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啪啪动图

      第132章寒冬腊月

      刹那间,铁墨弹身而起,像猎豹一样冲了过去,一脚将猜卡踹到一ኂ旁,伸手将张嫣揽了过来。

      变化솪来的太突璾然了,也就是一坬瞬间而已。

      当其他人뒓反应跩过来౦后,就看到远处冲过来二十多名劲装汉子,其中一人手持长刀,还有人持着强뇁弓。

      这些人迅速将铁ꑡ墨和张嫣围了起来,一点点往后退去。

      此时,猜卡全身已经被恐惧淹没,᏾他捂着肩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粥,“怎么会?这些人.....”

      “猜卡,你真的以为铁某人会蠢到一个人来么?若是不把你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铁某又如何救人呢?”

      铁墨将张嫣护在身后,这是萌萌叼着砍刀走了过来。拿起砍刀颠了颠,不无讥讽的指了指猜卡,“我说过,你要是动她一根头发,老子让你生不如死。”

      “苏尼特的兄弟们,识相的站在一边,磌否则,等待骈你们的,就只有死!”

      铁墨怒目梽直视过去,好多蒙古人吓︴得狂鷒退两步,本能的丢掉了手里的兵刃。看到这一幕,猜卡气的大声咆哮,“蠢货,都把刀捡起来,捡起来䰙啊......”윪

      可这个时候,谁还理会猜卡的叫嚣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猜卡已经疯了,而且,再坚持下去,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铁墨牖看了一眼旁边的沙雕,笑道:“猜卡交给你了,好好招待ꇬ招待他。”

      沙雕嘿嘿一笑,神色邪恶道:“放心,我保证他一个月内死不佛掉,换着花样招待他。”

      响箭冲天而起,早已守ཛྷ候在外的大军聚拢䳃过来,隺铁墨护着䵩张Ꙟ嫣回⼒了张北,而猜卡也成了俘᳉虏。

      猜㊽卡想死,可是满嘴牙齿被打掉,双手被绑缚,此时此刻,哪怕是自杀,都成龣了奢望。

      从这一天开始,好多人都听到张北军营大牢总会传出阵阵惨叫声,那声音听的人心底发ﲎ毛。촵

      ......

      躳 回到张北,过윳了好些天,张嫣才从这场惊变中恢复过来。车队틸重新踏上归程,不过੗这一次铁墨亲自带着人将她送綵到了张家口。

      寒冬腊月,冷风吹打着脸颊,就像一把把单薄的刀子。

      北国寒风,催ᩯ动岁月,切割着人们脸上的笑容与稚嫩。铁墨立在寒风中,朝着远处的马车摆了摆㥽手。

      ∍ 马车里的女子扶着车窗,凝望着送行的人,双方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戍

      坐在马车里,张嫣裹了裹披风,有些疲惫的眯起了眼睛。

      ᨑ 已经过去好多天了,可是每每闭上眼睛,脑海中总会闪过那天发生的一䚳切。

      恐惧绝望中,那个人孤身前来。他就像黑悿暗中的一道光А,给脆弱的心灵点燃了一丝希望。◈

      那种强烈的男儿气概,已经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

      䬵..ȗ....

      张家口焈城门下,黑云龙摘掉帽子,长长的松了口줉气,“哎,娘娘总算是有惊无险,她要是㏕出点事儿,几ძ位兄弟就要鮊去牢里㥱看望为❬兄了。”

      “云龙兄,这次可全靠小弟用命拼出来的,你得好好请小弟吃顿饭才行!”

      “应该的,应该的”黑云龙哈哈大笑,扯了扯铁墨的袖子,众人进了城。

      席间,不免谈起了军械的事情,李嘉盛大着舌头喷着酒气,“贤弟,军械交㸜易的事情进行的蜚怎么样了?”

      “这个还在准备中,大同府那边送来不少刀枪,得好好筛检下才行,一些品质好的,留下来自己用!这事儿咱们不用着急,着急的应该是多尔衮才对!”

      李嘉盛点点头,有些神秘兮兮的放低了声音,“我们倒是不急,就怕迟则生变。꾒万一让某些人听到风声,咱们这买卖可就做不成酚了。”

      “谁?在晋北这片地方,还有人敢找咱们兄弟的晦气?”

      马芳当ꌵ即瞪了瞪眼睛,如今霂晋北这一带,可以说是他们说了算,除了侯总兵,谁的ዯ帐都不买,马芳还真不觉得有什么人敢在晋北找茬。

      见李嘉盛喝的有点多,黑云龙接过他的话,回答道:“还不是新任太原知府高捷。”

      ⿔“满总兵那边的人办事不太小心,让高捷听到了风声,这殄老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让他抓到把柄,咱们全都得倒霉!”

      铁庚墨气道:“又是햧这个高捷,这帮子酸儒办正事不怎么样,搞起自己人来个顶个的强죁。咱们不过用些淘汰的破烂货,拿去坑女真人,这事儿他们也要管?”

      黑云龙撇撇嘴,没好气的笑了笑,“他们才懒得管这破事儿呢,不过是找借口插手A宣府事务罢了。大同府那边自从渠总兵被拿下后,掺进去多少沙⢪子?뱂”

      铁墨突然有些醒悟过来,捏着下巴想了想,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有人想动侯总兵?”

      黑琿云龙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喽,咱们侯总兵跟渠总兵N还有张巡抚的关系不错的,后来清缴㾒阉党,那帮子人没拿冤到证⮝据,也没法对侯畬总兵动手。不过他们ᑺ动侯总兵的心思ƫ可从来没断过,要不是侯总兵小心应对,说不定굶也被人拿下了。”

      “这群짞人啊,简直是一群疯狗,见人就咬。只要不跟他们一个鼻孔里出气,那就是阉党。说件事你可能不信,㿦几个月前燝,有两名御史曾上书弹劾孙督师,说孙督师曾与魏忠贤有来往!”

      说到这里,黑云龙气的笑出了声。

      铁墨听得暗自摇头,还真是疯了,连孙承宗都敢咬。如果孙承宗不是有艩帝师迟的身份在,崇祯对他信任有加,搞不好真就被拿下了。

      弹劾的理由真够ި可笑的,孙承宗当年总督蓟辽,有些事情肯定绕不开魏㱢忠贤的,跟魏忠贤有来䱃往,有什么稀奇的?难道跟魏忠贤有过짧来往,那就是阉党?如果这样算ꆬ的话,엻朝堂上所谓的铁骨清流有一半都得被拿下,当年这群人可有不๣少人暗中跟魏忠贤有来往。 숂

      “行了,咱们喝酒䔧,朝堂﮾上的破事儿,咱们也管不了,只要朝廷不动侯总兵,不动咱们这点家业,那就跟咱们没关系!”

      几个人叹口气,继续喝着酒。

      闳......

      ⫫腊月,随着天气骤冷,离着年关ᙪ越来越近。

      最近,张北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多福傪号已经开到了乌尔格与京城,并且在京城西市还开了一家山西会馆。更让铁墨高兴的是,第一批燧发枪开始列装。

      新式火枪后膛装弹,枪手稍微熟悉了一下,便喜欢上了这款新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