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前院是给他们믐这些学徒用的,死了一批,又来一批뎇,来来走走,只是过客而已。

      一軴旦盖棺剉成功,就可以入后园,李浮屠座下有七弟子,都是这样挑选出来的,义庄在这里开ꂢ了三年多,不릧过挑选出来七位弟子,而死的不知凡几。

      前院与后园之间有阻隔之处,一个佝偻老者守在这里,黑衣着身,面容枯槁的如同老树一般,依靠在斑驳的石墙上,抽着旱烟。

      “学徒不可入后园。”

      佝偻老者的声音像是玻璃在摩擦一般,喑哑䮜而又难听。᷑

      “我镇尸成功,已经盖棺。”宁宇拱手道。

      瞬间,那佝偻老者浑浊的眼神凝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宁宇。

      随后,他唤来一名青衣小厮,看样子是去验证了,不久那小厮䦏就回来了,对着宁宇也行了一礼펛,看样子是验证完毕,知晓宁宇的身份已经截然不同了。

      得到小厮的汇报,佝偻老者郑重了不少:“且在这里等着,我去禀报庄主。”

      佝偻的绪老者背影看起来紓摇摇晃晃,每一步却又踏实无比,后院奇葩林立,树木遮阳。 ౦

      捺没过多久,一行人走来,为首的正是李浮屠,脖子上戴着一串血色的念珠,看到宁宇的一瞬间,他也不由得一愣。

      “是你?”李浮屠自然记得,是昨晚那个好运的小子,他还以为这小子没愈什么希望,没想到次日就盖棺成功了。

      “见过庄主。”宁宇恭敬道,李浮屠身后跟着两名男子,一左一右,眼神中皆带着探究的神色。

      “三个月了,我们终于有小师弟了。”左边的男人道。

      李浮屠上下打量宁宇,随后更是一把握住宁宇的手,让宁宇一惊。

      “底子不错…”李浮屠满意道ꭃ,宁宇得了王猎户锻炼一生的箭术,更是自动淬炼了躯体,达到可以随意施展的地步。

      这身体如果是在王猎户这等人身上,自然不值得称赞,可宁宇只是十几岁的少年,自然称的上是好底子。

      “你可愿入我门下?”李浮屠郑重道。

      “愿为庄主鞍前马后。”宁宇道,他的外挂可加还是要依靠义庄。

      “好,好!”李浮屠大笑,经历三个月,终于又得了一ꩋ徒,稍加培养,这就是一个好苗子,缓解义庄目前人手紧张的局面。

      随后便是简单的拜师仪式,虽说是拜师,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没有磕头,奉茶的礼仪,便算入了李浮屠的门下。

      ꍚ“既入我门,尊师重道是首先,亦不可同门相残,否则…”李浮屠冷喝道,随后他的躯体竟然微微泛起光芒,衣服上的那头似狮似虎的异兽竟然动了起来,勾勒出血色的纹路,显化在虚空中,对着宁宇咆哮。

       隥猩风阵阵,宁宇感觉躯体一阵冰冷,心头却一片火热,他就知道,这个世界定然不简单,李浮屠呈现的一切,他都会达到,甚至超越。

      “弟子知晓。”宁宇道。

      李浮屠还欲说些什么,不过有一青衣小厮匆匆来报“庄主,李大人急请。”

      李浮屠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片刻后,他掏出了三个血色珠子,递给了宁宇:“这是师礼,大虎,给你师弟讲讲他该知道的,这李都统定然又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我得去一쓌趟。”

      血色珠子很圆润,每一颗都有拇指大小,握在手里有股子温润的感觉。

      李浮屠匆匆离开,꾟大虎正是之前跟在李浮屠身后的人壮硕男子,而另一人,则有些沉默。

      뒷“哈哈…小师弟…”大虎上来就搂住了宁宇,是个豪爽的性子。

      “刚刚被吓呆了吧,我当时也是,我告诉你,师傅可是化丹境界的大高手…哦…你应ꙋ该还不知道什么是化丹。”

      宁宇不着声色挣脱大虎,以免这个师兄有什么不妥的爱好。

      大虎干咳了两声,继续道:“妖魔横行,邪祟滋生,我们人族亦有赖以生存的本领,锻炼身体,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像师兄我,就是练身境界,滋生气血…寻常邪祟妖魔已经奈何不閭了。愗”说着,大虎的身上腾起一层血色的光辉,让宁宇感到一股炽热。

      “而师傅则是化丹,浑身Ǔ气血化丹,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那异兽就是一种。”大虎面带羡慕的道。 쁧

      “那…之ʑ上呢辸?”宁宇期待道。

      “小师弟,这些还不够吗,你可还未入修炼之门呢。”룞大虎摸着自己的头道,他当时知道这些已经激动非常了,윛根本不关心之后的情况,只想尽快入门。

      宁宇默然,惊讶倒不至于,前世那么多小说也不是白看的,这两个境界还不足以让㑠他惊讶。

      “据说黎城的城主乃是法身境界的大修士,镇压一城,不受大妖魔,大邪祟侵害,但那个境界距离我们太遥远了。”大虎摇头道。

      “好高骛远…先入了修炼之门再说吧,若被阴煞气侵袭而死,就不用关心这些了。”另一个沉默的师兄突然开口,带着冷意。

      ଐ 入了门,不代表没有危险了,普通人的尸体尚会滋生阴煞气,那些修士的尸体,定然更加危险。

      说完,此人就离开了,并无任何寒暄的意思,只留戴下了耪大虎和宁宇两人。

      “冷骨师兄也是好意,面冷心ཐ热,不要放在心上。”大虎略带尴尬的道。

      “明白…翪”宁宇点头,初来乍到,还不至于因为这一句话而愤怒。

      据大虎所言,其余五位銰师兄,都被派出去镇尸了,镇尸,盖棺并不局限在义庄中,只要付的起代价,哪都可以。

      代价包括银子,药材,各种奇珍异宝,包括他们义庄也是如此,和官府合作每一具尸体都是明码标价的。

      刚入门没復有资源人脉,自然不会有人找你镇尸,只能借助义庄的平땠台,略有名气之后,就可以接私活了,不过就算接私活,也得完成义庄给的任务╏。

      两人正交谈着,那佝偻老者从外而来,抽着旱烟,姿态从容:“官府送来了采花盗的尸体,炼身境,阴煞气浓重,不是那些学徒可以镇的了,大虎你去吧。”

      这䰭佝偻老者地位明显不低,对大虎说话也是这般。 鑉

      “采花盗才出现了几天就伏法了,不过炼身境界,就敢横行,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大虎摇头,随后又问道:

      “鬼老,官府给了多少东西?”

      鬼老咳嗽了几声,长吸了口气,磕了磕旱烟:“一百两银子,三株凝血草。”

      大虎皱眉,嘀咕道:“真是给的越来越少了。”

      “黎城来了几个和尚…本领高强,要价ሣ还不高,若非庄主在黎城根深蒂固,븗连这点都没有。姼”鬼老步履蹒跚簻,一步一摇头,离开了这里。

      而大虎则拍了拍宁宇的肩膀。

      “别说师兄不照顾你,这采花盗的尸体就送给你了,用师傅给的血玉珠,问题不大,白得几十뼎两银子,和两株凝蘜血草。”

      镇尸的报酬与义庄是五五分成,弱小时认为很合理,强大了就很难说了鮐。

      据大虎所言,这血玉珠是李浮屠独门的秘宝,将其放在尸体胸前,不消一时三刻,就能净化其身上的阴煞气棟。

      相当于免费送给新入门祦子弟的福利,为其度过前期的积累。

      由于李浮屠暂时不在,无人能传授给宁宇独门的秘术。

      “地虎吞煞?”宁宇咀嚼着这个名字。

      “没错,和尸体打交道的行当,修炼的大都是和阴煞气有关的秘术,咱们义庄就是《地虎吞콈煞》。”大虎头颅微微昂起,带有一丝骄傲。

      “练到师傅那㮹种程度,地虎就能实侕质显化。”

      宁宇点头,不过这秘术,只能由李⾏浮屠亲自传授,虽然大虎也已经入了门,但自己都ඖ不精通,也不敢传授给宁᧣宇。

      大虎不仅是个自来熟的性格,还是个话痨,可惜,今日却不能让他尽情施展,一青衣小厮快步走来,面带焦灼之色:㤈“虎大人,您屋里的…又闹腾起来了,冥纸锁链都碎了几根。”

      大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对宁宇道:“师弟,师兄还得去镇尸,你且记住,用血玉珠⻣…千万蛾不要自己逞强。”

      说完,大虎就匆匆离去了,这띌种事ኍ情拖延不得,万一出了什么异况就麻烦了。

      至于那采花盗的尸体,鬼老早已安排好,自有青衣小厮带他前去。

      这些青衣小厮和学徒地位差不多,管吃管住,其余的就没有了,不过青衣小厮依旧是一些底层人物䠻打破头都想做的。

      可惜,这些小厮大都是李浮屠的字侄辈,还有宁宇那些师兄的亲戚朋友,外人倒还难进来。

      鬼老跟随李浮屠很久了,自李浮屠在黎城站住脚,鬼老就跟着扵李浮屠,栢相当于ꑫ大管家之类的角色。

      悏他的房间早已分配好ⓝ,白墙青瓦,檀木做的门쨩窗,与前院截然不同,卧室与停棺的地方不在一处。

      此刻,停棺处早譃已摆放了一口漆红的棺材,与王猎户的棺材不同,这漆红棺材上缭绕这一层极为明显濭的阴煞气,都形成了实质。

      同时,一条条纸做成的锁链交叉ꆹ纵横,缠绕在棺材上,封禁了一部分阴煞땗气,棺材附近的阴煞气在扭曲,沸腾,甚至衍化成两缕,纠缠在一起,如꧴同男女一般。

      见到这一幕,宁宇嘴角不由得一抽,果真是采花盗,死了也忘这种事。稙

      青衣小厮不敢在这里停留,交待完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宁宇븺打量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接触到一缕阴煞气,一股阴冷的气息瞬间涌入宁宇的躯体中,让他打了个寒颤。

      与此同时,戏文在耳边响起,一道信息自然ꃅ而然的在心底浮现【飘香院的紫月姑娘还等着我呢…遗憾奖励:登峰造极的灵犀步】。

      这正是采花盗的遗⏿憾,飘香院是黎城有名的青楼,前身自然如雷贯耳。

      黎城的青楼不少,但最出名的还是飘香院,不仅和其官面的背景有关,更是因为其四大花魁个个貌美无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不过,那样的美人,寻常人根本难以得见씀,紫月便是其中之一。

      这四大花魁真正令人疯狂之处在于皆未有首位朡恩客。

      与他们曲水ﻒ流觞的交谈一ᣖ两个时辰就需要花费不菲的代价,而恩客ٛ更是还未开始拍卖。

      “开个青楼还整什么饥饿营销,哄ꊽ抬*价。”宁宇不禁摇头,你说你一个采花盗,不应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怎么还对青楼的姑娘念念不忘,真是废物˚。

      宁宇正思虑着,因为他现在身无分文,而且“等着他…”这三个值得深뉰思。

      到底怎么算完成遗愿,是交谈片刻,还是发乎情,止乎礼,还是得探知深浅,毕竟都是不一样的价格。

      忽然,宁宇骸感觉小腹一阵火热,他低头一看,脸颊不由得一红,做贼似的扫了໚扫四周,才想起这是自己的房间。

      “这阴煞气居然还有这种作用,张见识了。”ࢦ虽然之前就听说,阴煞气的主人不同,影响也不一样。

      有的阴煞气可以赤地千里,有的阴煞气可以让人沾染恶疾,有的甚至可以化为人形,拥有神智,可宁宇还是第一次碰见,颇为䰂惊奇。

      “色中恶鬼!”宁宇ꍂ狠狠的鄙夷棺材中的尸体,随后往内屋而去。

      半个时辰后輸,宁宇双目失神,感觉自己已经看淡了红尘中的一切,已经可以比肩释迦牟尼,三清至圣,即将羽化飞仙。

      哗啦啦!

      蓦然,锁链震响,宁宇眸光一慛凝,提起裤子,急忙走到前屋,只见冥纸锁链止不住的响动,棺材更是晃动不止,实质般的阴煞气如同黑油般涌出。

      宁宇皱眉,他现在自然镇不住采花盗的尸体,他也没想着去冒险,当即拿出了李浮屠给予的血玉珠。

      或许是感知到了阴煞气,血玉珠血証芒大放,ቫ一缕若有若无的血芒涌出,竟化为了模糊的异兽,发出咆哮声,那阴煞气顿时如同遇到了克星,大量的溃散,片刻就宁静了晴下来。

      ๒而宁宇也收起了血玉珠,用血玉珠镇了尸,还有个屁的遗憾奖励。

      不过,他看着手里的血玉珠…这东西应ꚠ该挺贵的吧…

      (新书求鬋收藏,求推荐戱,万谢老板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