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里的人们

      在陈安夏这一手棋落下之后,所有观棋之人都是一愣。

      其中有人不自觉的呢喃道“这一手棋,竟然没有模仿...”

      没错,陈ᶛ安夏的这一手棋不再是模仿齽棋。

      大部分人只是诧异陈安夏为什么不再继续下模仿棋,并不了解这쪜一手棋意味着什么。

      而핯黑月凉子和筒井公檷宏不同,他们都知道陈安夏的这一手棋쌹意味着什么。

      也正ꏡ是因为知道,所以黑月凉子和筒井公宏才会有类似的反应,口中下意识的说着相似的话语。

      “战争..귚.”

      “真正的对弈...”

      “开始了︃!!”

      自然,棋力达到了谕加贺铁男这个级别,肯定会知道陈安뛱夏这一手棋意味着什么。

      通常来说,在힯模脵仿棋中,如果模仿一方主动放弃模仿,这就意味着,椿模仿ꑡ一方,也就是陈安夏要开始进攻了。

      那为什么陈安夏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发起进攻呢?

      櫯 最大的⦓可龡能就是,陈安夏抓住了自己棋局之中的某个破绽...

      ᬦ 思索至此,加贺铁男的脸色变得愈加凝重。

      这一次,加贺铁男没有急着行棋落子,而是䫃看着陈安夏的这一手棋,以及看着整个棋局,陷入了长考之中。

      加贺铁男想要看清陈安夏这一手棋背后的ủ深意,想要找到自己棋局之中可能㤪存在的破绽...

      在潜意识中,加贺铁男无论如何都不想要输掉这局棋。

      因檊为,加贺铁男想要给陈安夏这个爱下模仿棋的小鬼,留下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

      只是,陈安夏的຅这一手棋乃是棋蜣理的指示,是由棋理显化的妙手。

      以加贺铁男现今的棋力想要姹真正看清,机会渺茫。 㰶

      퓡 不仅仅是加贺铁男,在场另外一位踏上棋道,开始凝聚自身气势的黑月凉子,此时也是眉头紧锁。

      黑月䗧凉子也在尝试寻找陈安夏这一手翪棋背后的深意,寻找加贺铁男棋局之中的破绽。

      ౻ 只是,黑月凉子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寻找,都无法看清陈安夏这一手棋背后的深意。

      至于破绽,虽諧然存在。

      但殮是陈安夏的这一手棋,与黑月凉子所发现농的破鋂绽根本就毫无关联。

      而且,模仿棋的破绽是双向的쁃。

      如果在加贺铁男的棋局之中存在破绽,那么在陈安夏的棋局之中,就定然存在相䫟同㩵的破绽。

      哵 所以,通常굵在模仿棋之中,对弈的棋手,都会以天元这棋局之中唯殑一的ꪹ变数,来作为自己的突破口。

      캜 可是,陈安夏却没有如此。 㔀

      ᅩ那么,陈安옺夏这一手棋背后的深意,究竟是什䯋么?

      禦 黑月凉子在不知不觉间也陷入了长考之中꣖。

      因为陈安夏同样是踏上棋道,开始凝聚自身气势的棋手。

      所以,不论是黑月凉子还是加贺铁男,都没有走想过陈安夏会是乱下的这种可能性。

      至于下错,说实话,在虊真实对弈之中,除了欽新手之外,很少会有棋手下错点位。

      就连黑月凉子和加贺铁男都无法看清,那就更不用说棋力远弱于他们的筒井公Ᏻ宏、进藤光,以及周曗围观棋的人们了。

      当然,在场之中,还有一人...

      덑不,是一道灵魂体例外。

      这道灵魂体自然就是藤原佐为。

      要知道,藤原佐为的棋力可是足以屹立于旧时代的亦棋道之巅。

      而与棋力相匹配的开阔眼界,让藤맕原佐为能够站在高ⱅ处,纵观俯瞰全局,看到众多他人所看不到的事物。

      此时,藤原佐为正神色່惊疑不定地看着陈安夏的这一手棋。

      藤原佐为的模样,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但却又不敢肯定,心神摇摆,口中呢喃道“这一手棋,这一手象步飞,是巧合,还是...”

      在围棋之中,飞是一种十分普遍的下法,其中最常见᪟的形式就是小飞和大飞。

      小咡飞的下法就像是九州象棋之中的跳马,呈‘日’字状。

      大飞就是在小飞之上,多跳一格㼩,呈‘目’字状。

      而除了小飞和大飞之外,在飞之中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形式,那就是象步飞ﶚ。

      ﶸ 象步飞的下法,与九州象棋中象的走法很像,是呈‘田’字状,这也是名字的由来。

      陈安夏的这一手棋就是象步飞。

      㑘 通常来说,象步飞最长出现的地方就是边角之地。

      象步飞的作用,最常见的也是用来守护角空。

      但是陈安夏的这一手象步飞,是以右中星位为基点,往中腹延伸的象步飞。

      由于现在的棋局才进入中盘,棋面还很空旷。

      这就导致了陈安夏的这一手象步飞显得十分突兀,除了与右中星位有微弱联系之外,就与其他孤棋无异。

      不过,藤原佐为还是看出了这一手쏭棋的可能性。

      正是因为看㎫出了其中的可能性,才让藤原佐籊为惊疑不定,不敢确定陈安夏如ꢵ此下,是否是因为自己所看到的那可搠能性。

      因为这一手䊵棋实在是太过敎天马行空,太过开创大胆,是藤原佐为根本壆无法想象的一手棋。

      这样的一手棋,藤原佐为不知道在现今的时代퍁存不存在。

      읞但是藤原佐为知道,这样的一手棋,在밄自己附身虎次郎,化名为本因坊秀策的时代,是根本不存在的。

      至于自己真身所在的平安时代,那就更不用说了。

      进藤光听见了藤原佐为的呢喃声,下意识地看向了藤原佐为,嘴巴微张,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但进藤光看见藤原佐为此时的神色之后,那想要说淂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还是进藤光第一次看见,那一直犹如贵族一般,优雅大气、宠辱不惊,在围棋之上更是自信自傲的藤⌲原뷰佐为会露鬠出如此神色。

      如此神色ဳ,如此神色...

      简直就像是藤原佐为在因为什么而感到战栗一般...

      顺着藤原佐为的目光,进藤光看쏢向了엻端坐棋局之前,背脊犹如苍松一ុ般挺直,周身环绕着自围棋之风雅,面目沉凝且专注于棋局的陈安夏,神色不꽰禁有些恍惚。

      在恍惚间,进藤光好像看见了一条散发䗓着光芒,購但却模糊不清的道路。

      ꈒ在这条道路的前方,进藤光看见了藤原佐为。

      只见藤原佐为正不停地朝前走去,不知要去往何处。

      㟤进藤光想要追上藤原佐为,想要询问쬏藤原佐为要去哪里。

      可是进藤光却发现,无论ꬴ自己捷怎么努力縧,都无法缩短与藤原佐为之间的距离。

      就在进藤光疲惫不堪,想要放弃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在藤原佐为的身旁,不知不觉间多出了一位同行者。

      这位同行읺者的身愓高不高,只到藤原佐为的胸口处,但却是那般的让人难以忽视。

      而这位同行者紇,进藤光亦会认识,口中忍不住呢喃着“安夏...”

      ......奇

      元旦快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