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深圳

      撠 陆沉顺手处理了下全灵教的事之后,貣带着涁银䘠两去了一趟打铁铺。

      前几天他就找了打铁铺的老李,让老李给他做了一个特殊匕首。 곏

      现在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做好了,可以去귻取了。

      梇 老李的打铁铺在西皋城里挺有名气,打得农具很好用,打造ຈ的武器也很是精良,是很多练家子都喜欢去这家铺子。 

      打铁铺在东城墙外百米处。

      陆沉衃出了城门,径直朝着打铁铺子走过去。

      铖对路上的乞丐们视而不见。

      现在的城外乱得很。

      他们之前住的贫民后街,光是帮派就换了好几个,加ⶣ入的新人两天就成老人了,跟绿韭菜一样,割了一茬来一茬。

      鬶走了一会儿,陆沉琟就看到了打铁铺迎风招展的旗帜婈。

      远远听到叮叮当当打铁的声音。

      进了打铁铺子,陆沉开口问道:“李师傅뙓,我要的东西做好了没有。”

      숴正带着徒弟埋㶌头打铁的李铁ꁭ匠抬头貣看看了陆沉说道:“刚做好,你自己拿吧。”

      陆沉向里面走去,看到一排排新做好的兵器。

      他记得上次盛来的时候,这里一排都是农具。

      陆Ꚛ沉转头问道:“李师傅,最近要兵器的人多吗?”

       “多。”李铁匠不假思索地说道됣:“现在种一年的地还不如去打一架划算,都把农具融成兵器了伉。”

      陆沉听了㗡这话,眉头紧锁。

      一年农事耽误掉,来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饿肚子ᷣ。

      陆沉收起心思,在一堆兵碑器中找到了他要打造쏏的东西。

      是一把特殊的匕首。

      匕首的刀柄处设计了四个쎧孔扣,在孔豋扣的外层又设计了一层的尖锥,显懏得不伦不类。留

      但是陆沉知道,这把匕首的杀伤力有多멮巨大。

      在上辈子的记忆府里,这把匕首曾入选过十大杀伤冷兵器。

      它是一把经过特殊处理的匕首㍁,三面利刃,三面ᒓ血槽,能轻易刺穿两个成年人的胸膛,

      三棱的设计,使得扎轌出的窟窿很难愈合,三面槽用来放血,极大的提高了武器的致死率,而手柄处的几个空扣,是按照指虎的设计,可进行面部打击,很适合陆沉的天罡拳,增加了ꂽ他拳头的杀伤深度。

      从铁铺拿着这把特殊设计的匕首,陆沉上下打量了几番之后,试了一下后,很满意地收了起来。

      除此之外㭞,陆沉又让李铁匠打了两块硬铁,它们用铰链连在一起,变成马ﯛ甲的样式。

      每一块硬铁的背后垫了一圈棉布。춟

      毣陆沉穿在身上,活动了下,发ꋐ现签不影响他的行动,重量也不是很뻯重。

      西皋城里面的铠甲是军用品,ϭ不允许外流,他很难搞譌到。

      갰没办法只有出此下策,让李铁匠打了这副简陋版铠甲,护住要害就可以了。

      “打造你这个东鞊西,废了我不少铁。”李铁匠瞄了一眼陆沉说道。

      陆沉笑道:“放心,银两我不会ൌ少你,这是八两银子,给你。”

      李铁匠叹了一口说道:“不够了,现在要十一两了。”

      朱陆沉脸色冷了下来:“怎么,想坐地起价?”

      ﻊ 李铁匠摇了摇ⲿ头说道:“现在西皋城里银两一天一个价,早쁴就不쭇像以前那么值钱了。就你手上的这些东西,明天说不定都要十二两才能拿走。”

      ﲠ 陆沉愣了一下,默默拿出了十一两交给了李铁匠。

      走出铁匠铺后,由于硬铁的原因,他显得更加렬魁梧。

      陆沉掂了掂脚跟,心道:‘这样总算有些保즶障了,也不棯用带着笨重的砖头到处跑。’

      毦血手帮总舵。

      威武的大门上挂着친的匾额,写着“血手帮”三个揥血红色大字。

      大▋厅里面光线充足,中央一个“义”字光耀夺目。

      在“义”字之下,䁺站着六人⦄,统一穿着灰白色的衣服。

      ᖇ 每个人衣服上都绣着红色的手掌,一个೉个气度不凡,看样子都짫是血手帮门下高层ꑕ。

      ﮿ 站在最前面的白面书生打开手中的蝦纸扇说道:“今日帮主闭关,来不了,事情我们还是自己商量吧。”

      “首先第一件事是我们与永ç安天一阁结盟之事。”

      左前方一个蓄着胡须的中年男子说道:“结盟之事,事关重␰大,还是再等帮主젞出关后细细探讨。”

      ᓔ 䩿众人附和说道:“有理。”

      白面书뭗生见会议没有按照他的意思来,也没有䫷表现任何不满,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情,风雷门屡次与我们作对,我们铲除了他们一个据点,不足以威慑,还需要进一步试探,大家以为呢?”

      右后方鬲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说道谎:“风雷门也不是小门小户,我认为我们也不足以和人家全面对抗,我建议还是再等帮主出关后细细探讨。”

      众人也附和说道䶍:“有理。”

      白面书生的脸色不太好看了,他接连提了㯙好几个议题,全部被众人以要帮主商议为由驳了回去。

      到了这个份上,他哪里还不知道,他是被在场众人针对了。

      煢 作为一个谋士,来到血手帮寸功未立,没有帮主在场镇压,껢他很难服众。

      냅 沉吟了一会헪儿,白面书生继续说道:❂“最后㚛还有一件小事,杀害黑虎堂主的凶手找到了,乃霤是天罡拳院的一名二印武者,不知道诸位有谁愿意去手刃仇家,为黑虎堂主报仇?”

      白面书生说完之后,堂上一亹片寂칰静。

      他阴阳怪气道:“二印武师,诸位是不是也需与帮主商量?”

      “我带着几个兄弟,现在就去宰了那人,提他头来见。᧊”一个鼻毛戳出来的汉子大声喊道。

      繎“慢着。”白面书生叫住了他。

      鼻毛戳出来的汉子冷哼一声道:“怎么,军师还担心一个二印武师我还拿不下吗?”

      괇“非也。”白面书生哈哈大笑道:“我给大家看一个人。把人带上来!”

      大门外,两个帮众把一个蝇血痗人拖到了大堂之上。

      훏血人出气多进气少,若不是胸膛上还在起嬈伏着,众人⬒怕是以为他逻已经死了。

      在众人ḱ的疑惑表情中,白面书生走到血人身边说道堙:“各位当家的可知道他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

      他继续说道:“此人是风雷门安插在我们这里的细作,前不久传消息被我给识ꛌ破了,而且他还是二堂手下的人。”

      蓄着ό胡须的中年男人站出道:“白胜,你什么意思?”

      白胜收起纸扇说道:“这不重要。我从他身上发现쐻一个更有趣的事。”

      他蹲下来,抓起血人的头发阴森森道:“那个杀害黑虎堂主的二印武师,乃是风雷门设下的一个陷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