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小?子观看

      “鉴于你在刚才礌课上的表现,我们的确应该单独谈一谈,戴克哈德。”

      这一天的变形课后,麦格教授单独点名让尤金一人留了祿下来,对此虽然同学们见怪不怪,但是尤金的朋友们却不㑷免有些担心。

      麦格教授的声音冰冷而严厉,但她的䡿眼神中却透露着一丝关怀。

      在刚刚的变形课上,병麦格教授要求大珮家第一次试着学习动物变形——将课ꬰ堂上准备给学生们的鹦鹉变化成一个高脚杯。

      赫敏和哈利很快就完美地完成了任务,把麦格教授发给他们的鹦鹉变成了杯子,罗恩用他的斑斑试了试,变出的杯子却总是莫名其妙地留着一只耗子尾巴,但在之后麦格教授也发给他了一只鹦鹉,罗恩也顺利地完成了任訂务。

      到了尤金这里,却令人惊讶地发生了问题。

      他似乎显得心不在焉,而且缓慢地挥动魔杖试了两三次,他的鹦鹉都턈变成了半个高脚杯——下半部分好像是半个笔뱿记本,而到了第四次的时候,他才如梦初醒一般地把鹦鹉变成了高脚杯。

      “我们都知道,”麦格教授拿㳟起了尤金的笔记本翻了翻,瞥了他一眼,“这并不是你的一贯庛风格,不是吗?”

      “...抱歉,麦格教授。”

      尤金低着头讷讷地说,不敢抬起头看她的眼睛。

      “嗯,我想我找到了你心不在焉的原因…” 욜

      麦格教授ⲥ飞快地翻过了笔⏫记本的纸页,转着眼珠浏览着尤金对于双向复写纸魔샑咒的改良记录——这些记录只完成了一半,而且有大段大段的内容都被他焦虑地划掉了,甚至乜有一整页纸都被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子。

      “很显然,太多课外的研究了,戴克哈德——你才刚刚二年级。”

      屌 她面无表情地翻阅完了笔记本,抬起头审视地看了尤金一眼。

      很显然,在麦格教授看来,是这些过于复杂的魔咒占用了尤金过多的精力,甚至影响到了课堂进度。

      尤金满怀心事地点点头,整个人看上去蔫蔫的。

      麦格教授盯着他看了一会,在一片沉默之中,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歗。

      淚 “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一贯严厉的麦格教授柔声说道,“这本笔记上的很多理论已经远远超越了很多寻常男Ć巫女巫在学校学到的知识…”

      尤金抬壅起头,迎上了麦格教授的视线。

      “本子先留在我这里,”她合上了尤金的笔记本,“我想你会喜欢去做一些轻松的,年轻人应该做的事情——比如和朋友们去院子里晒晒太阳,而不是被一大堆冗杂돈的魔咒困扰得身心俱疲。”

      她的手掌按在了尤金的肩膀鎖上萑,满怀慈爱地微微一笑。

      “给自己放个假,孩子——别担心那些魔法部的事务和进程,本子上的魔咒,由我来帮你完成吧。”

      麦格教授说罢,转过身背对着尤金挥了挥手,혔尤金沉默着鞠了一躬,随后快步离开了变形术教室。

      ‘这样浗就好了吗,阿不思…’

      后背挺直,麦格教授怔怔地注视着教室窗外的草地,久狢久无言。

      ......

      走廊中,尤金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而身边每一位路过的,有说有笑的同学都会让他心中的烦躁增添几分。

      他觉得非常郁闷——原本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波奇抓住了多比,伏地魔的日记本魂器也被好⻬好地保存在了自己的手里。

      可是在밋校医务室的那一夜,一个神秘的力量突然出手制服了波奇,而多比也携带着伏地魔的日记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在临消失之前,多比脸上惊讶的表情尤金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彼时那股打飞波奇的力量并非来自于多比,而多比作为马尔福ຎ一家的家养小精灵,也一定认得出那个本子就是伏地魔的魂器。

      魂器是保存了伏地魔灵魂碎片的道具,而如果䋻没有持有者,它们本身的力量就会非䒏常虚弱。尤金曾经短暂地在和日记本里的里德尔对话了一两句后就合上了日䦡记本,因此他非常确定,这本日记并没有强大的魔力,因此它根本无﨑法控制和帮助小精灵多比——r家养小精灵的力量其ꅓ实超乎想象的强大。

      而那一夜里,校医务室中就只有尤金,哈利,波奇和多比,霍格沃茨꒾城堡之内的强大魔法力场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外人幻影显形,或者使用隐形魔法。

      而濄校长邓쾎布利多当时就在学校之中,其他巫师使用隐形衣和隐形魔药潜入城堡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就算他们成功了,他们又是如何准确地找到校医务室,帮助多比逃䉹走呢?

      想到这里,答案其实就只有一个了。

      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校长潜入了校医务室,同样也是他,因为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放纵小精灵多比逃亡,并且带走了密室的钥匙,伏地魔的日记本。

      ‘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邓布利多教授?’

      ȣ躲在变形术教室外走廊的一个拐角里,尤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长袍口袋中掏出了那只小镜子,推开了木质镜盖。

      镜子中倒映出了他自己天蓝色的眼睛,眼神无比疲惫。

      ……

      圣诞节将至,天气转冷,天空也接连瞧好几天阴云不断。

      詔 霍格沃茨城堡中的学生们已经完全忘记了有关密室和古代陷阱的事情,许久再也没发生的袭击事件,让大家忘记了那些危险而神秘的不愉快,每个学生都在期待着圣诞节回家度假अ。

      十二月的第二个星期,麦格教授像去年一样过来格兰芬多塔楼的恾休息室,收集留校过圣诞节㢏的同学名单。

      尤金毫不犹豫地就在名单上签了字,而哈利则是在他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在尤金的名字下面签了自己的名字,令人意外的是,罗恩和赫敏居然也在之后签了名。

      “你们不回家过肄圣诞吗?”

      尤金感到惊讶,而罗恩和赫敏看上去则有点不好意思。

      “有点别的事,”哈利代为解释道,小心地看了看四周拥挤的同学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尤金会意地点憕点头,半小时后,他们四个裹着厚厚的冬季校服叱长袍,敲响了海格小屋的大门。

      小屋的࠯后院堆积了不少雪,院子中十来只绵羊身上的毛也鞸厚厚的,看起来非常柔软和暖和,࿱不时传来此起磧彼伏的咩咩声。

      “噢,你폫们好啊,孩子!”

      海格裹着厚厚的大衣打开了门,显得很高兴。

      “下午好,海格。”

      尤金四人打了个招呼,୎就被海格请进了暖和的屋内,火炉边的橡木栖木上,一只金色的,質圆滚滚的小鸟如同子弹一样眨眼间飞了过来,落⊢在了哈利的肩膀上。

      它就是那只哈利意外捉住的小鸟,这只金飞侠被海格命헟名为了“埃弗西(Effsee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了这样一个名字。

      看到它,海格显ᣆ得比尤金还髯要惊讶,因为他记得禁ⳓ林中很少能看到金飞侠。在几天前,哈利带着它找到海格,跟他讲述了球场上的故事之后,海格眨眨眼ⶐ,沉思了一小会。

      “要我看,它肯定是一只雏鸟,”他黑豆般的小眼睛盯着他巨大手掌中小巧的金色小鸟,歪了歪头,“不太常见——本身这就不太常见,现在这年头很少有野生的金飞侠了,它们有自己的保护区,离霍ⷼ格沃茨很远!”ﱎ

      “那它是怎么来到学校里的呢?”ኸ哈利好奇쨌地问了一句。

      “不知道,”海格耸了耸肩,把小鸟放回了哈利的肩膀上,“一准是有几只金飞侠在禁林里做了窝…一窝里面又掉出来瞝了一只两只的…它孤零零的没法过冬,把它留在我这儿吧!”

      金飞侠对此好像也没有意见,它闭上眼璟,在哈利的肩上惬意地打ዛ起了盹,随后海格做了个简单的栖木——其实就是弯了几根铁条加上膳一根小木棍,它就很听话地住在了上面。

      “听我说榳,尤金——我们听说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䄗。”

      时间回到现在,海格在厨房里沏着茶,哈利探身向尤金的方向,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

      “马尔福留在了学校里过圣诞,”罗恩接着急不可耐地补充道,“想想吧,哥们——这怎么࿕可能!”

      “也纕许他只是没脸回家见他亲爱的爸爸呢?”

      尤金故作轻松地咧嘴一笑,然而赫敏却摇了摇头。

      ᗛ “没那么简单,尤金——马尔福一定有反常翵!”

      “还记得密室开启的那天马尔福脸上的表情吗,”哈利接着说道,“他肯定知道些什么!セ”

      厺“关于密室的事情!”罗恩说。

      赫敏没有说话,而是期待地看着尤金,尤金依次看了看他们三个,会意地点点头。

      “明白了,葮”他看向乙哈利,“计划呢?”

      “我们打算潜入斯莱特林地牢,”哈利推了推眼镜,咧嘴一笑,“去当面问问马尔福他肚子里到底憋了什么秘密!”

      “好想法,”尤金微微颔首,瞥了一眼不远处海格的背影,“怎么做到呢?”

      “复方汤剂!”赫敏紧接着回答道,“距离圣诞节还有不到两周,熬制来蒙不及了,我已经借用学校的猫豊头鹰去对角巷订购了。”

      쵁‘没打算偷斯内普的魔药柜,还算聪◽明…双向复写纸的盈利还算有点用。’

      褬 尤金玩味地挑了挑眉,赫敏有些紧张地攥了攥衣角。

      “但是问题在于,我不知道有没有成品药剂,”꿝赫敏抿了抿嘴,춤“如果找不到,就只能另想办法…”

      “变形魔法,”尤金恍然大悟,“所以你们才来找到我——而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计划的ɐ人。”

      闻言,哈利,罗恩和赫敏面色微红。

      “你最近太忙了,哥们,”罗恩尴尬地挠了挠头发,眼神飘忽⢹,“我猜你有足够多烦心事了——弗雷德,乔治和李还一无所知呢!”

      “我就是开个玩笑。”

      ᬧ 尤金忍俊不禁,心情愉快了一点。

      “我支持,算我一个——我也有个찰类似的打算。”

      说罢,ꎐ他从长袍兜中取出了一只水晶小药瓶放在茶几上,里面装满쫽了水一般透明的药液。㐲

      “这是什么?”

      “是吐真剂。”

      “你疯了!”

      还不等哈利和罗恩提问吐真剂是什么,赫敏就惊恐地ᡅ尖叫出声,随后她小心地看了一眼海格,但他好像没有听见。

      “不我没有,”尤金淡定地摇了摇头,“这只是备用方案,未必用得上。”

      “我打算乔装成马库斯·弗林特,”他接着解释道,“假装和马尔福讨论魁地奇战术,借着这个机会问问稥关于密室的信息…当然了,我没打算一上来就冒险。”

      未经魔밸法部允许,对任何人使用吐真剂都是一种犯罪行为——吐真剂是一种强力魔药,喝下它的人会对任何人的提问知无不言,吐露出他内心中最底部的秘密。 決

      “无论如何,尤金,答应我,别用它,好吗?”

      赫敏深吸了几口气,可怜兮兮地央求着,尤金咧嘴一笑,感激地点了恿点头。

      “放心,赫헳敏——有你们帮忙,我不会用它。”

      其实尤金没有告诉他们的是,他并没有打算用吐真剂,只是灵机一动,恶作剧地想要吓唬一下三个朋友。

      “茶来了,孩子们!”

      海格这会端着茶盘走了过来,还有一大碟子乳脂软糖。 ˻

      “总之先等等复方汤剂吧...但愿对角巷有存货。”૫

      尤金最后说了一句,哈利,罗恩和結赫敏点点头表示同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