。

      灵魂苏醒异世以来,那两年的经历并不是ჲ什么美好뽨回忆,一个年톌纪幼弱的孩童失去亲人庇护挣扎求存,哪怕是拥䜼有成奢熟思维与智慧,其间苦楚,也遯几乎叫封亦为之绝望而崩溃。

      最初,封亦并不知晓自己魂归何处,只道是来到前朝古代。后来打听未能得到熟悉朝代,他又以为是某个未知宇宙。对苏醒在古代时的新奇、兴奋,很快便被冰冷无情的现实打破,只剩艰难生存的苦涩柋与츴麻木。

      昔年向往古时快马轻裘、仗剑天涯的쯨潇洒如风,抑或Ŵ花前月下、红颜约盟的缠绵情仇,谁知真个切身⩼实地了,封亦才知晓原来古时最常见的并非想象中的那些美好,更多的竟是如同草芥的人命!

      所幸世间缘法,最是难测。

      封亦从来没想过,自己苦苦挣扎的命运会在一瞬之傄间ካ迎来转圜,也是此时,他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魂归之ﲀ处乃是个何等世界。

      “——怎么,想家了?”

      忽然响起一个声音㛈,封亦猛地抬头,才惊觉窗外走廊不知何时站了一人。待看清来人之后,封亦忙收敛心神,恭恭敬敬地学着稽首行礼:“师父!”来人身穿紫衣,气度雍容尊贵,面相看来约莫四十余岁,长相威严,不过此᫥时却面带微笑,使其多了几分亲和。

      此人,便是封亦命运的转种机。

      ᣔ也正是他的出现,才让封亦真正明了自己身处䙾的世界。只因他的出身名姓,俨然是一方世界极为重要的烙印!他便是፯——中州青云门十八代弟斗子、朝阳峰豞当代首座真人商正梁І!值此封亦恍然,脑海中几乎瞬间反应出“一剑诛仙”、“张小凡”等诸般名词,随后便意识到自己何等幸运,竟能以宛如乞丐般脏兮兮模样得到如此高来高去之人青睐䧦!

      “益州天府物华荟萃,你又年幼辞别故土,心有怀念实属常事。”

      益州于中州之西面,也是封亦苏醒之处。

      只不过,益州是ᱬ故乡,却也不是故乡。此中缘由封亦无法쐇与外人道,不过回忆起家乡却是事实,他便点了点头,道:“是,师父。”

      鳖商正梁目光柔和,道:“你也无须介怀,他日若你修行有成,益州再远御空神行也用不了多少时日,大可再回故土便是。铭”封亦再度点头,答道:䠊“弟子知道扤了,师父。”

      商正梁不再于此多言,而是换言道:“你师兄呢?”

      封亦忙道:“师兄赶路疲乏,已然入睡,还请师父莫怪师兄失礼!”身处此方世ド界两年,除了诸般莄苦楚之外,他也在人情世故里融入进去,知道这般古时都是极重尊卑秩序的。

       汴 商正梁目光顺着窗户往房间里看了眼,耳中果然听到一鲅阵噶轻微而平稳的气息声音,不由失笑摇头:“无㱂妨,倒也心宽——为师只是碰巧见你们房间窗户洞开,过来看看罢了。与此同时,为师还欲告诉你,此处已至中州,明日飞行便不뺞会落地歇息,得一鼓作气回山方止。夜已深,你也早些歇息罢。”

      К

      言毕,商正梁ޓ也不停留,双手背负身后便走。

      封亦连忙行礼:“恭送师父!”

      疻 待其离去,封亦起ࡢ得身来,看那㎲夜空,银月正明,仿似陃故乡一般无二。久久儃,久久,封亦在心中默濷默叹了一声,既为前世,亦为今生,但终于释怀。他壹的目光逐渐清첒朗ᗎ明亮,师父虽古板威严,在弟子面前多是不苟言笑,但蚱有他在,终是让人心安。

      而即将抵达的青云山,也让封亦充满了期待骶。

      “吾心安处是故乡——青云山,便会是自己安군身立命的此世故乡了吧。”封亦在心里默默地道,用的却并非疑问语气,他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

      —⨎—

      苍穹云雾里,一道流光悄然而逝㸙。

      那便是商正梁御使仙剑,与两个刚收入门下的弟子一同往青云山归去。封亦年蓹纪小,身子瘦弱,被安置在仙剑中段。虽已不是头回被带着御剑飞行,可眼里看着脚下云海茫茫,急速后掠,并在气流引动下带起一道长长的白痕,这般壮观景象仍旧让封亦心怀激荡,难以平复。

      九天之上罡风烈烈,不过有师尊商毛正梁布下的一道真元屏障,那罡风透过屏蕳障,落到封亦身上时便只剩柔和力道。他轻轻摸了身下仙剑,眼中不禁流露出神往来,也不知自己何时才能有如此法宝!

      此剑名曰“神阙”,剑样式古朴厚重,堂皇大武气,便是封亦眼力平凡也能看出此剑晉不凡,端的是峺仙家法宝。商正梁立于仙剑之后,神态淡然自若,气度超然,那仙剑在他御使下既平稳又迅疾如电。

      另有一人盘坐封臌亦身前,正是与他一道被商正梁看重收入门下的师兄徐明,今年十二,比他此时略长。徐明出身顺安豪族,两人虽同处一城,但此前却从未有过交集。几日相处下来,封亦也摸透了这位小师兄的脾性,他除了些许豪族出身养춠成的不良习惯以外,竟是个心性짢随和之人,没什么复杂心思。

      “师父,”徐明道,“咱们青云山还有多久才到啊?”

      虽说不需要两人自己赶路,可大半⫇日在天上飞行,也让年纪不大的两⡬人感觉疲惫。

      “呵呵呵,”菩商正梁捋须笑道,“莫急,这不是便到了吗?”

      天上的也并艑非一空如洗。

      两人由师尊带着,已在x云雾之上飞行许久,放眼所见脚下ꑃ尽是厚重云霭,抬头也犢仅能看见澄澈空灵的湛蓝天空。

      徐明四下瞅了瞅,恼道:“全是云雾,师父您怎么知道我们到哪里了ඉ啊?”

      封亦也心里疑惑,孰料徐明话未落音,仙剑“神阙”嗖的一下穿透眼前云雾,竟蓦地从中穿透而出。裱两人眼前豁然开朗,整个天地重新展现在他们面前,大地苍莽,山河耸峙,雄浑自然奇观霎时吸引住两人的目光。

      在他们面前,一座巍峨山脉宛如荒古沉睡之巨龙,安静而雄伟地俯卧在那儿。放眼所见,峰峦起伏,连绵不绝。山林之中林木森森,飞㣛瀑流湍,氟珍禽异兽在所不有。淡淡白云之渵间,瑞鹤长鸣‍,三两成群悠然飞过。其中更有七座山峰奇峰突起,高耸犂入云胸,云雾如纱袅袅围绕竟也ᦸ只到山腰,景色雄浑幽峻,天䘌下闻名!

      封亦贪看景致,一时不由得入了迷,连呼吸也不自禁地屏住。

      好半晌,方才感叹䔧地韪呼出一口气息。

      “好美的景啊~,”徐明道,“师父,这里就是青云山了吗?”

      封亦也向师尊看去,只见商正梁点点头,微笑着道:“不错,这便是青줜云——我们到家了。”徐明闻言欢呼一声,便是封亦也不禁麈面露笑容,心情望着那七座高峰而激动起来。

      青云七脉!

      那诸般传奇起始的地方啊!

      青云七脉各有传承,平日无事少有走动,商正梁乃是朝阳峰首座,自不会随便往别峰而去。没等两人看够,商正梁略调整方向,径直便往最东面的朝阳峰而去。

      # 饄此峰每日最先迎来初升朝阳,由此得名,临到近处,封亦方才发现朝阳峰并非一峰直上,除了主峰高耸ꡃ一骑绝尘,紧挨着竟还有三座仆峰,分别位于主峰东、南与西面。

      鴏 御剑神媕行本就速度极快,封亦只来得及看到朝阳峰上松林密布,以及匆匆一瞥掩映松木间的亭台楼阁,转眼间师尊商正梁便已然驾驭仙剑从云端落下。

      流光散去,主峰绝顶上ᐽ便显出了三人身形。

      癇䠅 此处是主峰“朝阳”绝顶“太极坪”,乃是一处极为开阔的平台,整体铺贴平坒整石板,正中处是一个黑白分明的太极阴阳鱼图案,外环以方位刻着八卦图形,更外面则是一个个形貌威武不凡的神禽异兽。

      而太极坪北面,略高处几丈的地势上,座落着一座殿堂。那殿堂虽无雕梁画栋之繁华,却也有飞檐翘角、巨木栋梁,建得规整庄严,古朴雄浑!尤其此殿地势高绝,位于主峰绝顶,往山下极远才是云层,遥遥观之仿若座落云霭天宫,引人神往震撼!

      “好、好厉害!”徐明喃喃地道。

      封亦也控制不住震撼,点头赞ꞎ同:“是啊,好壮观啊!”

      “哎?师父——您的剑哪儿去了?”

      䁈 徐明回头过来,一看商正梁含笑注视两㔾人,那柄曾载着他们从益州远道而来的仙剑“神阙”竟不见了踪影。封亦也心下意外,只是ࠬ他心性成熟些,又经历了两年磨难切,不似徐明那般心直좊口䋽快。

      果然,商正梁伸手便敲了他一记脑瓜。在徐明“哎哟”一声后,方才施施然地道:“不该你管的事儿,你莫要多管——ᐖ为师的法宝早已被炼化,自是收入丹田气海去了。走吧,都随为师过来。”

      说罢一马当先,往那座大殿行去。

      两人慌忙跟上,封亦若有所思地望着师尊背影——虽然语带责备,不过还是为我们做了解释,没想到师父⋇平日严肃正经,内肱里倒是㡸温柔亲切。

      太极坪上早先便已有人在挊。

      一个个穿着或青色或白色的櫆道袍,身上皆有种封亦没能在山下其他人见过的超然气度。他们在商正梁落下时便已然见到,此时纷纷上前行礼,商正梁板着脸,一副严师模样,朝他们“嗯”地点点头便走。

      刚走过太极坪,天上两道豪光射来,落下后显出两人。

      两人里一男一女,男的身穿宽大灰布长袍,斜斜地梳着个发髻,看起来略显不修蔻边幅;女的样貌清秀,一身蓝色束身道袍,风姿绰约韵味十足,只是严肃神情平添几分疏远。

      那两人一落地,便迎向商正梁,当先一步施礼问候,口称“师兄”。商正梁面对他二人,严师神情一缓,竟微笑着回礼:“闫师弟、佟师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