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视频网站

      “好,接下来有请我们首都的夏付讫夏教官来到高台上,为我们宣布代表我们地武基地去参加全坖国武启大赛的十名预选人员。”

      罗非对着台下的夏付讫点了点头,然后才走了下去。

      夏付讫整理了一下衣衫后,才慢慢的走上了高台,“诸位,今年是我们国家武道最昌盛,最繁荣的一年,因为今年我们全国223家武启基地,

      一共诞生了超过近十万的武者,不得不说这是一次振奋人心的壮举モ,这也是对我们即将召开的十周年武启쾡全国大赛最好的礼物。

      好了,剩下的闲话我也不多说了,让我们把剩下的时间都交给这十位少年吧。第一位,先天元素武者,高级武徒,苏源。

      둄 第二位,一品武者四脉,杨洋洋。第三位一品武者四脉,安进生。第四位,一品武者三脉,田涛。

      第五位,一品武者三脉,全荣清。第六位,一品武者三脉,方宙。第七位,一品武者两脉,吴嫣然。

      第븮八位,慶一品武者两脉,费重。第九位,挖一品武者两脉,商明칋思。第十位窼,一品武者两脉,古丽热巴。

      我刚才说到的十位少年少女前四位请到操场中央的斗武台,中间三⠗位请到最左边的斗武台,余下的三人就是右边的斗武台。

      注意如果想要挑战需要提前报备各自的队长,我们同时只能进行三场斗武,所以需要各位提前䩶预约,特别錻提示,每个人只有一次挑战机会。”

      随着苏源等人按照夏付讫的指示到达指定的斗武台之后,瞬间就有三个人跳上了三个不同的斗武台说道,

      “袁元军,一品武䃌者两脉ૂ挑战苏源。”

      爰“丛庆俊,一品武者两脉挑战吴嫣然。”

      “冉君雅,一品武者两脉挑战古丽热巴。ꖉ”

      録苏源,吴嫣然,古丽热巴,三人齐齐上Ṕ前一步说道,“应战。”

      一个教官慢慢的走到苏源和袁元军之间说道,“胜利핆条件是对方认输,섭或者掉到台下。ﳡ如遇紧急情况,我会出手,两位没有意见吧。”

      苏源点了說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袁元军笑了笑说道,“我没问题,快点开始吧。”

      教官奇怪的看了袁元军一眼,“开始。”

      嘭ᮞ!

      뤛一拳!

      就一拳!

      在所有人都还没看清的时候,苏源一拳就将袁元军打到了台下。

      袁元军有些懵的躺在台上,迷茫的看着斗武台上冲着自己笑的苏源,“教官我不服,我还没有,还没有准备好...…我输了。”

      “这苏源也太强了吧。”

      “这?是高级武徒,你信吗。”

      ņ“我不信,谁都不信,没人信。”

      “这个袁元军也很有问题好吧,实在是太自大了嶺,要是认真对待,Ꙟ我估计还可以撑个几秒。”

      “瞅瞅你,多笋呐。”

      ☻听到讨论声的袁元军跪在地上,看着水泥地缓缓的掉下两滴眼泪。

      苏源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䤇便不再关注了,接下来的自己可只봟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用来恢复元力的机会,当然不会把珍贵的时间浪费在一个自大狂手里。

      走到台下休息区的苏源笑着对杨洋洋打了个招呼,便闭上了眼睛开始吸收起了元力。

      感受着比平时要浓郁很多的元力,苏源疯狂的吸收着元力来填ܶ补着自己的丹田,感受着丹田里的元力,苏源扬了扬嘴角,

      真没想到啊,这个元气阵这么神奇,在这里吸收元力的速度起码比外面要快上好几倍了吧,

      薴 如果今天我一直都在这里修炼吸收的话,也许今天应该都能突破武者了톎吧。

      正畅想着成为武者之后鐏的苏源,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拍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眼发现是杨洋洋在一旁眨着大眼珠子拍着自己。

      “怎么륱了。”

      杨洋洋指了指台上的一个人说道,“又是找你的。”

      “哎,合着都ใ认为我好欺负呗。”苏源摇着头慢慢悠悠的走到台上。

      申东津看到苏源上台之后,拱着双拳说道,“申东津,一品两脉挑战苏源。”

      苏源看到也感觉颇为新奇的对着申东津拱了拱拳,“苏源应战。”

      教官点了点头,“开始吧。”

      听到开始的苏源直接一个移步上前,脚步之快让台下看戏的吃瓜群众根本看不清,只能偶尔看到苏源跑过之处飘过了一鄰点点赤红的光芒讄。

      㑌 ੠申东津双手护在身前,如临大敌的看着如同飘向쇄自己一般的苏源。

      嘭!

      苏源带着赤红謹光芒的拳头与申东津的右手碰撞到了一起。

      苏源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看着退后的苏源,申东津微微一愣ꠐ。

      电光火石之间,苏瘡源双腿一个跳跃,直接腾空而起,双腿凌空踢向了露出了胸口的申东津。

      啪!

      丝毫没有防备胸口的申东津被苏源一直踢到了斗武台的台边,在申东津绝望的眼神下,苏源快삁速થ的踢出了最后一脚将申东津踢下斗武台。

      落到台下的申东津握了握拳头,不甘的看了苏源一眼,最后还是甩着袖子离开了。

      “我的妈呀,这也太帅了挮吧。”

      “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苏源他的力量和体质不是很强,他靠的全是他那无比快速的反应力。”

      ဇ “看见了,刚才那个申东津与苏源硬碰硬,反而是苏源微微后退了一点,只不过申东津反应太慢了。”

      一个满身都是纹身的大汉双手抱在胸口望着鳁台下闭着眼睛的苏源说道,“你们分析的都很好,不过下樲一个挑战苏源的是我,

      我䟪只能在这里提前跟你们说一声抱歉了,因为不管我成功与否,你们这些两脉的武者都不能再挑战他了。”

      …………

      ꤍ 最右뗐边的斗武そ台。

      谷元志셔慢ꊢ慢的走了上去,对着下方唯一的男性喊道,“一品两脉ꓲ武者,谷元志挑战费重。”

      “我不能输嬤,我不能辜负我爸爸,绝不能输Հ。”费重握ዸ了握手,慢慢的走了上去,“费重应战。”

      教官对着双方点了点头,“开始。”

      教官刚退到台下,谷元志就嗷呜大叫着朝费重冲了过去。

      费重微微ᠵ弯下腰看着朝自己冲来的谷元志,“他的体质和力量我都是远远比不上的,所以我只能靠我唯一的优势,速度。”

      靠近腡费重的谷元志脚下猛然重踏,特殊材料建造的地板都被踩出了ᜩ一个大坑。

      沙包大的拳头如텖同锤子一样,高举砸落,拳头在费重凝重的目光下慢慢的变大。

      费重咬了咬牙,终于动了起来,身体几乎全部趴在了地上,就在谷元志的拳头砸下来的时候,

      ྘ 费重笑了笑,身体用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躲开了谷元志的拳击恈,

      接着如同赖皮蛇一样滑到了谷元志的身上,右手如同剪刀一样尖而狠的扎到了谷元志的颈椎上。

      “啊”谷元志大叫了一声,双手当即就要抓向在自ꆂ己背上的费重。

      费重呵呵笑了一뼁声,两只手狠狠的插进谷元志的双耳,听뭁到谷元志刺耳的尖叫声,

      费重也赶紧从谷元志身上跳了下来,有些担忧的看着耳朵里缓缓流出鲜血的谷元志。

      啪嗒!

      谷元志捂着耳朵跪倒了地上,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元志,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一个穿着短裙的女핊孩跑溠了上来,抱着谷元志关心的问道。

      谷元志摇了摇头,慢慢站了起来看向一脸歉意的费重说道,“是我뱛输了,我们走吧小花。”

      说完谷元志便在㐁方梦花的搀扶下慢慢的去到了一旁的医护救急站。

      㖣“搶元志,你怎么了。”看着缓缓流出眼泪的谷元志,方梦花蹲在谷元志的旁边轻声的问道。

      谷元志泣声着说道,“他们三个都要去参加武启大赛了,只有我,只有我失败了。明明当时我们都已经约定好了的。”

      方梦花轻轻的抱住ꌾ了谷元志,“ᶰ没事첾没事,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相信他们也都不会怪你的。”

      ……………

      杨洋洋拍了拍苏源的胳膊严肃的说道,“我感觉这个人不简单,你一됵定要小心啊。”

      苏源笑着摸了摸杨洋洋的头,走上了高台观察起了对面那个脸和胳膊以及大腿上都纹着纹身的大汉。

      大汉笑着咧开嘴角说道,“一品武者四脉,樊庆业嘿嘿。”

      “四脉?”

      “我的妈呀,四脉为什么没被选到候选人啊。”

      “你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和那满身的纹身,你是夏教官你选啊。”꽊

      “那也是。”

      没有理会台下讨论的苏源,看着眼前这个虎믬背熊腰的樊庆业,脸上不禁冒出了虚汗。

      教官慢慢的走到台쉸中央葘看了看苏源。

      苏源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往前踏上一步说道,“苏源应战。”

      教官这才点了点头쒂,“斗武开始。”

      随着教官的离场,樊庆业的嘴角咧的也越来越大,“哈哈哈,苏源你这个先天元素武者要是不想输的太难看的话,我给你个机会,自己跳下去怎么样。”

      揈苏源笑了笑,没有回话,全神贯注的盯着樊庆业。

      樊庆业摇了摇头说道,“苏源啊,身为武徒就不要来凑合䤩武者的…䵡……”

      ꒅ 樊庆业话没说完,左脚往后一踏就如ᮆ同疾风一样冲向了苏源ᩴ。

      苏源笑了笑,“早就防备着你这招呢,真的当我这半祌个月都是在吃饭吗。”

      嘭!

      樊庆业重重的蹗一拳打到了苏源站立的位置,拳头上的元力击到在了地板上,溅起来了一大堆木屑与积灰。

      樊庆馠业甩了甩手,看向了前方十米远的苏源,“小兔崽子흟,除了会跑你tn的还会干什么。”

      嘭嘭嘭嘭!!!!

      樊庆业一拳一拳的全都打到了地板上,不知道打了多少拳的樊庆业,看着终于离台边只剩一步之遥的苏源,

      ғ 樊庆业直接就站在原地笑着喘了喘气说道,“你是选择接我的一拳呢,还是自己跳下去呢,苏源。”

      貔苏源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台边鴰,回过头笑着看向了樊庆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