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二鸟1

      歌兰蒂斯走上前去,用信仰之力覆盖住自己的双手,轻轻拿起了固定在支架上的鮴透明容器。 

      没有徂任何阻碍,地底人祖先拜托他人布下的防护咒文对她来说形婉同虚设。

      䫪泛着淡淡白光的纤细手掌将装有暗红色液㩴体的透明玻璃管举到眼前,精神指挥숁着信仰的力量透入ೕ其中,仔细检查了一遍这件地底人传承了数千年的宝贝。

      㖩除了感知到了浓郁的生命气息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什么内置的机关。

      “这应该就是这一个地下部族的‘圣物’了。”尤利娅轻柔悦³耳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闻言,ꭓ众人把目䨃光从玻璃容器转移到她身上。

      ꯷ 在解决了所有抵抗力量ꋐ后,众人把这个聚居地仔细搜寻了一遍,但是并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发现。

      梉这时,博闻强识的尤利娅在苦思冥想之下,回想起来,在那本描述了这蝹一个在历史中已经销声匿迹的人群的古籍上,还有过这么一段描述:

      “这群被诅咒的人㷴在最初ꖫ仅仅只翥是居住在山中的普通人而已。他们依靠着部族中时揰代流传的携‘圣物’,在深䷫山中开垦出了一片世外桃源。”

      “这件圣物从外表看昀,是一根透明容器,在容器中装着鲜血륭般的ክ液体。”

      ⣾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理,这些液体会以很缓慢的速度在容器中再生,直到达到容器的三分之二体积。”

      “这种液体蕴含着蓬勃的生命能量,眬能够使贫瘠的土地甚至坚齏硬的岩石中长出作物。”

      “但这所谓的圣物ᘲ其实也只是高级一点的肥料而已。其再生速度远远不能㠉满足大面积广嘢泛使用,人类饮用ࡠ也没有任何效果。”

      ⩑ “也因为这样,椛它没有引起别的强大势力的觊觎。”

      轥“在人类群落因为诅咒而进入地底后,这件圣物也不知所踪,可能也随着被诅咒的人们埋庯葬在地底某处了吧……”ꗐ

      根据这一段记载,丁格和尤利娅再次启用了动用一次就要烧掉不少材料的“探地虫”。

      不出所料,他们发现了紌一个ᒣ埋藏极深的地下密室。在这个密室中塽,找到了那件“圣物”。

      但是歌兰蒂斯探查过后却发现,这件圣物就仅仅是尤利娅记忆中古籍里描述的那样,并不像是教皇要他们找ﷱ的那个“因素”。

      所有目光汇聚之处,漙尤利娅说道:“看来,之所以这个族群能存活至⣲今没有灭亡홍,就顩是因为这东西的缘故。” 庛

      “真没想到记载在书中的本应消亡的族群樿竟然传承到了现ऍ在……”

      “教皇躆冕下发现的那个引发异变的‘因껏素’,你⫷们有什么办法判定吗,歌兰蒂斯前辈?”

      歌兰蒂斯沉吟片刻㒿:“教皇冕下没有具体说明,但我껊也认为这异变与这里的地徔底人有着什么靫关联,不然不太可能这么巧,正好在这个方向这个地方,发絗现一个失落的文明……”

      脸 害斯厄手托下颚:“看来得问一问这些地底人了……”

      众人颔首,从一条狭窄的楼梯重新回到了地面。

      这是一处ꆲ祭坛模样的场所,通向密室的通道就设置在祭坛正下方,ᮊ机关做得很深。Ⓔ

      地面上,ڡ空旷处,□“谦逊”加奥朗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施法。一片片星辉似的白色亮芒从他身体中飞出,融入倒在地下一动不벶动的人体内。

      见到众人从地下密室上来,他似是㎫不满地抱怨了一句:“蒙薉塞恩、赛㙊科雷,你们两个下手也太重了,不是说好只让反抗的人失去意识吗?你们这都쥢打出轻伤来了……”

      蒙塞恩冷着脸一言不发,赛科雷则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抱歉,麻烦你了。他们太弱了我有点没轻重……”

      身体接受了加奥朗星辉的地底人们体内的伤势快速痊愈,然后慢慢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快速站起身来,难以置信地摸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

      칠 一抬眼,看到面前这些把自己弄晕的狠角色们,恢复完全的地底人全都不敢轻举妄动鵲,渐渐走到一处,聚成一团。

      简陋的地下房屋中,苨也走出来许多原本躲藏起来的地底人们。眼见地底人们不再銕像最开始那样极具攻击性,歌兰蒂斯眼神柔和地扫视了一圈,看向一旁:“小尤利娅,拜托你了鎘。菣我们都不怎么擅长鬳古大陆语。”

      ⰵ 尤利娅点点头:“交给我吧。”

      她走了出来썑,看向地底人↟们,用古大陆语说道:“你们好,我们没有恶意索。请问有能主事的人在场吗?” 锱

      其实勘探队中,来自白国的“历史书”伊本也精通古代大陆语,只不过为了多给后辈历练的机会,众人早就鬍达成了共识,让伊本将这个交流沟通的顮角色交给了尤利娅。

      顺带一提,伊本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古代遗迹的发掘,地底人群落消亡这方面的事情在他ߣ看来无关紧要,属于“野史”,不为“历史书”所记载。

      薃 听到她的话,地底人一阵躁动,一个看着就很年迈苍老”的男性地底人撑着拐杖,缓步走出。

      他嘶哑着嗓子说鸳道:“没有恶意?来自地表的人끁啊,你们看看你们干了什么,打伤了我们的族人,抢夺我们的宝物,你说你们没有恶意?ꙋ”

      尤利娅有些羞赧,衘但还是不急不慢地回应道:“抱歉,老爷爷。我们本来是想好好交流的,但是你们反应太过激了,我们为了自身的安全就…謃…我们真的没有想要伤害你们的腡!”

      “那宝濭物鶑呢?你们抢夺我们的圣物,不就相当于要我们㜖的命吗?”老人情绪有些激动,“큟地表人!不要太过分!”

      尤ජ利娅连忙䓃道:“老爷爷,不是这样的。我们在寻找一样事物……椪”

      尩 “呵呵。强盗还当得这么理直气壮!”要不是知道自己这些人完全不是“强盗”的对手,他早就扑上去把歌兰蒂斯手上拿着的圣物抢回来了。

      尤利娅表面依旧沉稳大方,但是话语间开始有了一点急躁的迹象:“老爷爷,您听我说!您应该知道紿信仰教派吧?劭教派的教皇冕下委托我们前来地底寻找前段时间引发世界异变的那个‘因素’。我们只是确定一下这件圣物是否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东西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