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野丽子在线视频

      “枉我十分敬重他,在他来沈家爘的时候,热心向他请教텒武道。结果当天晚上他便潜入了我的闺房……我羞愤㺛欲死,将此事告知了父母,请他们请来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主持公道。但沈家的人却劝我道:既已失身,何不㿂嫁给他。”

      “他又在我前面跪地磕头,堂堂一个大宗师……” ≗

      “武林最强的几Ⳁ位绝世高手之一,对我说他深爱于我,才铸成大错。我父母,还有你们几个武林前辈……”沈婉君ਂ指着空明禅师,顽石道长愤恨道:“竟然也劝我事息宁人,说是为了我的清誉着想!”

      “我沈婉君ầ一生冰清玉贑洁,宁折不弯,这清誉我宁可不要!”这声怒吼掷地有声。

      “可我ੲ父母以死㇪相求,他又百般求我,宁可自残身体……”沈婉君低왑声道:“我以为我能忘记这些,重新开始。毕竟他算豖得上是真心爱我,为了我一句要四时不〵败之花,永世不化之冰,前往西域夺取奇花℔曼陀罗兰加洛斯,又前往北极寒原,冒死接天神峰,凿出万年玄冰魄。”

      “可惜我淲还是忘不了,所以我勾结十楿二元辰,察知他真气的破绽,将万年玄冰魄炼化为神兵冰魄真气,再将曼陀罗兰加洛斯掺入他的饮食,最后在一处绝美的星㗈空之下。用这枚冰针,杀了他。”

      “他真不愧是大宗师,纵然被我用冰魄真气所化的冰针射入脑中,他还有余力对我说:对不起。冰魄真气是他想方设法找给我的,他也一直知道我给他下奇花之毒。哈哈哈……我这一生,就连复䉴仇都是被人所纵容的……”

      ㌪ 沈婉君平静道:“所以我的余生,剩下的也只骴有复仇鰉了。向你们这些虚伪的正道高人们。苍白的复ⶡ仇㽍……”

      空明禅师深深叹息一声,羞愧道:“沈女侠,老衲错了!”

      “你若想说‘以ⅾ身相代,代我受过’这种废话,就聼别提了!我的复仇,是为了我一生的骄傲。我没有错……所﹨以请给我一个下场鹕吧텼!”沈婉君平静㢤道:“最后,虽然钱小兄弟应该看出来了。但我还是提一句,八残……是你杀了快言快语吧!”

      ﲲ八残乞丐面目狰狞道:“贱女人,你死前还要诬陷于我。”

      “你因为身体残废,不能人道,心中扭曲,常常虐杀那些无辜女子,我查到当年小落月剑越清就是为你所杀,本想早早除去你这恶心的人,没想到你居然被龙首威쇣胁。暗中投靠了我们十二元辰……龙首说这次大事之后,ḝ再把你交给我处置。但我等不輦到了……所以,你死吧!”

      쀋沈婉君手中出现了一根晶莹透明,冰清玉洁的细针,这便是神兵冰魄真气所凝结。

      ퟫ 冰魄真气神兵本质졲特异,在钱晨看来,其品质在용中土神州,也是极佳,乃是一冨把气道神兵,本质上是一僒股精粹的天地元气。这种元气精粹至极,有许多妙用,只是性质太过极端,难以쵱为修士所采。

      后来有人创ं造了以本身真气,采纳这种元气,炼成神通、法宝的方法。这种性质极端的元气,便能为人所利用,ᴳ被称为罡煞之气暣。

      沈婉君的冰魄真气,便是中土神州的三十六天罡之一,冰ᇝ魄寒光罡。

      陪 这些罡煞之气珍贵至极,以这个世界的底蕴,定然也是最珍惜的那一类天材地宝。就算在中土神貊州,也是价值亿万。连钱晨这种家底,所能与之比拟的,也只有未打落禁制前䟨的白骨舍利。

      沈婉君缓缓来到八残乞丐之前,一路上所有人都被她气魄所慑,不敢拦住她。

      八残乞丐៘惊怒⌎出手,残天真气损伤元气,暗藏残人肢体的杀伤햟性,极为阴毒,出手뜪更是狠绝无情,但那冰魄神针在沈婉君手中突然消失,一道无法言喻的光,是冰针折射了光线所化,如同彩虹,绚丽万分,也如同这个奇女子的一生一样。

      八䤸残眉心贯穿了一个深入脑髓的血洞ﴎ,脸上衸犹然残留着极度的惊恐和绝望。

      射杀他꜄的冰魄神针化为无形,回到了沈婉君手上,或许是厌恶这些人的血,她才将亿万载玄冰炼成这种能不断重生的奇特武器吧。她将自己重生的幻想,寄托于此针之上。就好像被玷污之后,又能归复琺清白。䆞

      “沈女侠…윓…”空明禅师道:“我愿一力担保……沈婉君绝无罪过,千错万错,都是老衲的错,求各位英雄,让她走……唐㏉家那里,掶老衲必然亲自去告罪。”

      闀沈婉君笑道:“不必了。”

      她转头看向钱晨笑道:“小兄弟,你才十四岁吧!虽然刻意显老了一些,但还骗不过我。”她狡黠一笑,第一嗇次露出冷漠愤恨之外的表情,钱晨心中暗暗感叹:“沈婉君醃少女之时,应该也是这样一个明媚的人吧!”

      “她日渐冷漠,江湖上都以鏌为她是丧夫之痛,谁又知道其中难言的内情㶲呢?”

      沈婉君笑道:“他们虽ⲕ然不说,但都觉得我错了。只有你好像还有点意思……”

      “我并没有觉得你做得对。”钱晨平静道。

      沈婉君摇头:“不一样,鶫他们觉得我不应该反抗。而你却觉得我不应该加入十二元辰。”

      “你本来已经㵭自由了!”钱晨道:“又何必Ҹ回到污秽之中。”

      “앐只要世间不全是你这样的⬄看法,我⨜又谈何自由?”沈婉君自嘲的笑了笑。

      ”十四岁的大宗师,我是真的想见识一下呢?与这样的俊杰论证武道,死于倾力一战,앃才是我辈武者쒋的归宿。来……与我一战!” 놣

      钱晨€向康千灯借剑,手持惊鸿꩝剑,与沈婉君来到了正院之中。

      那一枚冰魄神针轻蜑轻射出,月光下腘,如流光动人……

      钱晨缓缓走过沈婉君身边,留下眉心一点큼剑痕,宛若㋟朱砂痣的美쵀人,月光之下,笑颜绝世。

      钱晨握着冰魄神针,却㊩发现冰针却并未散去,而是化为一点精粹的츛冰魄寒光罡,虽然只是一点,罡气内的寒意却几乎无穷无尽。沈婉君就这样将一枚绝世神兵,留给了在场她唯一不讨야厌쒂的人⮳。

      钱晨拈针默然,沈婉君似乎在用这一针,告诉钱晨——不要屈从。뫑

      死都不要!

      臉 ⅻ 十二元辰中的捣药神君死了,但在场群雄却并未有一点喜色,空明禅师폫甚至比他自己死了还㨸要伤心,留在院中,不断地为沈婉君念诵经文。

      钱晨拎起角斗,ꆾ食鬼,飞黄三位元辰的头颅,看着司晨神君道:“还留着他干嘛?不杀了还等着请他吃早饭吗?”说罢也鐤不看司晨神君这一刻强压惊恐的表䘩情,遂斩其头而去……

      他找到쁻洪四海问道:“洪堂主,不知玉函先生身死亡之处何在,我想去祭奠一番。”繩

      焛洪四海䝀默然许久,才开口道㠑:“玉函死在我义兄的灵堂,如今尸体也停那里,他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若是要以十二元辰的头颅祭奠,我也一起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