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鹏

      就这样,赵林森在林城里过了近一个月的悠闲生傈活,期间,接连又捣鼓出几种不错的灵쟽植来,丰富了自己的赵氏灵植体系,且让苹果投手的结果速度进一步提升,炷抹平了缺陷。

      这天赵林森照常早起,到院子里灵田旁查看一种新培育的灵植,刚蹲下,趴在门口的公主就轻嚎了一声,示意赵林森,老板来了。

      于是赵林森赶紧起身,将三娘引进客厅,给煮了碗茶。

      无事不登三宝殿,三娘脸上可见的焦急,但赵林森却是表现得不紧不慢,示意她先喝口茶冷静一下,慢慢说。

      혥 ⻯见他这样,三娘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应了他的要求,强行压下心头的急躁,坐在赵林森面前,看着他慢吞吞的一番操作,最终把一碗茶放到她面前。

      还没等端起来喝,仅仅闻了一股热气,三娘的脸色就变了,随即端起茶碗就往藸嘴里灌,茶水不烫,温腅度适中,一口入喉,热感顺着翢喉咙入体,慢慢醟遍及全身。

      闭上眼睛,感受着喝下这碗茶后身体的变化,良久,三娘再度睁开眼睛,先前的焦急已经完全不见了。

      秴再看向赵㲫林森숰,见他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但胸有成竹的笑,目光十分的复⍁杂,欲言又止。

      这时,赵林森才开口:“放心,现在你可瑇以不用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毪 頖

      听了这话,三퉢娘看了看四周,显然是㭊明白了赵林森话里的意思,于是果断发问:“这茶是你培育的?”

      “对!”

      聉这茶叫폄“通灵茶”,是传奇果农一脉用来培养下一代时,为其筑基专门培育的。

      ㋼ 只不过赵林森接受传承时的情况比较特殊,已经出现了断代鹫的情况,没有前辈老师带,且直接通过传承以及脑海里神物的帮助一步登天,䣖从零基础直接成为二级术士,所以也就用不着ẳ喝通灵ᇼ茶了。

      传承果农一脉对灵植的理解比较活泛,并不死板,讲究的是钻研环境对灵植生长的影响,要的是最后让所培养灵植达到想要的效果,并不拘泥于固定的꼛灵植品种。

      쑓 其理念颇有种赵林森家乡世界古᏾时候流传的一桴句诗:

      ᭒ ﲟ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所以再度来到武术世界后,赵林森用普通茶树轻轻松松就培斤养出了这种通灵茶,只要喝㲭上一段时间,就能解决困扰三娘多年的问题,是他认为最能打动对方的东西。

      䙃 “什么条件?”说话时,三娘身体微微前倾,紧张腟中带着某种决绝。

      三娘这样一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跟恶魔做交易的模样看得赵林森想笑,但他并不准备就此说些什么,因为跟她这类人䷞该怎么打交道,他是有经验的,老⍺杜就是这种人。

      于是他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随后才开口道:“我在这林城是无根之萍,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亲人了,为了能在林城崧立足,我需要有人支持。”

      “可以,你也知道我的根基在哪里㞓,所以只要你今后行事不会触及到那边的底线,我都可以帮你。”

      酧三娘答应的很⡇干脆,赵林森对此不意外,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拿出앥来的东西对方根本无法拒绝。

      微笑弹出一个光团飞到三娘额头上,融入进脑海里,保险起见,肯定还嘬是用自家ፄ契约来确定双方更进一步的合作关系最为保险。

      ᶍ 而三娘闭眼“阅读”了片刻,因为有赵林⾕森先前和此时表现出来的种种神异,加上契约内容不多,很轻易就可以发现有没有漏洞,因此看完之后,果断就签了。

      灵觉认ꃬ同,契约成堙立,赵林森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脸颟上笑容明显了不少。

      蔈这之后,三娘才开始表明来꫈意。

      “他们又要幻灵草?这么看,就不像是治疗灵兽时做麻醉用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之后,三娘详细说了下自己掌握到的消息稤,听得赵林森脸色颇为怪异,末了,嘟囔了一句:“━抑郁了?”

      ა“什么是抑郁?!”

      ⢰ 这个词三娘肯定是不懂的,但赵林森对她描述的这种情况却十分了解,因为自己家乡世界那边情况跟这里完全不一样,在那种情况下,很多可怜人都会出现这种症状。

      在联系对方需要幻灵草,赵林森基本可以确定情况跟自己猜的差不多。

      他这儿一副了然的模样섻,ⱼ三娘却掦是越来越懵了。

      见状,赵㰞林森不得不简单解释一下。

      “他们出手这么阔绰,不用想肯定是非క富即贵,家中小辈豢养ᕰ个把灵兽再正常不过,但灵兽不是一般牲畜狐,它们扣是有野性的,长久关在深宅大院中,生活的地方周围肯定墏是少不了令它提心媪吊胆的䢍强者,压抑又得不到良好的释放来舒缓,郁结之下,久而久之心灵上免不了就会出现问题,这种症状就叫做‘抑郁’。

      幻灵草确实是缓解这一症状的ɫ不错选择,但却治标不治本,而且还容易形成依ʖ赖性,到最后,这灵兽就彻底废了。”

      赵林森一直以来在三娘面前立的人设,就是灵植士一脉中以培育灵植喂养灵兽为主,结合了“灵植士”、“灵兽士”最终形成的灵宠士,这一脉࡯的理念就是与灵兽做朋友,而不是向灵兽士那样以奴役灵兽为主。

      再加上赵林森的说法并不夸张,符合实际情况,所以足以令人信服。

      稍后팔,三涌娘离开了赵林森的住处,将他对情况的判断传回了本家。

      豪让噁赵林森稍感震惊的是툸,当天晚上就有了回应,对方直接派了个人过来,要当面跟他聊聊。

      一般来说,晚上并不是陌生人第一次拜访的好时候,但对方似乎很急,所以三娘只能将她礋带来。

      ౲ 四㒊级术士,侍女打扮,没有高高在上的狗眼看人低,给人的感觉很平和,与赵林森预想中差异巨大,举手投足之间完全体现了什么叫真正的有教养。

      “赵男士,我叫小桃,是小姐的贴身侍女。貧”揸

      在武术世界,“男士”这个称呼只有男性术士才有资格享受,同理,女性术士自然就叫“女士”,而一般有资格在正式场合被称呼为男士或者女士的术士,都是有了一定名望和成就的暗那种,一个一二縱级的刚入门小菜鸟是消受不뿯起“꟤士”这个称呼的。

      而对方既然称赵林森为㒴“赵男士”,且自称俗名,姿态也放헣得足够低,是真正奔着求教来的。

      䗳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쪎把面子给ꭆ得这么足,鹎赵林森自然会好好接待且詌表现。

      将对方引进客厅,赵林森朝着院外轻唤一声,公主听到他的呼喊立马就蹦了攔进来,亲昵的趴在他身侧,将脑袋放在他的大腿旁。

      光是这一手,就足够对方认可他匶的能力了,能让一头四级灵兽如此依赖,要么是他从小一手带大,要么就是如三娘所说,他是个灵宠士,对跟灵兽打交道是专业的。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意味着自己今天驻地会有所收讳获。

      这么小小漏了一手后,赵林森开始“问诊”。

      “小桃女士,不知您能透露多少뜸具体的情况给我?”

      一边开口询问着,赵林譂森一边手上不停的泡着茶,用的睨自然还是通灵茶,虽然对一个四㦡级术士来说,烱喝通灵茶不会有增进效果,但喝起来肯定也比一般的普悺通茶叶要好上不少,是赵林树目前能够蹽拿出来的最好的招待客人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