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

      随着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下,天空脱下晚霞换上星光。

      鈍 拍卖会的举办地在君盛酒店,红毯如血,灯光闪耀,其上走着的大多是些世家子弟以及멑一些明星。

       这些人大部分是来增加曝光度的,不会去买真正贵重的东西,所以他们只会在죐大厅里,而姜心山等人则是直接去了另外的场地。

      远远的便看到酒店门口灯光闪烁,姜心山撑着头说道:“这次拍卖会主题是什么?”

      宋雅缘思索了一下道:“本次慈善拍卖会侸是援助之前东盛州的一些偏远地区熟因为山体滑坡而摧毁的乡镇。”쇶

      郑恩静瞄了姜心山一眼,清빒冷中带着嘲讽:“这些人大多都是来赚名声的吧,只付出一点点代价便能在社会上收获到乐善好施,雪中送炭这些称赞。

      屒 然后再在网络上买些水军吹一下,热搜便直接上去了,挂个一两天再跑到当地去拍几张照片。这一来一回两三天吧。”

      “୾真是好啊,这热搜都不断的。也不知道这些人的钱是不是真的花出去了,又或者是某些人中饱私囊。”

      姜心山咳嗽一声,说道:“别这么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

      郑恩静呵呵一笑,看着他说道:“方式就是在别䩆人面前显露自己的美貌,然后再将自己的人设变得如圣人一般,以不谙世事的人们称赞为荣?”

      “那也是人家靠天吃饭,老天爷赏了鸶一副好皮囊当然要好好利用了。”姜心山呵呵笑道。

      “那你这么漂亮,也不靠肤色美貌赚钱啊。”秋眸淡扫,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被她噎了一下却无法反驳,姜心山只好撇嘴看向宋雅缘。

      “雅缘,拍卖会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听说有一块麍从北荒深处挖㬋出来的石头,据说价值不菲。”

      “石头...还有鄗呢?”

      “其他的大致没有了。”

      郑恩静望着窗外说道:“你听听,一块石头都价值不菲,这些人可真有趣。”

      嘴角抽了抽,姜心山无奈的看着她:“傻瓜,我们去的地方跟他们不一样榺。我们要去的地方是....”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花钱买吃不了用不了的东西么。”郑恩静秋瞳似水,平静自然。

      姜心山倒是没话说了,这话倒是没错,自己这次过去也算是和她说的没什么差错,都是去花钱买废物。

      汽车䇈停在红毯前,拍照声渐渐停止,众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在车门上。

      릊 咔。

      车门打开,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只修长长腿,随后便是姜心山英俊成熟的脸,对着众人温和的笑了笑,便小跑着塇来到正对着红毯的车门。

      轻轻将车门打开,洭郑恩静纤纤玉手便伸了出来被姜心山握在手中,随即在众佺人惊叹赞扬的目光中,两人手挽手走向悔会场之中。

      男人一身黑色西服,却精致华贵,将他温润如玉的气刯质更添一分尊贵。

      面容在化过妆后更加成熟英俊帅气,轮廓分明,夶黝黑的瞳孔像是想将人吸进去一般。

      精致翘鼻下薄唇微抿,缓步走时却又不自觉的露出一丝霸气。

      㘆 而耷挽着他手的女人,则是若天山雪莲般圣洁,白色礼服更加衬托出她的冰肌雪肤。

      精致面容艳压群芳,秀眉俏丽,剪水双瞳若秋水般古井无波,又仿若镶了宝石般镡璀璨。

      瑶鼻轻耸,小嘴红润轻抿。露出的左肩謝柔润白皙以㘤及革精致悴诱惑的锁骨,衣服被撑得鼓鼓囊囊若山峰耸立。

      白皙小腿曲线完美뼯,纤细修长,脚∄下高跟鞋更加显得她身材高挑。

      两人走在一起逵,仿佛就像水与冰般,同出一脉却互相包容。简直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明明只是红毯,但在众人眼中却像是走向婚礼殿堂般的模样。

      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在红毯上蠱停留題,两人直接䚬走꥛进会场,在败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与那些明星所在会场不同,更加华顇贵的会场。

      两人来得较晚了些,这也怪姜褁心山不好丆,工作起来便忘了时间。要不然两人也不至于和一帮明星抢风头。

      郑恩静虽然掜不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但却是首次参᢬加这样的拍卖会。即便想要装作不在意,可心中却满是好奇心。ஶ

      微凉的Ƙ右手忽然被温热包裹,郑恩静抬起头见到姜心山对她微笑着,俏脸红润,将븝手从他温热的包容中扯出,随后偏头不去看他。 퓈

      见她不看自己,姜心山也开始观察起四周来。

      在这里的人郮大多是世家子弟,空ቜ暇좎时间多,不似姜心山一样有工作在身,早早的便来到会场,吵吵闹闹的。

      见到姜心山两人前来,都是站起身微鞠槦一躬。对着郑恩静则是温鄠和一笑,没有逾越的目光。打完招呼又如之前般插科打诨,闹作一团。

      而在另外一边,则是一帮上了年纪,闲来无事的老辈。

      见到姜心山看来的目光,都是祥和甚至有些还恭维的笑容,姜心山对此也꓄是礼貌回笑,但笑容在看到一个中年人时渐渐消失,还变得有些冰冷。 䦦

      ᤭ 似是看到他的视线,中年人也对他恭낵敬的笑答了笑。

      可姜心山却是板起脸,转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叮咚——

      身旁传来消息铃声,姜心山凑到郑恩静身旁,一阵幽香从她身上传出,诱惑꾻人心的香气让悦姜心山心中旖旎万千。

      䢋【JM姜部长与郑恩静携手慈善晚会,艳压群芳过,岁月不留痕。】

      郑恩静看着已经是热搜榜第一的标题,心中欣喜脸上却不表露。

      醌 偷偷瞄了眼姜心山,见他悄悄打开手机将两人照片保存,嘴角勾起得意的微笑盏。

      会场的灯光渐渐黯淡,舞台前走出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先是恭敬的鞠೪了一躬后便说道:“首先我仅代表君氏集团感谢在座的诸位今晚的到来,也感谢诸位对慈善事业的大力蚯支持。﷫”

      男人在台上的演讲并没有引起下面所有人的在意,像他们这样的人从来不会去在意什么慈善,来这里只是闲着没事干花钱买东西罢了。

       “这个人废话好多。”一个女孩小声对她旁边的女孩说道。

      “他当䑆然要先拍马屁活跃下气氛,不过看这情况效果不怎么好。”那个女孩举起手机拍摄着坐在离她们不远处的姜心山两人。

      “不过恩静今天打扮可真漂亮,我估计姜心山已经沦陷了。”

      “对了,让你做的事都做好了么?”

      “放心啦,暖暖做事你还不知道吗。”

      女孩微䕢微点头,灯光闪过,却是䇎宋雅缘。

      ...

      “好了,那贡我们就正式开始今天的拍卖会。”

      台上的人终于说完홱了他的长篇大论,姜心山微微坐直了身子,合上手中打开的手册堢对郑恩静说道:“看上了什么?”

      鏾 “大多是些杪华而不实的东西,你要是想买涰我也没什么意见,反正不是我花钱。”첂

      姜心山刚要点头粠,郑恩静又说道:“不过你也没必要花这种冤枉钱,反正不买也没人说什么。”

      砡 看着她绝美精致਼的面容,双眼无波,一副清冷样。

      似是承受不住男人灼热的视线,郑恩静羞恼说道:“盯着我看干什么。”

      姜心擬山紧紧盯着她的因为羞ᖚ涩而有些发红的脸颊,쥕口中喃喃:“你真好看。”

      俏脸一红,小手忍不住在男人手背上拍了一下,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下一件拍卖品是由南蛮州挖掘出来,世界上最大最纯粹的白钻打造,名为꬟思梦白云,寓意着男女之间纯洁美好的몮感情,是送给滦女士最好的礼物,起拍价两千万,每次叫价一百万。”

      㾲 介绍完毕,姜心山便被会场中众人的目光所汇聚,而郑恩静也在悄悄打量着他。

      感受瘍着背后灼热的视线,姜竚心山微微叹气举起手道:“三千万。” 鼧

      郑恩静挑了挑眉,却看见男人看着自己温和的眼神,轻哼的偏过头。

      “三千万第一次...” 

      “三千万第二次.䘐..”

      主持人其实也知道这思梦白云本来就是为姜心山准备的,也没人会稻抢,就要敲下时,变故突生。

      “三千六쪄百万。”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整个会场的目光吸引过去,其中也包括姜心山的目光。

      看着䏷站起身对自己鞠躬抱歉的中年人,姜心山抿嘴,眼中闪烁几下道:“四千万。”

      “姜部长,不好意思,”中年人对他说了一句,又开口道:“五千万。”

      “你!”姜心山盯着他,挑了挑眉:“六千万。”

      说实话,他的庹火被人撩起来了。

      “八千万。”

      姜心山冷퐧笑一声:“一...”

      手忽然被一个柔软的手掌握住,姜心山话语一顿,转头看向一旁칶的她。

      郑恩静摇了摇头,为了一个项链花这么多钱不值得。

      姜心山深吸一口气,脸上变得温和道:“衣服穿这么少,不冷么?”

      乘红唇微张:“不冷啊。”

      “是嘛...”

      兊台上的主持人说道:“姜部长您...”

      “既然有人对慈善事业如此上心,我也不好夺人所爱不是。”淡淡回了一句,又继续和郑恩静小声说着话。

      “那就多谢姜部长割爱了。”ऒ中年人也不舮推辞,对姜心山恭敬鞠躬。

      拍卖会继续进行,除了刚刚的小插曲,一切倒也正常。

      来到拍卖会自然要买些东西,就好像来餐厅要吃饭一样,姜心山既然没有拍到思梦白云,那自然要出手买一些‘无用之物’。

      那块从北荒带来的价值不菲的石头,也收入他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