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ch

      大青玉前,白云楼越说찚神念越发坚定,神念似得到了整个洞天的共鸣回应。

      一阵阵儻波动自青玉中传出,白云楼只感整个洞天的一草一木,一卩山一石璿都印入神识间。

      一念间,白云楼得蜿到洞天的认可,这才彻底炼皤化了青云洞天。

      福至心灵,白云楼一手轻轻按在大青玉上,神念扫过一处处倒塌的废墟,一座座亭台楼阁如回溯般恢复了往日旧景。

      最后,高뼘大的山门赫然立了起来,青云门的牌匾也已恢复如初。

      趁此之机,白云楼一道神念传入青玉,借着洞天法阵之威,向外界传出了一道浩然軟神念。

      “青云门,立。”

      一瞬间,整个修真界的金丹修士都有所感应,纷纷从修行中醒来,望向青云洞天的方向。

      䢦山长⦀站在内院峰顶,看向青云녲洞天的方向,喃喃自语:“果然是青云门,上古第一剑修门派,哪天真正开了山门再去拜会。”

      遥远的南海之南,南州的炼魂大阵中,痾一个骨瘦如柴的银发老者,不由浑身一震ὦ,两桒眼留下两道泪痕。

      큋 喃喃说道:“青云不灭,浩气长存。”

      看着白师弟重立青云门,清池仿佛看到了青云子的影子,不由一阵欣然。

      正色出言说道:“师弟既然正ሎ式重立了青云门,我算是正式成了青云掌门的大师姐,如今门内只有你我二人,这招揽弟子之事宝还ⵆ得师弟多多操心。”

      白云楼闻言走到清池师姐面前,躬身行了一礼:걹“师姐,絴师弟自会挑选人品资质出众的门人弟子,不坠青云门之志。”

      清池颔首道:“以后你就是掌门了,这些青云门的功法也该交于你了。”

       说罢,轻弹纤指,将一道磅礴的神念传入白云楼的眉心。

      过了好一阵,白云楼才将这些神念接收完成。

      功法太多,一时半会探查不完,便用神念将⎓其封存在记忆海内,空闲时再慢慢观摩修炼Ჷ。

      回神后,白云楼想到一事,急忙问道:“清池师姐,方才激活ぅ法阵前,师弟无意间将大青玉内的神识碎片尽数纳入识海,不知对大青玉内的火神师姐可有影响?”

      “这个无妨,师弟放心。”

      清池师趔姐说着来到大青石边,轻轻抚摸青玉道:“这青玉内的神识檟碎片被我吞噬了六成多,小妹也吞噬了三成,受ꑥ神体所限,已然无法吞噬更多神识碎片㼆。”

      白云楼讶㱥然道:“啊,这么说来,ꢚ被我识海컇纳入的如星海般的神识碎片,也仅不到一成之⸢量?”

      “正是,那可是纵横诸界的졢天魔ꆎ,不然也不至于搭上了整个修놋真界的地坷仙ඃ修士。”

      说话间,清池师姐望着青玉内的神火,神色有些黯然。

      略一思忖,白㒊云ⴜ楼问道턑:“火神师姐只是神体未复?难道神识已然恢复?”

      清池道:“神识虽未尽复彍,但已不影响化形。”

      “如果只是神体未复,可能倒有办法혷。弽”白云楼说着抬手放出了紫金八卦炉。

      紫金八䏂卦炉刚一落地,其内的三色仙火立即有了感应,似察觉到换了空间◝,身周没有了恐怖的青玉,便想瞬间爆发突破封印。

      붳刚一爆发仙焰,三色仙火便感不妙,一股强大吸力从一旁偵的大青玉中传出,閭大量的仙⢒灵火气被吸入一旁砈的大青玉。

      三色仙闟火急忙收敛气息,可惜ଡ଼已被一缕强大神念锁定,一缕缕仙灵火气被强行吸入大青玉中。

      还好有八卦炉的封印帮着떔遮挡,不然可能就是被瞬间吞噬的结局。

      看着上次让自己吃䯷尽苦头的三色仙火郄,如今有了克星,白云楼心底一阵畅然,真是ﻒ喜괃闻乐见,仰首美美的灌齷了꺪一杯美酒。

      렎忽然见到白师弟放出的仙炉和仙火,清歆池不由一怔。

      感应到仙炉的神妙和仙火的波动,清池不禁欣然道:“人间界竟然也有这Ϟ等神物,比之神界的一些神器神火也不遑多让了,这下小妹应是可以提前化形了。”

      ⾶指了指头顶的星空,白云楼道:“这两个仙物乃是仙庭遗落之物,人间可难有此等仙物。”

      쏂“仙庭?”清池接着问道:“难道就是天仙境修士的居所?”

      白씖云楼道:“正是,我有幸看到仙庭上仙传下来的一缕神念,㫤见到过仙庭的真容。”

      “这仙炉和仙火都是那位上仙从仙庭掷下,有意留给人间界的传承。”

      略譕一뇫思忖,清池道:“如此看来樕,天仙境的修士真是不容小觑。”

      “难怪那天魔出现在人间界之时孱弱太多,修馷为不及追杀我和小妹之时的万一,应是被仙庭的高手联手重创。”

      白云楼沉声道:“仙庭那边应该也是损失惨重,不然天ᝬ魔瞦在人间肆虐ꄷ,仙庭不可能会袖手旁观。”

      清池师姐微微点头。

      这时东方天际,一轮红日跃鲬出山峦,给洞天内的一座座悬浮山尽皆퀪镀上了金边,层层祥云尽染霞光,美轮美奂。

      仰望头顶渐渐隐匿的星光,白云楼暗道:终有一日,我要直上九쌑天,去仙庭看朝阳霞光,不知是否也和这洞天内一般光琉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想要直上九天,还Ⴄ是得从御剑飞行练起。

      白云楼和清池师姐招呼一下,便走到一旁,盘腿坐下,凝神静气起来䏤。

      片刻后,动念间,龙鳞剑锵然出鞘,⊕筑基期的法力强大太多,配合上已然化形的元神,龙鳞剑随心而动,瞬间撣遁出里衉许。

      这段时日,龙鳞剑被白云楼在金脉洞天锻剑台神锻过数次,虽还不是灵器,但也远ₕ超凡品,已然是上品宝器。

      如今神识和剑体极为契啓合,神念动处,如臂使指。

      今日破境,白云楼有心试一下龙鳞剑的威ଲ力,便全力催动起龙鳞剑。

      初一试探,已然能御使龙鳞剑遁到五里之远。 庁

      随着神念催动,龙鳞剑在洞天内越来越快,如一道流光,অ隐隐有爆鸣传出。

      ꄭ神念敧一动,剑光裹着剑身瞬间穿透一块巨石,巨石一分漪为二,龙鳞剑也稳稳停在白云楼的身前。

      轻吸一口气,法 力运转,Ĺ白云楼一步跃上龙鳞剑,龙鳞拔剑轻轻一晃便稳定下来。

      静立片刻,微微⭺适应了僋凌空御剑之感,白云楼轻施御剑法诀,龙鳞剑带着白云楼缓缓向前飞行起来。

      一开始还不㪪太熟练,随ꭦ后便渐渐找到了人剑合一感觉,在这青云主峰上四处飞驰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