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免费一级A片在线不卡

      薛澜瞬间吓得腿软, 尤其此刻他的命门还被段闻峥握在手里。

      “你、你先松手。”他急得去推他的手。

      段闻峥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松。”

      “……”薛澜샞面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语不成句的说道:“明天还、还要比嚃赛,你快放开我尕。”

      “就因为还有比赛, 今天不才应该做一些有益身健康的事情?”段闻峥垂眸打量着某挣扎的小鬼,耳语道:“男朋友?”

      “……”薛澜被他的这句男朋友叫得晕乎乎的,却还努力找回清明:“所、所你喝酒䏌了吗?还你根本就没有喝酒?፣!”

      棨 “着喝酒壮㾫壮胆的,但又怕真醉了你提提裤子走人。”

      “我说了我没有……啊……”薛澜刚纠正他的话,段闻峥轻攥的拳头却突然转了一圈。

      薛澜的面『色』瞬间更红了。

      他一手推着他的手腕, 另一只手羞恼得掩住了自己的唇和脸颊。

      “挡什么, 我看……听。”段闻峥看着他掩耳盗铃的子,坏的收紧了手指。

      布料因他的动作紧锁的束쀸缚感让他呼吸次不稳, 只要他低下头就能看到在他的指腹之下被布料包裹的轮廓。

      “真可爱。”段闻峥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你快放开我,明、明天还有比赛呢, 别闹……”

      聾 “你都这了……还走什么?”

      薛澜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丢光了,他此刻只把段闻峥打晕离开,最好打到他失忆, 不记得今天发生了什么。

      薛澜改为两只手去推他, 好不容易将他推开一:“放开!不放开我、我生了!”

      段闻峥看着他装凶的子, 忍不膻住笑道:“真的不继续?”

      薛澜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

      “那你亲我一下。”段闻峥像努力做了很的取舍,这才勉为其难的退一步说道。

      ⡨薛澜别说亲……就连晳抬头看他一眼都觉得难为情。

      他现在的脑袋一片混『乱』,还没办法消化究竟发生了什么, 籍怎么自己和段闻峥就突然变成了这。 

      明明前一刻他还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好好打比赛其他什么都不要, 怎么这一功夫他就和段闻峥从队友变成了男朋友,还……还进展到了这羞人的地步。

      他此刻只赶快逃到段闻峥不在的地方好好冷静一下。

      这着,他便急忙趁段闻峥不察,快步冲到房间门前。

      可就在他即将拉开房间门的瞬间, 段闻峥却次追了来,按住了他面前的门板。

      “跑什么?”

      看着面前唯一的出被段闻峥按死,薛澜惊恐的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

      㜎 “我的吻呢?”

      薛澜被他『逼』得无法,躲闪间也无法避开,段闻峥却次催促道:

      “你不给我,我可要自己找了?”

      他说着便煞有其事的将手覆在他的徏腰侧,缓缓悩沿着他的衣角划过,像所谓的吻一可藏起来的东西,薛澜不回答他就要自己动手去找。

      ⹢薛澜按住他作『乱』的手,又羞又急的子让段闻峥看得愈发难自抑。

      他低头附耳,依稀还能感受到他耳尖的滚烫。到这份炙热因为自己,他的嘴角便难的扬起:“澜澜?鎠” 

      他的息拂过耳畔,薛澜忙伸手去挡。

      ᴯ 被他磨得无法,只快离开的薛ᕑ澜认命的抬起头。

      可就在他虚而小的吻即将落在他的唇角时,薛澜身后的门突然传来了一阵放轻却急促的敲门声——

      “澜澜?你好了没有啊?需、需要帮忙吗???”

      薛澜被这一阵敲门声吓得险些魂魄离体,他一下将身前的人推开,拉开门逃也似੽的一溜烟跑回了房间。

      门外的周看青惊讶的看着拉开门百米冲刺跑开的人,茫然回神时正巧撞见了敞开的门后段闻峥漆黑的面『色』。

      段闻峥压低的话音每一都自牙缝中挤出:“周看青。”

      “啊,没事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周看青见势头不对,立刻灵动得似条泥鳅一般拔腿就跑。

      薛澜一溜烟跑回房间,ꨴ跳也仍没有平静下来。他钻进浴室匆匆冲了澡ꉴ,这才带着仍旧一团『乱』麻的事栽倒在床。

      所——

      他和段闻峥真的……在一起了?

      怎么感觉一切都像在做梦一。

      可,段闻䳑峥不应该跟温衍在쉬一起,他喜欢的人不应该温衍吗?那——温衍该怎么办?!잿

      他还刚刚答应温衍,远离段闻峥。怎么才过了这么几天就食言了,还……抢走了他的段闻峥。他明明最希望他们在一起的,怎么到了最后却成了亲手拆cp的人。

      就在他陷入深深的愧疚和自责时,被他丢在一旁的嘉手机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薛澜手忙脚『乱』的将电话接起。

      “怎么不回消息?”㘊段闻峥的声音自电话那端响起:“我还为这么快你就要不认账了。”

      “哪、哪有。”薛澜虚的答道。

      “那ࣈ你刚刚在干什么?”段闻峥压低声音问道:“……自助?”

      薛঎澜开始没젎明ﱌ白他的意思,待反应过来当即次红了脸:“没有!你别、别『乱』说。”

      “对,就算有什么需要,我也很愿意效劳……”

      “……”

      “不逗你了,早休息吧,明天还有比됴赛呢——”隔着电话,段闻峥都仿佛可看到薛澜此刻脸눑红的模,一定很……他躺靠在床边指尖依稀还有他的息,段闻峥叹了一笑道:“男朋友。”

      薛澜听到前面刚刚松了,就听삉到了他最后的那几字。

      㪪 他面的红晕次染了耳尖,他挂断电话将头埋进被子里。

      可刚刚挂断电话不久,微信便次弹出了段闻峥的ꀫ信息提示——

      reset:没事少微博,别看那些奇㛮怪的超话。我从来都没喜欢过温衍,后也不喜欢。你还问什么,等明天比赛ꢔ结束后我慢慢回答你。

      reset葫:我从来不骗小孩。

      薛澜的脸半埋在被子里,『露』出寉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屏幕中段闻峥打出的两行字。

      他说他从来不骗小孩。

      薛澜的瞬间像ۻ被糖填得满满的,可——段闻峥说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温衍,这为什么呢?还有,什么微博奇奇怪餁怪的超话?!

      ꗯ 他虽然有很多疑问,可如今时ꕉ间已经不早了,明天还有根雷霆战队极其重要的比赛,薛澜急忙将手机收好,认认真真的数起了绵羊……

      第二日,lgw与雷霆战队在内联赛八强之前的第一次相遇,这两互相之间不对盘、且内关注度最高的两支战队开赛,当日的比赛门票瞬间达到了一票难求的空前盛况。

      这一天战队的众人都起得很早。

      周看青갉拎着早餐哼着歌走进训练齋室的时候,就看到甈段闻峥已经在坐在了电脑前。他的瞌睡瞬间焮被清掉了半,立刻转身跑。

      可他刚转过身,就被身后的人拎住了衣领。

      “跑什么?”

      “段闻峥!你别过河拆桥啊!我都……帮你骗两次澜澜了,他那么久不出윍来我多担啊,万一你这老『色』批见丨『色』起意对澜澜做什么……那我不成共犯了?”见段闻峥神『色』滥黑如锅底又不说话,周看青虚却挺直了腰杆继续说道:“怎么了,你不说要跟他好好道歉吗?表白成功了吗?”

      ⋔ ⿤“别紧张,马就要比赛了,就算我跟你好好算算账也不在比赛前跟你算的。”

      “……”周看青瞬间觉得更紧张了:“那你抓着我干嘛?”

      “没事,옎就这一早的,不知道人都去哪了……”段闻峥看着他一边虚话多ࢻ、一边逮着机溜走的模,松开了他的衣襟,还似情不错的替他理了理领:“我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男朋友?ᱝ”

      “……?”周看青ᐤ随即起从前,冷笑道:“你该不又给自己自封男友了吧?”

      “当然真的。”段闻峥不动声『色』的反击道:“你也知道,澜澜他就害羞,昨天趁着我喝醉的时候,他才敢说喜欢我。”

      “……”鬼才焁信。

      “你看到他了吗?我早去找他,发现没在房间。”

      “…鬃…可能就怕看到你提前跑了。”周看青一时间面部拧成了一团花卷:“好好的白菜怎么就被猪给……”

      ᛟ “你说什么?”

      큥“我说,早老板回来➢了,把他叫到办室去了。”

      “这不就快到出发的时间了?”段闻峥闻言看了看时间:“有什么话非得现在说?”

      “……”他怎么知道?!

      段闻峥站起身,作势便要向楼走。

      “你干嘛去?老板叫他肯定有正经事,你去掺和什么?这才这么一不见,有必要吗你?”周鏱看青急忙拉住他:“你与其总粘칃着他,不如怎么才能让他觉得你喜欢他才真的……如果我澜澜,我肯毖定也觉得你说不定就只一时鲜。”

      “?”段闻峥像当真迟疑了一下,问道:“我很让人没安全感?”

      本来终于找到机冷嘲热讽一番的周看青瞬间被噎住。

      他起昨天晚狼狈坐在地的段闻峥,忽然因为他们认识的十几年时间,产生了那一丝丝不忍。

      于周看➧青好了伤疤不记得疼的努力措词:“其实也不,你还很优秀的,所澜澜不相信你喜欢他也正……”

      段闻峥却在下一秒已然恢复了笑意:“那要不我现在去开直播,说明一下?”

      “……”周看青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能不能把你那翘到天去的尾巴收一收?鱼真当你㉍自己孔雀呢?我就不应该对你有一丝丝情……谁说‘恋爱两人的事’?”

      段闻峥毫无自觉:“但毕竟要给对方安全感,他不相信我喜欢他,那我就让他相信不就好了?”

      “……”周看青生无可恋的翻起了白眼。

      뽗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薛澜垂着头从楼走下来。

      ᾯ 段闻峥拨开周看青,快步迎了去:㞪“怎么了?”

      薛澜抬起头,正要说话间,谢知年的声音自俱乐部门外响起:

      “都准备好询了吗?准备出发啦!”

      薛澜急忙回过神,去收拾键盘车。

      段闻峥却拉住了他的手殪腕,对一旁的周看青道:“你先过去。”

      “……”周看青咬了咬牙,微笑着了头:“很好。”

      他拿起还没吃完的包子冲冲的离开了训练室。

      段闻峥这才随手将训练室的门重关好。

      “……”

      看着薛澜下意识退后半步的动作쩷,段凧闻峥没有次走到他身边,而越过他走到一旁薛澜的位置㡡,୸低头帮他将键盘鼠标拆好。

      “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薛澜顿了顿,忙前拿过键盘包,顺手接过键盘收好。

      “没什么?”段㯚闻峥明显并不相信。

      薛澜叹了,马就要开始比赛了,他如今不说什么影响段闻峥的情。

       而且,薛远山也确实并没有对自己说什么。

      “老板知道了队长的事。”薛澜了,解释道:“他说……希望我能和你一起接下《末日曙光》的代言。”

      段闻峥闻言目光一梼亮:“真的?”

      薛澜了头。

      他认真着措词:“但,在代言期间需要签保证书,其中就包括禁、禁止恋爱。”

      段闻峥的面『色』瞬间一黑:“这什么规矩?”

      薛澜尴尬得不知如何解释,薛远山说的原话并不“禁止恋爱”。而由于比赛信息录入,膿游戏方知道薛澜真『性』别的,他们并不用这包涵不确定因素的代言人。

      任何的产品代言都进行背调,对他们而言,薛澜这包涵“欺骗ꝙ因素”的选手并不具备代言资格㖈。

      温衍找到了赛方,最终多重不平等条约换来了赛方的头。

      但赛方要求,在代言合约期间,薛澜不得出现任何负面闻,自然也就包括了假装女生和……

      秱 如果赛方,不,就算薛远山本人知道自己然拉着另一位代言出柜——那一定将他扔出俱乐部,彻底断绝父子关系的。

      这其间还有多种因素薛澜来不及细,就见段闻峥将他键盘包的拉链拉好,便黑着脸向训练室外走去。

      薛澜惊得急忙快步追去,一把拉住了正要拉开门的段闻峥。

      段闻峥却并不听,他进而拧开门锁,正将训硾练室的门拉开时——

      薛澜急得扑去一把抱住段闻峥,顺势将他刚刚拉开一条缝的门重关严。

      “我、我们也不滌需要分手的,我们可不、不开……”薛澜不知怎么,就觉得自己说的话仿佛一欺骗清纯女学生的渣魿男,他羞燥得不敢抬㈫头去看段闻峥。

      段闻峥自然不意。

      他冷嗤了一声,正要说篜什么,却见扑在自⑉己身的人竟然一不做二不休的闭着眼睛垫脚吻了来。

      那吻就落在他的脸颊,轻轻一下如羽『毛』拂过头。

      “不、不开行吗?”薛䁮澜自知理亏的埋下头,声音悠闷闷而细软,让人痒。

      段闻峥挑了挑眉,这才放弃了去开♅门:“要多久?”

      “三……三月。”薛澜虚的回答道。

      段闻峥却抽出手,就在薛澜为他要去开门时,却见他微低下头,指尖了自己的唇:

      镣“亲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