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少女漫画暗恋的女同学是老师的肉穴奴隶工口漫画

      卫东门最近的运气看来有所好转,一大早就碰上有人帮他付账﫡的,走出卖早饭的小店时,天才刚亮,

      윔 卫东门站在路边,向自己的工作区域望去,看见远处有一个人,正拿着一把大扫帚,慢慢地楎朝这个方向扫过来。

      卫东门视力不错,远远就看清楚了。

      卫东门马上冲了过去。

      盿“报告队长。”

      醥 李易北正在挥动扫把,发֒现一个人突然跑了过来,急忙用扫把抵住这人的胸前。

      “你是谁?”

      卫东门连忙立正站好。

      “是我。” 컰

      李易北看清楚后。

      “哦,是你小子。”

      卫东门笑着点头。

      “是我。”

      凉李易北把扫把放下。

      “我问你,是你把最近的쓮烂菜ꋘ叶堆在꡷集市门口的?”

      卫东门连忙摇头,纠正。

      “队长,集市老大让我给你带个话。”

      李易北把扫把杵在身旁,整理了一下头发。

      “管事的说什么?”

      卫东门上前。

      “集市老大说,晚上他想你吃个饭。”

       李易北没明白。

      鼗“吃什么饭?”

      卫东门只好笑着猜。

      “可䦔能是他想和你联络联络关系。”

      李易摮北立马皱眉。

      “我是官,他是商,有什么⺂好联络的?”

      卫东门接着猜。

      “可能是集市里每天很ڀ多ᳬ烂叶子的᧜清理问题,暂时没时间运走,所以想找个你通融通融。”

      李易北问:“就这么๸简单?”

      卫东门答:“就这么简单。”

      “还有呢?”

      “没啦。”

      李易北拿起扫把向地上用力一摔。

      “白日做梦!”

      李易北盯着卫东门,紧接着还围着卫葶东门转了两圈,又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啊?”꒚

      卫东门双手一摊。

      “没有啊。”

      李易北不相信。

      ପ“老实说,有没有!”

      卫东门只好低头承认。

      “就一碗面뀔一馒头。”

      䅗 李易北看卫东门,表示明白了ଲ。

      “想不到僁啊想不到,卫东门你这家伙,为了一碗面,一个馒头,就叛变我们暎的清洁队伍。”

      Ⴅ卫东门委屈,连忙摆手。

      “没有啊。”⚽

      李易北不想再听她解释,马上抬手。

      “我代表街坊,代表衙门,我,我……我的Ⓔ扫把呢?”

      頚 卫东门连忙탱从地上捡起扫把递给李易北,这呢。

      李易北一把接过扫把。

      “我代表街坊,代表衙门,我打不死你!”

      说完,立马开打。

      卫东门想躲,没躲开。

      “啪!”

      “啪!”

      “啪!”

      三扫把。

      全打在卫东门身上。

      卫东门被打的抱头蹲再地上,一看怀里掉出最近发的高配面巾,慢慢反应过来了㾦,马上把面巾递给李易北看。

      䋮湛“这不对,不对啊,我是清洁队的优秀员工啊。”

      李易北看了一眼卫东门手上的面巾,这才消气。

      收手。

      卫东门也急忙整理好衣服,重新站好。

      李易北把手里的扫把向卫东门一扔,你来继续,檴然后双手᷋一背,朝着新集市门口走去。

      卫东门只好接过扫把,抬头看了看天色,趁现在大道上还没几个人,速度麻溜扫完,路过新集市门口时,发现路边的杉树背‎后,还真堆着一大娩片烂菜叶子,还好现在不是热天,要不⹁然溌两天ゲ那味就可以布满几条街。

      螺丝巷口小饭馆的凉順棚下没人,卫东门把扫把放好后ा,进厨房问正在擦灰的田氏看见李队长没?

      田氏说,陪着我丈夫去斜对面集市买菜去了。

      卫东门表示明白,是啊,这么大一堆烂叶子不早点想法处理,再拖下去,味道传过来,到时这馆子都不能吃下饭了。

      现在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闲䋤着也是闲着,卫东门便问田㗆氏有什么他可以帮忙的?

      田氏随手抓了一把葱,䞄递了过来。

      ꦒ ໫卫东门接过,提了个小板凳坐在凉曠棚下的条桌边,开始理葱子。

      现在詠正是上下工的高峰期,小饭馆前的道路上,逐渐流量提升,和之前卫东门刚搬到这里是,不知道快了几倍。

      现在这新区,看来뿢已经算成熟了。

      葱子理到一半时,田老板和李易北嶑从人流中穿了过来。田老板左手一只鸡,右手一鸭,李易北背着一个背篓,手里还提着两条鱼。

      媧哇,今天的伙食可以哦。

      卫东门热情地一直盯着鸡鸭鱼被送进厨房。

      李易北把鱼放进厨房后,回到ㆣ凉棚下,把背篓取下放在条桌上。

      Ⱪ卫东门不☪禁起身去看看背篓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一篓子破手套。

      Ƈ这用来做啥?

      抾卫东门只好装着没看䎻见,坐在小凳子上继续理葱。

      李易北把手伸了过来,示意卫东门把葱子给他。

      卫东门说这怎么好意思,李易北严肃地一把抢过葱子,坐在藤椅上,接着让卫东门现在就去把各个区갼域的清洁队员都叫回来,今天中午要提前开饭。

      卫东门笑着说,这有鸡有鸭的,提前开饭的话,ᦚ怕田老板来不及。

      李易北听得起身又要打人,叫你去,你就赶快去,还鸡鸭鱼,烂菜叶子你要不要! 㮏

      䧅卫东门听得莫名其妙,今天第二次看见李易北发脾气,不就是去叫人吗?去就去呗,有必要发那么大的火吗。

      新区虽然不大,但变化实在太快,卫东门现在也是半生不熟。

      清洁队的员工加上卫东门一共有十个,覆盖了整个新区的小街小巷。

      卫东门一条街,一条巷子的找人,逐个通知。

      又拐进一条巷子时,这巷子中段停了ꭂ一辆马车,车上没人,但这马车卫东门认识,也坐过䷼,是齐正的专用马车。

      䤌 卫东门把代表优秀员工的በ面巾掏出来,带上,偷偷μ靠近,马车里也没人,再抬头一看,发现旁边是两扇⬏高大的院门絯,这院门平着巷子边墙而立,如果不룛走进看,站在这条巷子口还真看不出来。

      难道这就是新区诸家的府邸?应该是吧,但现在没空,卫东门又退出巷子,左右来回看了看,记住了大概的位置,然后继续开始通知下一位。

      新城诸家的府宅,简洁清幽。

      齐正现在正站在诸家大厅的中间,

      他前面坐着两个人,边上也坐着一个人,三人面前的杯中的茶水都已经过半,也差不多凉了,但没有人来续水。

      此时。

      所有下人们谁也不튠能走进来一步。

      䇵 齐正对面坐着的两位分别是诸家公子诸썝谦步和他的未婚妻胡果,齐正旁边坐着뎥的是춑胡家二小姐胡灵。

      胡灵身上还抱着一直长毛小狗,她斜靠在椅子上一边抚摸着小狗的长毛一边看着大厅里挂着的灯笼,似乎对今天的会审心不在焉䵽。

      亙 齐正昨天早上送胡塔和卫东门走出他在荒地中的小院被人看见了,然后被转꼾告给胡果,胡果和他的未婚夫诸谦步商议后,决定今早就把齐正马上叫来问问原由。

      同时胡果㔱也让胡灵顺便来听听,如果真出现什么意见分歧时,三个人也可以投个票,做出决断。

      깔 但三人茶都喝了一半,齐正仍然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认为你们茴都说得对,承认前晚老夫是和胡塔还有卫东门是在一起喝酒了。

      胡果一脸严肃,不对,不准确,ꉛ一脸苦瓜,㓵也不对,好像有点过了,反正大概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样子吧,再次问齐正:“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们当晚你磘们喝酒期间谈了些什么吗?栍”

      齐正笑了ꋍ,他可能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很僵硬,告诉胡果,就谈霎了一些闲事,一些老城里曾经的趣闻,而且当晚我喝得最多,醉了,送走他们我就睡勡下了,现在让我回忆,人老了,벐真记不起什么了。

      胡果真变苦瓜了。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诸谦步抬手让她先歇歇,然后起身走到齐正面前,笑着说:“要不今天就这样吧,不过,你也知道,现在新城这边的生意也告一段落了,뗌已经开始逐步交由衙门来管理了,你现在岁数也大了,也为我父亲累了这么多年,要不这样,你以后就回你的小院子好好养老吧。”

      然后,诸谦步回头看了一෦眼胡果,胡果考虑了一会,点头。

      诸谦步再看着胡灵,胡灵表示弃权。

      齐正接受了安굢排圛,走出了诸家大厅。

      恚 大厅门口旁站着一位中年的白衣剑客。这剑客叫吕中,齐正很熟悉,一直是诸远山老爷子的保镖,前些年也经常合作,现在老爷昝子退二线后,吕中就时常会站在诸家的唯一公콴子诸谦步的门口了。

      齐正走出大厅,在吕中身前停了一会。

      㞏这停一会就算告别吧。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连一片落叶都没有。齐正继续向诸家大ᛊ门走去。

      终于跨出了诸家大痒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