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珠

      傍晚,楚南从老远的地方,就能䇳看到楚家的大门。

      而大门处,也能够依稀看到一个人影澏站在楚家门口,这个人便是赵管家。

      冫看见楚南的归来,赵管家好像提前知道一样。

      䂲是的,他早就知道,耮他相信自己家的少爷,也相信自己ᮖ的直ᙄ觉。 㛆

      砪 果不其然,在距离族比开始还有뻐两天的时间,他回来了฽。

      正是自己日夜颙期盼的少爷,赵硕没有任何犹豫,快步走向楚南。

      猃 “少爷,您回来了”?平日里,冷漠的赵管家终ᅕ于见到楚南后,激动了起来。

      但更多的是一种欣慰,慈祥的目光,楚南看见赵管家后,也是心情百般复杂。

      这种亲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毕竟楚南可是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男人。

      一个人,往往生前最不重视的人,到了临死的时候就会,非常牵挂。

      箾 楚南昏迷的时候,就好像梦到这般场景了。

      所以慷对待现在的楚家,楚南可是看待的很重,当然,只是说楚南的亲人。겾

      “赵爷爷,딋多谢您当日出手相救”!

      就在两人都在感慨时,楚南突然一句发问竟让赵硕不知所措。

      ﯍ 犹豫了一会,赵硕才缓缓道出来:“少஫爷,我听不懂你在퐳说什么啊”ꖺ!

      奢 这本是很好的回答,但是在楚南的眼里看出了破绽。

      赵硕这个人楚南还是非常了解的,他这个人不善言语,就在櫦刚刚他犹豫的时候。

      楚南发现了,赵硕的眼神飘忽不定䔗,神情略有紧张。

      对于楚南这个经常说谎话的老手而言,这个完全是撒谎,只不过赵管家的举动太明显了。

      一ᦴ下子就被楚南看穿,楚南没再说些什么。

      自己已经得到了真相,何꥘必追根问底呢,自己知道赵管家不会告诉自己的。

      实在没有必要,去找뫮那个麻烦,楚南没有说什么,而是笑一ߚ笑,便进去楚家了。

      回到楚家,楚南并没有去自己的畞屋子里,而是先去拜访了奶奶和姐姐。

      董 自从上次,死쳣里逃生以后,楚南觉得没有必要,给亲人产生间隔。

      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还是亲人帮언助的自己,你可以不相信其他人。

      但你必须相信自삨己的亲人,楚南也是洨在经历过,鬼门关以后才了解这个道理的。

      “明天就是楚家的族比了,曾经嘲笑我的人,你们是该䥥付出涃一点代价了”。

      在拜访完姐姐和奶奶臣以后,囟楚南回到屋里,躺在床上。

      払仔细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一切,这三个月对自己来说,无疑是飞速成嘲长的。

      今后面临的困难也许更多,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ⱄ

      自己天生就是这个使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ꘈ使命,而楚南也有属于自己的使命。

      今天回来的时候,楚家好像比往常热闹了不少,每家每户都像过节一样。

      ᆷ 都在庆祝着,这楚家一年一度属于自己的节日。

      每个到达十岁之后,的小孩都要修炼,有得是因为喜欢,而有的是被家人强迫的。

      正如我们퐊上学一样,那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而楚家也是这种情况놓。

      像廑楚랠南这种属于,楚家少爷的身份,是没有选择其他的权利的銫。

      如果他不修炼,不变强,那蒼么别人就会踩他一脚,甚至有得人会惦记自己的位置。

      ኴ没办法,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낰尊,你想要保护自己,ᡳ前提就是将自己变强。

      䇪 这样才有自保能力,而且,今天楚南还看到有不少,不是楚家的人也在楚家徘섃徊。

      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徵,族比给人带来的好处是无法拒绝的。

      别的家族都会派人,来观看这个比赛,他们从中兴趣㰼能够找到脱颖而出的人。

      并福为自己所用,楚家是一个特殊的家族,它在古元镇存在的时间并不长。

      不像ၗ其他两个家族,都是古元镇老牌家族,其族内自然团结。

      而楚家悄悄相反ᝃ,楚家本就血脉单薄,直系亲属非常少。

      可以这么ꃵ说,除了楚南,柳霞,和楚馨,这些都是楚家的血脉之内。

      其他楚家的人和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有得是因为实⻙力被楚家招募而来。

      自然改姓为楚,缜并且只要楚家不灭亡,他们的后辈都算得上楚家之뮎人。

      比如楚亮,他的爷爷就쪘是楚家的长老,也是当年柳霞花费大价钱招募而来。

      ᶓ 所以楚亮他必须姓楚,还有很多和楚亮相同的情鈴况。

      正是因为这个,楚家虽强ʡ,Ŗ但是并不团结,很容易被其他家族花费大价钱招募。

      这些年,被招募䅀走的人才,也不少,玫这些都是常事,所谓适者生存,䙩弱者淘汰。

      很难保证,这次族比不会즩有天才被其錽他家族挖走,而楚南所要做的。

      就是在这次族比,树立威信,这样才能防止一些人远走高飞。 䁠

      잇 也是有些人,为了吃口饱饭才来楚家,打工这些也是常事。

      只不过这㌊些人험相当于楚家的奴隶,一辈子都是楚家之人。

      想到这蹓里,楚南依稀的记得,明天预选赛古元两家也会派人来吧。 撨

      “古诗诗……”,楚南记得古元两家,就这个印象最为深刻。

      不是说古诗诗和楚南,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而是古诗诗没有像其他人排挤讧楚南。

      㤧 这个女子的心肠不坏,只不过也是跟着别人见风使舵罢了。

      如果说古元两家只能,选择⍲剩下一人的话,那个人选必须是檄古诗诗

      騦不想㤓了,夜已渐渐地深了,睡觉明天养足삸精神,参加族比。

      ⦧ ……

      而在楚家的另一边,楚馨正在做着,一件偷偷摸摸的事情。

      “小姐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说话的人是小月。

      因为小月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不禁有些靇害怕。

      “没事的,我从二长老那里打听过了,明天就是他和少爷比试”。

      “我们只需要给他窵放入一点药药,准保他禔明天没有办法去参봒加族比”。

      “这样你家少爷,就能不战而胜,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一说这个,小月的脸上,少了一些紧张,小麦肤色的脸庞突然多出来几分红韵。

      욀显然楚馨说的,事뮥情打动了自己,随后娇羞的问道:“如果餭是为了少爷,我愿意这么做”。

      听到小月这样回答좚,楚馨这才露出来一丝计谋得逞的微笑。

      随后扭着那性感的水蛇腰,端过来碗里的饭菜,命令道:“既冩然这样了,还訒多说什么”。

      “快点,等会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

      小탊月听从自家小姐的吩咐,开始往饭菜里下药,随后逃之夭夭。

      湞而身ꊳ为这件事最大收利者,楚南却浑然不知。

      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