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一家人片尾曲

      看到巴赛勒斯表示不赞同,门尼接着说自己的计划。

      领袖与智囊的想法不可能完全并轨运行,分歧与矛盾经常存在。

      但是这样并不妨碍门尼履行自己的职责。

      “我已经争取到东部老牌院校的人才引入项目,我去演讲后不少传播学和教育学的学生过来咨询。”

      门尼就像专门对外宣传西部的大使。

      他游走于世界各地的高等教育系统还有面向自然人的老牌新派大学,如此循环年复一年。

      “咨询不代表最终意向。”

      巴赛勒斯知道每年咨询的人很多,但是最终像西部递交了意愿书的人数远远量不对数。

      西部能力者与自然人的比重太大,这是很多自然人人才最担忧的一点。

      话题进行到这,西因士一直在手指转圈,他在思考身边两人对话的内容。

      “有些事情尽了人事,最终只能听天命。狱卒派衰败,这是我们加速吸纳他们地区人才的好时机,东部的人口管理城市规划一向很出色。”

      听到这里,西因士转的手指渐渐停下。

      辛达理的人口管理确实很差,金砂岛的黑户具体数字至今都没摸查清楚。

      辛达理除了吸金能力一流外其他有待完善。

      “说到金砂岛,我总觉得里面住的人越来越多了。”

      西因士突然出声。

      你说十平方米原本住两个悄悄多几个他还真发现不了。

      你说就那一平方米的地还在不断往里塞人他能不发现吗?

      “是,越来越多了,居民反映的停电现象更为频繁,眼看这天气意外迟早会发生。”

      高温干燥,电路短路星点火花立刻就会点燃周围的易燃易爆炸品。

      巴赛勒斯说到,辛达理赌场百分之五十的劳动力来自金砂岛。

      愿意接受相对低廉的黑工资和博彩带来的暴利让辛达理在极短百年时间快速的膨胀起来。

      压榨剥削的资本积累阶段在现在仍然在进行。

      只是巴赛勒斯这个执政者觉得这不是一个长久的发展办法。

      辛达理需要改变,他需要从金碧辉煌的水泥底下开始再造。

      想要辛达理吸收更多的财富,首先需要把赌场底下的钢筋混凝土地基打碎再加固。

      “我打算借着一次意外,突击金砂岛展开人口清查。”

      辛达理这个美丽的背后,总有许多反复发炎的伤口。

      治标不治本的背后直指小部分人的利益。

      有的人不乐意看到自己的蛋糕被人分食。

      幸运的是巴赛勒斯掌握可以保证权力有效实施的暴力机关。

      他是辛达理历届赌城派领袖中最铁腕的一位。

      “巴赛你要怎么做呢?”

      听到这里西因士问道。

      小孩子的办法就是把一切对手都打倒,打倒就完事了。

      “毕竟黑工这件事情赌场人事部从没公开过,如果把赌场员工分为黑工和正常工,会出事的。”

      西因士这样说到,他一直紧跟巴赛勒斯的话题脚步。

      “没错,赌场黑工会被仇视,仇视就会有隐患,一旦隐患爆发赌场的正常营业就会受阻。”

      巴赛勒斯这样赞同到,赌场营业受阻,恶性循环就会突然开始。

      成年人想问题就不是热血冲头的那回事了。

      大人要考虑很多不理想的因素,做好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

      “我们渐渐的分化架空煽动这些矛盾的那小部分人,把损失降到最小。”

      巴赛勒斯点点头,这些问题他考虑到了。

      大兴土木可能会让辛达理毁于一旦。

      眼中钉肉中刺要慢慢拔掉细细剔,不能说来就来想拔就拔,那可是会血肉横飞。

      “你要给些甜头给那些介绍黑工的小喽啰。”

      巴赛勒斯悠悠说到。

      买卖人口、高利贷的社团、鸡档押档甚至还有粉档的幕后东家在辛达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正是因为这些人前衣冠楚楚人后禽兽不如的有头有脸体面人,金砂岛顽疾才会久久不治。

      “我不仅要给甜头,我还要捧他们。”

      西因士应了一声,硬的方法行不通那就渐渐侵蚀对方,让他们温水煮蛙。

      巴赛勒斯执政初期也是这般绊倒了许多派系内对他的非议。

      人不怕杀捧最怕捧杀,把你捧高接着狠狠砸下去。

      没人可以撑得住这种巨大的落差。

      “你有目标名单吗?”

      说到这里,西因士突然扫了一眼门尼,门尼没有发现。

      “再说吧,这是个大工程我还没真正想好,门尼你说呢?”

      巴赛勒斯这时深深吸了一口烟,空气寂静了片刻他吞云吐雾的继续说道。

      “我大概有脉络,只是不知道对不对。”

      门尼说得温吞,刚才巴赛勒斯父子一直都在用高语境说话,他也听得一知半解。

      说到这个节骨眼上,刚才还无话不谈的三人突然变得腼腆。

      门尼挠挠自己一时间瘙痒难忍的光头。

      巴赛勒斯看见西因士突然把眼睛垂下不去看门尼,门尼的目光也移开。

      “行了,你的女儿也只是刚进入高等教育系统学习,不要知道这么多对你有好处。”

      巴赛勒斯瞟了一眼门尼,他挥挥手示意问题另开一个,眼下这个不要深究太多。

      在听到这句话时,门尼脑壳顶的痒意突然消散。

      人这个生物很奇怪,知道太多会变质,什么都不知道容易被漂染。

      只有一知半解时候的心最为赤诚。

      “好!”

      门尼回复得很痛快,看着这个胖男人突然喝出一声,西因士瞳孔猛然震动一下。

      “今年是抽签决定谁是卧底还是换一种方法?”

      听到这个话题,大家都来精神了。

      谁是卧底究竟是什么?

      “抽签吧,谁都不想当卧底,又要真枪实弹备考还要当人肉沙包...”

      西因士嘀嘀咕咕到,好事自然受欢迎,坏事人人都避之不及。

      他喜欢玩游戏但是对“谁是卧底”敬而远之。

      “谁是卧底”顾名思义就是选一个卧底,潜入对方内核并不让敌人发觉的意思。

      “谁是卧底”这个扮演游戏专门针对小联盟。

      各大党派为了更好了解新人的真实情况,他们会派内部人员潜入新人阵营,和他们共同生活好长一段时间。

      而这些潜入者也叫“间谍”。

      “不行,我今年要指定,就你吧。”

      听到这个消息西因士长长叹了一口气,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以往都以抽签方式让派系内大家轮番当卧底。

      今年西因士还想着自己应该能侥幸躲过。

      谁曾想到今年就直接钦点“间谍”。

      好,就你了。

      “...我好不容易通过考试,现在竟然还要重拾书本?”

      西因士心里老泪纵横。

      没有谁比他更懂应试教育的苦。

      当年笔试,西因士好不容易熬过,没想到几年后,他又要因为工作再考一次。

      “考题你记得签收,好好复习你还有两个月。”

      巴赛勒斯可不管自己养子脸上出现凝固的表情,他就是来派任务的。

      西因士接下来半年时间都要为“间谍”这个指标而好好努力。

      如果说学生时代还有再考一次的幸运的话。

      西因士此刻听到自己养父对自己说这番话,他知道这次必须逢考必过。

      “...造孽,如果我中途被淘汰了呢?”

      西因士知道,没有“如果”,挂科意味着西因士在3A新人小联盟考核中途便会被刷下来。

      听到这里,门尼忍住不笑。

      巴赛勒斯微做了一个西因士熟悉得不得了的动作。

      “挂科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

      养父威胁自己的时候,他就会做出拧人头的动作。

      “你拧死了我好了。”

      西因士心中万念俱灰,他满脸苍凉的对巴赛勒斯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