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ywww775

      “凤总,还真没看出来,您也是贞洁烈女啊,那兰我佩服的五体投地。”那兰笑着说

      “昨天就看她不顺眼了,我这弄了一早起,她倒好,问也不问,拿起来就吃,气死我了。”王凤拿起个包子咬了一口说

      “姐,您还真把我吓一跳,咱俩快认识一年了,我头一次见你发飙,厉害厉害。”张孟君说

      “我也下了一跳,但我觉得凤姐姐这回做的对,顶你!”君岛笑着说

      “石乐,您那大砍刀可补得有些个水准啊。”马青书说

      “低调,低调。”石乐看着我笑着说

      “行啊,各位娘子看来是都有些个进步了,不错不错,朕甚是欣慰啊,懂得抱团儿了,甚好,甚好。”我高兴地说

      “我觉得吧,这京城就是锻炼人的好地方,也亏得咱们这主君是有些个能耐的,要不咱哪有那底气,是不是,相公?”周萍很是高兴又腻歪地看着我说。

      “嗨,和我有什么关系,都是你们自己的功劳,其实吧,我最近也发现了,大家其实并不是嘴上说的冠冕堂皇的为了我好,你们都已经是潜移默化的为了这个家好,你们想想是不是这回事?”

      “也是为了你好……”顾颖说完了大家都笑了

      “凤姐,一会儿你给小雪她们送点早点,顾颖跟着一起去,该说什么不用我嘱咐了吧。”我看着顾颖说

      “明白。”顾颖回到

      “还有,等我那亲家酒醒了,周萍和孟君把他请到正房,让他好好看看那个屋子。”

      周萍也是笑了,说:“开始炫耀呀是哇,他能看的懂吗?”

      “他们干部,每天开会,都有内参,如果连大领导的笔墨都不认识,那不就完了嘛。”我说完,周萍‘哦’的点着头。

      吃完饭,收拾完,王凤把不多不少正好九斤五两的红糖月饼,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用塑料袋装好,又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纸箱子里,她要封口时我说:“不用封,去了也得检查。”

      王凤‘哦’了一声,我便抱起了箱子去了正房,王凤和顾颖拿了些早点上了西厢房的二楼。

      一群女子开始围着姜凡在那捣鼓着,王庆可能听见旁边有人说话了,便下了楼,我心想:妥了,省的周萍和孟君请了。

      王庆捂着脑袋进了门:“亲家啊,不好意思啊,昨天喝的太大了,见笑,见笑了。”

      “没事儿,自己家,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后厨有包子稀粥……”

      王庆冲着我摆了摆手说:“吃不进去,看中午吧。”

      周萍给王庆倒了一杯茶,王庆站起身接茶说:“谢谢亲家的。”忽然看见中堂之上有块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志士仁人’,他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了,放下茶杯走了过去仔细的看着,一会儿说:“亲家呀,这字怎么这么眼熟,哎,怎么没有私章,只盖了个闲章……有意思……有……”王庆突然猛的转过了身子惊讶的看着我,用手指着那牌匾,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站在那笑着看着王庆,王庆揉了揉眼睛又回头看着底下的落款——辛丑年八月初十于菊香風雨文学

      王庆颤抖着的声线只冒出两个字:“菊,菊……”

      “香風雨文学”我给补充到

      王庆又看了看那四个大字和闲章,默默地走了过来坐下长长地出了一口酒气,小心翼翼地端起了茶杯,正看见一群女人拥着姜老师出了内房。

      只见姜凡平和稳健,大方得体,面似芙蓉出水,即娇艳却又多几分华贵,虽腰已不是弱柳扶风,但那凸起的肚皮更给人一种宠柳娇花,艳美绝俗的庄重感。

      我赶紧站起来说:“哎呀,夫人,真是国色天香,尽态极妍啊。”

      “少来。亲家公起来了啊?”姜凡说

      “哦,亲家母,昨天有些贪杯了,亲家请见谅,您二位这是要出门?”王庆又放下茶杯问

      姜凡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今天有个特别的家宴,所以不能失了我老公的颜面,这不,我这姐妹们就给我捯饬了捯饬,我和间单在里面可能得耽搁一阵子,中午就由我周萍妹子操持了,您一家子想吃什么就和她说,别客气。”说完姜凡冲着我说:“老公,我穿什么衣服啊,你进来给我选选呗。”

      “好的,皇后娘娘。”我和王庆点了一下头握着姜凡的手进了内屋。

      王庆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将近25年,听话的本事还是有的,姜凡用了两个比较奇怪词语来修饰或是突出她刚才说的话,一个是:特别的家宴的‘特别’,另一个是:在里面得多耽搁一阵子的‘里面’。

      王庆抬头又看了看那块牌匾,结合了昨天晚上我和他说:‘明天天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喝酒’,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会儿,王凤和顾颖带着小雪王俊义也下了楼,那些人看见小雪和王俊义挺高兴的样子也都松了一口气。

      “那俩大人物哪去了?”顾颖问的同时,王俊义示意让他爸出来,王庆再次放下茶杯,走了出去,小雪却和各种姨母们说着话。

      王庆和王俊义出了院子在胡同溜达着,王俊义把早上在厨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以为他爹会生气的说几句什么的,没曾想王庆笑了笑很是平静的说了两个字:“活该。”

      “爸爸,你知道我岳父岳母今天要去哪里吃饭吗?”

      “儿子,你知道你那后娘吃的月饼是送给谁的吗?”

      两人对视,然后一起笑出声来。

      “俊义啊,姜老师家和咱们家本来是门当户对,你和小雪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本来这桩婚事是极好极好的,可是人家姜老师现在可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了,攀上了间单这高枝,虽说你俩的婚事和人家间单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看看人家办事,就是这么漂亮,不仅给你俩安排了工作,还撮合你俩,又给了你们500万的聘礼,还要在京城给你俩风风光光的举行盛大的婚礼,听说这大半个北京城的名流名媛们都会出席的,你也算的上是走了运了。不管你父亲我今后的路会是怎样的,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可以……”

      “我一定好好对小雪,不会沾花惹草的,请放心!”王俊义说

      王庆看着他儿子又说了一句:“说谁都会说,做起来难啊,千万别走爸爸的老路就行了。”

      “爸,我向苍天发誓!”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