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Rina

      视频app导航大全

      嗡嗡嗡,

      下一刻,一种无形力量在彰德镜上汇聚,若珠奔急旋,似星落湖中,妙音不断,来回跳跃,此起彼伏间,明净如洗的镜光亮줘起,灿然照人。

      站在镜前,人在光惙中。

      彰德镜上,照出两痕,一个赤色如火,云气垂空,隐见人影,慈眉善目,另一个要稍微뿳大一点,原本一簇黑青,张松之相在里面沉浮,如今就和前面的一样,正染上赤气,洀状若火焰,徐徐向上,用不了多久,就会全部转化为赤红。

      这样的局面,不是其他,正是彰德镜寻出两个阴德不彰的事挔儿。张松的这機个和以前的那个一样,ﵢ已经得到妥善解决,阴德已彰,惩恶扬善,符合阴德之道,因果循环。

      陈玄扫了张松一眼,旋即目光移开,对姇他来讲,此事解决了,得到阴德功德之力,不但让整个阎天殿得到一定的恢复,也令阎天殿里的诸多建筑都有所恢复。比如天阴宝池里就有了新的先天阴德之气,能够用来提升⇪资质;播比如彰德镜似乎也有了变化。 䌤

      接下来,就是要用彰德镜寻到其他阴德失衡所在,拨乱反正,令之符合阴德ꡟ善果,天道循环的路子。

      “嗯?”

      铴陈玄看到这里,剑眉挑了挑,他已经发现,和天阴宝池一起,彰德镜也有了瑖变化,比起以前,宝镜所能够映照的范围大了。按照他的估计,以前宝镜只能够照到方圆不到二十里话,现在几乎扩展到六十里了。

      ߸

      对于这个,陈玄是喜闻乐见的。

      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包括刚刚的张松事儿,只解决了两个人阴德失衡,不符⥍天道循环。 ࢡ

      一方面是此世界不重阴德,祖上善于积累阴德的少,还得德不泽后世的,两者相加,符合条↣件的不多。另一方面是彰德镜是破损的,并不完全,映照范围和层次有䳡限。

       可到了现在,由于先后解决了两个阴德失衡所在,拨乱反正后,阎天殿中降下功德,让阎天殿修补的同时,彰德镜驥也在修复。

      袮 毫无疑问,彰德镜至关重要,它的进一步修复,可以找到更多阴德失衡所在。

      “这样的话,”

      陈玄眸中光芒大盛,他掐了个法诀,只听一声轻响,㴻彰德镜上耀出光芒,不炙热,不刺眼,不明亮,而是有一种岁月沉淀后的幽深厚重,倏尔扩展开来,似乎把方圆六十里的时空拉扯进来,把这一片䜉的生灵都扫了一遍。

      叮咚,

      几乎在同时,镜面之上,浮现出一簇新的黑青,狰狞扭曲,弥漫着混乱,让人텛看一眼,就觉得非常不舒服。这样的不舒服,不是其他,正是阴德失衡,善果不彰。

      “咦,”

      陈玄微微睁大眼睛,眼瞳中有针芒激射,因为眼前彰德镜呣这次所映照出的黑青不但体量上要比前面两个大许多,而且黑青中沉浮的人影盈盈小小❳,周匝水波粼粼,不断跃出雷光,奇形怪状的水妖出没。

      根据解决上两个积累下的经验,彰德镜所映照,黑青体量大,说明阴德失衡地格外厉害。至于黑青中的人影和异象,是其所牵扯因果。前两个只映照出世俗的蝇营狗苟,官场倾呖扎,而这第三个水波雷光以及水妖,分明牵扯到超凡力量,和ٷ修ツ炼界有关。

      不问可知,涉及到超凡力量和修炼界,要拨乱反正,让阴德善果,符合天道循环㽥,要比前两个只在世俗中打转转儿地要难许多许多。

      不过陈玄踱着步,绕彰德镜而行,飒飒有音,有雷厉风行的姿态,难度越大,解决后,受益越是惊人啙!

      ☐“牵扯的因果,”

      陈玄转了三圈后,止住步子,用手在彰德镜上一抹,在镜面上极其显眼的那一簇黑青上,浮现出蝇头小字索:云鲤大王,水中河伯。

      叮咚,叮咚,

      再往下,似有画面来回,依稀有一个妖怪的竖瞳睁开,森然恐怖。

      ֔ 陈玄吐出一口浊﷿气,念头所到,什么彰德镜,什么天阴宝池,什么阎天殿已掩去不见,他还是一个人坐在静室的木榻上,不뼖远处茶几上古瓶上倾斜下来的花色稀稀疏疏,淡淡的香气萦绕,凝而不散ꫭ。

      “硬茬子啊。”

      陈玄想着云鲤大王四个字,以他现在刚㫼到筑元境界的修为,要解决与其牵扯很深的人的因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

      陈玄眸光灿然,要把此事拨乱反正,让其顺应阴德循环,报应不孹爽,不一定让自己完全亲力亲为,自己也莩可以借力打力,借助其他力量。

      想到这,陈玄取出一件玉佩,其弥漫着光,掩去自己身上刚晋升的气机,然后站起身,推门出去。

      外面的ᥚ雨,已经停了。

      ⑶檐下的竹树叶子愈发嫩绿,映着地面上积下来的水色,一只笨头笨脑的小鹤,⌞不知道从㹺哪里钻出来,正摇着小翅膀,௢发出叫声。

      声音很稚嫩,可充满着活力。琩

      那是对未来的无限ⵄ憧憬啊。

      陈玄刚刚晋升,满心喜悦,见到这活力喜人的雨后画面,更觉得浑身愉悦,眉眼间都有笑容。

      “玄少爷。”

      圆脸青年真明一直守在外面,他见陈玄出来,连忙上前。

      “嗯。”

      陈玄点点头,大袖一摆,风姿特秀,朗声道,“你且去忙,我要见一见府主去。”

      “见府主?”

      真明听了,微微犹豫了下,还是跟在后面,小声提醒道,“玄少爷,最近严府内……”

      “我心中有数。”

      陈玄挑了挑眉,神情平贙静,对于严府内的暗流汹涌,他心中有数。

      岴 츻 “玄少爷,”

      真明见此,不再多说,只能道,“小的退下了。”

      “安心做事。”

      陈玄说了一句,大步出了庭院,向府主所在的大厅所去。

      府中,大厅。

      붆案上青铜鼎炉中烧着嗩上好的香料,烟气袅袅,自鼎盖镂空的兽面中冒出来,凝而不散,把四下浸染上一层幽幽的松绿。

      严家家主看上去是个中年人,他头戴紫金冠,身披鹤氅,眉浓如墨色,留着小팪须,手中拿着吉祥玉如意,刚刚听完厅中几人的激烈发言。

      这位明玉严家家主迎着下面几位严府的实权人物的目光,略一沉吟,玉如意一摆,玉润润的光泽流转,恍若盛开了一朵晶澈的小莲花,徐徐开口道,“此㕛事我自有安排。”

      “二哥,”

      严于清声音清亮,很有㷽一种锐利,他想到自家女儿婉儿最近一年分配到的修炼资源的减少,就有一肚子的气,所以他听到这样敷衍的话,不由得盯着上面的严家主肓,大声道,“我们明玉严家一支能够蒸蒸日上,甚至族中子弟的佼佼者在北辰派中都能够崛起,很大原因是因为뢕我们明玉严家规矩森严,处事公平公正,让优棪秀的族中弟子能够不缺资源,安心修炼,让资质不够的弟子早日认清现实,做好其他的事儿。”

      “不埋没天才,不在资质不行的子弟身上浪费资源。”

      “此乃立家之⋪本,族运昌隆之本。”

      “身为家主,族长,更得维护我们严府的根本,龙维护我们明玉严家的根本啊。”

      “是啊,騺”

      “是啊,”

      “就是这个道理。”

      其他来人也是纷纷应和,严家正在北辰派不断进取的关键阶段,非常重要,他们明玉严家虽然在严家的几支中不突出,但也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整个严家的大好局面!

      严家家主目光下澈,看循着厅中几人的神情和动作,想到自己在陈玄身上花费的时间䝯和精力,暗自叹口气,自己也算尽心尽力了,要是痖事情不成,替严家打不开新ﴤ路子,也是天意如此,他坐直身子,肃容道,“此事我知道了,很快就会给诸位一个交代!”

      听到家主掷地有声的话语,再慑于座位上这位向来的威严和权威,前来抗议的几位严家实权派相互间对视一眼➨,身上的气势也渐渐弱下来。

      严正清看了看左右,咳嗽一声,眼神中满是真诚,道,“二哥,我等找上门来,没有为难二哥的意思,只是希望严家能够越来越好,门中的小辈们都能够物尽其才,匹配自己的潜力。”

      明玉严家家主点点头,眉宇间有一片阴霾,那是付出心力后却失败的沮丧,摆摆手,道,“沂你们下下去吧,我要静一静。”

      严玉清等人看家主脸色不好,告辞离开。

      正在此时,有在外面侍奉的机灵童子进来,来到严家主跟前,小声禀告道,“老爷,陈玄在外面求见。”

      “陈玄,”

      啷 明玉严家主眼皮子颤了颤,仿佛抖落了上面的霜鑶雪,他握紧玉如意,缓声道,“让他进来吧。”

      “是。”

      扎着冲天髻的童子清清脆脆答应一声,转头就去。

      时候不大,陈玄接到童子的传话,他整理了下衣冠,上台阶,过曲廊,刚转过角来,就见三五人迎面而来,其中有男有女,身上的气质俱是沉凝非常,看上去最少都已经是开了脉,入了道。

      “严府的实权派。”

      䋋陈玄眸光一照,把诸人的相貌映入眼里,认了出来,他们这是终于受不了,来找严家家主施压了?

      陈玄!

      众人也看到了陈玄,怔了怔后,绝大多数当是没有看到,冷着脸径直往匠前走。只有严玉清停下步子,眉宇间一片萧杀,严肃冷漠,盯着陈玄看。 蠄

      这严玉清修炼的是《神火策》,他这一沉脸,真气上浔了眉心,恍若开了第三只眼,里面中裂一缝,火焰升腾,很是恐怖。

      面对严玉清冷冽的目光,陈玄却没有变化,依旧神态自若,入鬓的双眉还轻轻扬了扬,微微一笑,看上去是打个招呼,然后举步迈入大厅。

      “这个陈玄,”

      严玉清站在原地분,看向陈玄消失的背꿶影,只剩下一缕余下的青衣的影子,찕露哊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在以往,他从自家女儿严婉儿口中听到过太剰多关于陈玄的糟糕言语,本来也以为是个烂泥璨扶不上墙的角色,可今日真正碰面,却见其风姿特秀,内心坚定,在同辈年轻人中倒是少见啊。

      “可资质凢不行,”

      严玉清摇摇头,口中喃喃自语,资嗷质不够,修炼会很难,得到的资源越多,浪费的越䏛多,确实得制止才行。

      ൸ 陈玄不知道綩后面严玉清彲的想法,其实真知道了也不在意,他已经来到大厅里,顺手把遮掩气机的蝙玉佩藏于袖戴子里,开口说话,声音清清亮亮,发钟玉之音,道,“府主,陈玄来见。”

      “陈玄来了啊。”

      严⇷家主本来头埋在案上,在阅读书籍,他听到声猅音,才抬起头,往下一看,就是一惊,旋即坐直身子沽,真气一转,双瞳中隐隐碈有着金黄,凝神看去。

      只见下面厅里ṥ是六扇落地大窗,̗窗户的大部分裙板上혋都刻有插Ə瓶、花卉等图案,雨后的天光本来就格外明亮,经过窗上的图案后,变得稀稀疏疏的,俱是落在一个青衣少年身Ȼ上,他身姿挺拔,目如星辰,额头上明辉一片,入鬓的双眉稍长,显得格外英武。

      严쀹家家主看着厅里少年,又惊又喜퀨,道,“贤侄,你已经凝元了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