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擦8x

      苏墨洗漱后躺在床上看着《永乐大帝》的剧本,不由得笑了起来,怪不得康博文说过不了电视剧的獪审核。

      ᢝ 《永乐大帝》以明太祖朱元璋病逝,建文帝朱允文登基开始,剧梍本中虽然没有明说,但能看得出对“建拝文新Ɫ政”的态度是持否定态度的。죝

      对方孝孺、黄子澄、齐泰等人也十分轻蔑,特别是对方孝孺主张复井田、复周礼,恢复上古官制等一系列的治国之策非常不屑。

      峆 剧中又把永乐大帝朱棣焱塑造成了一个公忠룵为国却被削藩政策给඘逼反的受害者形象,然后朱棣不甘心向命运屈服,遵太祖之祖训,以八百⬂府兵奉天靖难,清君侧。

      老实说,苏墨看得挺得劲的,他也是明粉,在他看来,永乐大帝的文治武功不输强汉盛唐。

      只是他想不到康博文四十好几的人놼了,也这么…䞙…愤青,所以他就笑出来。

      翻到剧本最后一页,果然如苏墨想ﭧ的一样,这部剧以永乐大帝在第五次征伐漠北后,回师途中病逝于榆木川,明仁宗躎朱高炽登基结束。

      苏墨将剧本放在一边,准备刷刷手机看看关于自己的新闻,却收到一条微信。

      钟宇:“哥们,睡了没儨有呢,没打扰到你吧?”

      苏墨一看,是那天打球认识的人,鴳网上自己打球的视频肯定也是他们上传的,算是帮了自己一把,而且他本身就没什么偶像包袱,瑆于是打字吼回复了信息。

      ﷙“没呢,还在写歌。”

      掃信息发过去后,苏墨꜆默念一声,⊉我是一个努力婊,凌晨了我还在写歌。

      钟宇:“哈哈,没想到真收到你回信了,我先前甚至以为会收到红色感叹号呢。㩧”

      “陈超他们听了你的歌,说你是个怪物。”

      “不是贬义词呀,就是说你特牛批,伪声太牛了。”

      “不过我不怎么喜欢你珡女声版的《BJ一夜》,娘了╞一点,我还是喜欢摇滚版的,你太牛了,真的。”

      “不好意思呀,第一次离明星这么近,话多了一点。”

      苏墨心想,你还知道话多呀,我特么正准备回信息,你却一条一条的不停的发,打字这么快,用电脑上的吧。

      ₹“我哪是什么明星哦,只是一个写歌唱歌的音乐人而已,我也要拉S放P的,然后,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歌。”

      钟宇:“哈哈,苏苏,现在网上都这么叫你,我一个男的这样叫好尬哦,还是叫你哥们吧。”

      “哥们,你太接地气了,粉你了,其实我是想和你聊几句,然后截图发朋友圈装X蓮的。”

      “现在想来还是不了,我保证不发出去,不然我就츀再单身20年,不打扰你了啊,再见。”

      苏墨:“能理解,你要发就是发呗,又没说什么,对我没什么影响,事实而已,有机会了再一起打球,再见。”

      䳫发完信息,苏墨也困了,虽然不担心钟乁宇将ߙ聊天记录发出去,但却怕有人人肉他짫的微㫀信号,于是他先将各种好友填加方式都关掉,然后放下手机睡了过去。

      。。。。。。

      准时的෶生物钟让苏墨缓缓的睁开眼,起床洗漱换了衣服出门吃了早ⵍ饭。

      逞着现在认识自己的人还不多,苏墨在街头闲逛着。

      街上大多都是赶着去上班上学的人,賸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苏墨,毕竟绝大部份人都忙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几人会刻意的去留意谁,哪怕他是一位帅哥。

      街上的ꌸ店铺开了大半,一家书店里正放着苏墨和吴佳怡合唱的《小酒窝》,苏狿墨窃喜一声,走了进去。 欉

      “你好,欢迎光临。”正在擦试收银台的女店员对苏墨笑道。

      苏墨对着女店员点늬了点㗏头,便向着书架走去,他本来就没有买➨书的想法,仅仅是听到书店里放着他的歌,想看看有没人能认出自己而已。

      虽然帅气的苏墨让女店员两眼放光,但她并没有认럇出苏墨,这让苏墨微微有些失落。

      艺人都有这种心态吧,刚出道时做梦都想着让更多的人认识他,恨不得狗仔天天追着自己,没料也要炒作点绯闻出来。

      真成明星了,又说些自己想过普通人生活的废话。

      苏墨挑了两本书,一本《粤语一说就会》,一本《教你学粤语》,他倒不是真想买,只是做做样子,至少得让陈婉她们相信自己能写粤语歌不是䄮。

      戽 出了书店,苏墨又慢悠悠的回到公寓,将书扔在桌子上,打开电脑看着各音乐平台的排行榜,他的三首歌在各平台都排在日榜的前三뵍名。

      “我咋就这么牛批呢。”

      苏墨默念一声,又翻了捳翻关于自己的新闻,说好说坏ไ的都有掚,大多都是说他好的。

      什么长得帅,娾身材好,伪音大佬苏九变,创作才子等等꓆美喻。

      鱳 甚至有说他是华语乐坛的新希望,华夏风、古风歌的开ꃟ创人ꫫ。춇

      虽然苏墨知道这些文章多半是陈婉花钱买的㵌,但他仍然看得十分得劲。

      说他不好的无非是说他刷榜,声音太娘之类。

      案娘你妹呀,老子摇ޝ滚版的《BJ一夜》里的声音不男人?不激昂?不黑嗓?不什么?你耳朵聋了不成? ࢃ

      叉掉新闻网页,苏墨看了看现在华语乐坛䔓的流行쬽风格,和地球上差不多,主要流行的就是普通人完全听不懂的风格。

      然后这两年因为一些鬺综艺节目,像什么《蒙面歌手》《我是歌王》之类的音乐栏目的火爆,以前的一些老歌手和老歌也重新流行了起来。

      但是整个乐坛或者说整个娱乐圈仍然是从棒子国回来的那些人和一些选秀节目出来的流量明星的天下,至少从出场费、片酬来看是这样。

      能顶出他们詏的也就余下周董和地球上没听过的几人而已。

      周董还是那锷个周董,哪怕没有了方大作词人,他仍然是当之无愧的ӕ天王。

      苏墨又查了查网络歌手蓾,古风歌手,没有了墨明棋妙这些原Ჺ创团队,不过仍然有河图。

      和周董一样,这里的河图没ጡ有了楼姐为他作词,只余下狐离,所以他的歌也少了很띮多,只有《第三十八年夏至》《阳光调》等几軒首,而且影响力也没有地球上大,他现在微薄粉丝才五万出头。

      好吧,就算꾫地球上的河图虽然是╼古风圈的一哥,但知道他的人也不算多。

      ⁽ 更老一辈的歌手不去说,周董和河图是苏墨在地球时的偶像,他的学生时代◲几乎就是听着他们的歌过来的。

      “好吧㟃,就让我把本就属于你们的荣耀还给은你们吧,不过,该给的钱讏还是得给的,嘿嘿嘿。”

      “砰뱌砰砰。”

      正想得开心的苏墨,被敲门声打断了思绪。

      “你们怎么来了?”苏墨开门后,看着吴佳怡,陈婉等人ߍ说道。

      吴佳怡把手中的吉他往苏墨胸前一放:“快接着,累死我了。”

      苏墨接过吉他,不屑的说道:“车库离电梯就几步路,你拿个吉他累什么累。”

      吴佳怡㣑白덓了他一眼,进了公寓ዡ就开始找冰箱,然后拿出几瓶水递给陈婉、夏甜和后面的几位安装工人。

      苏墨几人配合着安装工人,将各种乐ၪ器和一套简易的录音设备搬到客厅,然后就坐在沙发上休息。

      餧쩡安装工人在空着的房间里乒乒乓乓的安装着隔音棉和吸音板,吴佳怡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一点也不客气在房间里转悠着。

      엔 “苏墨,这是你新写的歌?”吴佳怡在卧室里大声喊道。

      夏甜闻言也跟着跑进卧室,看着吴佳怡胗手上的笔记本念道:“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的陪伴,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惠

      “怎么就只有这几句呀?”念完后夏甜遗憾的说道。

      “就훶只有这几句?你还想要多少呀?我这昨晚看剧本到凌晨三点,早上六点起床到现在早饭都还没吃,你以为写歌这么简单吗?”苏墨一脸激奋的说道。

      陈婉进来后看着桌上邴两本学粤语的书笑了笑:“我看看……歌词很有气势,这是写给《永乐大帝》的主题曲吧?”

      苏墨点了点头。

      本来陈婉是不信苏墨说他看剧本到凌晨三点,然后又一大早起来写歌的,可现在她看着歌词却又相信了。

      这几句歌词在她看来是经过精雕细琢的,如果是早就谷写好的话,那应该不止这几句,而且不会和《永乐大帝》的主题这么契合。

      她们今天来并没有通知苏墨,现在就只有这几句歌词,那就说明真如苏墨所说,他是看了很长时间的剧本→了解后现写的。 嬹

      “博文那里有备用的,你不用太赶,以后别写太晚,睡了懒觉就算了,起得早还是要吃早饭,别以为自己年轻就不用注意身体倠。”

      “知道了,陈姐,我以后会注意的。”苏墨心虚的回道。

      陈婉看了看时间:“行了,也快午饭时间ꀆ了,先去吃饭吧。”

      说完就让夏甜给安装师傅定好午饭,众人便一起下了楼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