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汉的小娇妻

      “伟大的黑綔恶神啊!请聆听我的呼珞唤,你忠诚的仆人哈萨为你献上最宏大的祭礼!”

      “伟大的黑恶……”

      谷春城,城主府下ⱁ的地下室中。

      枯瘦如柴、头发花白的哈萨,跪在门口不ᦃ远处,双手合十,低头祈祷。

      在哈萨的前方,是他为黑恶神儿准备的祭礼。

      最中央,是一颗血灰色小球,名为血灵丸。

      主要原料为人!

      薐 鲌 同时,也是它的唯一原料!

      通过熬制、施压,将数以万计的人类,压缩为这么一颗乒乓球大小的丹丸。

      制作过程可以说非常可怖,除了邪巫师,没人能潀一直坚持下去。

      哈萨的这颗血灵丸,自然也是如此。

      至于原料嘛,都是哈萨让人从恒武帝国ƻ买来的。

      作为谷春城的城主,哈萨当然不可能用他杇治下的百姓来当原料。

      其实,也是因为不能,或者说不值得。

      库刺帝国的暗刺,会在他干这件事的第一时间,把他干掉。

      那……鶵他还想滝方设法搞这些人干嘛?

      除了中央的血灵丸,ꔘ还有哈萨从其他邪巫师那里买了的샫邪恶Ԍ物品。

      ꂛ比如,黑色的头䎰骨、血色的骨刃、两具黑山羊的잚尸体等等,林林ⲙ总总。

      这些都是哈萨想方设法搞来,献给黑恶神的祭品。

      听那些邪巫师说,这些祭品都是最好的那种,保证能把邪神叫来。

      现在,哈萨感觉自己被骗了。

      一个月了!

      整整一个月啊!

      ᙥ 他一个一百七八的老头,在这儿足足跪了一个月,邪神还是没有出来。

      䯢 祈祷完今天的一千遍,哈萨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看着前方的祭䋄品,哈萨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声,转⧔身拿过靠在门后的拐杖,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引 귆 一步힟,聙又一步,步履蹒跚的走出地下室。

      貲 看了眼步入黄昏的天色,哈萨拄着拐杖,蝗走向竜了餐厅。

      如果……

      譍  摇摇头,驱散掉才想到的念头,哈萨走进了泯餐厅。

      “哟,这不老爹吗?这∩么晚才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正想庆祝一下,没想到你竟然䙟来了!”

      刚进餐厅,一道揶揄声乫传来。

      瞥了眼坐在餐桌旁,拿着牙签挑牙的大儿子,哈텞萨什么也没说,继续向前走去。琢

      竑“切!”䕰

      乌多斯轻蔑㬐的笑了声,转头对쬿着旁边扬了扬头:“走了!”

      说完,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 坐在乌多斯䊔旁边的,是两岁的本司柏,乌多斯的儿子ᾐ,哈萨的孙子。

      再旁边,是卢安娜,哈萨唯一的女儿,同时,……݁也是本司柏的妈妈。

      卢安娜抱起还有些小的本司柏躀,对着哈萨,躬了躬身,跟在乌多斯身后,离开了餐厅。

      等三人离开,餐厅内只剩下了哈萨一人。

      默默吃着晚饭,哈萨面无表情。

      怍将最后一口晚饭咽下,哈萨拿起旁边的拐杖,离开了餐厅。

      哈萨离开后,站在门口的女仆,开始收拾起来。

      对于这一家子人,女仆早已习以为常。

      回到屋中,哈萨拄着拐杖,坐在床边,眼神慢慢变得涣쓍散៨。

      뎇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第二天。

      哈萨如往日一般,早早꾼地醒来。

      让女仆帮忙洗了洗漱,哈萨来到了餐厅,开始춇吃起倅早饭。

      因为时间过早,等到哈萨吃完早饭,餐厅还是仅他一人。

      来到城主府的大厅,哈τ萨开始处理政务。

      箮 这是他每天早上都要做的事,也是作为城主,不得不做的事。

      剘 时间来到中午嚌,哈萨早早地吃过午饭,再次来到地下室。돩

      站在地下室的门口,哈萨顿了顿㰟。

      他,到底还要不要祈祷?

      럗 过去的一个月,什么也没发生。

      没有神谕、没有异动、甚至连那些祭品都没有移动过。

      还有继续下䟓去的价值吗?

      ♭唉~

      还是有的。

      最起码,他可以不用看那几人ᘣ。

      推开门,哈萨慢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喀嚓!

      将门插好,把拐杖放到门后。

      来到固定的位置,哈萨微浽颤着身体,跪了下쯻去。

      凟深吸一口气,哈萨双手合十。

      “伟傫大的黑恶神啊!请聆听我的ᐎ呼唤,你忠诚的仆人哈萨为你貺献上즖最宏大的祭礼!”

      “伟大的黑恶神啊!请……”

      “…ན…”鎀

      哈萨再次开始了对黑恶神的祈祷。

      젒 雨雾世界,

      风魂城,杜康的小酒馆,后院,

      正躺在藤椅上,享受女仆㞅按摩的杜康,猛地坐起。

      旁边的两名女仆直接吓了一跳。

      “终于来了!”

      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杜康露出一抹邪笑。

      ⱊ 身旁的两名女仆见状,也放下心来。

      “咳咳,我要离开Ⳬ一段时间!”

      ꔌ ᘧ 咳了两声,杜康开口道。

      혁 “喂,你们倒是给点表示啊!”

      看着两名什么表示也没的騇女仆٢,杜康不高兴道。

      鯽最起码,点点头也好啊!

      可能是感知到了杜康的想法,两名女仆点了点头。

      “…淘…”杜康。

      微眯眼看着两名女仆,杜康微笑道:

      “很好,等我回来,你们完了!嫅”

      ⧴ “啊!”x2

      䲻 没等两人说什么,杜康直接身形一转,离开了雨雾世界。

      两女仆相互对视一眼,只能扁扁嘴,找其他六人去了。

      냅杜康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八盄位女仆。

      她们实力又不弱,在雨雾世界属于顶尖那批,没什么好担心的。

      混沌中。

      从雨雾瘫世界出来壕的杜康,正站在其中。 䘮

      说来,杜康是可以直接通过仪式穿过去的。

      不过嘛,涌为了安全,杜康准备先从混沌中飞到那个世界的外面,墘对那个世界进行部分感知屏蔽,不让它因为自己的进入,产生变化伾。

      神毕竟是超脱世界的存在,进入世界时,会有反应的。

      正神,世界欢迎,整个世界都会发出彩色的光芒。

      邪神,世界讨厌,整个蜥世界为黑色或血色,同时扩大自身的光蚽芒,吸引混沌中的生物到来。

      感知了一下对方的位㟀置。

      “嗯…………”

      沉吟一声,杜康皱眉道:“这世界,怎么,好像,是,雨雾世界?”

      埂 算了,还是直接说吧,这就是雨雾世界!

      靠!

      暗骂一声,杜康转身看ꁧ向后方。

      艇艜有毒!

      白跑一趟!

      ຑ早知道先感应一番了。

      确实白跑了,雨雾世界的世界意识早被杜康改过了,根本不用屏蔽。

      毕竟是杜康准备长待的地方,为了ﭓ安全,必须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