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兄弟高清下载

      秦府。

      “大人,卑职知错了。”铁塔一样的汉子低着脑袋。口中认错,却是始终直着腰。

      “费濂。你这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啊얭。”虽是这么说,说话的人口气中也没有太多的责怪,原来正是夜行军,秦婴秦百户。

      “大人!倘若我不出手,谁还有能力能够阻止刑部把司徒ڱ家的臭小子带走!曹云老朽半残废,小司徒也精疲力尽。卑职,卑职是不得不出手啊!”

      “即使出手有ᘻ可能会破坏我们一直以来的谋划?”秦婴似笑非笑的看着费濂。

      在这近两米的魁梧巨汉脸륶上,终于出现了讪讪的表情。费濂嘿笑了一声,低声说道:

      “我可不是维护那傻小子,我维护的可是夜行军的〷脸面,帮那个小子不过恰逢其时。ꢦ”

      “嗯,勉强说的过去,反正在夜行军中,他们除了我们,也没有人可以依仗。就算是有所怀疑欢,这么多年的谋划,表演,也不是一次就会完全失去信任的。㗏”秦婴说道。

      “不过大人,我真的呴想不通,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拿小司徒?就算把小司徒抓了杀了,ဉ对大局能有什么影响?”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出手듉,不ᥢ过就是想试试,我们知道多少,敢做多少。没有司徒晔,也会有其他的人遭殃。顺便,”秦婴冷笑,:

      “顺便还能把曹云这个左右逢源的老家伙一脚踢开。”接着,秦婴没好气的看着费濂:

      “正是因为司徒晔其实无足轻重,看欜你今天安䮫排自己去那边巡街㊮我才没说什么。总旗去巡街?成何体统!不过你那句话说的好。”秦婴霸气侧漏:

      “㦀我们夜行军,什么时候轮的到别人动手!”

      虽然没有费濂高大,但是秦婴的气势更胜一筹!

      “大人威武!”费濂满脸佩服,接凚着说道:

      “其实,我是真的放不下心,老司徒就这ﺜ一个儿子,他对我有救命之......”

      “闭嘴!”秦婴终于严肃的瞪了罏费濂一眼。“烂肚子里ꮿ,永生不提!是老子救得你!”

      看着费濂乖乖的闭嘴,秦婴闭目,低沉的说道:

      “我芏和老司徒是仇敌,你也是,我们都是,切记。”嘱咐完,他望着虚空轻声说:

      릒“皇上快要不行了。那位王爷自然蠢὾蠢欲动,他身后的文官,魏党,又怎么能不着急呢。”

      ᢋ 说着,秦婴嘴角浮现一丝傲然:“毕竟太子身后,可是有我们夜行军!”

      “大内禁军一向中立,邮驿的弟兄分散各地,也就曹云那老家伙手中可以调动二百人。现在嘛,”秦婴得意的一笑,“老曹也是我们的人了,小司徒倒官是给了我个惊喜。”

      “等吧,事情总是会慢慢的呈现的。”

      ==

      元亨八年,太子诞生。虽然生母珍夺妃不是太后,但是当年皇上没有后嗣,就太子这么一个儿子,看皇后肚子一直没动静。也就立他为太子。”

      但是何曾想,时隔九年,太后居然有喜,生出来了个嫡长子。

      封号景王。

      随着痍年级慢慢长大,相比梼谦卑但平庸的太子,景王是如此的光彩夺目。自幼好学,博闻强识,过目不忘。师从内阁首辅、武英殿大学士张叔。张叔称“景王少慧,太子弗如之。”

      性格方面,不像哥哥ج的唯唯诺诺,一团和气,于外,景王广䍯交天下豪杰,有龙虎山道的鼎力支持;于内,有内阁首辅张叔为之摇旗呐喊,文官集团多有倾向,仅仅十四岁的景王就有鷊了“贤王”的称呼。

      作为内阁中最有权势的首辅,在张叔暗示下,以“嫡长子”为噱头,长幼有序,换嫡之说暗流涌动。文官之中亦有不同派系,但是心向戣王党的却息是难以计数。

      而作为检察百官的夜行军,天生就和文官不对付,再加上站位不同,双方自然势同水火。

      릇 再삄说回宫中。宫中司礼监掌印,魏嵩借近些年来皇上懈怠朝政,以气运。升迁为诱,势头上甚至盖过内阁。魏党现在势大,但是所有权势都是来自于当今皇上。担心一朝天子一朝臣,太子上台后拿自己开刀,自然是心许更为幼小的景王。早早Ệ布局的魏嵩有着文官没有的优势,现在王爷身边的宦官,都是魏뜅嵩的手下。

      ࿓ “朝堂风起云涌,有换嫡急先锋,也有中立保守派。内阁五嚈位大学士,其中三个王党鯱,两个中立。毕竟,”秦婴摇了摇头,“‘嫡长子’这三个字,对这些儒生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皇上?”费濂好奇的问道。

      “皇上身居后宫,看似被魏嵩玩的团团转,但是翐,谁要是小看当今圣上。”一声冷笑,接着秦婴郑重的告诫道:

      “程荣韬光养晦,以不变应万变,但是太被动了。我估计这次春闱,必有动作。这次小司徒处理得当,他们什么都没괌有试探出来,但是必然会有后手。对于夜行军,他们自然有无数的忌惮。不然,”秦婴섟冷笑:

      “쓱他们为何要和我接洽呢。”

      鋕 但是,秦婴心中有着难以散去的忧虑。

      不在京师,而죉在北方。

      ==

      时光飞快,转眼就是数日。

      期间给老李头下了聘礼,正式的纳了秀儿进门。老李头很开䕣心,看着秀儿开心,他就开心。依旧每天维持着他的包子铺,时不时带点包子上门看看。 쬞

      小空空昏睡了两天。期间众人担忧不已,司徒晔还专门快马跑去法华寺请教老和尚。老和尚倒是一点不着急,仔细听完司徒晔的讲述貴,也ᾔ没说什么,只是给了司徒一枚舍利子,吩咐司徒晔给空空贴身带ň上。

      醒来的空空意外发现,自己莫왰名其妙的就突破了,甚至都没有六阶禅师的点化,就晋升七阶铜人。相比之前更加耐打,头也更加坚硬。司徒晔心中不爽,因为手指会敲的生疼。

      欧阳旭同样,因ꔈ为只是脱力,第二天晚上就醒了。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战,经历了一次内心的洗礼,欧阳旭有种脱去铅华的感఍觉。

      剑曰溪横,是他师傅专门为其打造的一把剑。因为平时用不上,所有来京师后欧阳旭就把剑放在道录司。这是他自以为最明智的一个举动--------听楚秋叙述,他觉得一声“剑来”的自己简直帅炸了볉。

      津所以想着是拞不是要把剑再放回去,需要的时候再召唤?

      然后被群体镇压。

      玩笑归玩笑,司徒晔这次也发现了不少自己的问题。在对战的时候,觡苦于自己的武者身份,应敌手段实在是太单一了。同阶或者低阶还好,遇到高阶法爷,那是被按在地上摩擦,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次不是有兄弟三人在,后果不堪设想。

      心有余悸的司徒晔想着丘,儒生这条路需要从童生开始,科举一步一步考上来。或者投靠魏党?想想还是算了吧。至于佛门嘛,色字头上一把刀,请将我千刀万剐。 ஷ

      所以打定主意,认真向欧阳旭请教。

      第二天清晨。

      楚秋还是老样子,换了一身青衫,还是那么的俊素整洁。小空空头顶着大红包包,正拿着传ᷬ音符不知道在和谁聊的眉飞色舞。

      司鳱徒晔正襟危坐,欧阳旭一脸严肃,颇有为人师表的样子。 㜝

      “二哥可知,我们仙门修的是什么吗?”

      “샏还请三弟解惑。”司徒晔郑重的行了一礼。

      欧阳旭侧身让了半礼:“我们仙门,修的就是神魂。九阶练气期,和武人九阶匹夫一样,都是强化身体,让身体可以感应灵气,同时强大的身体,才是承载灵气的基础。”

      ﳻ 司徒晔点了点头。

      “然而八阶炼精,则出现了不同。武人依旧是强体之路,一走到底,但是仙门不同,仙门八阶要开始强魄,让灵气滋润神魂양,强化神魂,等到神魂强度到临界点,就可以一ϟ句冲开窍门,晋升七阶,开启灵识。”

      “有了灵识,我仙门就봎可以真正的以气御物,仙门法术,也多是以七阶为始。狀修到深处,可以御剑飞行,一日千里!”

      ﷙“然后,等灵识强化到临界点,突破了,就是六阶筑基,筑基期的任务就是灵体相合!”欧阳旭暗自得意,还好昨晚传音师傅,告知自己突破,顺便把后面的修行法门要了过来。临阵磨枪,今天正好用上。

      “所谓灵体相合,就是加强神魂、灵识和身体的契合度,쯱同时以神魂滋养肉体,为之后的五阶金丹,化灵为丹做准备。”

      司徒晔内心狂喜,仙家术法御剑飞行,这不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虽然口上不说,但是心中司徒晔对欧阳旭之前的表现是无比艳羡,那一声“剑来”,飞剑千里奔至,凭空御剑,斩敌于千里之外,快哉快哉!

      “三弟这个濫好,我能学吗ᚯ?”司徒晔一脸希冀。

      “二哥,不行的。这可血是云青山的不传法典镇派之宝呢,法不可轻传哦。샰”欧阳旭一脸严냩肃。

      覚 不能传你和我说个DER啊!司徒晔气的拍案而起,还没说话,只听见欧阳旭说道: 낗

      “我不能擅自传你功法。但是我可以问问我爹。这种大事,需要掌教拍板决定。哎,二哥你站起来干嘛?”

      “没,我坐久了,酸。”司徒晔尴尬的一笑。

      “二哥你都六阶武士了还会酸吗?”欧阳旭奇怪的看了司徒晔一眼,掏出他的传音符。

      “哎,为难三弟了。”司徒쪎晔心中特别激动。可还没等他激动完,只见欧阳旭一脸淡定的挂了电话,收起传音符。

      “好了,我爹说没问题。穬”

      湓 这也太快了吧!你不是说这是云青山的不⺒传法典镇派之宝吗!还没两句话就答应了,怎么让人感觉特别廉价呢。司徒晔暗自吐槽,看来,越댧容易的得到的东西,越不会珍惜啊。 䲪

      既然有了许可,欧阳旭就开始认真的把云青山的功法《清云录》前三阶从头到位讲了一遍。前三阶字数不多,背的很快。

      快到楚秋连耳朵都来不及捂,欧阳旭就䅄背完了,只好装作不知,默默写字。

      背完讲解完功法的欧阳旭继续嘱觏咐道:

      “二哥,这就是前面三阶的修行法门啦。这是总纲,等你融̰会贯通到了七阶,就可以修行仙术了。话说武ꌄ人其实修仙门功法就是鸡肋,为什么没有武人去修行呢,就是因为武人没有感应灵气的天赋,自然修行速度不可能快。当然二哥我不是说你,但是毕竟和我们仙门之人还是有差距。所以二哥你先专心修行,不用追求仙家术法,七阶之前的仙术,还没有你的肉身好用呢。二哥你就先专心把神䄼魂锤炼,然后开灵识,到时候你看喜欢什么术法,我再教你。”

      不提欧阳旭侃侃而谈,司徒晔盘腿闭目,认真的按照青云录的修行法门运气。本身就能딴够感应到灵气,ᔪ所以入门司筕徒晔没有一点阻碍。

      按照之前欧阳旭详细的指导,灵气飞快的涌如司徒졘晔的体内,在清云录的运转之下,只觉得肉身一阵轻微的酸痒,这阵酸痒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

      随之而来的,是神魂的洗涤。就好像整个神魂롧都泡在灵气温泉之中,运转功法下的灵气微微的发烫,变得无比的纯净。如煓果武人淬体的灵气似火,那经过清云录,用来洗涤滋润神魂的灵气就如水。一阵清爽,就像是炎炎夏天烈日暴晒一口冰爽的可乐顺着喉咙往下的那种爽感。

      突然匲之间,司徒晔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新了许多,也清晰了许多。虽然他是闭上眼睛,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周谻围的一切,不需要使用五感,对于身边的万物,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他可以清楚的“看见”,空气中弥漫着的一种难于言语的存在,或许,这就是灵气的形态?

      沉浸在精神世界的司徒晔没有注意到,他的“视野”越来越广,就像脑海中蔓延出无数小触手,这些小触手感知着这个世界ᴯ的一럊切,然后反馈给司徒晔。

      开始,这些触手还是无意识的发散,慢慢的,司徒晔觉得自己好像可以控制触手,텭于是乎控制着一个触手,“啵”的弹了一下空空的脑门。

      另外一个触手则不自觉Ȏ的朝边上晒着被子的秀儿蔓延而去。触手绕过被子,溜进了秀儿的裙下,沿着光滑细腻笔直的玉润盘旋,轻轻的䉼点在一个小小的凸起上。

      空空和㻕秀儿惊恐的叫声,让司徒晔停止运功,从这种状态下荬清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欧阳旭呆滞的神情。

      “二哥,你开灵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