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A级毛片

      芳沁汀位于长0澜山脉地势较捛低的一处湖心小岛。筜

      从起初的湖心小筑到连绵起伏的书斋院落,千百年里,一直흵是六师姐苏沁一人詉打理经营。

      就连“芳沁汀”三个字也是苏沁当年自己挥笔提名琣写上去的。

      校这里恬静安然,飞鸟栖息,鱼翔浅底,远离主峰以及二师姐的云㐠雾谷,平日里也鲜少有外门⒲弟子前来。

       整日里,唯有탨苏沁和她门下的亲传弟子在这里读书吟诗,观景悟道。

      ˰端的是怡人自得、风景秀丽的绝佳境地。

      六宫主苏沁,也因룪此被誉为整个天煞宫,乃至整个魔道之中最与世无争之人。

      꿵若说她真感兴趣的,可能就是博览天下群书了吧。 찝

      晨风微拂,吹动佳人那垂在背后的几缕青丝,只见她独倚窗棂,柔荑与皓腕之间搭着一本略微泛黄的古鄎籍。

      肌肤胜雪,晶莹的ⴵ双目好似一泓清水,她专注凝神之际,仿佛正在参悟书䰆中所写的真谛。

      苏沁只是静静站在那,便自有一番出尘清雅的气质,让人不禁᪴为之倾倒,却也生不出半分亵渎之感。

      “这书中所写,轆想必即是人间真正的情爱了吧?为了亮爱情不甘束缚,打破重重阻隔,西门大官人和金莲不顾世俗理念,最终求仁得仁……好拰大胆的写法!”

      一阵清风袭来,将那༦书页吹动,赫然露出书封⡀面上的几个烫金大字——《大话金瓶梅》

      回想起书中每隔几页就会有的生动插图,苏沁不禁有些疑惑:到底是怎样的修炼功法,居然要用到如此之多,复杂且见所ꌨ未见的古怪姿势……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双낰碧池灵呬修?

      想到这里,苏沁双颊泛红,好似新月生晕,恰巧此时有一道爽朗的女声打破了宁静:

      “六妹,六妹!”

      来人正是三师姐兖,上官仙儿。

      她今日不同以往,手里不仅没騻有倒提酒葫芦,就连衣衫也是略有不整,想必㭫是昨夜里睡得太过香甜所致。

      按照之前的惯例,三师姐肯定是要ℴ利用极快的身法在背后搞偷袭的,要么环抱腰身,要么正面突袭,来一அ发“洗面奶”。

      也不知今天这是怎么了,只见三师姐步子虽快,却是行色匆匆,颇有些做贼心虚,小偷ᾏ小摸的意味。

      有什么事儿能让洒脱恣意的三师姐做出这般姿态?

      苏沁娥眉一蹙,含着轻笑,顺手就把那本《大话金瓶梅》扔进了书架里。

      那书架之中赫然躺줪着好几本同系列的书籍:《打翻酸ﴨ葫芦》、璭《红袖枕头翻波浪》、《风月大宝鉴》……

      “三师姐廵怎么有空ਝ来我的芳沁汀了?听闻小师弟这几天去你的剑冢历练,你不好好调教调教?” 乞

      䘜苏沁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至极。

      若非这会儿有急事想要请衸教,上官仙儿还真想先翘着二郎腿坐下来,好好听上一段六妹念的书。

      刚才那本烫金边的古籍好像就不错! ᗐ

       “不瞒六妹,你三姐我啊,这不是菜蔬学浅嘛,所以啊,有点学术上的东西,就想好好请教请教你。”

      沸上官仙儿说明来意后,一把勾㐀住苏沁柔嫩的肩头,四下观望一番。

      确定没有旁人在侧,这才捻起苏沁的手掌心,用葱削似的玉指沾了下舌尖,写下两个字:“攻略”。

      苏沁没看懂这波操作,但还是忍住了收回手的冲动:“三师姐,其实你不沾唾液꒢我也能看明白……”

      啊这……不重要不重要!

      见上官仙儿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苏沁无奈一笑,转身从书架中,标有“小刘备”一层的格子里,再度取出了샊那本《大话金瓶ꮸ梅》。

      上官仙儿眼神一亮:原来这书不仅有烫金的边缘,就连书的封皮也是金黄色的。䑧

      厚重,古朴,线装,蓧一看就是本高大上的好书!

      苏沁最近ꀀ一直在研究这本书,她自幼脑子就灵光,记性也好,是长澜山上公认的学霸级人物。

      不出盏茶的功夫,她딢就找到了前不久刚刚看到过的“攻略”一词。

      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但见那帅气英俊的西门大官人走在了金莲家的阁楼下,迎面瞧见一秀美小娘自二楼小窗里探出头㯻来。

      那小娘玉手誙盈盈,먯直接泼下一盆脏水。

      쎦哗啦!给那西门大官人冲了个透心凉,可这心却在看清小娘꜏容颜橋后变得热乎乎ৢ一片。

      “好俊俏的隩小娘子,定要想办法ᦴ攻略一二!”

      大官人心中暗道……

      还有另一段描述:

      那王妈妈就在屋外守着,手中端着茶杯,给大官人짦与金莲放哨。

      屋内,大官人尽情与金莲把酒来吃。

      期间,借着筷子落ฯ地的功夫,大官人猫腰钻进了桌案之下,竟是颇为无礼,一手抓住了金莲礪的脚丫。

      见小娘子只༽是身姿轻颤,却并未声张,大官人心中了然:“此篧女定可攻略!”

      ……

      上裀官仙儿俊美的五官一凝,怎么感觉⒯这书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遑

      त“这书该不会是……那些男弟子手里没收来的爽本儿吧?”

      她疑惑一问,当即得到了苏沁否定的回答:

      “췇不,比起ᇒ爽本儿,犹有过之。

      那些爽本儿里只是有些所谓㪾装x打脸的情节,还有所谓뻿的后宫和种驴桥段,但这本书里却并未太多着墨于此,反而大部分都是男女之间的学术探讨,深入交流。” 猽

      啥?学术探讨?深入交流?

      蠔 文化人说话听起来就是费劲……

      ಫ 上官仙儿̀见六妹一副认真而又欲言又止的样子,一时间按捺不住咊心中好奇,便夺过《大曺话金瓶梅》自行翻阅起来。

      끌当她看到那些精美插图时,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这是啥深入交流?不就是门规之中明令禁止流通的书籍嘛?

      䎐 没想到六妹䑙这里的书籍储存这缦般齐全,捐居然连这种东西都能保留。

      然而,更加尴尬的还在后面。

      有的插图上带有备注:釞大慈大悲端坐蒲团、自走式手扶拖拉机……

      苏沁分别指着两幅图问道:“这两种修炼打坐的方式我从未听闻,三师姐可有所了解?”

      卧槽!w(?Д?)w

      上官仙儿⼑不禁在心底爆了粗口,冷艳霸气大师姐,飙车无敌二师姐輈,你们快来救救我。젇

      㔹你们可怜的小三妹妹正在经历一场社会性死亡……

      六妹这孩子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这书都读哪儿去了?怎么还这般单纯啊,就连我都明白那插图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可该怎么跟六妹解释呢?

      要不还是请二师姐来,给她上一节生理健康课吧……

      正当上먵官仙儿一筹莫展之际,但见芳沁汀的湖心小筑之外,又有一白衣白发的大风流少年翩然入内。

      少年龙行虎步,步态稳健,显然是得胜而归。

      正是刚刚땾从剑冢深处试炼走出,取得木剑阿奴的单千。

      ♡这芳沁汀中的美景当真如画,远处,两位师姐的姿容更是秀色可餐⬫。

      哎!仙古九州的小日子,滋润啊~

      这是单千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感慨,攴认为现在的他⁢生活乐无边。

      㦿 咦?六师姐和三师姐怎么都有点不知所措ꍀ的模样,两张风格迥异,却都是美艳不可方物的俏脸上也同时蒸腾起红晕似的朝霞。

      “难ڈ不成……她俩也在大白天的唱上十八摸了?”

      单千正狐疑之际,忽然瞥见上官菋仙儿手里的书。

      一看书名,他险些惊掉了下巴,足足愣神了十息:

      好家伙!不愧是师姐啊,比我这个当师弟的狠太多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