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十五的处

      ೻………………………………

      䓁 小院内,諊皇小天正与皇林娇俩玩得正兴。

      忽然,皇小天看见自己的父母亲๐正走过来,立马欢快地拉起皇林娇的小手向父母跑去“爹ﱮ、娘!”、“姨娘!”。

      芮亦涵一把抱起两个孩子,露ᯛ出了从今天开始到现在的鸝第一个微笑,“孩子乖!”

      但随即想到祭祀,心里不禁一阵抽痛,抱着皇小天跟皇林娇的侠手不由得紧ฮ了起来,鼻子一酸哭出声来。

      “娘,你怎么了?别哭啊,小天陪你玩!”、“姨娎娘不哭,林娇也陪你玩!”

      两个孩子不知为何自己的母亲、姨娘如此悲伤,只能说着稚嫩狯的话语来安慰芮亦涵。

      芮亦涵看到两个孩子如此安慰自己,心痛更甚,不由得说道:“好!好!一起来玩!”随机拉着俩人的小手走向院蜨子。

      㕴 目睹着这一切的皇铭予眼眶泛红、痛苦不已,只恨自己实力不够,抬起头望着天空“此次事情结束我一定要闭ᯅ关,提升实力!”皇铭予心想。

      “爹!快过来一起玩!”“姨夫!快来啊!”不远处,皇小天跟皇林娇大捖声喊着皇铭予。

       “那也是之后的事了,现在最主要是多陪儿子”皇铭予揉了揉眼䤌睛走向三人低声说道。

      ...........................…………

      高牛镇东边数千里的森林中,有两个身影正以难以形容的速度移动着,在树丛中不断穿梭。

      “我们此次行踪这么隐秘,想不到还是被知晓了。一定是姬家!”

      끱 皇鸣予捂着伤口脸色阴沉,用着低沉的嗓子怒斥道。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쉥的是我们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路线,趁着后面追兵还没赶到,我们必须尽快安置好小天!”

      芮亦涵身上已然伤痕累累੸,染血青裙,但她怀里的包裹却潌非常崭新靓丽。里獾面,皇小天沉睡着,双眉紧锁,似乎正经历着什么噩耗。

      芮亦涵低头看了看皇小天有着些许痛苦的神色无奈道:“小天,母亲真没用,又害你做噩梦了。但是你放心,篹母亲绝对会让你再次苏醒过来,不再让你收到伤害!”

      “皇鸣予!芮亦涵!你们已经被我等包围,识相的,速度停下来说出你们的计划,否则绕尔等不死!”

      远处,皇鸣予口中的姬家人追了过来。

      “亦涵,他说的不错,我已经感应到四周还有不少追兵,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安稳地安置小天,你迅速把他安置到附近的那个小镇,安置好后与我会和✇,突出重围!”

      皇鸣予听到声音立马做出了反应。

      芮亦涵脸色挣扎,她也知道,如果再不迅速安置好皇小天,他们一家三口都将命丧于此。

      “等我!”片刻间,芮亦涵就行动起来,冲向远处的᷺小镇。

      高牛镇镇口,正处于冬季,寒风酷዁酷,白雪皑唭皑ꑇ,天앛地间似乎只有那无情的寒冷。芮亦涵的到来,她身上的血迹为小镇带来一丝颜色与温暖。

      芮亦涵到了小镇镇口㣋放下包裹着皇小天的包裹便转身离去,她神情是那样坚决,却一步三回头~

      .................푨...........Ф.........……

      高牛镇的北边郊区的一处荒废寺庙中,一个少年躺在蒲团上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很无奈! ڱ

      䍽辰凡想起自己的前世,他是一名被福利院养大的孩子,小时候性格孤僻,没有家庭愿意收养他,长大后奋发图强考进好的㝧大学,选择了当时热门的设计专业还读上了博士。闙

      ᏻ 他那会的愿望很简单,让自己“强大”起来,然后尽全力回报养大自己的福利院,愿望很美满,现实却很骨感,在辰凡进入一家上市设计公司之后因为坏了领导潜规则计划被陷害入狱。

      㼼 辰凡是个非常看重尊严的人,并且他知道自己没有背景,下半生基本在牢狱度过,所以私ꄌ底下引来了一名记者,把那家짺公司的罪状公布了出来。

      单纯的文稿可能无法引起社会关注甚至还会被压下去,所以辰凡选择了以死证清明!

      自从他穿越过来这个叫皇小天的身体里面重生,他只知道这个身体┍原主人叫皇小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记忆。

      辰凡难得重活一世,这一世他势必让自掽己活出精彩,但是븠........

      起初辰凡还以为自糨己是哪家的天之骄子遗弃到凡间,必然拥有非凡血脉,只要利用得当,必定能一飞冲天,找回自己的记忆与身世。

      但是他错了,他几年里不断用自己晃能使用的方法来探索自身,结果就是:他是一个普通人。

      “没有结果才是最大的可悲!至少自己还能修炼,虽然资质可能一般,但是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啊!前世自己賓就是一名设计专业的博士生,各行业知识都有所涉及,只要有机会自己肯定能䘉成为人上人!”

      辰凡心里如此安慰自훈己地想象着。

      辰凡ᯗ正想着,一阵諺“邰咕咕咕~”的声音从辰凡肚子传出,”又到了这个时间了吗?”辰凡嘀咕了一句便走出寺庙。

      餡 辰凡满头污绰渍,身裹数件衣裳,却全是破破烂烂,无一完好。他仰着头看着天空,漫漫地走向高牛镇的一家客栈,走着走着他陷入了沉思:

      䨼 皇天大陆,五州四海。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异世界,只要你有天赋、有能力便能修炼,进宗门、拜老师、破境界、止戈杀伐、逐ᡂ鹿皇天大陆争帝位!自皇天大战、皇天大帝飞升后数万年间,皇天大陆也终究是恢复了一定的元气。世人皆崇尚英雄빖,辰凡也不例外,皇天大帝在皇天大战时代联合众强,指挥大军与ṁ魔界大军作战,同时力压群雄争得帝位,开创一代皇朝、一门大宗飞升而去,留下一代佳话。

      놯世间人无不崇尚皇天大帝,并且有不ླྀ少少年以皇天大帝为榜样立下稚志。

      他所在的小镇叫高牛镇,不在皇天大陆的五州的范围内,是较튿为偏僻的一处落后之地。

      这是辰凡一种习惯,他习惯把自己已知的事情在脑海重复,如同复习一般,只可惜他如此低位,又怎知多少关于这世界的知识?“是啊,如此地位。”辰凡无奈一찯笑。

      客栈到了,辰凡自然不是来客栈吃喝的。只见辰凡利索的从一旁的小道摸向客栈的后门,那里是厨房后门,也是店家把客人吃剩的食物残余倒掉的地方。

      是的,辰凡是来翻客栈的馊食桶找食物的。

      辰凡扒拉这馊食桶里面的食物,他面无表情,只有找到可以吃食的东西才会让他眼前一亮。这时一➟个身穿客栈服务员制服的店小二走了进来。

      “哟,小乞丐?今天蛮早的嘛!今天你有口福了,今天林家小天才林辉被一名长老看中,拜入青罗宗,宴请四方,留下攖不少饭菜。青罗宗釈啊,那可是方圆几百里的一个宗门,林英少爷拜入此宗门,日后必然飞黄腾达!”

      说罢,把手里收拾到的剩菜残羹倒到地上,讥笑道:“小乞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乞丐的约定,来!乖乖的,把这些᪆都沶捡起来吃了吧!不然~哼哼。”

      辰凡没等他Ỡ说完便放过馊食桶,扑向地上的饭菜,大口大口进食起来,甚至故意把饭菜上的油汁甩倒那店小二身上。

      “你!哼~饿死鬼投胎,像极了狗扑屎!真晦气!”

      那店小二骂咧了一句便不再理会辰凡,转身从后门走进客栈,估计是继续櫲收拾去了。

      见那店小二离去,辰凡吃着那↍剩菜剩饭的嘴角漏出一抹冷笑,对与那店小二的冷嘲热讽他已经习惯的,反正这客栈⊗的这个时间段的馊食桶是他为了保证自己能活下来,用命换来的。

      在刚穿越过굡来的时候,辰凡便顶着一个六岁孩子的身体有上顿没下顿的忍受着。

      直到他十岁的那年,他找机会到镇外挖了许多野菜,随便烹煮了下填饱肚子,向当时拥有这个客栈馊食桶首用权的乞丐少年发出挑战,拼得头破血流,直打的对手对辰凡产生了恐惧,向辰凡投降,才赢得了这个客栈这个时间段的馊食桶。

      那天晚上,他才真实地体会到“有些人,仅仅是为了活着便拼尽全力”这句话的感受。

      青罗宗!辰凡眼睛一亮,让辰凡高兴的事情不是今天有肉吃,而是得到一个大消息:青罗宗在这段时间收徒!

      此时辰凡满脑子都是去青罗宗,希望能拜入宗门,虽然他知道自己没有前世仙侠小说中那种传奇体质,但他同样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资质,뚍只希望칖这个青罗宗不会带有色풂眼镜,歧视他是个乞丐不让他拜宗。

      只要进了宗门,那就谂一切皆有机会。

      想到就做!辰凡低了低头看了看手里那块咬剩一半的肉,又转头看了看馊食桶里边还有不少食物。

      辰凡利索的把所有能吃的食物收拾在一起,又脱下了自己为了防寒而裹在身上的破衣裳,包好食物后边簞转身离开。

      回来寺庙后,辰兲凡把带回来的食物以及以前收臧起来的干粮拿了出来,把能风干的都风干,防止腐烂而不能吃。

      第二天一早,辰凡便背上包裹着食物的包裹走向镇口,他不知道青罗宗在哪,但是他清楚高牛镇的镇刂口每天早晨或者傍晚都有着一群老人在那里唠嗑,他要向那群老人打听青罗宗的地址。

      “昨天林家可真是风光,林辉少爷仅仅十三岁,如此年龄便能拜入青罗宗,比他那个大哥还要早两岁。”

      “是啊!是啊!昨天我ᒟ有幸在现场看到林辉少爷,可谓是一表人才。”

      “可不是鍛嘛!那林家家主可是好几天都没合过嘴呢。”

      ...........Ᵽ................옧…………

      辰凡刚到高牛镇镇口处,﬌便远远地看到一群老人有这没这的聊着天。他快走走向那边,靠近一位老者便开口问道:“老爷爷你好,您知道青罗宗在什么地方吗?”

      那老者正与其他老人聊得起劲却被人打扰,不禁皱眉看向辰凡:“你问我青罗宗地址?”

      “是的,请问老爷爷您知道吗?”辰凡赶紧恢复道。

      “你个小乞丐,打听这个干什么?我在昨天林家的宴会上听说青罗宗会在一个月后广收门徒,你该不会打这个注意吧。我见你喊我一声老爷爷,奉劝你省省吧,且不说你能不能通过青罗宗的测试,青罗宗会不会收你。从稷这到青罗宗有脅上百里远,还要渡那青玄森林外围地带,虽说是外围,但也有不少猛兽足以撕碎你。人家林家也是由锻气境长老带队,你呢?”

      那老者本以为这个小乞丐是想他讨点东西,正想着怎么打发他,谁知居然是个不知天驤高地厚之徒,不禁嗤笑道。

      周围的老人听到此话都忍不住好奇的看向辰凡,发现他真的是一名乞丐,便不由自主的嘲笑起来。

      “不会吧,居然有乞㡋丐打听青罗宗地址,还妄想拜入青罗ꎾ宗?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

      一名高瘦老者非常夸张的大笑起来。其余老꥛者虽然没有像他一样大声嘲讽辰凡,但也细语丝丝。

      面对老人们嘲讽,辰凡丝毫不为所动,仍旧恭敬地像那位老者打听道趥:“老爷爷,感谢您的关心꫓,但是我仍然想큌去青罗宗,我虽低贱,但也有追求高贵的心,至于我能不能到达青罗宗,那都是不重要的,希望您能告知我,青罗宗﫢的具体位置。”

      奉劝辰凡的老者见辰凡如此固执,便冷哼一声告诉他青罗宗的具体位置便不再理会这⫂个不知虝天高地厚之徒。

      웄 辰凡见自己达到了透目的便谢过那老者一声便转身走出了高牛镇。奔向青罗宗的方Ꮁ向。

      ᗼ青罗瀁宗距高牛镇一百三十七里路,其中官道便有六十八里路,最危险的则是在这条路线上有着涉足青玄森林的Ꜳ道路,虽然是外围,但其中的猛兽便足以让人丧命于此!

      死亡可不会让辰凡停下步伐,他已经是ײַ死过一次得人,如果这一世仍旧毫无作为,他死在这条拜宗之路又有何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