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秘社

      “那쀹日冒昧,我……”林君湘急急枘想要解释,却又不知该如뎖何开口ጥ。ၵ

      ઞ 江琉缓缓一笑,带着能安抚人톼心的力量,眼神炯亮温柔,却偏生带有三分疏ᔿ离:Ĝ“林小姐,好巧。”

      “是啊,好巧。”她低韩声呐呐,觉得自己对他温柔的目光移不开眼了,想要汲取更多,沉溺其中,又带着一点点羞耻心,却是将那三分疏离也忽粤略了。

      江琉无心与她发展更多,庲欲错身离开。

      “江大人。”

      江琉驻足,不知道她还有什么폇事。ꤛ 퐹

      林君湘懊悔一不ῖ留神喊出了他的名字,怋又鼓足了十二分的勇气:“江大人不妨与我一同进餐,菜짮式还未上全……”

      㔰਷“多谢林小姐的好意。”她삭指了指不远处的餐桌,“在下已刚刚用完餐。粏”ᩰ 

      林君湘看着他离ᑻ去的背影,鼻尖ゟ还留着余香,⬿让她的悸动久久不能平复。

      江琉在盐运司的差事卸任给另一人뚊了,一道圣旨下来,直接封了从六品的翰林院隘修撰。历任状元皆封修撰,其次榜眼、探花授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튰

      竟然⑚是状元。

      明黄色的圣旨下来时,江琉内心还是很高兴的,脸上也不觉多了些笑意。

      几家欢喜几家愁,京中世家本着头名去的,却半路杀出一匹马。

      既然头名已失,权贵们便争相结交拜访。

      看似风光,实则逼着她站队茖。

      姬书元遣人送了一箱礼,说是给她装点门面,让她务必收下,礼㌥“轻”情意重。其它皇子的党羽也送来贺礼。

      箐Ѭ藜将所有礼单打点好,向正躲在府内嗑瓜子的江툵琉报账,顺便理了一下京中权贵的关系。

      林君湘的父亲林培昌是大饤皇子뗸在暗中的人,明面上不明显。而林培昌䵦的亲妹妹是文岚的母亲,文家尔的立场却不是姬书元,但到底是哪位皇子,局势尚不明朗。唯一无人敢惹也不属哪位皇子的只有崔天祺一人。

      一小碟瓜子被她磕得只剩下了一凌堆壳。江琉一边听箐藜滔滔不绝地讲,一边又换了个姿势吃起水果。

      “明日就要游街了,少爷……”

      箐藜又说起注意事项,江琉侧目,没想開到倸她看着冷酷不近人情,却心思细腻,还是个话唠。

      “知道了。”江琉实在忍不住,打断她,箐藜又递上一ꅼ盏刚温好的茶。

      ꑼ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外头张灯结彩,鞭炮炸裂,从清早开始,噼里啪啦响个不停깍。

      红罗绸缎早早挂上了墙头ᩂ,街道两处站满了人。阁楼上小姐们争先恐后从窗户探出䱦头鈥朝外面丢帕子。

      队伍浩浩荡荡,敲锣打鼓,夹道前方一路鞭炮。

      훵 马젙颈上挂了一朵大红花,尾巴上系了结。白马穿行,神气挺拔。 䩛

      马背上的人瑞鸟鸾羽,箔纹细钿,正红衣裳,爽朗清举,鲛绡雾縠笼香雪。悦怿若九春,云緺玉梭。

      让人神迷向往,一眼万年。

      寂跏然珌无声,再乍响惊雷。

      㸳“刚才那人᱅是江姓状元吧?是也不是⇱?!……”

      玺“他长得真……䄋真是……”⡒楼上的女子们羞红了脸,心如小힣鹿乱ꥱ撞,纷纷语塞,想不出任何词来形容,只觉得头晕目眩。

      ∂“江郎!”

      “看这里看这里!”

      “天啊!他看我了!”

      “不害臊᜖,他明明看的是我……”

      ……

      봷 万人空巷,好久不曾这么热闹。

      帕子、鲜花丢了江琉满怀。춄魏国盛事,亦传到他国耳中,一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谈。 둂

      “䝞魏国新晋状元那叫一个姿容非凡。”

      “比之医圣云守恪、北域之王、祁相原隰、秦将路昭如何?”

      ꭠ “足媲四美。”

      祐 ……

      픎 京城游行轢,可谓风光无限。作为榜下捉婿的最佳对象,凭箐藜一人难以打理,江琉雇了小厮、管家,如此便真有大府气派的几分韵味绎了。

      只是有些结亲意向实在不好推诿。ᵮ

      욢譬如林培昌㖡。

      他一上来不打哑迷,开门见山:“贤侄才幋华过人,品性端正,与小女君湘也见过几面,ɉ不知江ጇ贤侄意下如何?”他先是将林君繢湘女扮男装去拜访的失礼“错处눪”表达歉意,炏再直接了当地提出若是两家结亲,以林家势力以及自己的地位可以在官场上助她一臂之力。而且条件不是入赘,是江௨琉娶林君湘。 㛪

      换做别人,当然是不二之选。

      可换作江琉……那是万万不能的。

      ᤯ 且不说她女子身份,若是她真的娶了林君湘,就被归为大皇子一哳党乶了。

      䆈 江琉言自己年少,无娶妻打算。

      谁知林培昌道:“这不碍事,䯻只要双方信物交换,定下亲事,晚几年也可䊲。”

      芷 江琉眼角一抽,赔笑:“不日就是秦国公主前来和亲。王宫贵族皆忙于此事,为防止冲撞了魏秦交好的喜事,不如下官等和亲之后给您答复?”

      林培昌“哼”一声:“贤侄可要想清甛楚了。”说罢,便拂袖而去。虽然他脸上隐隐透出怒意,心里却是很很满意江琉的。忽想起要君湘在家对他“苦口婆心”、死缠烂打的样子,简直把江琉夸上了天,作为父亲看女婿的视角,那点好感也消散全无了。话说姬书元也在其中推波助澜,林培昌如何看不出,只是他没想到大皇子竟ᠹ对江琉如此看重。

      在他看来,江琉没理由拒绝,这是三方皆大欢喜的好事。

      昨日,㫕二皇子寄来的帛书耷拉在江琉的膝上。

      ⡷他明面上䐳没有动静,暗地里却存了心思,想ℑ让江琉成为他在大皇子处的间谍。

      私传帛书冒了很大的风险,江琉看着火焰一᳠点一点吞噬丝帛,飞快烤成焦干,然后在空气中变成了一缕烟尘,跟烤乳猪烧掉皮毛一个味儿。

      魏꾡国最小的是三皇子,只有九岁,还不具lj备夺储能力,眼下二皇子势头最凶。姬书茂征战沙场,拥虑护者不少,民间呼声也最高。一来二往,朝堂上有不少人投靠イ姬书茂。

      魏国无太子,如今大多数人却有二皇子即将成为下一任魏君的错觉。

      䲂只是还不知道魏君真正的心思是什么:谁才是他心中的芗继承人?若说是二皇子,却迟迟不封太子,反而让他上枪打头阵,有一种虚张声势、为了掩藏真正继承大啽统的人的感觉;若说偏向姬书⸅元,魏君也任由二皇子打压大皇子的势力,对姬书元不闻不问。

      姬书元在民间口碑亦不错,只是一个是“好”,另一个就是“惊艳”了——姬书茂镇守边关,打过不少胜仗,百姓们出城相迎,对他颇为爱戴。

      只可惜一文一武,不能文武双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