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登录也能看黄台的APP

      “哈哈,那看来我们就要成为第一批目击者了,真是荣幸啊。”一个金斗篷嘲讽道。

      “怎么解决他?”有人比较担忧。

      “不好办。这把飞刃速度太快了,就像是不受引力和空气阻力影响一样,诡异得很……而且它的材质竟然视恒合金甲片如无物,不愧是史上留名的东西。”

      “我的便携观察仪器上的测速装置都无法捕捉它的行动,这东西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人类任何飞行物……”

      “不能再任他屠杀了,金甲飞龙军团损失太大,会导致这次行动得不偿失的!”

      “让它们撤退吧,该出动绝杀了,哦,对了,得关掉视频了,之后的情况你们可不能继续看了,不然总部会怪我,呵呵。”身穿着黄斗篷的首领笑了笑。

      七古操纵着飞剑在空中盘旋着,将任何试图攻击自己的金甲飞龙杀死。

      而此刻“铁壁”已经挡在了他身前,为他抵挡远程武器的攻击,无从抵御的剑加上无可奈何的盾,自从他们会合后,这对组合就无解了,主宰了这个战场,杀出了个尸山血海!

      就在这时,所有金甲飞龙动作一停,然后掉转头散开,用爪子抓住那些叛变的守卫就往滑行,在它们逃到后面一个庭院处后,很自然地汇聚成一条兽河,秩序井然又不失迅速地钻入了新打开的空间通道。

      就在战场上仅存的四人面面相窥时,天上传来扑打翅膀的声音。

      抬眼一看,一群丑陋到无法形容的怪物扇着破烂的挂着羽毛的皮翼,向他们飞了过来!

      它们如同许多动物拼接而成的畸形儿,鸟吻、蚁腹、节肢、人手、腐烂的皮肤……

      它们也没个统一的样式,每一只都丑的极有特色,你即便用尽力气接纳了其中一只的长相,也会被其他的家伙弄得忍不住呕吐。

      四人看到这些东西,就像看到了儿时的梦魇,身体本能的开始恐惧,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在它们靠近时,七古就再无法忍受这些怪物的存在,等这些家伙飞到攻击范围,他立刻就发动了攻击。

      只见他右手像弹琴,又像比划手语地模样,快速运动着,飞剑随之机动着,滑过一条曲折而明亮的细线,向这些怪物射去!

      跟这些家伙让人印象深刻的长相不同,它们好像出奇的弱;

      这些怪物毫无抵抗力地被他一剑贯穿了!

      然而这些怪物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即便一只同类在前方死去,也速度不减地继续向七古四人飞去!

      在不断减员中,它们毫无意义地向他们展开攻击。

      虽然这是几百只的一群怪物,但在四人犀利的攻击下,就像一群纸风筝一样脆弱,数量开始急剧减少,再用不了几秒,它们可能就会被杀戮殆尽。

      但跟他们轻而易举地消灭怪物的情况完全相反,古七四人此刻内心正被一些诡异的力量摧枯拉朽地捣毁;

      他们心中就像出现了一个迅速扩大的空洞,思维能力被飞速地吸入了这个洞中!

      这种心理上的变化体现在行为上,就是他们攻击总是落空,甚至开始误伤同伴,最后神色竟然逐渐变得呆滞起来……

      平头开始胡乱挥舞着拳头,浑身是触手的家伙开始用利刃攻击其他人,“铁壁”身着盔甲站着一动不动,就像一个雕塑,古七意识到了不对,踩着飞剑试图逃离,但飞到半空似乎就突然忘记了操控手法,坠落在地,摔断了腿……

      一切似乎就要结束了,就像个玩笑一般。

      几只诡异的怪物靠近了,它们张开鸟吻,从嘴里伸出如吸盘一般的诡异口器,咬到了除“铁壁”外的人身上,尽管它们遭到了这三人本能的反击,但三人的头脑很迷糊,攻击总是落空,很快就被怪物的口器咬的血肉模糊;

      他们的面色肉眼可见的渐渐苍白,似乎在快速失血;

      随之,他们的反击越来越弱。

      就在这时剩下的几十只诡异的怪物似乎听到了远处有什么动静,纷纷放弃失去反抗能力的三人,腾空飞走。

      没一会儿,在这个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空间门,一群身着金色斗篷的家伙走了出来。

      “时间正好。”一个金色斗篷走过去,对“铁壁”用力一推,让他轰然倒地,“他们失去了抵抗能力,但又没有死亡。”

      “你小心一点……咦,戴着嗜血拳套的那家伙似乎不行了,嘶……艹,真疼,不要靠近那个长触手的家伙,他身上的刀片还会反击!”

      为首的金斗篷看了看七古四人,又看了看一地的怪物尸体,叹了口气道:“几百只拜亚基,才换来了这次胜利,虽说不亏,但总感觉有点不舒服。”

      “这些家伙不就是拿来这么用的吗?不过说起来,当初我们趁着‘诡异之门’暴动,真理会被怪兽军团搞得焦头烂额的机会,搞到手的那批怪物,到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这次我们让那位称王之后,是不是能从第三博物院把这门给弄走?”

      “先别想以后的好事,你确定前面肯定没有任何危险了吗?那我把未来的国王陛下传送进来了啊!”一个家伙从怀里掏出亮银色的宝珠,问道。

      “我可以肯定,毕竟我潜伏了那么多年,这里有什么我比国王还熟悉。”穿着黄色斗篷的首领说道:“在我们发起进攻前,他们在里面开会,老国王在开会的时候的布置是外紧内松的,他们担心谈话内容泄密,所以子树苑内外是无法传递声音的,也没有护卫和侍者。

      而在发起进攻后,接到任务前去守卫国王的卫士,正好是我的人,所以他们目前可能仍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说要传送的那个人手中宝珠射出一道银光,在面前打开了一道光门。

      “这东西今天就只剩下两次传送术了,希望之后别出问题。”

      王孙很亢奋地从打开的空间门中走了出来。

      如今这位胖胖的王孙再也不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了,他彻底抛弃了之前在国王面前的呆傻模样;

      此刻他眼中闪烁着欲望,微翘的嘴角带着一抹神经质地残忍。

      在他踏上王宫的土地后,他深深的一个呼吸:“我以前怎么从来不知道,原来这里的空气如此特别……”

      在他旁边的一个金斗篷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掏出一管药剂说道:“陛下,赶紧服下吧,我们疏忽了,您闻到的味道可能是残留的毒气所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