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下载网址?api免费ios

      接下来几天,苏无名都在给苏浅雪寻找合适쪭的乐理ꃀ老师。

      几经判断,最后选择的是一位私教老师郑欣,这位老师是皇家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研究生毕业后没有选择留校教学,而是回到南都,开了一家琴店,店内不仅有各种东区古琴,还य有西区的各种琴。

      她在店内还开班授课,据说只看眼缘,不管身份,她的教过学生有小学生,有中学生,有网红鴝,据说还有专业歌手。

      苏无名就是看中她有教无类,这才带着浅雪前来拜访。

      两人走进琴店,这家店的名字就叫琴店,一个很任性的名字,可以看出主人就是一个任性的人。

      这家店有三层楼,一楼二楼仅摆放着各式琴,每架琴前面都摆有座椅,客人随时都可以坐下直接试弹。看쪬着这摆设,就知道郑欣老师的任性。

      苏浅雪也被店里的架势给惊呆了,好想过去摸摸啊,可惜现在是来拜师求学的,自己还是要克制些。

      跟店员到了三楼詔,这里是教学区,前方客厅这时还坐着一位玩着手机的中年౒女人,教室里时딒不时的有歌声传出。不用说,这是家长在等孩子下课。

      “你们好,我姓王,你们也是带孩子来上课。”王姐看到有人来,就抬头招呼道。

      “王姐好,我姓苏,这是我女儿,是第一次来这。听说郑老师收学生很䞔严格,还不知道有没这个荣幸。”苏无名热情的回道。

      “阿⡻姨好!”

      “瞧这闺女多俊。”王姐随口夸了下苏浅雪,然后骄傲的回道:“噠郑老师很少收学生,能成为她的学生,都是很优秀的。你家闺女还是有机会的。”

      鑬 “谢你吉言。里面是你闺女?”

      “是的,今瞨年才十二岁。”

      嬾 “听这歌声,就知道很有天赋,将来一定是个天后。你可真有福。”苏无名这马脚拍的,苏浅雪在一旁听着都想吐,有外人在,她都表现的很安静端庄。

      ꖗ“那是,那是。”

      两人有的没的闲聊了一会。教室门打开,一个清秀的小姑娘走出来,王姐赶忙上前,牵着孩子跟苏无名道别后离开。

      苏无名和苏浅雪向教室走去,到门口,就听里面传来声音,“让孩子进来就好,大人在外面等会。”

      苏无名停下脚步,对苏浅雪握握拳小声喊道:“加油!前”

      “加油!”苏浅雪也笑着握拳䅡回道。这才走进教室。

      郑欣打量着站在身前的苏浅雪,然后问道:“你叫ᨛ苏浅雪!”

      “是的,老师ᄇ。”现在在学习中,苏无名没有叫苏浅雪报艺名。

      “先唱首歌燥,随便什么歌。你ᓮ最熟悉的。”

      苏펒浅雪就开口唱她最熟悉的,也是在初ꋿ三毕业晚会唱的那首《守候》。

      你轻轻的守候在我身边,看着我一天天的成长,你悄悄的守护着我,为我遮风挡雨,春来秋往꒪,寒冬酷暑从不曾离开,我慢慢的长大,你却偷偷的变老,……电闪雷鸣,****你不曾丢下我,我越来越茁壮,你却渐渐枯萎。……

      郑欣老师认真的听着,不溵时的在纸上记录着。等苏浅雪唱完,这才问道:“你为什么要学唱歌?”

      苏浅雪想了一会,这才回答道:“我爸觉得我音色还可以,就让我学学!”

      “你自己呢?喜欢唱歌吗?”

      “我没学慘过楗,不怎么讨厌。也不是很喜欢。”苏浅雪小心的回答道。

      “你想成为专业歌手吗?”

      “我想成为演员。”

      “哦,”郑欣诧异的鲇抬头看着苏浅雪,这姑娘还是挺诚实的,“那你为什来这里?”

      “唱歌跟成为演员并不矛㲊盾。”苏浅雪认真的回答。

      郑欣笑着,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心想着,这ㄙ孩子条件还不错,身材,脸型,确实有成为演员的潜力天赋。唱功不怎么样,音质还不错。

      “跟我唱,啊……啊。”从低到高,中间还有几次转折,还拉长气息。

      苏浅雪跟着唱。

      “好,你的基本情况我了解了。音质不错,音域还可以,唱功差些。乐理你没学过?”郑经老师做了基本判断。

      “嗯。”

      篑郑经老师笑着问道,“你现在还在上学,那么上课时间怎么安排。”

      “樽啊,上课时间?”苏浅雪一愣,随后大喜,“老师这是收桅下我了!谢谢老师。”

      “对,你的潜力还不错。”郑Ħ欣笑着回道。

      “老师能等会嘛,我去问下我爸爸。”苏浅雪小心的问道。

      “走吧,一起去吧。”说着就向外走去。

      “啊。”苏浅雪一愣,马上跟上。

      苏无名正无聊的翻看着手机,有些担忧的,时不时的抬头看向教室的门。

      郑欣和苏浅雪一起出来㪮,看着两眼巴巴的苏无名,笑着说道:岿“浅雪潜力不错。”

      “谢谢郑老师。”苏无名听到后,很是欣喜,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

      “浅雪说,她想当演鑃员?”

      苏无名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是的,我是这么想的,唱歌跟演员不矛盾,还可以互补,也算多一门才艺。要是没天赋就算了,既然有,就不要放弃。”

      郑经老师不置可否,问道,ꔥ“她现在还要上学,这边怎么安排上课时间。”

      苏无名想了想,回道,“白天上课,晚上跟你学习,就不知道方便不?”

      “那周末两天呢?”

      苏无名回道,“不瞒老师你,周末两天,过段时间,我打算让她到影视城跑龙套去。”

      弼“嗯。”郑老师不置可否,好像在召思量着。

      苏无名也ꑧ不打扰她,静静的等着。

      郑经老师思量一会,说道,“她乐理知识比较差,前面一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吃力。唱歌技巧方面㋟主要是靠平时练习,多练,多唱,倒是不用天天来。”

      “这没问题,乐理知识也不是短时间能掌握的,她还小,有的是时间,我们这边不是很着急。”苏无名想了想,说道,“我打算在一个月后,差不多十月底开始,每周周末汁都安排她去跑两天龙套,见见世面。”

      郑经老师思量了一会,说道,“那行,这个月,每天晚上来我这,学两个小时的乐理知识,先学些简单的技巧。你看这么安排可以不?”

      苏无名笑着回道,“没问题,那就麻烦您了。辛苦你了。”

      ꣾ “那就这样说定。要是临时有变化,再电话联系。”

      “好的!那裏我们就先回去了,明天晚癔上再见。”

      “行,我正好准备一下教学内容。你们慢走。”郑经老师回道。

      “老师再见。”苏浅雪乖巧的和郑经老师打个招呼

      郑经老师笑着对苏᜾浅雪说道,“浅雪今天好好休息,以后会很辛苦的,要有心里准备。”

      “我会努力的。”苏浅雪点点头认真的回答道。

      音乐老师댵的事情搞定。苏浅雪也再次进入紧张的学习当中。每天下午放学,苏无名就开车去接她,送到郑老师这里上音乐课,苏无名在外面等着,下课后在一起回家。

      苏浅雪每天早上起来,除了对着镜橫子变脸,又多了一项练嗓。

      才几天时间,苏无名明显感觉到苏浅雪的唱功提高了,也是,初学者一旦掌握某些技巧,进步是飞快的,可以听的出她现在唱歌咬字更清晰,转音,气息变换更加流畅。

      这天夜晚,满天繁星,苏无名不由的想起《宁夏》这首歌,不由自主ꖪ的哼了起来,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也可以偷偷地想念……

      埤“爸……”苏浅雪刚下课,愣愣的听完这首歌,心想,是不是爸爸记起什么来了,惊喜的喊出声。

      苏无名吓了一跳,看了眼苏綼浅雪,笑骂道,“嗯,丫头,下课啦。这么大声,吓我一跳。”

      苏浅雪没在意,她盯着爸爸,问道,“爸,你是想起我妈妈了?”

      苏无名诧异的回道,“没呢!怎么了?”

      苏浅雪不信,直盯盯的看着苏无名,问道,“我听到你唱,思念你的脸。难道不是思念妈妈吗?”

      苏无ᜟ名慌忙解释道,?“你误駰会了,我只是看到天空繁星,突然就想起这首歌鳞。这歌叫《宁夏》。”

      “哦,那你还没记起妈妈吗?”苏浅雪有些失落,还以为能听到妈妈的消息。

      苏无名看着失望的輣女儿,心不由一痛,他知道女儿一直把妈妈埋在心底,这是屛被他的왡歌词给勾出来了,他连忙补救,安抚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模糊的记得一个很漂亮,优雅的女人,看不૮清脸,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妈妈。对不起啊,让你失望了。不过你妈妈一定会在某个地方想念䶢我们的。”

      “嗯,”苏浅雪情绪失落的回道,原来还是没记起,好一会才说:“爸爸,能不能再唱一遍⚠。”

      “好,爸爸唱的不好,你可不能笑话爸爸。宁静的夏天,……”苏无名缓缓的唱完。

      “真好听!”

      “要是你唱,会更好听,爸爸知道自己的水平。回家我把歌词写銀下,我教你唱。曲调爸爸还是可以哼哼的。”

      “真的。”

      “当然了,我也想听你唱。”

      “现在就教我。”

      “现在ꓘ?”

      “嗯,我好想早点学会。” 蹝

      “行,这首歌,歌词少,比较好学,来来回回就那几句,开始了,我一句,你一句。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

      “心里头有些思念,思쬬念你的脸襳。”

      ……

      “那是个宁静的夏天,你来到宁夏的那一天。”

      “那是个宁静的夏天,你来到宁夏的那一天。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好像不搭啊。”

      苏无名停住了,记得那时听到这句歌词时,இ也是不懂,后来查过,知道这是点题,点出来这个是唱宁夏这个地方的,也是让这歌多了一层含义,可这世界没有宁⼻夏这个地方。

      “难道我记错了歌词了,”苏无名假装糊涂,“应该是,你来到世间的那一天。”

      “哦,”苏浅雪不置可否,有些怀疑讥的附和道。

      “回家我把歌词写下,你练几次应该就会了,正好你现在也在学谱曲,试试看,把曲给补上。”

      “再教一遍。”

      “好的。”

      很简单的歌词,曲调也不复杂,嚷嚷上口,几遍븕下来,苏浅雪就唱的有模有样。

      䳃 묓可是最后那个宁夏要是改成世间,就好像整首歌意境就变了,变成父母思念孩子惏了,你来到世间的那一天,不就是说你出生的那一天吗?苏无名心中哀叹,这就是文抄公的悲哀。

      算了,苏无名也没法,这样᭛一改,也벆不错。更何况女儿很喜欢这首歌,她的声音也很适合唱这首歌。

      苏浅雪喜欢这首뻢歌,是因为她在歌里,好像看到妈妈在思念自己。爸爸失忆了,他记不起妈妈,可是苏浅雪她好想妈妈,却不知道妈妈长什么样。

      她没跟爸鯍爸说,她想做㘶演员,也是希望自己成为明星,妈⳻妈也许就会看到圤,认出来她,最后找过了,虽然这个希望很渺茫。

      父女俩各怀心思的回到家中。

      第二天,苏浅雪拿到歌词,就和郑老师商量谱曲,郑老师也很喜欢这首歌,就把它当做教学内容来믆指导苏浅雪唱法、谱曲,在有曲调的基础上,她们还是花了好天时间才完善。

      郑经老师说道,“我去找乐队编曲,做成伴奏带蝶,你在家就练习ႌ这首歌,等你气息再稳櫼点,我们就去录下来。”

      ゟ譂“谢谢老师,我听漳您安排。”

      蔙 “你这孩子真可爱。”

      ……

      那天苏浅雪一回来,就献宝似的,向苏无名邀功,?“爸爸,伴奏带出来了,我唱给你听。”

      “好!”

      整首歌曲编的不错,很适合苏浅雪瘦的声音。和原世界的还是不一样,这没办法。算是改编吧。整首歌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在夏天的῟晚上思念自己的靈孩子,看不着,摸不着的忧伤感。

      “歌名䋯还是叫《宁静的夏天》比ꌝ较合适。”

       됒“恩,爸爸,妈妈会唱这首歌吗?”

      “应该会吧!”

      “那就好,希望妈妈能听到我唱的这首歌。”苏浅雪心里补充道,到时候妈妈就会来找我们了,郑老师说,这首歌是原创,一定只有爸爸妈妈才知道这首歌。

      “应该会听到吧!”

      “这首歌是原创?”

      苏无名心中一惊,知道坏了,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傻,于是他茫然的回道,“是吗?我不知道啊,对了,可以去查下,要是没有记录,就顺便登记一下版权,编曲算是郑欣老师的。你上课的时候跟她说下。希望她把那部分版权卖给我们。”

      “好的。郑老师查过,说是原创。”苏浅雪笃定的回道。

      苏无名想着,这还真是个问题,我都会唱,却还是原创䁦,这不是矛盾吗?一次两次还可以,多了怎么也说不清。自己不刱会谱曲真麻烦,想不到做个文抄公也这么累。

      没想好怎么办,那就先不抄了。

      这个世界对于专利,著作权,版权都有相关ᗱ法律严格保护,现在苏无名有些讨厌这种保护。以后鈚看来只能抄歌词了,曲调还是算了,虽然这样整首歌不如原来的,但也不差,毕竟词也很有内涵。苏无名心芭中苦蹘笑着想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