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梵高的星空下

      这对于得绕来说,是一种耻辱。

      躺在废墟中,身上的水泥板重重的压在得绕的身上,动弹不得,能否有机会活下去,一切都得听天由命了。

      .......

      关于花西大学附小的这件事,已经像病毒一样,在互联网上传开了,这是花西市近一年来,发生的第三次重大事故了。

      一时间,花西市政府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上,市委市政府也是顶住巨大的舆论压力。

      当务之急是,查清事情的真相。

      事实上,要查清事实的真相,又谈何容易呢?

      距离第一次的锦湖花园楼栋爆炸事件,以及花西市三甲人民医院的爆炸事件,这两件事已经够花西市政府头疼的了,相关部门查了近一年,还是毫无头绪。

      因为在调查的过程中,好多东西,无法做出科学的解释,甚至还检查出一种未知的元素。

      所有的东西都毁于一通。

      这种情况下,调查难度可想而知。

      而正在武汉的田晓雪,坐在电视机前,看到这个爆炸性新闻时,是充满了震惊,至今都不敢相信。

      为了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田晓雪直接上网查询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打开新闻,各种花西大学附小的新闻扑面而来,照片、视频,更是层出不穷。

      特别是那些死伤照片,缺胳膊少腿的,尸首分离的.....

      一张张这样残忍的照片,很冲击人的大脑中区神经。要是内心不够强大,轻则反胃呕吐不止,重则吓得魂飞魄散。

      这不是危言耸听。

      当田晓雪接着往下拉时,一张照片引起她的注意,照片上的女人,腿脚被炸的稀八乱,脸虽然也有毁容,可这一点都不妨碍田晓雪认出此人。

      照片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拓海的班主任欧阳娜老师,她也是田晓雪的大学本科同学。

      当初就是找的她,张拓海才顺利的进入了花西大学附小读书。

      没想到,短短几天不见,现已阴阳两隔。

      真是世事难料啊!

      想到这里,田晓雪也想起了张晋茂,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去了这么久,连一条短信都不曾收到过。

      老同学的惨死,恋人的消失,想到这里,田晓雪不知不觉的,流下了滚烫的眼泪。

      毕竟田晓雪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

      “晓雪妈妈,给。”只见张拓海拿着纸巾,看着哭泣的田晓雪道。

      也不知道张拓海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反应过来的田晓雪,用手擦拭了脸上的眼泪,然后回过头,强使自己露出一个微笑,看着懂事的张拓海,田晓雪一把将张拓海搂入怀里,充满爱意道:“我们家拓海真懂事呀!都成了一枚小暖男了。”。

      躺在田晓雪怀里的张拓海,能清楚的感受到田晓雪那颗悸动的心跳,也能感受到田晓雪的紧张与不安。

      张拓海紧紧搂住田晓雪。

      母子俩就这样彼此拥抱着。

      田晓雪很清楚明白,以花西市目前的情况来看,留在武汉会更好,这里是省会城市,花西市有的,这里也都有,花西市没有的,这里也还是有。

      正好她在武汉也有一个研究的课题。

      当初为了给张拓海做一个全身检查,听说省会城市武汉的华中理工大学附属医院,有全省最好的儿科,田晓雪当机立断的,就带着张拓海来了。

      如今想起来,田晓雪觉得,这个决定是她目前,做出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没有之一。

      要是不带张拓海来的话,后果恐怕....

      相到这里,田晓雪还心有余悸。

      做出这个决定后,田晓雪立马跟张拓海说了。

      本以为张拓海会有所抗拒,毕竟刚熟悉一个环境,转眼间便要换到另一个陌生的环境去,这对于一般的小朋友来说,多少都会有些抵触情绪。

      可让田晓雪大感意外的是,张拓海没有丝毫的抵触情况,倒是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对于张拓海这般反应,既在田晓雪的意料之外,同时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总之,张拓海的态度让田晓雪放下心来。

      于是,田晓雪立马拨通了王导师的电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王导师很愉快的答应了。

      紧接着,田晓雪便向学校提出留在武汉做科研。

      整个申请过程都很顺利,一个星期不到的功夫,田晓雪的申请便批了下来。

      这也意味着,田晓雪即将开启在武汉的生活。

      她很高兴的把这个消息跟张拓海分享了。

      张拓海替田晓雪感到高兴。

      其实,对于张拓海来说,离开花西大学附小,他是有些伤心的,毕竟哪里有他的好朋友林美丽,一个聪明漂亮可爱的小女孩。

      虽然张拓海现在只有八岁的样子,但他的心智其实是很成熟的,基本上跟成年人无异。甚至更加成熟。。

      当然这一切田晓雪是不可能知道的。

      这些内心真实的想法,张拓海是不会跟田晓雪说的,因为张拓海不想让田晓雪伤心。

      在张拓海的心里,田晓雪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之一,他不想让田晓雪受一点伤,他要她开心,直到永远。

      安顿下来后,摆在田晓雪首要任务是,关于张拓海的上学问题。这个确实令她头疼。

      在武汉这个快节奏生活的城市,要想获得好点的教育资源,钱显然是不可缺少的,对于田晓雪来说,仅靠她那微薄的研究生补贴,肯定是不够的。

      思来想去,经过一晚上的思考,田晓雪决定卖掉花西市的房子,然后在武汉买个小点的公寓,省下的钱,应该够生活和张拓海上学。

      鉴于花西市目前的状况,想卖掉房子,谈何容易,在中介挂了两个多星期,连个电话都没打来过。

      万般无奈之下,田晓雪只好向外借钱,毕竟没什么事比张拓海上学重要。

      钱没有可以再挣,张拓海要是给耽误了,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对于她这个研究生来说,是最能体会的到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经过一番打听,有个高中同学在硚口区当教育局领导,通过这位高中同学,张拓海很顺利的进入了硚口区第一小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