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

      两天后的下午,在加诚海斗的庭院里,羽િ川修身背负重进行练习。

      昨天早上的时候,加诚海斗和小森雅子一起离开了╶菊浦市,开始东京的打魂工之路,所以㯅现在只剩下了羽川修一人。

      好在加诚海斗临走前将家里的钥匙给了他,让他⁶在修行上有地方去施H展,不用白白的浪费时光。

      “455,456,457,458……”

      强壮的身体背着几个装满重物的箱子,在那进行深蹲,汗水早已把身上的衣服连同所处的地面都打湿了。

      羽川А修在强化体能练习,经过几次实战上的经历后,他意识到不光是忍术,连体数薕也不能落下,虽然不学八门遁甲,但也不能完全把体术等于零。

      所以这两天他在家里特意找来了一些格斗等动作电影,然后用写轮蒐眼拷贝下来,让他在脑海中直接就学会了许多套格斗技巧。

      嘭!

      深蹲动作做满500下后,他将身上的负重卸下来,走到一旁喝水休息,一身已经有了曲线的肌肉在夕阳㷟照射下反射着亮光。

      ŋ 羽川修现在15岁,但他的身体看起ڻ来已经比17岁左右的人还要强壮,这都是修行的တ结果,同样灵力也帮矟了大ἠ帮,让他的身体比以往更加坚韧。

      放下手里的水杯,羽川修将目光樮看向远处的衣服,随后一股灵力汇集于脚下突兀的用处移动。

      - 嗖! Ꙭ

      他整个人瞬间不见,然后便听到一阵风声,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另一端。

      “还是え有点不䒟精准。”羽川修看着距⺾离自己ₙ还有几米的衣服叹道。

      瞬步,这是他刚才使用的技能,火影中几羺乎所有忍者都会的技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体能负重练习,他已经初步会使用一点了。 蠚

      “差不多今天就到这吧…”羽川修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自语。

      “不知道面具驿和衣服怎么样了…”

      突然他想起来衣服和面具ၙ的事情,这让他心中又激动쯀起来,自己定做的阿飞套装是붉否已经做好了,他决定趁着这点时间跑去看看。

      随后他穿㘯上衣服将门锁好,先向面具的地方跑去。

      大概孝行走了不到20分钟,羽川修来到了老木匠的家里。肗

      “爷爷,我的东西做的㱕怎么样?”羽川修走过来笑道。

      老木匠看见他停下手中活,粼从一旁拿起一个欑螺旋状的面୴具:“已经帮你鿥做好了ꖾ,不过还没喷漆,颜色你自己染吧。”

       퐩 羽川修看见那螺旋状的面具脸色兴奋,几乎和阿飞面具一模一样的东⎂西让他十分满意,老木匠的技术工艺真的是超好,连上面螺旋的轮廓都᷀光滑平媸整。

      “十分感谢,让你䥁费心了!”羽川修对老木匠鞠躬行礼。

      “满意就好。”老木匠哈哈大笑䧞着,羽㉡川修的满意让他也很高㠃兴,像他这种做工艺的人就喜欢听别人认同的话。

      随后꽄羽川修对老木匠又是一个鞠躬行礼,接着便告辞了这边。

      拿着手上没有涂颜色的阿飞面具傚,羽川修心中激动不已,拿起来在自己的脸上带了带,尺寸和他现在的面部几乎一样,除了右顔眼露出一个孔外,嘴巴部位还有一个孔。

      “很好!⣫下次再战斗的时候就可以不计顾虑的大展身手了!”羽川修看着没上漆的面具露出笑容。

      “接下来去看看衣服吧,不知道有没有做好?”

      羽川修想到了另一件定做品,这也是他唯一担心的一样东䱈西,毕竟那个女퇋店主的手艺总感觉不趾靠谱。

      又经过几十分钟的行走,羽川修来到了制作衣服的燐店门外。

      닢 “打扰了。”羽川修推门进入了里面。

      “客人你来了吗?”在里面的女店主看见了他。

      䝡“我过来看一下衣服的制作进度,能给我看一下吗?”羽川修问道。

      “没问题,我已经做好了。”女店主一脸燲微笑的看着他。

      羽川修听后感到有些意外,这效果出奇的快呀,不会是偷工减料应付鯤差事了吧?

      不过他的担心没有餂实现,只见女店主从里面的房间拿出了一件绣着红色祥云的黑色恵风衣沋,正是晓的成员服装。

      “怎么样?完全按照你画的ᑉ去做,因为你之前没狯有测量身体,所以我是按照你的縴身高大致做的,你看还行吗?”女店主拿着晓之风衣问道。

      羽川修走过去拿着衣服看了看,摸着这件风衣的材质让他心中惊讶,因为这件衣服比他前世网购的떫那些衣服好了百倍不止,厚度上ﳉ面完全没有偷工减料,比ᩙ想象的还要优秀。

      “嗯,非常满意,十分感谢你费心了。”羽川修弯腰道谢。

      女店主㐳露出㫪了不好意思,然后脸上又極露出了膪忧虑,“其实我的生意最近都不好,这也许是我做的最后一件衣服了。붺”

      羽川修听了一怔,不㹦解的看着女店主。

      随后她对羽川修说了现在的处境,因为一直在赔钱,所以她这几天就准备关掉店门,但是没想到自己找上了她。

      所以女店主想在店铺关闭之前做好最后一件衣ﴁ服,因此才做出了超出理想的晓之服装。

      羽川修看着女店主,原来是自己占了便宜,当下弯腰鞠躬,“放心吧,我会好好爱惜这件礼物的。፛”

      “那么再见了。”女店主对他行礼道。

      羽川修带上衣服离开了这里,向回家的路走쫼去。

      行走在路灯已经照亮的道路,׀羽川修看着手上的两样东西内心激昂不㐰已,他恨不得现在就穿上试一试。

      不过想到还在外ᄋ面,还有不少路人,羽川修只能暂时压住这种欲望。

      ︪等到家后,羽郞川修并没从正门进去,而是用出瞬步直接来到了二楼的窗户外,悄悄溜进了房间예。

      因为还没告诉爷爷奶驗奶加诚海斗已经离开的事,所以羽川修就一直能找借口说今天不回家这样的话,方便他在外面修炼。

      回到房间后,他先找了一瓶숍用来染色的죝橘色药水,将ἱ阿飞面랻具的表面全部涂匀后,找个松紧带系在上Ⲻ面,然后带在了脸上。

      接着他从袋子里拿出晓组꥕织的风衣,潇洒的打开往身上一披,熟縆练地穿在了身上。

      ﺸ走到镜子里看了看面前的自己,简直就像带㪤爷本人。

      “很好,那么今天我就来当一当쪰阿飞鑾。”羽川修看着自己镜子里的模样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用出瞬步消失在房间里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