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二级片

      “小津安二郎呀。㢓”

      “啊?他谁呀?”

      “不是吧?你连他都不知道?”  

      “쫊好姐姐,给说说呗。”

      “也好,这个镜头的手法,小津安二郎用的很턣出名……”

      王誉这个新晋导演率领錐的临时剧组,擼迎来了两位贵客,干姐姐还有那金锁。

      퇇咱干姐姐是一点儿也不见外,但毕竟现在的这个剧组没她什么事情,于是乎凇,她就拉着金锁一起廇在不远处观摩。

      陈老师是熟人,当然也就过去聊聊,另外,老余也跟﯁着过去了。

      门 看了王誉的几个镜뺸头之ꥡ后,飞红姐就讲了这么个RB人名出来。

      其实,专业人士一听就知道这说的是谁,这位小津安二郎是RB电影大师,而且,就镜头手法而言,还确实是这样的恚。

      即,摄影机的镜头固定,而演员的走位是进入镜头再走出镜头,也就是镜头不追着椕演员。

      ⒔ 这种手法的代表作就是《东京物语》,此片问世之后在欧洲引起很大反响,不少欧洲的电影大师远渡重洋到RB学习。

      金锁也算是科班出身,但她学的是表演,对于导演方面的知识就了解不多了,而且,她对拍戏很积极,上学就一般般了。

      “那这样的镜头有什么好处呢?”金锁像个好奇宝宝。

      飞红姐一笑,“方便讲故事。”

      这话,金锁빐听的是似懂非懂。

      就好像那部电影《东京物语》,‘瘪物语’这个日文就是中文‘故事’的意思,当镜头就只是定在那里,而人ݖ物进出,这样就自然产生了一种,物是人非、时光流逝的感觉。

      王誉用在这里,不就是在讲李寻欢与铁传甲从关外回来䳽嘛。

      一句台词都不用,这一小段故事就讲完了。

      其实《多情剑客无情剑》的第一章,王誉直说写的最好,其中就有许多景物描写刜,整个文笔浑然天ﻂ成。

      现在,他所用的镜头,以天地为画布,以山、雪、松,栗马、蓝氅、灰衣为颜料,在他的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原作。

      陈老师听了不住的点头,又赞了㐵王誉几句,更觉得王誉这个临时导演非常靠谱了。

      老余这家伙抓耳挠腮的也插不进去话,干脆又回到老王这边。

      “老王,你姐姐挺懂啊。”

      “不是,老余你这话什么意思?”

      “啊?”

      “我姐可篢是北影老师,她要不懂,怎么教别人。”

      “霍阿,这么厉害……不是,你小子这眼神……”

      老余这个家伙说的可都是好话ᝀ,但却见到老斛王这眼神很犀利,他也就明智的ܽ选择了暂时闭嘴。

      护姐狂䜳魔呀!

      王誉当然是护姐狂魔了,自己姐姐自己不护着,那这弟弟的本职工作就没做好。

      老余闹了个没趣,但其实,他想说的是那谁。

      “老王,你看䯋那金锁怎么样?”小声的说,眼神还有些飘。

      “什么意思?”

      “就我看那《还珠》,那什么小燕子呀,紫薇呀,我都没什么感륱觉,就是金锁,我印象很深刻,看她那大眼睛,䜆那实在是……”

      잰 敢情儿这家伙还是个颜控,不过,王誉得提醒一下自己的战友加好友。

      冠“你小子别瞎想,人ꜥ家心思不会落在你身上。”

      这话有些狠,但绝对是为了老余好,王誉这个穿越者还不复知道那金锁什么情况?

      能躲就躲,千万别招惹,当然了,人家金锁的志向远大,如王誉跟余自立这样꥿的枪手,根本鬥看不上。

      쉃 可老余这心思一时断不了,“我这怎么是瞎想呢?哦,你想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也没多红啊。”

      王誉接下来简直无情,“老余你䗾不错呀,也知道自己是癞蛤蟆。”

      “老王你这过分了啊!”老余这脸上红透,륆“我⻊就觉得她挺清纯的。”

      边上掌镜的徐胖子都憋不住笑了,老余这羞臊的厉害,ퟩ干脆伸手拉扯一༢下那胖子的大脸盘子。

      不过,王誉倒是也看了那金锁两眼。

      必须得说,就现在的金锁,确确实实是个清纯的姑娘,大大的眼睛,小内双,标准的瓜子儿脸,肌肤吹弹可破。

      턊 但王誉很清楚,人是会变的,而且,王誉还很确定,自己没有能力阻止这个女人的变化。这变化的关键롘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你想撞南墙我不拦着你。”王誉最后给了老余这么몓一句话,然后就又把大喇叭拿起来。

      “今天就到这儿吧,收工!”

      ……

      因为是在怀柔拍戏荮,拍完了就坐车窽回京城,这能省下住宿的钱。

      飞红姐跟金锁干脆跟着大家伙儿一起坐面包回去,而临时剧组里许多人,本来是飞腾影视城的,他们就回自己藡地方。

      焦恩骏、吴倞他俩虽然是腕儿,可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等回了京城,已经是晚上了,车子快要到簋街,陈老师쩑心里一动。

      “我提좘个议钍,咱们大家伙儿的聚个餐吧,都是一㢿个剧组,咱们其中好些都是头回见面。”

      大家当然蝍都说好ꇳ,既然决定聚餐了,吃什么呢?

      簋街现在名气不如日后那么大,不过,倒也是饭店林笱立,而且,当下正流行一汆道美食。

      “水煮鱼吧。”

      “对对,这个好吃。”

      “那吃哪家呢?”

      水煮鱼这道菜,现在正全国范围内流行开来,焦恩骏在台湾也只是听说过,还没尝过,更加的好奇。

      那么,到底吃哪家,可有个讲究。

      还是王誉有法子,弇他就直接问,你们家这水煮鱼让不让打包,特别是那油。

      众人只是觉得导演这么做相当古怪,而且,最后㚌还选鴲了价格挺贵的那家,看来是导演足곕够大方。

      王誉也掁不解释他为什么这么做,现在这个年头,有些秘密很难说的清,咱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检绔查食品安全的,就这样吧。

      弄了一个包厢,大家排排坐,还点了好几个菜,有炝莲白,川北凉粉,麻婆豆腐,回锅肉,再拌个凉菜,这基本上就是川菜的标准配置。

      㶔 酒鱞水什么就女士喝果汁,男的就燕京吧。

      等菜的这个功夫,总得说说话。

      “这鱼太油了,一귡会儿我就吃些素菜就好。”靳松这一身的块,可得注意饮食。

      “是靳松师兄吧?我也是谢老师的弟子。”金锁倒是很会说话。

      “啊?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小师妹,可真是难得。”

      好嘛,又来了一出师兄妹相认的感人场面。

      谢导的那个学校,就现飴在来说其实顶多算高职,但这个高职还真出了不少实녃力派。

      小燕子就是揇这学校的,她后来考入了犆北影,跟王誉算贡是同学。

      靳松反而是小燕子师弟,而这位金锁,就是小师妹了。

      这么一聊,互相之间的隔阂就没了。焦恩骏跟吴倞听了,更是觉得有意思,吴倞表面上挺腼腆,但其实他是酒人,酒先上来,他干脆起个头,大家碰了一杯。

      有个人,更是着急了。

      排排坐,也得有个讲究,主位当然留给陈老师,而妀飞红姐跟王誉肯定要坐一起,老余跟王誉其实是一个地位,就做他边上,而飞红茮姐边上才是金锁,这一下子就隔了两个人。 ᐥ

      “哦,那个,哈……”

      王誉看着余自立这一副꜓特别想插入话题的样子,干脆在桌下小踢了他一脚。

      “……”老余给了老王一个幽怨的眼神,老王的回应就是不看他了。

      这一幕落在飞红姐眼中ᏸ,漂亮干姐姐都要憋不住笑了,不过,她⍋倒是起了个话头。

      “这次拍《小李飞刀》,咱们俩的角色还没定下来呢。”说着揽住了金锁的肩膀,两人还真像一对儿姐妹,接着苺,“还是聊聊这部戏,还有古龙先生这本书吧,也让我们俩看看,还有哪个角色合适。”

      角色没定下粇来实属正常,一般都是先定主角,而且,合拍片还有个规矩,尽量做到大陆跟港台方面男女主平分。

       现在剧本还没有真正定下来,很多角色都还能商量,而起了这么个话头,某人就知道僄机会来了。

      㸄 “这本书有来历呀,陈老师跟我们讲过的,那是1968年,古龙先生笔战童世璋……”灑

      好嘛,现⑺学现卖。

      老余这家伙说的还真挺带感,口沫横飞,引人入胜,大家听的有些入迷,陈老师更感高兴。

      接着,又开始讲起了人物,从李寻欢到阿飞,从林쾻仙隽儿到林诗音,龙啸云加上官金虹。

      大家谈武论侠,气氛十分到位。

      刺拉枧拉的水煮鱼这道主菜又上来了,更仿佛烈火浇油。

      水煮鱼也叫沸腾鱼,本身就是江湖菜,这不是巧了吗?

      却在推杯换盏,酒酣耳热之际,飞红姐问了王誉一个有趣的问题。

      “弟。”

      “哎。”

      “这部小说好像有不少影视剧괁版本。”

       “对。”

      “那你觉得,这么多版本里面,狭哪个角色塑覾造漫的比较遗憾呢?”

      遗憾?竟然鯊是这么问的,一般不都是问哪个最好吗?

      飞红姐这问题一出来,大家都不自觉的就停下来了,쁣将目光放在了王誉的身上。

      之前,这位临时导⌫演就没多说什么,比较专注吃,现在,他到底怎么讲呢?

      王誉心里清楚,这又到了姐姐跟自己的‘日常’了,给咱出难题,一看姐姐梎那双满是笑意的眸子就知道她那点儿心思。

      檴 但这个问题可难不住他。

      手上拿着酒杯的临时导演直接就讲了个名字。

      “林仙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