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第二天清晨。

      “啊——”一声尖叫骤然响起,把很多人从睡梦中惊醒。

      接着村委仓库那边热闹起来,人越来越多。

      苏木正吃着早餐,有个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阿木,村长找你有事,让你去一趟村委。”

      “什么事儿?”苏木明知故问,应该是白娜香的事被人发现了。

      “这个……”那人有点为难,似乎难于启齿,“是阿香出事了,村长找你问点话。”

      “阿香出事为什么找阿木?”白佩兰不解。

      “阿妈,没事,我去看看!”苏木站了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陆在川也站起来,他明白肯定是昨晚的事,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太清楚。

      苏木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去也好,到时候还可以让他配合自己。

      两人到了村委,办公室一屋子的人。

      白娜香坐在中间哭哭啼啼的,二赖子被绳子捆着丢在一边。

      苏木一进去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是你害的阿香!”白娜香母亲冲向苏木举起手就朝她打了过去。

      “你干嘛!”陆在川一步向前挡在苏木的面前,抓住白母的手,“有话好好说,怎么乱打人?”

      “我乱打人?我们阿香会成这样还不是阿木害的?阿木,你敢说不是你做的?”白母愤怒地说道。

      “什么事啊,阿香怎么了?”苏木故作惊讶。

      村长站了出来,“今天早上有人去仓库拿东西,发现二赖子和阿香衣裳不整躺在地上……”

      “哦,是吗?那是他们两厢情愿的事,关我什么事?”苏木冷哼一声。

      “你胡说,什么两厢情愿?我们阿香怎么会喜欢二赖子?就是你害的!”白母大声叫道,挣扎着想从陆在川的手里脱出来。

      陆在川冷冷看她,“好好说话,别动手,我就放开你!”

      白母瞪他一眼,陆在川放了手,把苏木拉到自己身边。

      “可是阿香说是你害的!”村长严肃地说道。

      “她说是我害的,就是我了?我怎么害她了?”苏木冷笑。

      “阿木,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枉我一直把你当好姐妹,想不到你却让别人来糟蹋我……”白娜香呜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哎,你这说的什么话?怎么是我叫人糟蹋你,我昨天根本没去仓库,我怎么害你?”苏木冷笑。

      “你胡说,你明明去了,我们还一起在那吃了瓜子!”白娜香大叫,她居然不承认?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去仓库?我好端端的去那里干嘛?吃瓜子我不会在家里吃,在那黑灯瞎火的图气氛好吗?”苏木冷笑。

      白娜香一噎,“是、是因为你说要和乌金一起去隔壁村看电影,让我跟你一起去……”白娜香开始胡编。

      村长诧异地看了一眼白娜香,怎么又和自己儿子扯上关系了?

      陆在川也冷眼看过去,他明明看到是这个女孩主动找的苏木,然后说乌金找苏木看电影,她怎么颠倒黑白?

      “哦,是吗?那去找乌金来问问不就知道了,我有没有说要和他一起去看电影?”苏木说道。

      “那可能是你说谎呢,你故意骗我到那里去!”白娜香狡辩。

      “我故意骗你?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骗你?你也说了我们以前是好姐妹,以前从来没红过脸吧,我骗你干嘛?”

      “我怎么知道,你肯定就是见不得我好……”

      “我见不得你好?”苏木呵呵一声,“你哪里好了?初中都没毕业,长得也没我漂亮,家里穷得叮当响,我见不得你哪点好?”

      白娜香脸涨红了,“我不管,总之就是你,是你骗我到仓库的,是你让二赖子在那里等我,然后还对我……”

      白娜香又呜呜哭起来,反正自己都这样了,怎么也要把苏木拉下水。

      苏木冷笑,真是会倒打一耙,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

      苏木故作无奈地看向村长,“村长,您看,她根本没有证据,就是想污蔑我!”

      村长皱起眉头,白娜香是没有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就空口白牙说是苏木,谁能承认?

      “不是你我们阿香为什么要污蔑你?为什么不说别人,就是你干的!”白母指着苏木骂道,“你这个野种,你就是见不得我们阿香好!”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苏木怒了,“我阿妈虽然不是亲生的,可不知对我有多好,我看是她见不得我好才对。我舅家想赶我走,你们也一个个来落井下石,当我那么好欺负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自己心里清楚!”苏木看向白娜香,眼里泛着寒意,“亏我还把你当姐妹,你为什么要害我?”

      白娜香的头一缩,可是她怎么能承认,“就是你,是你说和阿金约好在那里,不然我为什么会去?”

      “我说的?我和阿金早在两个星期前就分手了,我怎么会说那话?你们不信可以去问阿金!”苏木嗤笑一声,看向白娜香。

      白娜香心里大惊,他们已经分手了?那自己两次借乌金的口约她她怎么不说,还很高兴的样子,原来她都是装的?

      那上一次二赖子被人打晕也是她干的了?

      她就是故意的,她都知道自己的打算,反过来害自己!

      “阿木说的是真的,我们家阿金和她已经分手了,只不过没有跟大家说,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村长说了一句。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白娜香哭。

      “我哪里骗你了,是你骗我才对吧?”苏木冷笑,“昨天你到我家来,告诉我乌金想约我去看电影,我明知道你说谎,但我想看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假装答应了。”

      “可是后来一想没意思,我都和乌金分手了还想这些干嘛,就没去。不信你们可以问陆医生,昨晚我一直和他在一起!”苏木看向陆在川,朝他使眼色。

      陆在川一激灵,这是要自己帮她说谎?

      但事到如今他怎么会不知道都是这个白娜香设的圈套,本来她是要害苏木的,结果害了自己。

      不过这都是她咎由自取,他自然不会帮她揭穿苏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