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育av免费

      彭翼云用布巾裹着铁箭,走进院子时,刘五已闻声出来。

      粲 “虵大公子,你来了。刚才下大雨时,屋顶爏上的响动很大,像是有人在跑动,我记着你的嘱咐,没敢出门去看。”

      “你做得很好,以后也是一样,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不要轻易出懅门。”

      彭翼云将铁箭扔到角落,又对刘五说道:“那箭头上有毒,没事别去碰ᐽ它。”

      蓤 刘五连忙点头。

      “你那火药方子,我看了一眼,倒有个疑问。”듊

      “大公子请讲。”

      “我记得方子里有句话是:‘每斤用浓烧酒舂如面坷团狥,作豆腐片,置屋瓦上晒极干,用闸刀闸碎如豆大。’这个加烧酒舂成面团状,是何道理?”

      “个中原因焏,小人倒也不甚了解,只飐是听赵大人讲过一件旧事,兴许与此有关。”

      “哦,说来听听。”䀻

      푅 “赵大人有峠一好友王大人,曾在볮练兵前,将火药装在ㆿ大皮袋里分发给手下的骑兵。待到练兵时却发觉,多半人手里的火药入铳后,放而不响,再放葤则炸铳。后经人指点,方才知道,骑兵终日骑马,行进间时常颠簸,这一大袋火药在不停的震荡中,较重的硝和磺会沉到袋底,而较轻的炭末则聚在上方。于是,初放时,入铳的火药多为炭末,故而不响,之后再入铳的火药又多为硝和磺,故而炸铳。”

      곿听了刘五諻的这番话,彭翼云一豏下子明白了。加烧酒的目的,就是将容易分层的粉末变成낯均匀凝结的颗粒。

      作为前世的科学老师,他并非不知道火药的制法,不焩过他那一套只适合实验室里弄,这里缺少相应的工具,很难落地。所以,他才想办栱法弄来老外的火药方子,一探究竟。毕竟,近代火器的领先国家都在欧洲。

      ꎇ 彭翼云对刘五说道:“原来如此,加入烧酒,便是为了쑎将其混合均匀,待结块晒干后,硝、磺、炭三者的比例便不会因为颠簸震动等原因发Ո生变化,如此一来,药性恒定,뜛便不会放之不响,又或者炸铳了。”

      “大公子聪明绝顶,一听便明白个中关窍,鯆想来也应是这책般道理。”ﭸ

      留彭翼云站起身道:“既然是这鼭个法子,倒还得看天吃饭,湘ޱ西雨多晴少ꏎ,还得劳烦刘师傅多多操心,莫要错过了晴天。” 増 誹 ⎰ “请大公子放心,小人是做熟了的,最多七日,㇟便有好火药奉쐹上。”

      䠙 “如此甚好。这间룳宅院的主屋和西侧厢房,偶尔会有人来뜼住,你只管做ꐴ事便是,不需↎在意。”

      “小人明白。”

      㠜彭翼云离开北街宅院后,从北门出了城,䝾便前往谢圃公署。

      他爷爷彭明辅致仕泇后,在灵溪河的上游建了谢圃公署,给宗族子弟传授王阳明䲏的心学,又与王阳明弟子邹守益、蒋信等常有往来。

      彭翼云的父亲去世后,爷爷彭明辅又再度出山暂代土歕司事务,但闲暇之时,仍喜欢住在谢圃公署,陶然于林泉之间。

      暢沿着灵溪河往上鹝游走四里地构,便有一处山石突出于溪上的所在。 궘

      彭翼云远远看见一个布衣老者和一个青布长袍的中年人并肩䈣端坐在大石上,两支钓竿伸出,钓丝入水,正在静静地钓鱼。

      爷爷?师父?

      他不敢高声喧哗,静静地走到两人身后,盘腿坐了下来。

      “啵……啵……”溪上泛起几个水泡,꤀两根钓竿上的钓丝先后一紧,只见两人几Ā乎同时一抖手腕,两条白灿灿䳮的河鱼挣扎着被拉出了水面。

      “哈哈哈,念庵老弟,原来这灵溪里的鱼都等着翼云呢,他一到,晁竟然都上钩了。”

      彭明辅大笑道。

      “可不是么,明辅兄。我这徒휥儿有大运随身,可不是一般人。”

      说话的中年人,姓罗,名洪先,号念庵,姞是嘉靖八年的殿试状元,博学多才,文蟯武兼修,是␴彭翼云的授业恩⎵师。

      ጩ “爷爷、师父,哪有这么神奇,不就是赶巧让我撞上了磩。对了,你们꒗怎么正好都在这儿?”

      “当然是为了你的大事。”

      彭明辅乐呵呵地说道。욃

      “明年正꒺月行之后,你年满十五岁,便可袭职了。去年你阿爹겁平叛有功,又向朝廷进献楠木二十根,助修太庙,于是皇上下诏免了你赴京应袭之劳,准你在原地袭职。”

      “徒儿,再过两个多月,你就是这一方土地的大王了。”罗念庵也笑眯眯地看着他。

      쉥此刻,彭翼云面上微微一笑,内心却一阵MMP:接下来这两个月滝,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随着自己袭◄职时间的临近,想弄死自己的那些人,还不疯了一样对付自己。

      “翼云,正月前后,爷爷还要为你办两件事。第一件,就是预备营岁末大比。我永顺男儿,年尯满十四岁者,经考核后,择一百二十佼佼者组成预备营。如今,一百二十人已齐,你也在其中,身份就是寻常士兵。此次岁末大比,就是你正式袭职前的大考。”

      “这第ᅐ二件事,就是你的婚事。我打算等你正式袭职后操办,正好喜上加喜。”

      啊?婚事?彭翼云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保靖、酉륯阳滿、桑植这三大土司的女儿都到了可以婚配的年龄,不过以声望官位论,当以保靖为上。保靖彭九霄致仕后,其长子彭殠虎臣、次子彭良臣先后战死,三子彭荩臣袭职宣慰使,朝廷感其一门忠烈,多有册封赏赐。”

      “不错,保靖彭九霄,奉朝廷征调,战功赫赫,田州擒岑猛后,进湖韋广参政从三鞮品。其子彭荩臣有一女,正值豆蔻之年,可为翼云良配。”

      听到爷爷和师父一唱一和,言谈甚欢,彭翼云有点慌了。

      Ο ꒉ 他知道身为永顺土司的嫡鹭长子,婚事不可能由自己做主,但这事儿也来得太快了。

      原先他打算等到十七八岁翅膀硬一点了,再想ꁱ办法搞搞自由恋爱,没想到칃这些老人家这么着急,竟然都已经安排上了。

      “呃……爷爷,师父,我年纪还小,婚事是不是可以暂缓几年……”

      “哪里的话,你大伯,你㦌阿爹都是十五岁袭职成婚,何࿍来年纪太小之说。”

      翦“正是,翼云你身形伟岸,仪容英俊,早非黄口稚子,既已成人,当然要做些成人之事,以尽孝道,岂可借口推脱煉?”

      舀彭翼云心中暗叹:一个老祖宗,一个老状元,论资﮾格,论口才,我哪尽里ꉞ是你们的对手。

      “爷眜爷,师父,此事……自然是要办的。只是时间方面,可蛉否等袭职之后再行商定?今日三叔刚刚在衙署外射杀了一名苗人,恐怕歌腊尔山的余孽,贼心不死啊。” ᯱ

      傝“哦?竟有此事。”彭明辅剑眉倒竖,“那些苗人胆敢来福鰊石城撒野?”

      “ᏽ明辅兄,此事倒不可不防,苗人之乱,平而复叛,已非首次。我ꡤ永顺兵士⪫屡次随大军出征,战功卓著,自然也是苗人的眼中钉。依我看,与保靖的婚约需早定,婚期可再议,以免腊尔山叛乱又起,冲了这喜事。”

      “嗯。如此倒也稳妥。”彭明辅点头道。

      彭翼云暗暗⮨松了口气,好歹不用两个月后就成婚了。

      自己连那姑娘是美是丑,是大是小都不知道,这不就是开盲盒么?

      以后得想法子去一趟保靖,总要心中有数,才好操作应对。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