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色放柠檬网

      夭寿咯!

      活 覟 苍山那对石㻛头精竟然是一对!

      这个消息长了翅膀似的飞向苍山各处, 㘼并迅速往外扩散,不消片刻整个断屏群山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篁的全都知道了᭹。

      女妖霧精们哭倒一片,愁云惨淡。

      “听说山下的那两石头精是⸨道侣……”햎

      蜕“你听说了ᖅ没?那个小石头精是两男妖的孩ᶺ子……”

      “据说那小石头精竟是予兄弟生的……㪅” ߹

      “你知道ㆳ吗?原来山下那两石头精的家里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这才私奔到苍山,还生下了孩子……”

      修行之人不拘泥于阴阳调和, 世フ上同『性』结为道侣的不少, 大家习以为常。

      但是这两石头ꉣ精在苍칯山的时候,很脂少同框出现, 就算一起出现,那气场也不亲昵自⺪然,还有妖ŧ精私下嘀咕这两石头精是不是关系不太好。

       因而他㟲们勏只以为这两石头妖是机缘巧合下为了同族的小崽子才췍住髺在一起, 根本没想过,这真真是一家三口。

      妖精们伤心得难以빬自抑,哭出来的一筐泪不比外面冰雪融化ᔠ后的水量少。

      年轻女妖精们伤心还没开始恋爱, 他们的心上妖就已经有主了。

      年长的男女妖精们则是扼腕少了Ԃ两个乘섿龙快婿, 整个断屏群山陷入低『迷』。

      绯闻的当事人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卖的。

      当这绯闻的最终版本传到陆清予和姚九霄耳里的时候, 两尊的表情瞬间一言难尽,那难以忍⟷受姵的程襠度, 就像是姚九霄喝黑泡肉汤的双倍。

      胆敢造谣把他们两个凑在一块儿,䦊这些妖精怕不是嫌活得太久?

       陆清予满脸不悦,“胡说八道, 这小崽子怎么可能是本尊生的!”姚九霄生了他也不可能生脼!传谣就罢了, 还传得这么离斻谱!

      听听外面传的, 什么为爱私奔以男身孕育后代……他跟姚九霄?开什么玩笑?⺲

      居然还깱有妖精传他实际是个女妖?

      陆夭夭好奇的看向陆清予, “爹爹,我是谁生的呀?”

      諩 陆清予指向姚九ຶ霄,“他生的!”

      陆夭ஞ夭便扭头看过去, 眨眨眼遶。

      姚九霄冷冷瞪陆清予一眼,担心陆夭夭形成错误认知瀞,解释道:“你是宬天生灵胎,是从灵石里出来的。”

      짧陆清予笑:“没错,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陆夭夭对自己出生时的踙情景还有点记忆,她记得自己是手脚踢碎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后,就出寸生的了。

      原来쎯那是石头壳吗?

      石头里蹦出来的……

      㧟 睒陆夭夭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个疑问:“我是你们亲生的吗?”

      “当然!”陆清予和姚九霄异口同声。

      “那我为什么不是你们生的?”

      “因为你是从石头里孕育出来的Ų。”

      “那谁是娘亲呀?”陆夭夭歪歪头,困『惑』ﳎ极了。

      陆夭咼夭也是最近才发现,别的小妖精都是爹爹娘亲,她的是父亲爹爹呢?只有她特别不一样。

      陆夭夭拉着陆清予,发出疑问:“爹爹,我没有娘亲吗?”

      陆清予看向姚튝九霄,似乎ག又想指他,被姚九霄再次冷视,然后转向陆夭夭时,温声道:“没有。”

      “按为什쌩么呀?”

      陆清予随口道,“因为你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陆夭夭点点头,好吧。

      ᛉ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彉。

      她的脑⚅子里也『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被绕晕了。

       陆清予原本并不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绯㎙闻放在眼里,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人缘突然变差了。

      以往自己往外面走一圈,델总会有一群小妖精围着他打转,目光灼热殷切。

      虽说他不准备做什么,不过男魔嘛,总是喜欢其他仞生灵崇拜着『迷』他,以彰显自己的魅力。

      只是现在,那些小妖精远远见他,掉头就댸走,或者掩面避开,都Ȅ不围着他打转了。

      陆清予难得的主动找飵小妖精搭个ᕃ话,那小妖精就涨红脸ᄫ,怒瞪他,“你都已经有道侣了怎能还如此勾搭别的妖?就不ᶚ怕姚前辈伤心吗?”

      ꂡ小妖精看陆清予的眼神满是不认同,仿佛駗在看一戊个渣男,她跺跺脚,转身迅速跑走。

      陆清予:“……”不是,他怎么样跟姚九霄有何关系?

      陆清予又去招惹其他女妖精,有些更夸张輮,见到他尖叫一声赶紧跑了,他所捖到之处,异『性』全无,连些킑年轻ㅫ的乗男妖精都小心翼ﰱ翼的避开他,宛웋如洪水猛兽。

      “……”这该死的绯闻,影响他的乐趣。

      陆清予沉着一张脸回去。

      집此时姚九霄正在练剑,陆夭夭就坐在不远处铺开的一层兽毯上,小小的一团,目不转睛的看着父亲练剑,不时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高兴的拍拍小手,十分捧场。

      自姚九霄在陆夭夭面前练过剑后,他像是打开了什么机关,每天都会在湖泊边练一遍。

      每当这먽时候,陆夭夭就在一旁观看。

      陆清予似쥏乎觉察出姚九霄居心不良,也经常在陆夭夭面前练武,让陆夭夭大饱眼福。

      陆清予㒲这次没心思去搅和,满身不悦的坐在毯子上。

      陆夭夭注意到爹爹灰暗的气息,挪挪小身板,靠过去,仰头眨巴着곁大眼睛,“爹爹——”

      “爹爹你怎么啦?”

      陆清芮予『摸』『摸』陆夭夭的ᤇ脑袋,勾唇,“爹爹没事。”

      渧 陆夭夭也不计较他弄『乱』ύ自慾己美美的发型了,她直盯着陆清予看,欲言又止。

      陆清予注意到陆夭夭的小眼箯神,漫不经心地,“怎么了?”

      “你今天怎么不问我,是你厉害鄜,还是父亲厉害骿了?”陆夭夭心想,爹爹果然有心事了,居然都不问她了。

      陆清予鞢随口一问,“你觉得是我厉害还是他厉害?”

      陆夭夭一挺圆鼓鼓的小肚子,扬起小下巴,骄傲的说道꥕:“当然是我最厉害了!”

      陆清予瞬间就被转移注意力,他斜睨臭屁的小崽子,“你怎么就比我们촡厉害了?”

      陆夭夭扬着肉肉的小下巴:“只要我一哭,你们就投降了。”

      陆清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