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峰贵金属

      牴回归现实世界的日常,郑殊还只是普通的初中生而已,每天上下学的二时间里面,就一如往常。

      流感的风波貌似已经消退了不少,其他大规模的活动也跟着开办。

      这天回来时,阿姨特⢈意把郑殊叫到跟前,避着郑叡仁。

      看他一脸疑惑,阿姨也很快给了解释:“后天,叡仁就要参加现代舞的比赛,本来我是想参加来찷着,但是那天刚好有事,小殊那天刚好也是周末,你替阿姨去一趟好不好?굡”

      “我?”

      “对,这个去参加的话不需要做什么的,就在旁边看看。κ”

      阿姨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郑殊能不答应么?

       他点了点头,周晻末的时间郑孮殊一般都会去图书馆借书来看,大概就是牺牲这一天的时间去看看郑叡仁的比赛。

      至于阿姨为什么瞒着,估计是怕郑叡仁知道了以后,上场没信心。

      她的佭想法郑殊不太能够理解桎就是了!

      俩人装作无事发컔生蚟的回到餐桌上,把郑叡仁叫下来,开始享用今觃天的晚餐。

      所幸郑叡仁没看出什么破绽来,蓼以为今樞天又是寻常的一天。

      隔天的晚上,在即将开赛的퉸时候,郑叡仁打电话给了金智妍她们询问能能否过来观看她的舞蹈比赛,很可惜的是金智妍她们自己也很忙。

      藊对ᛜ此在下铺的郑殊听了很欣慰啊,他印象里的高中生不应该整天无所事事的。

      ᆖ 对皿于金智妍她们没法来,姺郑叡仁失望的把手机丢一边뚞,卷起被子蒙头躺下!

      灯也没关,郑殊摇了摇头,起身把灯关了。

      明天的清晨,郑訾殊老早就起来,假意是要去图书㊛馆的样子,郑叡仁也起得很早,带上待会比赛要换的舞蹈服,自己一个人出门。

      郑殊㉔早就从阿姨那边获悉了地址,也不需要刻意的跟着她,过了一会儿他才出门去。

      舞蹈比赛在市里的体R育馆,来参加的都是半岛各┘地舞蹈室的学员们,大家都是舞蹈老师们各自带窠领着进入场馆然后直奔后台。

      旁边的흷观众席入场很简单,不需要什么门票,大多数是参赛者的家长们进场,而路人彴的话㘹比较少,体育馆的周围摆的那些椅子,坐了不到三分之一,几百☷来人在旁边观看。

      郑殊到的时候比赛还没ȑ有开始,旁边还有家长在商量着现在去后台看看自己的孩子,頼为她们加油打气。

      他自己坐在观众席最好的一个角度上面,ﭢ待쭯会萶她们开始比赛,这里能看得清楚。

      럄 无聊之余,拿起自己带过来的书打发一下时间!

      癓 约莫二十分钟左右,比赛的评委们出现,就坐在观众席的正下昌方Ȉ,郑殊的眼力那么好,甚至都可以看到评委手里的꒷打分文件。

      在他蔩们交头接耳的时候,陆续看到有穿着舞蹈服䤘上台的比赛选手,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十三四岁幥左右,现代舞的比漕赛方式,由个人自己准备一首不超过四分钟鶳的舞蹈,舞蹈恆时由个人自己编排动作,看表现的动作力与整支舞蹈的完成度来评判。

      没有郑殊关心的人出现灗,췥他瞥了一眼之后,又回到手里面的书来。

      ……………………

      曽后台里换上服装的郑叡仁深吸一앬口气,她一想到待会,母亲坐在台下的话,自己的心理压力就骤增。

      ︖从一开始学习舞蹈本来就是郑叡仁的心愿,当然她自鵊己也没有哪方面的特别爱好。

      所以在母亲的期望下先是学了几年的㻫芭蕾舞作为巃功底之后,初中才学习现代舞。

      从小到现在,舞蹈ﭛ比赛有不少,但是除了校内的一些小比赛之外,郑叡仁并没有拿到好的成绩,她的实圳力其实不큿错的,要不然舞蹈老师也不会选她去比赛。

      ᡺除齇开模迖样标致,舞蹈功底也同样具备,但就是临场少发挥一直不好믦。

      现在前面的舞蹈队伍表演完就该她们上场了,老师还쌂在为她们加油打气,说说待会应当注▷意的一㑵些事宜。

      郑叡仁魂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压根没在听。

      ि ᦩ “叡仁~~上场咯!”

      ⟃“哦”

      她木讷的点了点头,从后台走到前台也就혺不到一分钟的嶙路程,郑叡仁愣是有种走刀山的既视感,每一步都非常的艰难筌。

      舞台的聚光灯照过来的一瞬间,还在观众席的郑殊,第蚚一眼就看到了她,不过面向光芒的郑叡仁并没有看到郑殊,她只是觉得有目光正在注视着她,下意识的以淸为妈妈来了。

      双手交ƛ叉的叠在裤裙前,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没쌄有笑容、也没有㿽任何对于舞蹈的表演自信,郑殊都看在眼里~~~

      以前他不知道郑叡仁每天挂在ᑡ嘴边的舞蹈表演,会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学习的寣。

      已经不需要再㗜看,垗郑殊都能知道,待会的ꉔ表演会是是什么结果。

      但他还是坐在原位置,静静的等候她们舞蹈室里参赛学员们的表演,有一两个뼹现代舞的表现还不错,郑殊不懂,但下方的评委很明显给了一个不低的分数。

      到了郑叡仁登场的时候,音乐响起的那一刻,本应该舞蹈动作就跟着节拍一起进行。

      但她偏偏漏过了节拍,每一个动作表现得都很牵强,郑叡ﳁ仁很着急,但是着急也没办法让她表演好,一想到坐在观众席的是妈妈,她害㦯怕迎来的是她失落的眼神。

      跳得一塌糊涂,自然쳨而然周围一片雅雀无声,家长们都互相看了看,那眼神仿佛在问“谁家的孩子?”

      컃 ꊹ其他人都在用狐疑的目光在彼此之间扫ᕏ来扫去的,确实不是他们家的孩子。

      如果真是他们都可能䶓掩住眼睛不敢继续看下去,直接离席也有䯐可能。

      这个水平来参加比赛?

      就在家长们还在猜疑的时候,郑殊合上了书本,ꜯ双手的掌心向内缓缓的拍响着Ψ掌声。

      ጘ 因为四周很安静,所镳以这个掌声特别的引人注目。

      这鋪是全场唯一的掌声,上面的聚光灯还因此转移了地方照到观众쏙席上。

      为郑叡仁鼓掌的是一位看着年纪轻轻的小男生,在舞台上的郑叡仁也因此看清了观众席到底坐着的듏是谁。

      郑殊接受众人的注视,掌声仍未停止,四分钟的表演现在才刚过两分钟。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